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十八 走进四无地带(2)

淡淡一生 收藏 0 1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一个上午的路程,孙毅飞真正领教了什么叫荒山野岭。当他再次坐进驾驶室后,不得不对即将到达的新环境,重新认真思考起来。

走到傍晚前,前面的山势,似乎缓和了一些,开始稀稀拉拉有了一些人家和村落。车队的数量在不断减少,到达目的地的连队,停下来安营扎寨,剩下的继续前进。一连的车,停在河道的一个弯道处,营部和其他连的车辆还在往前走。

干枯的河道,形成一个巨大的U字形,在这里又折头返回原方向。两侧的高山河道,包围着中间一个,像伸出来的舌头一样的山坡。

孙毅飞下车后看了看周围的地形,一排长过来问:“指导员,咱们在哪里扎营?”

孙毅飞指了指山坡上的几户人家,说:“你看!坡上有几户老乡家,有人家一定离水源不远。我看半山坡上好些,即向阳背风,也相对平缓安全。”

一排长说:“我看行!老百姓在这里不知住了几辈子了?既然他们能呆得住,应该没问题!”

不远处几户老百姓,被汽车声音吸引出来,远远站在家门口向这边张望。

几个孩子跑到汽车跟前,观察突然出现在山沟里,带着轮子的大木箱。他们围绕汽车,一圈一圈睁大眼睛好奇地看。胆大的孩子,用手胆怯的快速触摸一下,这个自己会跑的草绿色大家伙,然后用满脸的骄傲,无声的向同伴们炫耀。可当司机故意按下气喇叭时,刺耳响亮的喇叭叫声,在山谷里产生巨大鸣响,立刻把他们脸上的骄傲兴奋,吓到了九霄云外。在司机“哈哈”的笑声中,几个孩子兔子般飞快跑出很远才敢站住,瞪着惊恐的眼睛回头观望。年龄小的,跑得慢的,被吓得哭起来。

孙毅飞对大家喊道:“大家抓紧时间,先把帐篷支起来,一会儿天就黑了。”

炊事班随先遣队来的是副班长齐满秋。他把背包放在一边,找了个土坎开始挖行军灶。架上行军锅后,又到附近捡些干草和灌木,便挑起水桶向几户人家走去。

孙毅飞脱掉大衣,摘掉帽子,和战士们一起平整场地,拼接支撑帐篷。

齐满秋挑着空桶回来了,一脸的不满和着急,走到孙毅飞身边说:“指导员,老乡不让打水!”

“为什么?是不是你对人家不礼貌?”孙毅飞问。

齐满秋委屈地辩解说:“没有!井在他们家的院子里。他们说话有口音,我也没有听得很明白。反正不让打水!”

孙毅飞停下手中的活,对一排长说:“一排长,你带着大家,赶快把场地清理出来支帐篷。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几户老百姓的房子都不大,只有正房没有厢房,完全是石头垒的,连房顶的瓦,也是石板的。院子用灌木做墙围了起来,上面插满酸枣刺。

几声狗的咆哮,老乡从屋子里走出来。他大约有五十多岁,穿着一身黑棉衣裤,棉衣的腰间和棉裤的裤角,用布带扎着。黢黑的面孔,脸上的皱纹,明白的刻画出岁月的艰辛。一出屋门,便把手插进袖筒里,抱在胸前,隔着篱笆墙,猜疑地看着眼前年轻军官和刚才来过的士兵。

说话声音还没有出来,便看见他牙齿上斑斑黄色牙锈。他带着浓厚的口音说:“我不是说过了,我们这里几户人家只有这口井,我们的水也不够用的。你们还是到别的地方去找吧!”

孙毅飞赶紧解释说:“老乡,你看我们刚到这里,哪里有水也不知道。你看是不是先让我们打点水?”

老乡看孙毅飞态度和气,又是个军官,不太情愿地说:“你们要是不信,进来看看吧。不是不让你们用,真的是井里水不多。”

说完,他打开篱笆门,把孙毅飞带到水井旁,打开井盖。孙毅飞探头向井里看去,借着亮光,隐约能看见下面的水面。孙毅飞看了一下绕在轳辘上的绳子,估算井下水面离井口至少有十几米深。心想,一口井还加盖子,看来井里的水是不多。

孙毅飞只好连解释带保证地说:“你们的水是不多,我们很快会打井的,到时候我们给你们安上水管。我是部队的指导员,叫孙毅飞,到时候你们找我要。水算我们现在借的,以后保证还给你们更多的水,你们看怎么样?”

天色已经暗了,齐满秋挑着并不清洁的水在前面走。孙毅飞借着剩余不多的光线,一边环顾四周环境跟在后面,一边自言自语地小声骂道:“这鬼地方!用这种水还这么费劲!真TMD不让人在这里呆。”

帐篷前点着篝火,门口的哨兵端着枪,警惕注视着周围。到这里的第一个夜晚,让汽车在不是路的路上,颠了十几个小时,全身骨头都颠酥了的人们,顾不上欣赏周围的新环境,早早便在刚刚搭起来的帐篷里,进入梦香。至于明天以后会是什么样,只有在梦香里想象了。

黑沉沉的夜色中,强劲的山风穿越峡谷时,发出狂疟的啸叫。漆黑的山谷里,不时闪动着鬼火似的绿眼睛,偶尔传出几声让人毛发竖立,奇异恐怖的动物鸣叫声。

沉寂万年的群山峻岭,以固有不变的姿态,旧有的尊严,各种各样的嘲笑声,傲慢迎接这些即将给它开膛破肚的人们。

第二天一早,其他人还都在睡觉,孙毅飞先起来出去,再次仔细察看了地形,然后把一排长叫起来。

两人来在山坡上,孙毅飞说:“咱们把营区规划一下,吃过早饭,你先带人干,一会儿我去趟营部。刚才我看了一下,虽说是个坡,平整整块场地恐怕也很难,那样工作量太大,时间也不允许。我看也像梯田那样,分几层设置可能不错。”

一排长说:“我看也是!估计这里土层不会很厚,下面肯定都是岩石,弄不好还要用炸药。”

孙毅飞说:“是啊!趁着还没有彻底上冻,得抓紧时间。要是放炮的话,一定要注意安全。放炮前,告诉一下那几户老乡,别吓着人家。另外,我觉得位置再向西一些好,躲开这个舌头尖。昨天夜里,我觉得两边河道的风,好像都汇集到这儿,刮得真够凶的!你觉得呢?”

一排长说:“我觉得也是,再向西移上200米左右挺好。”

孙毅飞说:“我估算了一下,至少也要清理几百方土。还要砌护墙,做排水沟,工作量不小。最要命的是水!施工用水怎么办?老乡家井里那点水,能保证咱们吃就不错啦,施工肯定不够。一会儿我去营部,也是想顺着河道看看,还有没有能用的水源。”

一排长说:“昨天我听炊事员念叨了,以后,恐怕水还真是个麻烦事!”

孙毅飞说:“省着点用吧!叫大家把生活用水别倒了,留着施工用。”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