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末特种兵 正文 四章 血战(上)

杀手温柔 收藏 10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4.html[/size][/URL] 毛仲的直觉是对的。他在刹那间就干掉了两名强敌的举动,很可能引起那名手握弓箭的骑兵的注意。所以,他伪装也受了重伤的样子,其实躲避到了敌兵的后面。 一阵悦耳欢快的战马銮铃脆响,告诉毛仲,那人来了。 “李换?李换?王大海?”冲过来的骑兵惊讶地,震撼地呼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4.html


四章 血战(上)

“啊!”一股剧烈的,钻心的疼痛沿着冰凉麻木的伤口那发达到恐怖的神经线,在一刹那间就传感到了敏锐的绝对媲美于超级电脑的人类大脑中枢。


“哦!”毛仲再次嘶吼了一个长声,将胸膛里积郁的力量尽情地爆发出来,同时,收缩了腹部和胳膊肌肉,敏捷地一串低烈度,大速度的连续滚翻。


无数个柔软和坚硬的东西在旋转着时候,给了他无数惊喜般的刺激。


旋转势能将尽,腰身一紧,上下弹跳,一个标准的鲤鱼打挺,呼,他半蹲到了地上,又是双拳紧握,两腿交叉,跃跃欲试的攻守兼备型。


他的眼睛奋力地眨了几眨。


他很后悔。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失误。他居然毫无征兆地睡着了,而且,身体发生了这么大的动静,才恢复意识。该死,他自骂道,要是在QJ行动中,他也有这么严重的失误的话,早就挂掉无数次了。


但是,他的意识却出现了严重的障碍。严重,严重啊。


除了QJ计划的一些影子,除了一团团血肉模糊的尸体,爆头时悍匪们夹杂着白色脑汁的血雾,十数架直升飞机覆盖天空震撼人心的轰响,他几乎不能回忆起任何的细节。甚至,他连自己是谁也不记得了!


周身,似乎汹涌着黑色的波涛,伴随着无数美丽的尖叫,还有怀里那个蛇蝎美人浮凸处酥软的种种触觉,天旋地转间,一切都在暴烈的巨风骇浪里淹没了……


困惑和复杂的回忆片段让他震惊的同时,更让他愤怒,因为,他的信条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一个优秀的特种兵,都要全神贯注,去面对和解决当下的危机,而不是带着软弱的情绪,沉缅往事。


他习惯性地咬破了下唇,以清晰的痛楚澄清了纷扰的思绪,双眸闪烁,在一刹那间,就将周身的环境尽揽眼底。


可是,眼前的一幕幕血腥而活跃的撕杀场景,让他瞠目结舌。


这是一个古代山地战场!丘陵错落,树木稀疏,沟壑纵横,数不清的,穿着古代盔甲的人正在奋力地撕杀着。一面面旗帜纷纷摇动,一群群士兵往来冲锋,雪亮的刀刃锋利地劈砍着人体,跌倒的人发出了凄厉的长嚎。长枪的红缨和盔顶的红缨纷纷攒动,灰尘硝烟弥漫,有几管老粗的铜管子发出了烟雾般的火焰。战马狂嘶,暴怒地趟过人群,乱箭纷披,……


