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UFO!!!

ufoshen 收藏 14 3031
导读:从空气动力学的最基本创新出发,构造出飞行器历史上第一种由人类自己发明(而非大自然)的“升力涡流流型”——复合涡流,设计了地球人真正的“飞碟”,并在其功能和现象上与历史上传说中外星人的UFO的数十种飞行特征完全相符

地球同胞们、朋友们,


这是值得全体地球人关注的历史时刻,偶,作为地球人的一员,正式宣布“UFO之谜”已得到完全破解!确证外星人早已到达地球!


在此呼吁所有的地球人都从上下五千年蒙昧的文明沉睡中觉醒吧!让我们从今开始满怀信心大力追赶外星人的先进科技!让我们一起飞向未来!


偶从空气动力学的最基本创新出发,构造出飞行器历史上第一种由人类自己发明(而非大自然)的“升力涡流流型”——复合涡流,设计了地球人真正的“飞碟”,并在其功能和现象上与历史上传说中外星人的UFO的数十种飞行特征完全相符!


“飞碟”有二十个主要特征:


直升悬停、光环围绕、强力旋风、强大磁场、


电磁干扰、机体旋转、周身发光、核能辐射、


无声飞行、波浪轨迹、强光尾喷、外壳电场、


雷达隐身、伸缩光束、烟雾遮体、空中离合、


空中变形、极度加速、非超光速、三域通行。






其中最重要的问题在于“飞碟”在星球的大气层中是以一种全新的空气动力学的磁流体涡流来产生升力的,另外其中一部分由强磁场约束的高温高速高压缩的等离子体涡流在太空飞行中是必不可少的“太空装甲”,同时也是在水中低阻力飞行时的“高压超空泡”!


——从而完全否定和排除了一切所谓的“反引力伪科学”论!



“飞碟”升力之谜:


“飞碟”在大气层中飞行时是以空气动力学中的“涡流”来产生升力的,但完全不同于一般飞机机翼上的涡流,而是一种由强磁场控制的磁流体的“复合涡流”,其由“立体涡流”、“平面涡流”、“中心涡管”、“旋性下洗流”、“奇异涡环”(分离涡)组成。


1. 首先是由类似核聚变的磁容器“托卡马克装置”一样的“光环发生器”来产生一个发光的等离子体螺绕环(即飞碟的“光环”),给与一定的加速后向装置外部放出,成为一个“立体涡流”(即“光环”);


2. 然后一个个接连产生的光环依次向圆盘边缘挤出,并在最外缘处受扰动而破裂,则破裂后的等离子流在强磁场的约束下反而向圆心旋转聚拢,则形成一个“平面涡流”(如同台风);


3. 然后旋转的流体在圆心处向上涌起成一个“中心涡管”(如同龙卷风);


4. 然后再受顶部磁场约束向外向下走,是磁流体在磁场作用下一边旋转一边修改方向向下走(即“消旋”),成为“下洗流”;


5. 并且与“平面涡流”相叠加形成一个“奇异涡环”(即一种环形的分离涡),如同昆虫翅膀的分离涡一样得到低压区或升力!

各位朋友们、爱好者们,让我们一起热火朝天、大干快上、超英赶美、亩产万斤、砸锅炼铁、高举语录地研究飞碟和外星人的超先进科技!(与外星人争霸银河?!)


飞碟”的飞行原理:



