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建国60年和我们的未来走向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86
导读:浅说建国60年和我们的未来走向 作者:乌兰华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546 更新时间:2009-10-18 顶 荐 ★★★ [字体:小 大] http://www.wyzxsx.com 尊重历史,正视现实,把握未来 把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进行到底 ——浅说建国60年和我们的未来走向 乌兰华 原载旗帜网 在举国上下欢庆国庆60周年的时候,围绕评价开国领袖毛泽东和前三十年的历史,一种不和谐的争论愈演愈烈,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浅说建国60年和我们的未来走向


作者:乌兰华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546 更新时间:2009-10-18 顶 荐 ★★★ [字体:小 大]

http://www.wyzxsx.com


尊重历史,正视现实,把握未来

把中国的社会主义事业进行到底


——浅说建国60年和我们的未来走向


乌兰华


原载旗帜网


在举国上下欢庆国庆60周年的时候,围绕评价开国领袖毛泽东和前三十年的历史,一种不和谐的争论愈演愈烈,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程度,眼看就要公开摊牌了。事实上,这场同又一次掀起的“非毛化”恶浪的争论,已经演变成了一场斗争。它和反“藏独”斗争、反“东土”分裂势力斗争、反“***”邪教组织斗争一起,构成了新的历史条件下国内阶级斗争的总局势,关乎到了中国共产党的自身建设,也关乎到了党和国家的前途与命运,必须要引起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高度重视。


国内的右派势力,借助全面否定文化大革命和为右派平反摘帽,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逐渐得势,大造右倾言论,从极力否定文化大革命,到彻底否定大跃进运动,再否定人民公社,否定计划经济体制,甚至公然否定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进而全面否定毛泽东同志,最后滑向否定中国共产党,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引起了党内外、国内外有正义感的人们的愤怒和斗争,也引起了民主党派朋友们的担忧。右派言论和右倾活动是引发这场斗争的直接因素。


国际上,西方资产阶级始终没有忘记对我们的“西化”、“分化”战略,没有停止过对社会主义的渗透颠覆活动,继续对我实行“诱压兼施”、“遏制”与“接触”并用的策略,“循序渐进和平演变”,“与中共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不惜一切代价,尽快和完全消灭中国的共产主义。”他们还推行“以商养政,商政互动”策略,积极培植亲西方势力,寻找代理人,唆使、支持所谓“民主派”进行反共活动,煽动、激化国内矛盾,妄图从内部攻破我们的堡垒。西方人还十分看好文艺的敏感性和辐射面,通过文艺实现“和平演变”是西方反华、反共、“和平演变”总体战略格局的一个重要方面和关键步骤。早在60年代,美国就把新闻、广播、图书出版、电影电视、音乐舞蹈、戏剧、文学艺术、教育等统统列入“思想战”的范畴。美国好莱坞影片公司的一位领导人曾经把电影称为“铁盒里的大使”,叫嚣“美国影片是对对共产主义最有效的摧毁力量”。美国领导人也曾经公开说过:在文化上,西方的目标并不是要多元化,也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汇合”而是要从根本上彻底否定“西方自由主义”以外的文化形态,把纯属西方的经济、政治、文化形态强加给社会主义,完全占领世界。


国内形形色色的右派言论和右倾活动,客观上与国内外反共、反华势力遥相呼应。他们里勾外连,推波助澜,造成国内内部分裂、人心涣散、思想混乱、信仰危机、离心离德的局面,产生了十分恶劣的影响。右派势力的一些言论和做法严重损害了中国共产党的威信,损害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际形象,也损害了世界马克思主义者的形象,起到了自我瓦解、自毁长城的反作用,极大地伤害了中国人民和世界革命人民的感情。这是我们的敌人想做而无法做到的,敌人拍手称快。右派们无形中担当了叛徒、内奸的角色。


