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五十四章 知己知彼

zjqian96 收藏 43 1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82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还在回家路上的陈际帆并不知道日军调动的这些情报,当他满怀收获的喜悦赶到师部的时候已是8月27日下午了。正当他准备拜见贵客陈嘉庚先生的时候,他发现师部气氛不对。

作战室里异常繁忙,参谋长胡云峰和情报处长高焕捷,政训处长王永三人一个守在电话旁,一个站在电台后边,另一个伏在桌上紧张地进这图上作业。

“师长,你可回来了!”电话旁边的胡云峰急坏了。

“怎么了?鬼子又有新动向了?”陈际帆虽然通过侦察估计到了日军的意图,但没有准确的情报支持,他也拿不准。

作战室的三个干部全都围了上来,参谋长立刻将各方面综合的情报简要汇报给陈际帆。

“妈的,这回鬼子来真格的了”,陈际帆听了汇报后骂道,“参谋长,部队情况怎样?”

“我已经把日军的这些情况电告了淮河军区、老钟还有宋关虎、邱瑞荃、苏靖威等人,并且要求他们最迟于今天晚上赶回师部。师长,情况非常紧急,我们必须争分夺秒啊!”胡云峰很愁。

“干得不错!”陈际帆赞道,“国民政府那边有什么消息没有?”

情报处长高焕捷走上前答道:“目前还没有,但以他们的情报能力,肯定已经获知日军的行动,甚至可能比我们知道的还要详尽。我们在重庆的特工说,今天早上军事委员会紧急召开决策会议,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事有关?”

“好了,不管他,自己的事情的自己干,就算是军委会有这个心,他也没有这个能力了,军饷弹药运不过来,大别山桂系的那些家伙又不一定买账,李品仙颜仁毅这些家伙不在背后使绊子就算是烧了高香了。”陈际帆边看地图边说。

“报告师长,”王永终于插上话了,“那个华侨老先生还见不见?他天天都在催我,您再不去,我非被逼疯了不可。”

“今天是去不成了,”陈际帆笑道,“等把作战部署定下来再说吧,这样,明天下午,你带我去拜访他老人家。”

王永走后,三个人开始详细研究对策。胡云峰主张趁敌未稳时,出击南线,集中警卫团、老钟的三团和苏靖威在白湖农场的一两个预备役营在庐江先吃掉鬼子的独立62、63步兵大队。

“理由呢?你这盘菜可不是块好啃的骨头,这两个步兵大队共有两千多人,加上原来驻守县城的两个中队,还有一个独立炮中队,整个庐江地区鬼子总兵力近三千人,如果算上伪军就更多了。”高焕捷马上提出疑问。

“理由很简单,据可靠情报,鬼子独立混成14旅团之所以把近一半的兵力放在庐江有两个原因:一是庐江现在已经成为南面鬼子的后勤补给基地,从安庆上岸的武器粮秣等正在昼夜不停地往庐江运输;第二嘛,师长,现在是几月了?”

“马上就是九月了,怎么了?要说就说,你卖什么关子?”陈际帆佯作生气。

“是啊,师长,您一手策划的白湖农场就快进入秋收季节了吧。今年老天还算照应,风调雨顺,如果粮食全部收上来的话…..”

“明白了!”陈际帆打断了胡云峰的话,“但是我们还是不能在这里先动手,桐城、舒城、枞阳的鬼子可不是摆设,一旦他们趁虚抄我方的后路,后果不堪设想。”

“那,师长您的意思?”胡云峰疑惑地问道。

“这不是我的意思,是阿浩的意思,他认为我们应该现在这做做文章。”陈际帆用手指着地图上一条线段说道。

“淮南铁路?”胡云峰和高焕捷两人先是惊呼,继而冷静下来,这狙击手的眼光就是毒,一眼就瞄到了鬼子最脆弱又是最重要的地方。除了滁县方向的鬼子外,其余鬼子的主力从南向北一字排开,而这条从淮南经长丰到合肥的铁路就成了南北鬼子互相联系的纽带,不仅要依靠它输送弹药给养,而且可以通过铁路实现南北间的快速机动。

