崛起之路 第二幕 铁血联盟 第一章 青藏高原 第十节 决心(第一章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努力了以后总有回报,既然白望南已经为我提供了构思,那么,一套套尚不成熟的方案也渐渐地浮现在我脑海中,不断勾勒和整合这些彼此孤立的方案,最终,一套在我眼里成功可能性最高的计划日臻完善。这个计划完成了,我只告诉了杨耀文一个人,即使是赵锐,我也没透露。而我告诉杨耀文的目的,仅仅是想让他站在旁观者和假想敌的角度,来分析我的计划是否可行,并不断地修改和完善。

就当我和杨耀文整天猫在帐篷里,反复推敲和争论方案的时候,营里兄弟们的日子倒是过的一天比一天滋润,按照赵锐的说法,都是烤肉养起来的混小子。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兄弟们闲得慌,还是如赵锐所说的烤肉给兄弟们带来无穷的精力。更不知道老兵们从哪里来的兴致,竟然在赵锐的指挥下,把两公里之外多白乡小学的两个篮球架给卸了下来,然后费个牛劲,人拉肩扛,给树到了驻地边的一块平地上。

这件事被杨耀文发现后,不仅没有指责他们“破坏”人民财产,还从西南联指政治部请来新闻干事,说什么要展现前线官兵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等人来了之后我才明白杨耀文的意思,原来,他大费周章干这些,也就是想让政治部的干事帮兄弟们捎几个篮球过来。而那些记者们也够意思,除了篮球,索性连足球也一同带来了。

我想对面的印度人,通过每隔两天就要在我们头顶上飞过的侦察机,甚至是至高点上的望远镜,就能够看到我们军营欢乐祥和的气氛。或许是我们无意进取的表现,让正对面的步兵师的某个团长决定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但是印度人看不到的是,乘着江面还没解冻,赵锐、田信、韩天宇,周扬和我五个人,已经有好几个夜晚,摸索着靠近了他们的军营和哨所。

我们过河侦察的事情,除了杨耀文和刘亚男,全营没有一个人知道,而即使是他们几个随我渡江的人,也并不知道我的具体计划是什么,可他们几个对我几乎已经养成了本能的信任,他们都明白,我不说自然有理由,他们几个也绝不提问。

而有些人看着我们一天一天地“虚度”时光,渐渐地开始按耐不住起来。

有一天我给羽然写完信,突然感觉有些兴致,就跑去和兄弟们一块打篮球,中场休息的时候,札木合突然跳上篮球场边上一块高高的石头上,大声地对我说:“李营长,从建立前进指挥所到今天,刘猛的特战二营已经渡河袭击了印军三次,歼敌二十多名,捕俘五名,而且是零伤亡!营长!你说说,咱们什么时候也过江杀印度鬼子啊?”

我瞅了他一眼,笑了笑反问:“零伤亡?那你怎么不说印度人报复,偷袭了我们特侦营两个哨点,害得我们特侦营牺牲了5个兄弟呢?”

“怕报复?怕报复我们还打什么仗?干脆回家抱老婆算了!”札木合嘲笑着说。

我看札木合那轻蔑的眼神,明白他是想激怒我。我不慌不忙地站起身来,拍了拍札木合高高的肩膀说:“兄弟,摸几个哨点?杀两个印度鬼子?在你眼里真的很有意义呢?他们能把三十万印度鬼子全杀光吗?札木合,你放心吧!我们要做的事情会比他有意义地多!”

听了这话,札木合的怒火稍微熄灭了一点,但神情上还是有些焦急,他换了个商量的语气说:“李拓,你不知道,眼瞅着江里的冰就要化了,到时候人都走不了,还怎么过江出击啊?”

听了之后,我笑了笑凑到他耳旁轻声说:“我等的就是江里化冰!”

又过了一周,通过旅里秘密跟反应部申请的登山器材、御寒衣物和炸药等装备,都陆陆续续地运送到指挥所。赵元博还打电话来通知,说反应部分别从北京、日本和福州指挥所派出的三位技术专家,已经到了旅部,为了不暴露企图,会在行动当天把他们送到我这里。

这些异样的举动,最后还是没能瞒住樱井枫,有一次乘着左右没人,他跑进指挥所问:“李拓少校,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出击计划,是不是在瞒着我们?”

我看着他略带气愤的模样,笑了笑说:“出击计划是有,但不会瞒着你们!”

樱井枫沉默了一会儿说:“李拓少校,你们几个,在上周是不是已经过江侦察了,还有,你们运来好多特种装备,是不是出击时要用到?”

我没想到他连这个都知道,想想瞒也瞒不住,便点了点头。

“你们要干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李拓少校,我要提醒你,我们夜蝠中队来你们中国是真心实意地支援作战的,我也希望你们能够对我们坦诚相待,把我们当作你们中的一员。”樱井枫直视着我说。

我也看了看他,最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樱井上尉,我一直把你们当作我们中的成员,很快!很快我们就会出击!在这次行动中,我希望能够借助樱井上尉,借助你们夜蝠中队的全部力量!”

“嗨!”樱井枫朝我鞠了个躬说:“李拓少校,谢谢你的信任,我和我们夜蝠中队,将会代表日本国防军,展现我们日本对于中日联盟的忠诚!”

五月四日,对我们中国乃至我们民族来说,是具有深远意义的一天。同样,这一天对于雅鲁藏布江、对于我脑海中的方案,甚至在将来,或许也会对于驻扎在整个高原的近百万中印军队来说,具有非凡的意义。

在这一天,雅鲁藏布江上的冰终于解冻了,虽然化得比往年都晚,但它最终还是化开了,就像普通人无法抵挡历史的车轮一般。

在两天前,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纹,到了半夜,冰面上崩裂的巨响,可以传播到好几公里之外。但知道五月四日,整个江面上的冰才开始如同千军万马一般向东流动开来。在江的两岸,无论是我们,还是印度军人,无不兴奋地看着这一自然界的奇迹。

看着表面淡定无法掩盖内心兴奋的老兵,看着笑容还像孩子般的憨憨新兵,看着依旧眉头紧缩的樱井枫和正在做神秘仪式的札木合和藏族战士,我在心里对他们说:“好好享受最后的快乐吧!过了明晚,我们就将与对面扎着头巾的敌人做殊死的搏斗。”

五月五日,我们站在涛声如雷的江边,看着脚下滚滚的江水和相互碰撞的巨大冰块,杨耀文突然问:“李拓,你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看着对岸哨所里那些伸着懒腰的印度人,看着他们中好多人还“友好”地向着我们的官兵不断挥手,最终,我还是点了点头。

“过去了,或许我们谁都回不来!”杨耀文似乎还要试探我的决心:“而且,白部长说,没有把握可以放弃的!毕竟我们一个小小的特战营,在这个宏伟的蓝图上实在显得过于渺小!”

“如果我们没有作为,或许高原上三十五万战友,我们所有人都回不去!”我平静地说

“要不再等等,等天气再暖和一点?”他还在犹豫。

我看了看杨耀文说:“我是想等,可对面的人不让我们等啊?中印公路最多还有三天就该恢复通车了,而我们这边呢?现在的运力只能维持我们不被饿死,真要打起来,弹药恐怕也维持不了几天啊!”

尽管我心中同样犹豫,但我想,作为一名军人,还是尽自己的本分吧。

“老杨,咱们俩别争了,通知连以上军官,还有樱井枫、札木合一起开会吧!让通信员小吴报告旅里,让他们把专家送来,我们特战一营今晚出发,代号‘盘古’!”

(本章完,下一章《盘古开天》。再次感谢所有喜欢本小说的读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