在我们党内,特别是一些中高级领导干部,处于无知、发泄私愤、错误思想诱导或本身就是右派等原因,针对文化大革命和毛泽东同志,针对前三十年的历史,不顾历史事实,作了一些不恰当的评价,说了一些不客观的话,甚至引用了右派观点,助纣为虐,使右派势力逐步滋长,引起了思想理论界的混乱。我们党的宣传机关和领导机关在对待右派言论上,认识模糊,态度暧昧,没有明确的方向,甚至在一些事管马列主义的原则问题上都没有明确的态度,导致右派言行沉渣泛滥。这一切等于自跳陷阱、自投罗网,鼓动了社会思想的右倾化,资产阶级思潮一步步抬头。一些极右势力气焰十分嚣张,他们公开向党叫板,叫嚣要让中国共产党退出政治舞台,甚至有人大喊要杀绝毛泽东同志的亲属,铲除所有拥护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的人,公然跳到了党和人民的对立面,再一次向党发动了更加猖狂的进攻,赤裸裸地暴露了他们的反动本质和罪恶行径。而面对极右势力的猖狂进攻,我们党的领导机关和宣传喉舌麻木不仁,听之任之,无所作为,再加上经济领域的私有化倾向和公有制经济的萎缩,客观上给人以社会主义走到了尽头的错觉,许多人又提出了红旗能打多久的疑问,大批老同志、广大干部群众心急如焚,满怀忧虑,深深地为党和国家的担忧。右倾倾向的逐步加深和资产阶级思潮的泛滥,在党员教育、干部教育、青少年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领域产生了严重的偏差,理想信念丧失殆尽,激化了越来越严重的生活腐败、政治腐败和社会腐败。党再一次面临生死考验。


在这种形势下,用什么来纪念新中国建立60周年?我觉得统一思想,明确认识,客观公正地总结过去,评价党的历史,清醒地认识国际国内形势,准确把握未来,坚定地进行社会主义事业,才是最好的纪念。


一、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问题和对毛泽东同志历史地位的基本估价


讨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历史,就不可避免地要涉及到对毛泽东同志的评价问题。对毛泽东同志,虽然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和国际上的反华、反共极端势力极力否定,并且不惜一切手段大肆诽谤、污蔑和丑化,但主流意识仍然是肯定的,就是国际资本主义世界也是如此。美国有个学者和学术机构还把毛泽东列入了影响世界历史的100位伟人中。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诋毁、污蔑、丑化毛泽东的人,不仅在国内,就是在国外也只是少数人,而且,随着历史的前进和历史研究的深入,毛泽东同志的伟大形象将进一步树立在世界面前,妖魔化毛泽东的阴谋是永远也不会得逞的!


客观地说,毛泽东同志作为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一个职业革命家,一生和共产主义的各种敌人进行了殊死的搏斗,同时还和党内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和错误路线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最终依靠坚定的信仰和坚强的毅力,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灵活运用高超的斗争策略,不仅战胜了国内的反动派,取得了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全面胜利,也沉重打击了帝国主义势力,鼓舞了世界革命人民的斗志。在剥削制度还存在,阶级还没有被消灭的条件下,对于这样一个伟大的历史人物,处于不同的阶级利益,不同的立场,不同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有人要拥护,有人要反对;有人要热爱,有人要仇恨;有人要歌颂,有人要诅咒。这是很正常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并且,这种争论和斗争还将长期存在。但是,在中国共产党执政60年后,国内否定的声音越来越刺耳,不公正的评价和诽谤肆意蔓延,正义的声音却受到压抑,这就有点太不正常了,已经构成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对毛泽东的评价,一方面要看评价者的立场,另一方面也要看评价者的个人品质,也不能排除个人感情的因素。持肯定态度的方面,一是国外的大多数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政治家,以及知名人士,虽然存在阶级的偏见,存在世界观、价值观和道德观上的差异,但都能够尊重客观事实,从个人品质、才能、贡献和历史地位等主要方面给予充分肯定;二是国外社会主义国家和大多数无产阶级政党,基本持全面肯定的态度,一些外国共产党还把毛泽东思想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提出了毛泽东主义的主张;三是国内主流意识,大部分人认同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做出的历史结论,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学者和社会各界人士持肯定的倾向更多一点,超出了所谓“三七开”的评价;四是随着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以及对“苏东”剧变认识的加深,国内越来越多的人持完全肯定的态度,特别是对文化大革命有了全新的认识。