“妈的,老子叫你跑!叫你跑!”一条白蜡杆儿铁尖儿的古代长矛枪伴随着一个恼怒的吼声,嗖地向他刺来。


风声,清晰而凛冽。


那是一张凶恶到狰狞的丑脸,糟红鼻子左翼,是一道蚯蚓般盘扭的粗犷伤疤,头上的铁盔已经剥落,露出了乱蓬蓬的挽结头发。


特种兵毛仲还没有充分地理解这个场面和自己的关系,也更不明白这着穿着古代盔甲,上来就刺的野兽为什么不能和自己和谐相处。出于本能,他睁大了眼睛盯着那把枪。


这是把飘逸着红色长缨,十分漂亮的长枪,白色的蜡杆儿,晃动着柔美的曲线,颤抖着悦耳的弹破空气的颤音,闪到了面前。


枪头是乌黑的钢尖儿,两面刀刃型,上面又各纹起一条小棱角儿,约一尺长,黑亮的光芒映着阳光强烈地折射,几乎晃花了人眼。


枪尖儿嗖地一声,准确无误地扎向他的咽喉。


“哦!”使枪的老兵一抖手腕,胸膛里还将最后的一股气劲儿吐出。


只要那枪尖扎中,任何人都可以预料其中的结果。任何人的脖子也抵挡不了这致命的一击。


不过,这老兵看到了奇异的一幕。


被自己追杀,即将授首的年轻人诡诈地笑了笑,那笑容很冷很冷。


冷到了得意,冷到了残酷。


毛仲在看到了枪尖儿距离自己的咽喉仅仅三公分的时候,才双臂一振,使身体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旋转,枪就偏离了目标,向前空虚之处冲去。他的爆发力和速度还没有钝化,敏锐性也相当不错,后发制人从来就是他的强项。


毛仲伸出两个粗壮浑圆的指尖儿,中指和食指,轻轻拈住了枪杆儿,顺势向前一拉。


枪势未有改变,刺空之后,有了加力,当然更快。


持枪的老兵只觉得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扯,不由自主地向前踉跄数步。


毛仲飞起右脚,狠狠地踹出。本能还使他自然地瞄准了老兵的下裆。


那老兵闷吼着,应声飞出,摔在一丈多远的地上。地上,正有一杆长枪牢牢地斜插着,虽然是枪把儿,仍然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后背,将他固定了。


毛仲如影随行,鬼魅一样闪到了他的面前,嘿一声,抡起巨大的拳头,在他的胸膛上猛然痛击一着。


听得几里古鲁地滑响,老兵的面目更加狰狞,腹部鼓涨,接着,噗,一个迟钝的破音,枪把儿从他的胸腹的中间戳了出来,而他,继续向下面滑插。


毛仲冷冷地一笑,拍了拍手,好象要抹去所有的煞气。


他回望自己的位置,这才发现,自己是被一根巨大的房檩压倒,可能因此昏迷,要不是这这老兵连续地刺杀,他可能未必能焕发出如此强悍的神力,将那横檩高高抛起。


伤口在左肩膀上,鲜血汹涌地涌出,加上刚才和那老兵的作战周旋,牵引了伤口,鲜血流得更多更快。


战场还沉浸在野蛮原始的喧嚣中。


周围十米内没有人,到处都是死尸,活着的人继续在不远处拼命。


毛仲随手从地上的一个尸体胸膛里拽到了一把短刀,猩红的,饱饮了鲜血的刀刃微微卷曲,显出可怕的湿润。


用刀在那尸体上唰地一划,斩开了他的衣服,用力捞住一扯,拽下一片厚实的棉布,往着左肩膀处环绕起来。


简单处理了伤口。他同时向周围观察。


又一名士兵向他冲过来,一边还大声地吼叫,声势浩大,好象发了狂的母狮子。身强力壮的大块头儿的身上肌肉,比刘德华的电影里还要恐怖还要夸张。


毛仲不敢怠慢,抓住半卷的短刀,手腕一旋,将那刀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


那正冲过来的士兵宽阔的国字型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惊异。


毛仲看出,他和刚才试图干掉自己的老兵穿着同样的衣甲,是一路货色。


铁兜盔,红缨鬣,乌黑的鱼鳞绵甲,很威武地护住了他的身体大部分,象一具乌龟壳。


毛仲顺手一甩,将旋转到了极致的短刀砸向那兵。


那兵下意识地一挡,却没有挡住凌厉的刀势,打着旋儿的刀刃速度奇快,噗,凶狠地没入了他的胸甲!