“可是这地方的鬼子也不是省油的灯,长丰就刚刚进驻了鬼子两个独立步兵大队和一个炮兵中队,战斗力不可小视啊!”高焕捷有些担心。

“可是这里的鬼子也不是善茬,除了长丰守军外,北面不远的淮南还有鬼子第三师团的部队呢。”胡云峰很细心。

“这不是问题,第三师团的这些部队在枣宜会战中伤亡较大,调到淮南这边是休整部队的,昨天我在铁路旁仔细侦察过了,鬼子的列车正日夜兼程往淮南、蚌埠等地运送物资,说明短期之内这些鬼子还形成不了太强的战斗力。好了,就这么定了,首先破袭合肥至长丰段的铁路,伺机歼灭长丰这两个大队的鬼子。参谋长,你先拟定初步的作战计划,待会他们来了再落实具体细节。”

“是!”

其实陈际帆心里也不是很有底,这毕竟是三万多鬼子啊,就算是硬拼能够胜利,那“神鹰”也差不多完了。部队刚刚进行大规模改制,转阵地战运动战为游击战,鬼子就来考试了,这次“神鹰”是否能考及格,他真的没把握。

胡云峰的命令是一大早就发出去的,晚饭时分,淮河军区司令员罗玉刚,副司令员高绿林、三团团长钟鼎城、警卫团团长宋关虎、五团团长邱瑞荃和白湖农场民兵训练主任苏靖威和后勤主任邓方顺野战医院院长吴庆等团营级军事主官陆续赶到师部。

随后展开的军事会议已经不仅仅是围绕如何破袭淮南铁路那么简单了,陈际帆打算在这次军事会议上确定未来对敌作战的总方针和策略。

当然,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大战在即,作为一师最高长官,他必须全面详实地了解部队规模、装备和训练情况,这样才能做出最符合实际的决策。各部队长官依次汇报的结果让他感到有些吃惊。

自定远战役两次歼灭战打下来,部队能作战的人数从当初的13000余人,锐减到8000不到,弹药消耗更是严重,可经过短短的三个多星期,部队就奇迹般恢复了元气。

淮河军区的底子是两个不足六千人的团,现在已经有了九千多人。其中日式武器营三个,每营约680人,各装备三八式步枪500余支,歪把子轻机枪68挺,九二式重机枪23挺,掷弹筒46具;国制武器共编有七个营,每营约650人,各装备中正式步枪近500支,捷克式轻机枪56挺,马克沁重机枪17挺,迫击炮12门,九二式步兵炮32门;德式武器共装备三个营,是军区直属部队,各装备毛瑟K98步枪700支,MP-38冲锋枪400余支,MP-18冲锋枪600余支,捷克式轻机枪48挺,MG34通用机枪54挺,迫击炮8门。加上军区工兵营、通讯营、辎重营和直属侦察连等,主力部队共计9700余人。地方游击队共有二十几支,共计1000多人。全军区子弹、手榴弹、和炮弹充足。所缺乏的是训练,毕竟组建时间太短,很多都是新兵。

处在合肥—全椒一线腰眼上的钟鼎城的三团因为要担任守备任务,所以三团只是加强了原有的三个营的力量,每个营各有近700人,加上新增加的加强炮营(四门苏制野炮、18门九二式步兵炮、28门迫击炮)一个团直属战车连(四辆轻型坦克和40辆武装卡车),全团基本恢复到战前状态,共2400余人。人数虽不多,但由于部队基干力量都在,所以战斗力几乎没有下降。

邱瑞荃的五团由于负责各地防务,所以部队也得到了发展,部队现在共编有四个营,每营600余人,全部装备三八式步枪,但轻重机枪数量严重不足,掷弹筒每营只有不到十具,子弹可供每枪平均80发,手榴弹等不足。全团2500人。

警卫团有两个营装备美制半自动步枪和重机枪,子弹倒是暂时不缺乏,但如果打起大仗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另外又利用缴获的日制武器编有两个营,每营装备三八式步枪550支,歪把子机枪30挺,九二式重机枪6挺,以及掷弹筒每营8具,战斗力一般,最多只能作为预备役部队。整个警卫团共2400余人。