持否定观点的人,一是国际上一贯反华、反共的极右势力,他们处于其阶级本质及其罪恶目的,在西方国家机器的操纵下,顽固地坚持反华、反共立场,把否定毛泽东作为“西华”、“分化”我国的一个重要策略和手段,或者说一个重要方面,煽动国内的右倾倾向,培养亲西方势力,煽风点火,极其阴险;二是国内的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这些人中有新老右派、新老资产阶级分子、地主阶级残余、反革命分子,还夹杂着一些所谓改革开放中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全面否定毛泽东;三是一些被专政和冲击的人以及他们的同情者,他们自私狭隘,报复心理强,虽然在表面上不反对中国共产党,但内心深处仇视毛泽东;四是一些受不正确社会舆论导向误导的人,包括一些普通干部群众,更多的是年轻一代,但他们总体上不反对中国共产党,拥护现行政策,或对于政治漠不关心。第二种人极其危险,他们贬低、污蔑、丑化毛泽东不择手段,编造谎言,伪造历史,夸大事实,强加罪名,无所不能,甚至使用编造犬马声色的下流手段。他们往往纠缠一些小事或具体问题,故意割断历史,片面地罗列现象,蒙蔽、欺骗不明真相的人,危害性很大。需要清醒地认识到的是,国内外极右反动势力极力否定毛泽东同志的活动,是其图谋“西华”、“分化”阴谋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目的是为了彻底否定中国共产党,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绞杀共产主义运动。


历史是最公正的。历史将会给毛泽东同志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尽管这个评价会随着历史时空的变化而有所变化。有一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以来,台湾知识界和社会阶层中,对毛泽东的评价日趋公正,越来越多的人在越来越多的方面持肯定态度,关于毛泽东和毛泽东的著作还在台湾市场长期畅销。这种情况也影响到了全世界华人。


怎样评价这样一位离我们很近的历史巨人?现阶段,对于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说,应当有一个更加客观的结论。因为,毛泽东以及毛泽东的思想还在影响着我们,也在影响着世界。也因为,毛泽东和中华民族、中国共产党的命运息息相关,对毛泽东的评价,就是对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族精神的评价。并且,这个评价已经涉及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否定了毛泽东,也就是否定了中国共产党,自然也就影响到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性。


客观评价毛泽东,定位毛泽东的历史地位,应当全面考察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国近代史)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斗争史。翻开中国历史,翻开中共党史,我们就会清楚的看到,是谁拯救了苦难的中国,是谁成就了中国革命,是谁把中华民族带向了复兴之路,是谁开创了中国的现代化。再把目光放远一点,我们还可以看到,毛泽东不只是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毛泽东不仅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毛泽东不仅属于历史,也属于未来。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缔造者和统帅,集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和杰出的诗人、书法家于一身,是近代中国最伟大的民族英雄,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和导师。他虽然没有直接领导中国以外的革命,但他给了世界无产阶级革命和世界被压迫民族解放斗争无私的支援和支持,他的光辉思想指导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指引了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独立运动。他是一个伟大的国际主义者,也是世界革命人民的伟大导师。这是历史的结论。


一些人处于不同的目的,为毛泽东罗织了许多罪名。有人说,他是封建专制君王,凌驾于一切之上。可是他们没有看到,是毛泽东真正把民主带给了中国,使中国的每一个普通劳动者开天辟地享受到了现代民主权利,是他领导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把中国建设成了一个社会主义的民主国家。


有人说他是一个暴君。可是他镇压了的只是一些罪恶累累、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反革命分子,对极少数反抗人民民主专政、反对社会主义的反动派实行了专政,而把温暖和关怀给予了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劳动者和革命人民。


有人说他搞个人崇拜。可是直到今天也没有具体的证据,哪怕是只言片语。我们知道,他没有给任何人下达过喊他万岁的指令,也没有要求任何人尊崇他。人民喊他万岁是发自内心深处的真挚感情的朴素表达,同“皇恩浩荡”的“万岁”有着本质的区别。人们对他的崇敬取决于他对中国革命和全国各族人民做出的巨大贡献,取决于他对劳动人民的深情厚谊,取决于他崇高的人格和政治品质,取决于他卓越的才华。如果这种崇敬是强迫的,三十多年后就不可能有这么多的人仍然怀念他、歌颂他,也就不可能有这场大规模的争论和斗争了。事实上,有谁还能搞这样的“个人崇拜”呢?