此碟形飞行器(飞碟)是通过旋涡磁场约束离子式涡流凝聚器在上表面产生一个“复合涡流”得到空气动力学升力,首先涡流凝聚器顶部的立体涡流(光环)发生器如同核聚变的“托卡马克装置”一样连续产生无数的“立体涡流”(或磁流体光环)并依顺序向外挤出,在机体上部的“锥形转化旋涡磁场”的约束下,无数嵌套的“光环”如“水波纹”一样向机体边缘扩展,当“磁流体光环”到达最外缘时因磁场扰动而失稳破裂,破裂后的流体在“饼状外层磁场”和“锥形转化旋涡磁场”的共同约束下向圆心流体挤压形成一个“平面涡流”,当“平面涡流”的最内缘向上涌起时形成一个“中心涡管”,“中心涡管”在“顶部旋转磁场”的约束下吸入大量空气向外向下扩散形成“旋性下洗流”,而“旋性下洗流”一边在磁场力作用下被“消旋”下降,一边与“平面涡流”相互作用并叠加,在“中心涡管”的外围处形成了一个 “奇异涡环”,从而得到低压区和升力;中部等离子体推进器产生的“饼状外层磁场”,可产生“磁镜效应”从而约束并弯曲在大气层中超音速飞行时形成的等离子体激波;等离子体发生器(兼激光发射器兼激波管兼强磁管)在中部推进器的前头部,当超音速飞行时,可发射锥形激光,甚至是高能X射线激光及伽马射线,加热和激励了前方空气,再喷出大量的高速负离子(电子)流,将前方被激发的空气以低能耗的方式电离,特别是要让“激波面”完全电离,并在负离子流中混和射出少量正离子流,激发较远的前方空气形成多个连续的锥形等离子体斜激波锥,使前方超音速来流最终可减为亚音速,同时此“激波管”也作为“强磁管”产生一个强磁场,并使此强磁场以高速旋转,旋转的磁力线切割前头的等离子体激波锥,使激波面受到“洛伦兹力”的加速作用而分离,并向激波锥的轴心方向收缩弯曲变形,即是使超音速飞行时得以人工主动产生前部多个等离子体斜激波,并且通过电磁力控制激波的形状和厚度,使激波层“软化”或“变厚”,减弱激波强度,减小激波阻力,减少前缘受热,提高超音速飞行性能;即在到达“飞碟”机体表面之前形成了一个由多个连续的“软而厚的激波面”组成的扁的锥形体,这个连续的多个等离子体激波面的结合体与圆碟形机体一起构成了一个“极度拉长的扁锥形飞行器”,特别适合于在大气层中高超音速飞行;在飞行时,让机体上部和下部的旋转舱各自以相反方向旋转,使飞行器得到稳定性,同时两者都因此形成一个旋转磁场;下部的旋转磁场在旋转时使磁力线高速切割离子使其受“洛伦兹力”,从而吸附并约束旋性下洗流向下表面的圆心收拢,再与前方来流相压缩而生成了“硬激波”,此下部的“硬激波”的高压提供了超音速飞行时的主要升力,成为“乘波飞行器”;


“飞碟”飞行速度超过音速时,前端激波管首先主动向前喷射等离子射流产生多个连续的斜激波锥,“强磁管”的旋转强磁场的“洛伦兹力”首先使这些激波面分离变厚软化减弱,最前方的首先是锥形激波,接近碟形机体的将逐渐演变为楔形激波,并且楔形激波后的流体速度的激波角逐渐加大,激波后的流体也逐渐向着上下机体的两个锥顶流动,而机体表面的各个磁场正在高速转动,可吸附和软化最接近的激波面,使得贴着涡流流体的表面形成一个“软而厚的激波面”,此厚的激波面一部分将被涡流吸附同化成为下洗流,另一部分将在锥形磁场的“磁镜效应”作用下弯曲绕过锥体的后方而膨胀加速成普通来流;“飞碟”随着超音速飞行马赫数的增加,上部“复合涡流”的高度将逐渐降低,同时下部的“硬激波”逐渐增强,则飞行升力更多由机体下表面提供;此下部激波面也因磁场的“磁镜效应”作用,在锥顶部将会弯曲绕过锥体后膨胀加速成普通下洗流;从而消除了飞行器在大气层中超音速飞行时空气动力方面和机体形状方面产生的“音爆”;


“飞碟”机体形成的磁场是多层叠加的锥形或球形,每一层磁场都可以独立控制,可用于支撑和约束“复合涡流”,并可在高速平飞时起保护作用,即使流体“固化”不被前方高速来流所吹散;“飞碟”使用一个“顶部旋转磁场”来约束和调节“中心涡管”,首先让“中心涡管”本身的流体和管壁内外侧的周围空气都处于电离的“临界状态”,即反复电离和反复中和,进一步当这个“锥形或球形磁场”高速旋转并切割此“离子涡流”的时候,则可大力提高其对周围空气的诱导比和升力效率;其中可以采用向机体上方直接发射锥形激光和喷射高速负离子(电子)流的方式将以低能耗的方式空气激发电离,这里主要是从“中心涡管”的底部的管壁处以顺时针和逆时针的方向同时注入远比正离子流更高速的负离子(电子)流,并随涡流流体的运动而旋转上升,各种不同旋转方向的高速电子流受到磁场力的作用,有的向涡管的“风眼”旋进,碰撞使得“风眼”内的从上方吸入的空气分子被电离,有的维持在涡管管壁内运动碰撞管壁内的流体使其保持电离,有的将向涡管的外部周围环境旋出,碰撞使周围环境的空气分子电离,那么当“顶部旋转磁场”在高速旋转时,“风眼”内的空气的正离子将受磁场力作用向“中心涡管”管壁方向运动,涡管管壁外侧邻近的空气的正离子也受磁场力作用向涡管运动,而同时涡管的本身的正离子流可以随时被中和,将因为脱离磁场的约束并受离心力向外自由旋出,所以在“旋转磁场”的作用下离子涡流相比空气涡流而言明显与周围空气有更强的诱导作用,并且所有涡管内外的流体最后都向外旋出,即在顶部旋转磁场作用下的“管状离子涡流”可以实现管壁的内侧和外侧同时对周围电离空气的诱导和吸引,大力提高磁流体涡流对周围空气的诱导比或升力效率;管状涡流诱导上部的电离流体形成“锥形旋性下洗流”时,并且电离流体在磁场中相对旋转的同时,在“洛仑兹力”的作用下不断将水平方向的分速度转化成垂直向下的速度分量,即是一个不断“消旋”的过程,但由于“飞碟”是用磁场来约束涡流,则其产生的下洗流不可能达到“完全消旋”;当“飞碟”在空中长久悬停时,可利用下部机体的“旋转磁场”使下洗流更大程度的“消旋”,进一步提高升力效率;


