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梁山有血仇的扈三娘为何要嫁给王英

一丈青便勒转马,望这树林边去。宋江也勒住马看时,只见树林边转出十数骑马军来,当先簇拥着一个壮士,正是豹子头林冲,在马上大喝道:"兀那婆娘走那里去!"一丈青飞刀纵马,直奔林冲。



水浒传》第四十七回


继林冲取投名状时和杨志那次对决后,喽啰乙再次亲眼目睹了豹子头林冲的武艺。由于有一名骑兵战前忽然得了重病,喽啰乙临时从步兵改为骑兵。上阵前,他本来对这一安排有些疑虑:"林,林教头,我没骑过马,只,只骑过牛。"


"记住两点。"林冲呵了一口气,用一块白布擦拭着自己的丈八蛇矛:"一要抓住缰绳,二要夹紧肚皮,三要夹紧马的肚皮,四不要从马上掉下来。"


身体伏在马背上,用大腿使劲夹着马肚皮发抖的喽啰乙,看到了林冲和扈三娘精彩的交锋:


两个斗不到十合,林冲卖个破绽,放一丈青两口刀砍入来,林冲把蛇矛逼个住,两口刀逼斜了,赶拢去,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挟过马来。


水浒传》第四十七回


"绑了!"林冲大喊。


喽啰乙赶紧滚下马来,和其他几个喽啰一起,拿着准备好的绳子冲上去。


"先套头,绳子从胳肢窝缠下去,这样,这样,我来,看见没,死结!"喽啰乙用当年偷牛时捆牛的办法,把扈三娘捆了个严实。


且说宋江收回大队人马,到村口下了寨栅,先教将一丈青过来,唤二十个老成的小喽啰,着四个头目,骑四匹快马,把一丈青拴了双手,也骑一匹马,"连夜与我送上梁山泊去,交与我父亲宋太公收管,便来回话,待我回山寨,自有发落。"


水浒传》第四十七回


喽啰乙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可以回梁山。"或许是因为会捆人的缘故。"他心里暗暗寻思:"还是掌握门技术好。"


押送扈三娘回梁山的路上,他看到这个女人苍白的脸上竟然没有一点表情,眼睛冷冷地看着远处,仿佛所有的人都不存在。喽啰甲在渡船上偷偷摸了一下扈三娘的屁股,扈三娘也没有任何反应。


扈三娘的身上冒着寒气,这种寒气让喽啰乙打了个哆嗦。


寒气逼人的扈三娘,在梁山遭遇的是奇耻大辱。


杀她未婚夫祝彪的是梁山贼寇,杀她一家老小的是梁山贼寇,她还要嫁给一个好色成性、武功低微的梁山贼寇。


怎么才能相信"霜刀把雄兵乱砍,玉纤手将猛将生拿"的扈三娘会这样苟且偷生?怎么才能相信"天然美貌海棠花"的一丈青会嫁给"形貌峥嵘性粗卤"的王矮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