二、对前三十年的基本评价


如何看待中华人民共和国前三十年的历史?当前,特别是在当代中国,最迫切需要的是客观公正、实事求是。前者是我们做人的基本道德准则,也是每一个史学工作者、理论工作者和党政工作者必备的基本道德素养。后者是我们探索真理,从事一切工作最根本的认识论。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从此,中国人民打败帝国主义侵略,突破帝国主义封锁,粉碎国内外一切反动派颠覆、分裂、扼杀的阴谋,战胜各种艰难困苦,在这片饱受凌辱和战火焚烧的土地上,用自己勤劳的双手,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开展了史无前例的社会主义建设运动,创造了许多创举,取得了惊人的成就,使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矗立在了世界的东方。


——挫败国内分裂势力勾结帝国主义分裂祖国的阴谋,铲除国民党残余势力,根除匪患,镇压反革命,彻底解放了包括新疆、西藏在内的大部分国土,维护了祖国统一,巩固了人民民主专政。抗击帝国主义侵略,取得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巩固了社会主义阵线,维护了中华民族的尊严,使蒋介石集团反攻大陆的图谋化为泡影,为新中国的发展赢的了巨大空间。


——成功进行“三大改造”,完成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建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实行人民民主专政,中国人民第一次当家作主。


——大力发展社会主义工商业,建立了比较完备的工业、商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在最短、最艰苦的条件下完成了一个传统农业国向工业化国家的转变,并始终保持了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


——兴修水利,治理大江大河,平田整地,改造山河,科学种田,全面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奠定了坚实的农业基础,彻底摆脱了世世代代困扰中国人民的饥荒问题。


——组建空军、海军以及炮兵、通信兵、工程兵等兵种,建立强大的国防,有效保障了祖国的领土完整和社会主义建设。


——大力推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战略,反对霸权主义,反对强权政治,主持国际正义,充分发挥了中国在国际上的社会主义大国作用,赢得了国际信誉。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大力发展文化科技事业,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快速提升了中国的科技水平。


——大力推行全民教育,扫除文盲,使中国人民第一次享受到了公平的国民教育,整体提高了国民素质。


——大力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建立覆盖城乡的医疗保障体系,有效保障了人民健康,彻底改变了几千年来缺医少药的状况,尤其是广大的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


——建立了网络化的公路、铁路、航空、航运交通体系和邮政通讯体系,根本改善了基础设施。


总之,这三十年,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外交和社会各个领域,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开拓和发展,人民生活显著改善并得到不断提高,中国的面貌从根本上发生了深刻变化。这三十年的发展,超出了中国历史上任何一个王朝,以及中华民国。这三十年,依然是一个充满激情和英雄倍出的年代,是一个充满理想和希望的年代,不得不深深刻印在人们的记忆里,不断激起人们的留恋之情。


这三十年所建设的社会主义事业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创举,是在帝国主义重重包围和一穷二白的艰苦条件下进行的创业,可借鉴的苏联经验是有限的,毛泽东和他的政党、他的人民还必须进行艰难的探索。应当承认,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发生了谁也不希望、不愿意看到的失误,给我们的事业带来了损失,这是不可避免的。批评是需要的,但不应当横加指责,更不能夸大其辞,任意否定,也不应当把历史责任推在一个人身上,应当以理性客观公正的加以分析,总结出经验教训,把它的启示留给后来的人。