“飞碟”的环管式反物质储存箱是一个环管形的磁场容器,此磁场容器的管壁由多束通电线圈构成,其管内空腔形成一个“磁笼”,主要用于储存“环形超导态反物质”,即固体反物质材料可以一个超导态圆环的形式悬浮于此环管形磁场容器之中,可用激光激发离子的方式从其表面安全剥离和提取反物质燃料;其“超密物质结构正反物质湮灭室”由人工制造的类似“星际超密物质”(夸克星或奇异星的冷却内核结晶态)作为核爆炸反应室的内壁和承力结构,可承受极度高温和极度高压,并能反射和吸收各种强穿透性的射线及高效的光电转化,也可加入强磁场以约束核反应过程和带电粒子;环管式液氢储存箱可储存液态的普通氢或其同位素氘、氚等作为核反应剂和电离推进剂及冷却剂,也可以储存液态氦等太空中常见物质作为离子发动机的推进介质;“飞碟”在太空飞行时,主要用中部离子推进器水平推进,当缺少推进介质时,可从中心稳定轴管(兼光子推进喷管)直接喷射光子束和介子流在垂直方向推进,成为一个“光子火箭”;


“飞碟”用了如同核聚变的“托卡马克装置”中的磁力箍缩等离子环状湍流来作为“立体涡流”(光环),“飞碟”表面的是无数个这种发光的“等离子体湍流环”(光环)相嵌套组成一个锥面或球面,这种等离子湍流环(光环)是从飞碟表面圆心的专用的“光环发生器”内一个接一个不断产生,并不断地从圆心向机体外缘挤出,这些“光环”依次向外缘挤出的过程中其不断拉伸扩展,并在升力圆盘的边缘处失稳破裂,“光环”破裂后的流体在磁场的约束下向圆内挤压,再次聚合成一个“平面涡流”和一个“中心涡管”,其中每一个“光环”最后都会在最外缘处失稳破裂,所以这些无数的“光环”的紧密嵌套组成了整个“复合涡流”的最基础和最底部,覆盖了几乎全部的飞碟外表面,而正是这种磁流体环的高速、高温、高密度、高电流、高磁能等等特性让其成为理想中的飞行器装甲;这种由无数个“磁流体光环”嵌套形成的锥面是紧密无缝的,而每个“光环”中的流体以高速围着飞碟机体旋转,对来袭金属射流或粒子束流有高剪切力,可将其偏斜或剪断,符合反应装甲的原理;而以强磁场和强电流箍缩的磁流体光环的高温、高密度和其中内含的强大电流和不可思议的压缩性磁场能量在瞬间都爆发出来,可以强力改变一切入侵物,即同时也具有电磁装甲的特点;而单个“光环”的周长和流体质量足够对付所有长度的穿甲射流和硬式穿甲杆,而每个“光环”都受下一个“光环”的挤推,不会使装甲表面出现缺缝和不连续,“光环”的连续性和再生性确保战斗时反复可用;每个光环的总质量相对所有的固体装甲而言都极轻,只有光环的核心一线的密度最高,但一个光环是一个能量整体,是模块化装甲,单个光环模块所包含的极高能量可以一次性全部发出;“磁流体光环”不是普通的“涡环”,已知的“涡环”如“烟圈”一样其流体微粒都只会在单个维度上旋转,而磁流体光环是在两个维度上高速旋转,其流体粒子不但在径向上有旋性,在周向上也有旋性,因此对于侵彻物的入侵角度毫不挑剔,没有防护入射死角,这种“装甲”不存在反应时间的问题,也不受飞行环境的限制,是一个“全时域动态装甲”;高温、高密度、强磁场、强电流的流体装甲对环境诱导性或表面辐照性武器(如激光武器微波武器电磁脉冲武器等)都不敏感且阻抗力强,太空环境中的高能宇宙射线(光速重离子和伽玛射线)也受强磁场和高速离子流的偏转而无法进入飞船,“飞碟”更可因此“磁流体装甲”的隔热作用和涡流升力,以高速进入木星内甚至太阳表面上由极冷到极热的各种最恶劣环境中自由作战和飞翔;“飞碟”因此可以在在整个恒星系的太空中飞行和战斗;在太空战斗中往往出于更强大武器的需要或更致命的毁灭,当作为飞碟母舰的“雪茄形太空船”不得不接近战场甚至亲自参与近距离战斗时,这种“磁流体光环装甲”也同样必须出现在雪茄形母舰的机体表面;


