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元皇后 第四章 秋色渐浓 番外篇 海上少女

19111212 收藏 0 1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size][/URL] 董家老大是一个南洋舰队的头儿,经年累月的在杭州与南洋之间行船做商,倒腾着两地的土特产。杭州出场的那些亮晶晶的小琉璃珠子虽然在本地只是哄小孩子玩的玩具,但是到了南洋,却能换来沉重的黄澄澄的金属。 第一次出海的时候,他还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岸上除了孀居的老母再没有一丁点儿值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88.html


董家老大是一个南洋舰队的头儿,经年累月的在杭州与南洋之间行船做商,倒腾着两地的土特产。杭州出场的那些亮晶晶的小琉璃珠子虽然在本地只是哄小孩子玩的玩具,但是到了南洋,却能换来沉重的黄澄澄的金属。

第一次出海的时候,他还只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岸上除了孀居的老母再没有一丁点儿值得留恋的东西。十九年后,他已经有了七八条船,手下雇佣着数百人的船工,全都是一水的万石大海船,福州造,下南洋就和在河沟子里跑一样的平稳。

在岸上也买了田,置了地,还捐了个出身,给家乡父老造桥修路,捐助乡学扶老济贫,银子水一样的淌出去,为什么,为了日后跑不动海商了,好回家养老。亲不亲,他故乡人,甜不甜,他故乡水。

董老大的妻子,也是个海女。世代在舟山群岛上以打渔摸蚌为生。金陵洛阳甄锁记中数百两银子一串的东珠项链,都是这些海女们不畏辛苦从刺骨寒冷的海水中捞起来的。

自从嫁给了董老大,她就不再下水去摸珍珠了。但是长期养成的习惯使她离不开大海,虽然董老大很不情愿,但是还是把妻子一直带在身边跑南洋。

为了照顾老母,他又另娶了一个二房在岸上。只不过由于董老大常年在海上跑,这个妾侍,他也是委实顾不上了。

今年活到三十九,董老大只有一个宝贝女儿。小名叫海囡,因为她出生在海上。大名是帐房给起的,叫鉴鸿。因为她呱呱坠地的时候,正是海上一道霞光撒开,红日方生的时候。

鉴鸿打小就出生在跑南洋的商船上,和她母亲一样,离不开海。自幼儿便习得好水性,多深的水也敢往下扎,一口气憋着,能游出几里地去。

虽然大家都夸赞,但是董老大心里还是不以为然的,在他看来,自己即便是跑了一辈子的海,将来还是要回到陆地上去得。人是要入土为安的,要不然做了孤魂野鬼在海上游荡,家里人清明中元的上坟烧纸都没地方。

因此上,他就特别的想给女儿找给好归宿,嫁一个读书的士子,凭着董家的钱财,就算考不中科举,捐一个官,几代诗书门第下去,没准还能出一个状元呢。他已经不指望自己能相中个状元女婿、探花女婿,但是哪怕能当一个进士的外公,那也是不错的。

故而,每次女儿下水回来他都要黑着脸把她训上一顿。董老大爹在的时候给他读过两年私塾,后来爹死了,少失庭训的董老大给人放牛的时候在学堂门口断断续续的偷听过一年半载。大道理也说不清楚,但是德容言工四个字还是知道的。

女孩子首先要有女德,什么是女德,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这就是女德。所以,女儿听爹的话,那是天经地义。帽子再旧他也要带在脑门上,鞋子再新也是要穿在脚上的。

容,就是要端庄,严整,有礼有节,嘻嘻哈哈的疯丫头,稍不留神就噗通一下子跳到水里面去摸鱼,还有一点家教没有,这样子怎么给说婆家。

言,说话要规规矩矩的,三思而行,别竹筒倒豆子什么全都说,也别茶壶装饺子,死活不出来一个。

工,董老爹很不负责任的把绣花针和花样往女儿手上一推,去绣花吧,这才是女儿家该干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士农工商。商人的女儿想要攀上个读书的士子,还真不容易呢。哪怕都是清贫的三月不知肉味的秀才家,一听说是要入赘个海商家,连连摇头,还说什么士可杀不可辱。没法子,谁让自古以来,商人就矮人一头呢。

但是董老大还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些秀才,宁愿回家天天吃光板面,也不愿到他家来山珍海味。如果说他女儿海囡是个丑八怪老母猪那到还罢了,要知道她他女儿那可是万中无一的绝色佳人,嫁给皇上都是皇上有福气——当然这最后一句话,董老大只敢自己在心里面默默的说着。

这些穷酸秀才有傲骨,不愿吃嗟来之食。董老大对他们也客气,送银子送米面,还叮嘱岸上的伙计多帮帮他们,有谁想去参加科举的,董老大愿意出盘缠,家中高堂也都可以摆脱董记得伙计照料。饱受幼失庠序之苦的董老大知道读书的好处和不能读书的悲哀,看见这些人,多帮一个也就是一个吧。