也应当承认,在评价这三十年的时候,我们自觉不自觉的走向了一些极端,误导了舆论,为一个逝去的人制造了一系列冤家错案。这个不该发生的事,给我们自己带来的不只是遗憾和悲愁,也带来了新的伤痛。因为,自己对自己的不公正,是在世界面前打自己的耳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在评价文化大革命的时候,不仅借用了敌人用来攻击它的所有语言,还歇斯底里的挤出了一些更加刻薄和恶毒的语言,把这个时期描写得无比黑暗,给了我们的敌人以口实,大大地帮了敌人的忙,这是再也愚蠢不过的事情了。现在看来,简单的“全面否定”是不合情理的。至少文化大革命的出发点是良好的,“资产阶级就在我们党内”并没有说错。不管怎么说,这个时期取得的以“两弹一星”和农业技术为标志的科技成就,外交战线上的杰出成绩,并不是和“四人帮”斗争的结果。毕竟这个时期国民经济还在以8%的高速度发展,社会历史进步的车轮并没有停止,人民也没有重新陷入水深火热中。


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是强加给那个时代的又一大罪状。但是,文化大革命结束的时候,我们已经和世界上120多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回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实现了和美国的关系正常化。毛泽东还在他的书房里接见过包括尼克松在内的许多外国领导人和政党领袖。建国初期实行“一边倒”的外交政策,不是我们的自愿选择,而是帝国主义的封锁政策被迫的。应当看到,那个时候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已经成为国家经济生活的一个重要部分,中国的商品、资金和技术已经走出了国门,中国也在引进外国先进技术,使用进口产品。如果责备为什么建国一始就像现在一样开放的话,我们再有什么必要流那么多的血,牺牲那么多的生命,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去进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呢?因为1840年以后,外国的资本和商品就开始涌入中国,日本人还在东北和台湾建立了现代工业,大上海也是帝国主义列强开发的。这又使人想起了许多人羡慕的香港繁荣。


大跃进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非常的国情下,以人民战争的形式尝试社会主义建设。虽然有过火的行为,有一些失误,但那时候建设和上马的许多重大项目至今仍在国民经济中发挥着骨干作用,成绩是首要的。我们不能蹲在树荫下乘凉,又说大树挡住了太阳。


在农村,从土地改革到互助社的兴起,再从合作社发展到人民公社,这是广大农牧民群众、基层干部和基层党政组织的探索和创新,不是凭空想象和任意强加的。在长期处于一盘散沙,农业基础十分脆弱,生产力十分低下,缺乏基本生产资料的情况下,人民公社体制对于调动和组合农村劳动力,积聚有限的生产力,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增强农业基础,发展农业生产,产生了无与伦比的作用。正是那个时代轰轰烈烈的“农业学大寨”运动,使农业基础得到极大改善,粮食产量大幅增加,抗御自然灾害的能力大大增强,还为实现农业机械化做了充分的准备,为我们展现了一个农业现代化的广阔前景。也因为大规模的水利基本建设,1998年特大洪灾才没有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灾难。“两个平”解决了中国人吃饭问题的说法是有失公允的。真正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的,人民公社体制功不可没,大寨精神功不可没,广大农民艰苦奋斗,战天斗地功不可没!

三年困难时期确实发生了严重的饥荒,确实发生了饿死人的事件。有些人编造了十分吓人的死亡人数,400多万、2000多万、3000多万、4000多万,甚至6000多万。就以400多万来设想,这个数字接近当时总人口的1%,而这些人中的大多数应该是死于饥荒最严重的1960年,一年饿死这么多的人,这个情景就已经十分可怕了。我曾在甘肃的一个县和宁夏、青海的两个村做过简单的调查,仅仅只有一例饿死人的事件,这还有些意外事故,不是纯粹的饥饿。这至少可以说明没有饿死那么多人。我认为这是别有用心的谎言。假如真饿死了几十万、成百万以上的人,今天还有几个人怀念毛泽东?中国共产党能不能存在到今天都是疑问。好在有人已经拿出了充分的证据,不用我多说什么了。