复合涡流的制造方法、制造设备及复合涡流飞行器



本发明所属的技术领域


本发明系列属于流体力学、电磁学、空气动力学、飞行学等领域,是一种新型涡流的创造和应用,适用于大气层内以空气动力产生升力的航空直升飞行器,并涉及航天飞行器的创新。


在本发明之前的现有技术


飞机发明百年以来,航空气动力技术主要是一种,即当空气相对于机翼快速运动时,不管是否超音速,机翼都受到前方来流的“冲量”,而空气因机翼的压缩和诱导作用,在机翼上表面形成“附着涡”,其诱导上部周围空气在机翼后缘形成“下洗流”的铅垂线方向的“动量”,机翼因反作用力或形成上下表面压力差而得到升力;除了低速机翼的附着于上表面的“附着涡”外,其他提供气动升力的方式包括“分离涡和脱体涡升力”、“压缩和激波升力”、“机翼上表面吹气”(或“附壁射流”)技术等等。


现有机场和航母的建造和维护耗资巨大,其跑道面积大,但起降飞机频率受限,应急能力低下,无论是从经济上或使用上,都日益希望摆脱枢纽大机场和大航母,摆脱跑道的制约。


无论是曾经、现有或研制中的直升飞行器都有缺陷。现有如占多数的旋翼直升机,其阻力大,速度受限,平飞耗油率高,旋翼尺寸大,振动和噪声过大,飞行对天气敏感;如英国的“鹞”式军用喷气直升机,其技术复杂,高温高速气流对地面环境影响大,安全系数低;研制中的新式直升机,如模仿鸟类的载人扑翼机,因为重量、尺寸与功率的比值受限,稳定性和安全性差,机构、力矩和控制机制复杂,飞行速度低,无发展价值;如美国的“鱼鹰”V-22倾转旋翼直升机,其可靠性差,机体结构和气动机理存在固有缺陷,有效载荷小,悬停及过渡过程易受各种因素影响,难于适应切变风的天候和环境,快速下降时也易出现危险的“涡环状态”,因产生逆行环流和剧烈涡流而导致事故;美国曾经的舰载垂直起降战斗机XFV-12,利用喷气在副翼上产生“泵吸”的效果,以喷气带走周围空气,即以小质量高速喷气诱导大质量低速空气,但因对周围空气的诱导效率不高,以及喷气在内部管道的损失和燃气再吸入等问题,“增升”效果不佳。

所以如何主动产生和控制一种新型的升力涡旋,得以在大型直升飞行器上产生主要升力,使得直升飞行器在未来得到更广泛应用,并发明出地球人的“飞碟”,进而破解“UFO之谜”,是个历史性难题。


本发明先构造一种“立体涡流”(螺绕环状涡流),再按顺序演化生成“平面涡流”和“中心涡管”,从而形成三者合一的“复合涡流”,最终生成“下洗流”和“奇异涡环”;即是以少量的喷气或离子的“动能”,通过涡流的“涡量”,诱导出向下吹的更大质量的周围空气的“动量”,同时在升力面上形成低压区,得到高效率低诱导损耗的气动升力。


具体来说,首先是仿照核聚变“托卡马克装置”中的等离子体湍流环,让流体沿一个两端闭合的环形螺线管的轨迹运行成为一个圆环状的旋涡,使其同时具有垂直面和水平面上的二维旋转,成为“立体涡流”(螺绕环状涡流),第二步仿照“台风”从“立体涡流”中提取溢出流,使其向圆心剪切挤压形成“平面涡流”(水漩涡状涡流),第三步仿照“龙卷风”让“平面涡流”的近圆心部分堆积挤压,使其向上涌起形成“中心涡管”(直立管状涡流),从而形成这三者按顺序演化并有机结合的一个“复合涡流”(涡流复合体),形象上看是一种人造“台风和龙卷风及烟圈的涡流复合体”,从某种角度来说只不过是从热核聚变容器中将等离子体环流取出变为涡流,并按“台风和龙卷风”原理演化出“平面涡流”和“中心涡管”;最后用特殊装置或磁场使上冲流体被约束成向升力面的外下方流动形成“旋性下洗流”,并经过“消旋装置”或专用磁场尽可能地“消旋”,由于“平面涡流”与“中心涡管”及“下洗流”三者流体的相互作用,自然在“中心涡管”外部周围生成一个“奇异涡环”,构成了一个特别的“低压区”,此“奇异涡环”如同“昆虫或蝙蝠翅涡流”以及类似于大后掠机翼的“前缘分离涡”,成为直升飞行器的主要升力区;其中,“旋性下洗流”的“消旋”越彻底则“奇异涡环”的核心低压区的出现就越明显,而涡流的“涡量”是通过“中心涡管”和“奇异涡环”扩散给“下洗流”。