最后一支能打仗的部队是韦毓舟的六营,在白湖农场附近已经扩编为“神鹰”独立师第六团,全团共编有四个营2800余人,团长韦毓舟来自东北抗日流亡挺进纵队,曾在东北军的讲武堂学习过,有较强的指挥能力,六团全部是上次定远战役缴获的日式装备,每个营各装备三八步枪600支,歪把子机枪72挺,九二式重机枪33挺,掷弹筒42具。子弹、榴弹充足。

如果加上在寿县的部队,整个师主力作战部队共29个步兵营,一个炮兵加强营,一个防空营、一个反坦克营、一个汽车营,一个骑兵侦察营,一个通讯营、两个工兵营共两万余人。

但是,这两万余人的部队其战斗力还有待实战检验,一来是部队新兵占的比重过大,训练时间不足且没有经受过战场洗礼;二是部队弹药最多能支持一两次团级规模的战役,尤其是7.62口径和7.92口径子弹因为无法缴获而更加紧张。一旦弹药告罄,部队将面临灭顶之灾。

“师长,记得当初军委会给我们的编制是三旅九团制的甲种步兵师,您为了换装备而暂时没有接受,现在是时候了,我们应向军委会重新申请恢复编制,这样的话,我们扩军也就名正言顺了。”胡云峰考虑得很周到。

“好,这事你去办,小高,你还能联系到比尔吗?”

“当然,比尔就在上海英租界,他的公司是挂了美国国旗的,师长买东西倒是不错,可我担心运不过来。”高焕捷的情报机构在上海有工作站。

“这是他的事,要是堂堂美利坚合众国的公司都不能在长江上通行无阻的话,那么美国人也太没面子了。”

其实陈际帆猜对了,当时中日两国虽然已经全面开战,可老蒋居然没有宣战,而日本也仿效古人掩耳盗铃之举,对国际上执意说成是中国事变,所以直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各国商船仍然可以在长江上从上海一直驶往重庆,也算是一大奇闻。

军事会议一直开到晚上,再完成敌我双方的实力分析后,陈际帆作出了部署。

北部作战集群以淮河军区为主,寿县游击队辅助,与两日后完成作战准备,8月29日夜对长丰至合肥段铁路实施总破袭,作战目标是:1、消灭铁路沿线鬼子的有生力量,吸引长丰、合肥守敌出来;2、尽最大力量破坏铁路、车站以及沿线所有的炮楼、碉堡;3、灵活机动,在野战中歼灭援敌。

中部作战集群编为一个旅,番号第三旅,旅长钟鼎城,辖三团、五团、炮团(团长李安举)和巢湖水军大队,作为全师战略总预备队。部队任务是:1、派小股部队前出至肥东,监视合肥守军动向,必要时可佯攻合肥以减轻北面压力;2、至少派出一个主力团驻守巢县以南,以随时支援南线作战。

南部作战集群同样编为一个旅,番号第一旅,旅长是宋关虎兼警卫团长,全团辖警卫团、六团,再以苏靖威原有的特务营为底子,将白湖农场的民兵编为一个预备团。共三千余人,苏靖威为团长,除原有汤姆逊冲锋枪等以外,全部装备日制三八步枪,子弹每枪40发。

最后,陈际帆向胡云峰下达命令,军政大学初级指挥科、参谋科、军政科、通讯科、野战医疗科、后勤装备科等两百多名学员全部毕业,补充进各野战部队。

“北线打响后,如果庐江及周边鬼子没有动静,则南线部队也不动,一旦发现庐江鬼子出动,无论其开往何处,则南线第一旅都应靠上去积极寻求战机,相机歼灭之!”陈际帆面色严肃地对宋关虎说道。

“是!请师长放心!”宋关虎起身敬礼。

“邓主任,我们都是头一次指挥两万人的部队作战,成败的关键在后勤,你那里怎么样?”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