厚实得可怕的绵甲里骤然飞溅出几条猩红的血线。


士兵的身体僵硬了,好象怀疑事实的样子,犹豫了一分钟,慢慢地用双手捂住了胸膛,抓住那把刀的把儿,向后一顿,跌坐了。


毛仲稍稍喘息,随即把身体一猫,眨眼之间就冲到了那士兵的面前,他的冲锋步伐是溜着地面的,很诡诈的形迹,几乎象滑着雪板的高手,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动作,就到了士兵那里。


单手抓住刀把儿,连同士兵的手,狠狠地往里面一送,再狠狠地一搅,最后,再狠狠地拉出。


一股浓烈的血腥喷发在他的脸上,象战斗前通常涂抹的油彩。


士兵抽搐着身体,仰面瘫软下去。


“哼!”他的嘴角儿,露出惯常才有的,胜利的微笑。


在他的手下,从来没有逃过一个敌人,他也从来不让任何一个敌人能有逃生的机会。


战士的眼里,只有生死存亡,没有是非曲直。


“毛仲!毛仲?”突然,他听到有人在急切地,微弱地呼唤着他的名字。


不错,他就是毛仲,但是,他却不是这世界的人,怎么会有人认识他呼喊他呢?


他疑惑地转过身去,观察着满地的尸体。


一个瘦弱的,没有穿甲衣的士兵,艰难地抬起清秀的面孔,露出艰难的微笑。青布的粗糙衣服,大沿儿毡帽,皮腰坎儿,皮革束带,和自己的衣着一模一样。


他冲了上去,左掌化成鹰爪型,扣到了他的咽喉:“你说!”


他的脑海里有很多的浑浊,好象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以前是谁?他忘却了,不过,唯一没有忘却是,自己的求生拼搏本能和精湛的作战技艺。


“说,你是谁?要做什么?”


“大哥,”那士兵稍一愣神,就笑了,血迹斑斑的脸上有着无限的令人触目惊心的悲痛:“你快走吧!快逃!”


“逃?往哪里逃?”他茫然问。


“岛东还有我们的船,还有我们的兵,快去吧!”说完,他剧烈地咳嗽起来,一口浓血顺着嘴角儿滑落。


“我们是谁的兵?我找谁?”毛仲摇晃着他的肩膀。


他的眼睛里,那微弱的光线暗淡下去,眼皮却慢慢沉重的张起,脸上的生意随即消逝。哦!最后涌动了一下,他在咳嗽出一口鲜血的时候,身体做出了一个弓形的跳跃,接着,瘫软到地上,一层青色的光影笼罩了他。


他死了。


“岛东?我们的船?”他喃喃地自语道。


用一个出色的特种兵的目光,他很快就根据阳光的位置和时间的猜测判断了方向,随即,就带着那把短刀,向着前面冲去。


只走出三十多米,他就发现,这是条死路!


红色衣甲,和袭击自己的那两名士兵一样军服的士兵越来越多,正包围着一些和自己同样衣服的士兵凶狠地屠杀,自己这种服装的士兵越来越少,不断被刀枪和纷飞呼啸的流箭杀伤。


他亲眼看着,三把刀一起戳进了一名士兵的胸膛,两杆长枪一起扎进了一个百姓装束的人的腰间。


略一思索,他就闪到了一处突出的丘陵小山坡上。


山坡上,同样尸体累累,同样在激烈地残杀。


居高临下,他俯瞰着整个战场,想了解一下形势。


不想,周围竟然是宽阔`浩荡的大海!


这儿是一个面积约三十平方公里的岛屿。


红色衣甲的军人正在围攻青衣毡帽的军人,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尤其是离他五百多米的位置上,一队青衣骑兵形成了环形阵势,正在拼命地阻挡着红甲军队的疯狂进攻,局势岌岌可危,险象环生。


红甲军队有着更多的骑兵,还有一些古老的火器手,更多的弓弩兵在远处放射着流箭雨。


青衣军队的阵地核心,悬挂着几面迎风招展的旗帜,忽闪了几下,终于使他看清楚了:大明。


难道是明朝?


他听到了身后,同时响起几个兵器的破空之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