管状涡流的中心因为高速旋转的空气柱的离心力和黏性而形成“中心低压无风区”(风眼),“中心涡管”如“吸管式龙卷风”可将上部的周围空气大量吸入,这是一种“泵吸效应”,而管状涡流将“涡量”扩散和传递给吸入的流体;另外,如果将涡管管壁内外的周围空气以低能耗方式电离,并用一个旋转的磁场将电离后的周围空气从内部和外部两个方向向“中心涡管”管壁推挤,从而大力提高管状涡流对周围空气的诱导比,即以最小能耗而最大程度地提高升力效率。


两大类涡流凝聚器的共同点是:流体都经过整流和控制,都形成“立体涡流”和“平面涡流”及“中心涡管”三者合一的“复合涡流”,并最终都形成一个“锥形旋性下洗流”和“奇异涡环”,并且都用锥形或球形的“旋转磁场”来吸附“中心涡管”周围电离的空气并约束和保证“平面涡流”的成形和稳定。


两大类涡流凝聚器的区别点是:“机械方式凝聚器”中的“立体涡流”和“中心涡管”的整流通道全部由机械部件组成,包含气流扭压凹槽、中心涡管导流器,通过“机械力效应”实现气体的凝聚、约束、整形等;“电气方式凝聚器”的整流通道则是一个锥形转化旋涡磁场、中心感应线圈的脉冲磁场、外层饼状磁场,用“电磁力效应”实现离子混合气的凝聚、约束、整形等。


飞行汽车的涡流凝聚器是用离心机从上部吸入空气,并通过旋转以离心作用向四周的气流扭压凹槽甩开得到高速涡流源流。


喷气直升机的涡流凝聚器的气流来源主要是发动机的喷气及前部的冲压进气,可从下底内部往周围的气流扭压凹槽同时喷注源流,或从侧部进气口向气流扭压凹槽内喷注。


飞行汽车和喷气直升机的涡流凝聚器的中心都设有“中心涡管导流器”,以将“中心涡管”所诱导的上冲气流转化为“旋性下洗流”并形成“奇异涡环”,并可以调节自身高度和折叠;并且这两种涡流凝聚器在升力面上都设有“顶部旋转磁场圆盘兼负离子喷射器”。


碟形飞行器(飞碟)的涡流凝聚器的“复合涡流”是在多种强磁场的约束之下生成、保持和导向,其中“立体涡流”(光环)是由近升力圆盘中心处的“光环发生器”连续产生无数嵌套的这种“磁流体光环”,每个“光环”顺次被挤向圆盘外缘,并且只会在最外缘处才破裂开;飞行器表面通过多根通电螺绕环导体以渐开线的方式盘绕成一个旋涡形状,则这个通电螺绕环导体集群的“漏磁”形成了一个初始的“锥形磁场”,并与无数的“磁流体光环”相互扭缠并融合后再延伸而出成一个动态的“旋涡形磁场”,其中,磁力线初始为垂直于圆面的垂直方向,然后进入“立体涡流”中呈螺线管的扭缠状,再伸出与“平面涡流”融合为同时有指向圆面圆心的垂直方向分量和沿圆周切线的平行方向分量的旋涡状,而顶部的磁场也与“中心涡管”相互约束、融合和导向;其中为了让“等离子体立体涡流”(光环)在扩展到升力圆盘外缘之前保持稳定性,所以每个“光环”从产生时到破裂前必须一直保持着象“托卡马克装置”中的等离子体湍流一样呈螺线管般旋转和箍缩,这首先是由一个“中心感应线圈”在等离子体环流中产生了感生电流,从而在磁流体内形成了圈向磁场,进一步又与机体表面的磁场扭缠和叠加而形成螺旋形的总磁场,使等离子体沿磁力线产生螺旋形扭转并旋进,即也随着螺线管一样的磁场旋转,这就是“等离子体立体涡流”(光环);当“光环”在升力圆盘最外缘破裂时,大量流体脱离出来,经过“旋涡形磁场”的磁力线的约束下向圆心旋进成为“平面涡流”,再形成 “中心涡管”,并在磁场约束和离心作用下向外向下旋开扩散,诱导周围空气成为“旋性下洗流”,并形成“奇异涡环”;磁流体涡流的“固化”是相对的,“立体涡流”是完全电离和“固化”,而“中心涡管”及“奇异涡环”内的流体中包含了大量处于“临界电离状态”的空气,则是一种混和电离气。