无产阶级政党蜕化变质的思想基础就是右倾主义。苏联修正主义的总根源其实就是右倾机会主义。我们反右,是因为右派利用“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向党发动了进攻。如果我们不反右,右派就会反党,在这样清楚的问题上,还需要争论吗?现实已经为我们做出了回答。


我们在炫耀今天的辉煌时,总是简单地和前三十年相比较,把那个时代描绘成了生活极度贫穷,物质极度匮乏,人们的行为又特别奇怪的畸形社会。却没有人把1949年以前的中国、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联系起来作比较,这种割断历史的比较法形同诱骗,蒙蔽了相当多的人,甚至整个下一代,给人的错觉是毛泽东造成了中国的贫困落后。实际上,自十八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社会走出“康乾盛世”以后,没落腐朽的封建专制主义就把中国带入了水深火热之中,1840年以后帝国主义的侵略更加深了中国社会的灾难,到1949年的时候,中国人民在贫穷和饥饿的死亡线上已经挣扎了两个世纪。正是毛泽东和他领导的中国共产党,把中国人民带出了灾难的深渊,走上了伟大复兴的道路。在他领导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短短二十七年中,在那样的艰难困苦中,在那样落后的基础上,取得那样辉煌的成就,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上也是空前的。


三、对后三十年的基本认识


讨论后三十年,需要弄明白“革命”和“改革”这两个词的含义。革命的含义是被压迫阶级用暴力夺取政权,摧毁旧的腐朽的政权,建立新的先进的社会制度。有时候也解释为根本性的改革,但通常不是指政治领域,如技术革命,产业革命等。改革是指把事物中旧的不合理的部分改造成新的适应客观发展的东西。在政治体制的改革中,如果应用革命去形容,显然就会产生概念上的错误。因此,“第二次革命”、“革命性变革”的提法是不恰当的,在逻辑上不严谨。难怪有人提出“1949年是中国人站起来了,1979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解放”这样的奇谈怪论,说明对这两个词语的概念是混淆不得的。


我在1990年参加甘肃省扶贫办举办的一个培训班时,一位老师在谈到改革开放时这样讲到:改革开放,成绩巨大,问题不小。我同时还认为问题也不少。有人这样辩解:打开了窗户,新鲜空气进来的同时,苍蝇、蚊子也要不可避免地飞进来。但问题是进来的太多了,我们又容忍了它们,并给予其生存的空间,肆意泛滥,给这个屋子和屋子里的人带来了威胁。我们的确看到,毒品、黑社会、娼妓、色情这些已经绝迹的东西和赌博、封建迷信一起死灰复燃,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把党的许多干部拉下了腐败的泥潭而不能自拔,以至于到了“前赴后继,蜂拥向前,抓不尽,判不完”的境地。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依附腐败滋生,成了长在我们身上的两大毒瘤。


还是在那个培训班上,那位老师还说到:农村改革进入了死胡同。他还进一步解释,据有人测算,全国用来分隔每家每户土地的田埂,加起来相当于甘肃省耕地面积的总和。而且,在这个体制下,农业机械化无法实现了。回过头来想,农村改革最大的失误就是延缓了农业机械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实现,中国农村实际上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一度时期,我们一直强调要增强统分结合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中“统”的功能,壮大集体经济。但是,这个集体经济就像是小儿麻痹患者,再也治不好了,而且越来越弱,直至全无。党的农村基层组织建设受到了严重挑战,农村中党的外围组织早就瘫痪了,党支部大多数恐怕只有书记还在发挥作用。实际上,农村又回到了一盘散沙的状态中。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又恢复了小农经济,这句话有一定的道理。那些仍然实行集体所有制的乡村,发展超乎人们的想象,这难道不能引起我们的反思吗?