他船上的帐房,也就是他帮过的一个秀才,因为连连落第,心灰意冷,所以干脆也丢下功名来和董老大一起跑商。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也在老家挣下了一份家业,盖起了六间青砖白墙大瓦房,老父老母穿着绸缎衣服,天天喝酒吃肉,还有丫鬟下人服侍着,娶了两房妻妾,生下一儿一女,姗姗可爱。一家人日子过得不知道多好。就等他挣够了给儿子女儿娶媳妇和出嫁的钱,一家人就就可以乐呵呵的守着几十亩田庄过田舍翁的好日子。

秀才饱读经史子集,知书达理,董老大也想让女儿多读一些书。他曾经听儒生们说过变化气质。寻思着自己的女儿百般都好,就是有些刁蛮有些任性,一来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没有好生管教,二来是她母亲宠溺的很,舍不得多说一句重话。年把回家一次,老太太看见小孙女心疼还来不及,哪里还容得下别人教训着刁蛮丫头。全船大小的伙计也都让着这大小姐,没人敢说个不字。可这样下去,稳定是找不到婆家的,哪个婆家愿意请一个比神还大比菩萨还灵的媳妇回去,那还不三天两头的婆婆马小姑闹的,家里不安生,天下就不太平。

故而,叫女儿好好的读些书,也不用读什么三国两晋,读读圣人言,学学大小礼记,一来可以自身修身养德,二来将来可以教育子女。他把这寻思和账房先生说了。帐房对董老大心存感激,唯恐报答不及,哪里会说个不,当即拍板收下了这个女学生。

鉴鸿初一开始没把账房先生当一回事,他不是看着自己长大的秀才叔叔吗,哪里会舍得管教她?这么想可就错了,她的好秀才叔叔不知道从哪儿捡出来一根竹节鞭子,每遇见鉴鸿临帖描红不认真便狠狠地打手心,背书背不下,也打手心,几天下来,把那粉嫩粉嫩的小手打的一条条血痕。

鉴鸿一头扑到娘亲怀抱里痛哭不已,做娘的看见女儿的小手被打的这样凄惨,当即就要去找账房先生算帐,可是却被董老大拉住,跟她说:“现在不打,将来就是要挨夫家的打,那时候便是被打死了,也是她活该。”

这一句,便把鉴鸿天不怕地不怕的娘吓住了,娘俩儿抱着头哭了一宿,第二天,小鉴鸿还是要去账房先生那儿背书,背不出来,接着打。

从此,帐房变成了船上唯一能治的住鉴鸿丫头的人。

真别说,读了几年的孔孟下来,鉴鸿活脱脱的变了个人似的,走路变得又轻又慢,说话也细声细语,见人开口先含笑,微微低头羞颜色,做的女红也差强人意,董老大就想着,大约是自己的狠心还真救了女儿呢。

最近随着拓殖南洋的诏令,董家也干起了这个行当:为拓殖者充当运输船队,通过分取战利品以获利。

董家是经年跑南洋的,海上的风向,海里的洋流都一清二楚。故而首批出发的拓殖者们就将搭乘他们家的三艘海船出海。

这是一次大买卖,董老大挑了最好的三艘船和最好的伙计。由于这一次要运送的是人和装备,所以董老大也把家眷留在了岸上。正好老太太想小孙女想的慌,让鉴鸿在她膝下承欢也是尽一尽孝道。

这次的航程初还顺利,一直过了台湾都没有大事,但是却在快到吕宋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海盗!海盗!黑旗海盗!”

那天刚刚过中午,董老大正在甲板上靠在自己的躺椅上一摇一晃的打盹,忽然桅杆上眺望台上水手的呼号把他惊醒了。

眺望员一边指着西边的海面一边扯动着铜铃的绳子,一霎时间,水手们纷纷跑上甲板。

“海盗,西面!”

董老大端起从阿拉伯商人手上高价买来的单筒望远镜。只是阳光此时刚好从西面射来,白晃晃的一片他根本看不清楚。

“怎么回事?”这批拓殖者的领头人,被称为七哥的刘志霞也跑了上来。他也是常年在水上讨生活的,对海上的日子适应极快。

“有海盗。”董老大简明扼要的道:“准备,降帆!弩炮准备!火油准备!”

后舱的舱盖被慢慢打开,几个水手从里面推出来一门又一门弩炮,巨大的机关被皮筋带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大腿粗细的弩箭被装上去,此时,好奇的拓殖者们终于看见,对面来的也是三艘三桅大帆船,最高的主桅杆上高高飘扬着一面三角黑龙旗。

董老大的脸色变得越发的凝重,这面旗帜,在南洋的海商们中间无异于死神的代表,甚至比夏季的台风巨浪更加可怕,那就是横行南洋的黑海盗,陆依竹的标记。

董老大宁愿去与一条愤怒的黑龙搏斗,也不愿意遇上陆依竹统帅的海盗船队,可是,他偏偏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