在飞行汽车中提出了类似自然界“沙丘”形状的前部“沙丘形整流罩”,平飞时可在其内空处围绕已折叠的“中心涡管导流片”形成一个旋涡回流区,以减少前后的压差阻力,并且可与后部整流罩一起分裂成多片类似风扇的“消旋叶片”,可控制张开或收缩,用于对“旋性下洗流”进行“消旋”,有效提高涡流的升力效率;但与常用方式不同的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单个旋涡及对下洗流“消旋”,可采用“左右非对称”的整流罩,甚至左右两个尖角不同长短;自然界“沙丘”的结构原理解释是:其是通过一个稍扁的水滴形的流线体被另一个更大的圆柱体(或球体或水滴形流线体)从前部或中部相交切割后的剩余体,取其一半并稍作修正(可切尖)而得,其俯视投影面如同一轮“弯月”;因其良好的自然气流结构,具有顽强的抗干扰性能,其内空处可保留稳定的旋涡,能与外部流体有良好的质量交换,可既不生长又不减弱,延长停留时间,防止由于旋涡周期性脱落或形成脱体涡所带来的机体激振和增加诱导阻力。


在喷气直升机中也提出了在类似自然界“沙丘”形状的基础上改进的前部“三叉式弯月形整流罩”,但与普通左右两个角的弯月或沙丘不同的是,其在中间多构成了一个向后延伸的分叉或尖角,其可在高速平飞时保护和留存两个反向对称的旋涡回流区,并且两个对称旋涡回流的旋转方向也与普通钝体绕流的回流区的两个旋涡的方向相反;前飞时可让两个涡流在升力面的后缘象齿轮般相互啮合或融合及相互碰撞,恢复流体压力,减小因前部冲压进气引起的压差阻力;另外提出了用“沙丘”的俯视投影面构成的“弯月形翼梢小翼”,可以减弱或消除翼尖涡流产生的诱导阻力,而翼梢小翼因其良好的自然气流结构及其上下翼体分别向外倾斜及各面之间圆滑过渡。


在碟形飞行器(飞碟)中提出了“超导通电螺线管集群(兼旋涡磁场发生器兼电磁装甲兼超导电池组)”,其具有多重角色和功能;也提出了“等离子体发生器(兼激光发射器兼激波管兼强磁管)”,在超音速飞行时主动产生前部等离子体激波,并通过电磁力控制其形状和厚度及强度;也提出了“中部等离子体推进器”,其推进介质首先由直线式离子加速器集群初步加速,然后由“回旋加速器(兼托卡马克装置)”进行压缩和再加速后喷射而出得到水平推力,同时中部推进器的射流还可以成为“飞碟”的全方向离子束武器;也提出了“环管式反物质储存箱”,其管内空腔形成一个环管形的磁场容器,以“磁笼”的形式储存“环形超导态反物质”;同时“飞碟”表面的多个嵌套的高速高箍缩高温强磁能强电流的“磁流体光环”,可以成为未来航天飞行器的理想的“装甲防护”;其上的“磁流体平面涡流”可以在水中构成一个“高压超空泡”,加上机体的碟状形式,让“飞碟”也可在水中高速飞行。


在三种以“复合涡流”提供直升悬停时的主要升力的飞行器中,一种是汽车与飞行器的有机结合,另一种是喷气运输机成为直升机,第三种则是从飞行原理方面完全揭开自古以来的“UFO之谜”。