在国有企业改革中,自从实行厂长(经理)责任制,党委(党组织)就处于从属的地位,慢慢的失去了监督和政治领导的作用,腐败也就从国有企业领导层中蔓延开来,国有企业便从此逐步陷入困境。后来的股份制改造(或叫改制),6000多万工人顷刻下岗失业,工人的民主权利消失殆尽,下岗失业成了笼罩工人心头永远不能散去的阴影。可以说,厂长(经理)责任制断送了国有企业,国有企业改制摧毁了党的阶级基础,党在很大程度上脱离了自己的阶级。


我们在******、党政机构改革、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等诸多领域的改革,都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经济繁荣的背后,隐藏着许多严重的危机,掩盖问题是愚蠢的,应该到了反省的时候了,避讳要避出大问题。社会矛盾层出不穷就是个信号。


最严重的失误还是指导思想上的问题。在解放思想的幌子下,任意解释和理解马克思主义,把毛泽东思想束之高阁,杜撰所谓“理论”、“思想”,给意识形态领域带来了一片混乱,最终在外力作用下又转化成了严重的信仰危机。鼓励发家致富和片面强调利益至上,金钱利益观念吞噬了人们的心灵,再加上腐败的刺激,社会道德全面沉沦,理想和信念已经成了写在纸上的东西,个人利益至高无上。


四、对党和国家未来走向的基本态度


谈到党和国家的未来,我们就应该认识到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和苏联的命运给我们的警示。东欧剧变和苏联的崩溃,是苏联修正主义集团长期推行修正主义路线的必然结果。事实证明,背离了马列主义的基本原则,社会主义就会自我毁灭,就会亡党亡国。戈尔巴乔夫从进一步推行修正主义路线,亲近西方,献媚美国,到全面背叛共产主义,是修正主义的必然道路。戈尔巴乔夫在断送苏联的同时,也最终断送了他自己。他不仅遭到前苏联人民的唾弃,苏共内的资本主义复辟势力、抛弃了他,帝国主义也没有给他记功,把他视同一个永远过时的、再也无用的玩物,扔在垃圾堆中,最终落得了一个丧家犬的可耻下场,被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无产阶级专政被颠覆,必然导致国家和民族的分裂。南斯拉夫分裂后,即便是社会民主党上台,美英等国也没有放过。


马列主义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它为我们揭示出的人类社会发展规律,是历史发展的必然。不管世界风云怎样变幻,社会主义必将战胜资本主义,共产主义最终将代替帝国主义。虽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遭到了重大挫折,但并没有完全失败,共产主义的星星之火还在世界各地燃烧,并且又出现了一些局部胜利。这星星之火必将变成燎原之火,吞没整个旧世界。


在我国,马列主义的大旗还在高高飘扬,毛泽东思想的光芒还在照耀大地。各地成立的关于毛泽东的各种学会,在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发动群众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一些重要的舆论媒体为研究和宣传毛泽东思想提供了良好的舞台。我们的敌人虽然在竭力贬低、丑化毛泽东同志,疯狂进行“西化”、“分化”和颠覆活动,但广大人民群众和一切有良心的中国人,以及全世界的革命人民,对毛泽东同志仍然一往情深,用毛泽东思想武装人们的头脑,依然是新时代的呼唤。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头脑,揭露右派的阴谋,是我们当前最迫切、最重要的任务。


我们要不断深入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深入研究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和中国革命史,深入研究世界形势和当代中国,切实提高理论修养和工作水平。


我们还要重新学会做群众工作,牢固树立相信群众、尊重群众、一切依靠群众的思想观念,和群众打成一片,做群众的知心人。我们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广泛的马列主义的统一战线,最大限度的孤立资本主义复辟势力,和反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敌视社会主义的人做坚决的斗争。


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是1840年以来的一百多年中无数仁人志士和革命先烈艰苦探索和英勇奋斗的结果,是用他们的艰辛和鲜血换来的,是历史的必然选择,是我国各族人民的共同选择。坚持毛泽东思想,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建设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是中华民族的共同期盼,是世界的需要,是历史赋予我们的光荣使命。在60周年国庆大典上,当毛泽东思想方队的游行队伍走过天安门广场,《东方红》再次响起的时候,无数的群众发出了深情的呼唤,这个激动人心的景致成了大典中最亮、最感人的一幕。这是全国人民心声的又一次表达。我们没有理由为社会主义失去信心,也没有理由不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




2009年10曰11日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