其特征是:升力体A1为涡流凝聚器,其总体上为圆形的平面或锥面或球面或凸曲面;升力体A1外壳表面的底层结构为超导体隔磁层(兼复合装甲)A131,中间的内部腔室有超导通电螺线管集群(兼旋涡磁场发生器兼电磁装甲兼超导电池组)C2,上表面结构为隔热层A132和静电层(兼蒙皮)A133,静电层(兼蒙皮)A133在最外面;超导通电螺线管集群(兼旋涡磁场发生器兼电磁装甲兼超导电池组)C2在升力面蒙皮之下盘绕站据着整个旋转磁场圆盘A16;超导通电螺线管集群(兼旋涡磁场发生器兼电磁装甲兼超导电池组)C2产生的磁场成为锥形转化旋涡磁场A24;饼状外层磁场A25覆盖在锥形转化旋涡磁场A24之上;顶部旋转磁场A26在机体的顶部;顶部吸气口C3在升力体A1的中心的中空圆内;托卡马克装置式立体涡流(光环)发生器A23在顶部吸气口C3的边缘;中心感应线圈C5在升力体A1的中空圆的中心位置,可由一组多层环形线圈绕组加上多根直立的螺绕环线匝组成,不但用于产生脉冲磁场,同时可用于产生稳衡的顶部旋转磁场A26;静电层(兼蒙皮)A133一般带正电荷;立体涡流(兼磁流体装甲)A9以多个嵌套呈锥面或圆面状覆盖于升力体A1上表面,并在升力体A1的最外缘处破裂;平面涡流(兼高压超空泡)A10呈锥面或圆面状覆盖于立体涡流(兼磁流体装甲)A9之上;平面涡流(兼高压超空泡)A10的流体在中心涌起形成管状的中心涡管A11;旋性下洗流A15在涡流流体团的最外层;奇异涡环A17在旋性下洗流A15与中心涡管A11之间;


此涡流凝聚器是通过托卡马克装置式立体涡流(光环)发生器来生成“立体涡流”(磁流体光环)的,此立体涡流(光环)发生器类似于热核聚变的“托卡马克装置”,即当“托卡马克装置”中的高导电性的等离子体流在周向磁场的约束下,用中心感应线圈在流体中感应出电流,则在此流体中产生了圈向磁场,从而使此等离子体环流象一个环形的螺线管一样循环旋转和运行,则成为“螺绕环状涡流”或“立体涡流”(磁流体光环);立体涡流(光环)发生器连续产生无数的“磁流体光环”并依顺序向外挤出,在机体上表面,一旦“立体涡流”(光环)从其发生器中被放出后,其内原有的周向磁场立即消失而其内的感生电流仍存在则仍保有圈向磁场,但此时机体表面的“锥形转化旋涡磁场”将与“磁流体光环”相互扭缠并融合在一起且充当了新的周向磁场的作用,此新的周向磁场和原来感生电流引起的圈向磁场使得“光环”能够继续稳定运行,且无数嵌套的“光环”如“水波纹”一样向机体边缘扩展,当“磁流体光环”到达最外缘时因磁场扰动而失稳破裂,破裂后的流体在“饼状外层磁场”和“锥形转化旋涡磁场”的共同约束下向圆心流体挤压形成一个“平面涡流”,当“平面涡流”的最内缘向上涌起时形成一个“中心涡管”,从而生成“复合涡流”;“中心涡管”在“顶部旋转磁场”的约束下吸入大量空气向外向下扩散形成“旋性下洗流”,并且下洗流与“平面涡流”相互作用在“中心涡管”的外围处形成了一个“奇异涡环”;


其中的超导通电螺线管集群(兼旋涡磁场发生器兼电磁装甲兼超导电池组)处在飞行器的机体蒙皮之下,盘绕着整个升力面圆盘,是由多根螺线管形超导体导线组成,是以多渐开线(螺线)的形式分布的漩涡形状,兼作为旋涡磁场发生器,因为其内随时含有强大的磁场和电流,也作为一种通用的电磁装甲,同时也因为其容纳有的强大的磁场能量和电能使之天生是一种大容量贮能容器,是飞行器上的一个超导电池组,另外此超导通电螺线管集群还可以向前伸出形成一个可旋转的漏斗形磁场,可让飞行器在太空飞行时用于在行星大气层边缘吸附离子以补充离子推进器的介质,因此其具有多重角色和功能,其产生的磁场为一个锥形转化旋涡磁场,此磁场原来呈锥形,其磁力线出发时呈垂直于升力表面的方向,但与磁流体涡流相互扭缠并融合后由锥形磁场转化为了旋涡形状,则有指向圆心的垂直方向分量和沿圆周切线的平行方向分量;饼状外层磁场一般是由另外的一种多渐开线(螺线)的形式分布的盘形的螺绕环结构的离子加速器集群来产生,其在飞碟上同时作为中部水平推进器的基本部件;为了提高此种涡流的升力强度和效率,机体顶部的“中心涡管”内外使用了一个“顶部旋转磁场”,即首先将涡管的管壁内外的周围空气以低能耗方式电离,再用一个旋转的磁场将电离后的周围空气从内部和外部两个方向往“中心涡管”的管壁推挤,从而大力提高管状涡流对周围空气的诱导比,即以最小能耗却最大程度地提高升力效率和强度;


立体涡流(兼磁流体装甲)是由立体涡流(光环)发生器连续产生的,并按产生的顺序一个接一个从圆心向圆外缘挤出和扩大,并在升力圆盘的最边缘处脱离了锥形转化旋涡磁场的约束,此磁流体环将会失稳破裂,破裂后的流体接着在饼状外层磁场的约束下再一次向圆心流动并挤压形成一个“平面涡流”;之所以用无数个嵌套的“立体涡流”(光环)来作为整个“复合涡流”的基底和托盘,是因其多种不可或缺的功能和角色决定的:一方面是要避免机体蒙皮被这种高温的等离子体涡流流体的烧蚀,必然与其相分隔,而这种“等离子体光环”是高度箍缩、高密度和高转速的,自然可以在磁场作用下悬浮于机表蒙皮之上而永远不相接触,这些无数嵌套的光环如一块悬浮在机体表面上方的固体面板,却可以通过机体外壳内发出的磁场的牵引力而将涡流产生的低压和升力完全传给机体,或者说机体被磁力线悬挂在无数嵌套的光环面板之下,另外这样的“磁流体复合涡流”在产生气动升力的同时已经完全避免了“附面层”的影响,或者说由于无数此种光环组成“复合涡流”的底板悬浮于机体蒙皮之上并与其有一不小的间隙,则可以说完全没有了通常空气动力学意义上的“附面层”,再有“飞碟”常常可以在这个“特殊的附面层”中注射入高压的烟雾以遮体,而根本不会影响其气动升力;另一方面此种无数的嵌套的“立体涡流”(光环)从近圆心一个个产生后向圆外边缘依次挤出并扩展至最后破裂,只有以这种方式才可以保持“光环”的稳定和形状并顺利到达圆盘边缘,而不会象“平面涡流”一样反而向圆心内收缩回来;再一方面这种嵌套的发光的高密度、高温度、高速旋转的“磁流体湍流环”具有的高剪切力和高破坏力构成了未来太空飞行器的外层最理想的装甲防护,这是一种全新概念的“磁流体装甲”;当“飞碟”在水中飞行时,上下机体表面的“平面涡流”构成一个最理想的高压超空泡,也是一种全新概念的“磁流体超空泡”。



分析:

多亏了这个专业摄像小组用的是红外照像设备,在这里,偶们首次看到UFO的下底部的发光喷流、尾部的发光喷流和圆盘机体边缘的明亮“光环”这三大部份同时存在!因为用的是红外线设备,所以偶们可以观察到UFO机体上的红外光区域和不同区域的温度差别,而如果是在白天,也许偶们一直看不清楚UFO的向下和向后的喷流和其发光现象。


从近距离看到的UFO的尾部的发光喷流呈现一种“前大后小的棒状或带状”,证明了其尾喷流是一种特殊的受到磁力箍缩和约束的等离子喷流,不会产生“喷射激波”或“音爆”去污染环境。


在此明显看出UFO是有一个“垂直推进系统”的,因为此UFO是正在紧急起飞的过渡过程中,可以断定其上的“升力涡流”产生的空气动力的升力还很不足,或者说其独特的“磁流体复合涡流”的完全形成会有一个延时,所以UFO在此时紧急开动了下底部的垂直推进系统,向下喷射流体以得到辅助的升力;


同时从其底部喷流的倾斜度和整个UFO在镜头成像的拖拽程度上看出,UFO的前飞速度还很小,即其是刚刚起飞,但也因为其向前飞行的速度很小,所以才会被地球人在近距离摄入镜头!


当然这里再一次明证了UFO确是有“中部水平推进系统”的,照片中UFO的发强光的尾喷流比较粗和长,表明其正在以很高的加速度想要离开此地,其尾喷流的量很大速度很高发光很强!


但实际上,其中UFO底部的“垂直推进系统”的喷流区的发光最亮!表明此处的温度最高!


当然这里证明了“飞碟”是有一个“垂直推进系统”的,实际上其底部应该有一个“光子推进喷口”,因为其是一种太空飞行的“宇宙战斗机”,其采用了“反物质”为燃料,在平时可以用喷射高速的介质得到推力,但一旦介质用尽,就自然用“喷射光子推进”了!


当然此“光子推进喷管”只能装设于机体的垂直轴上,并开口向下,不但在太空飞行时可喷射光子推进,而在星球的空中也可以向下喷射光子或介质,得到升力以对抗地心引力!而假如此星球是有大气层的话,自然也可以在“光子喷管”中吸入大量空气介质并加热加速后再喷出,成为一种“喷气升力发动机”了。(这也表明了“飞碟”虽然是一种“太空飞行器”,但是其还是有“上下机体的分别”的!)


当然如果在一些没有大气层的星球上要想起飞,则可以将大量岩石熔化并电离来作起飞推力的喷射介质,但同时偶们也推断得出一个让地球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外星人的飞行器不能够在无大气层的星球的上方长时间悬停”!


或者说未来将永远没有“反引力”之类的伪科学的东东!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