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六十八章:军统少尉的噩梦

王大三 收藏 1 24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不过宫本还是低估了山猪李宁安的智商。


他只不过是想从日本人手上骗军火骗钱,并且希望日本人能消灭了这里的八路军让他能得意重占小锅山称霸一方罢了。至于那个八路军里的女政委周洁他早就预谋自己来抓获,根本不会拱手送给日本人去。

谁都可以想象得到,连刘忠这样的豪杰人物都对周洁的美貌始终不能完全释怀,更何况是一个地道的土匪头子那。

山猪早做好了盘算,他要利用这次机会,抓住周洁强迫她做自己的压寨夫人。


山猪之所以这么大打算,是因为他比日本人更有这个便利条件的,首先他就是“雨点”杨仁玉的直接联络人,有了什么消息他会在第一时间里先知道。他可以根据情报处置事情,自然比日本人更主动。

但这些还仅仅是他的美梦罢了,想抓到周洁并非是件简单的事情。

留守大队的队长郑志豪在刘忠司令员撤退时布置任务的时候,就得到了特别叮嘱,要他不惜一切代价确保小周政委的安全。因此,郑志豪始终在周洁的身边安排着一个班的侦察兵战士警卫着,可疑人员要想寻找机会接近周洁是非常之难的事情。


尽管杨仁玉时时刻刻的在观察着留守大队的动静,但始终没有任何可趁之机。

留守大队经常随机转移,不停变换着驻地的地点,让杨仁玉弄不准任何能提供的确切情报。以至于加强了对老人坡进行清剿的渡边联队的鬼子大吃其亏,几次都中了周洁和郑志豪的埋伏,损兵者将,不仅没能消灭了留守大队,反倒死伤了四、五十人。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周洁并非只有写报道文章的本事,在军事指挥调配上也是有一定的聪明才智的。

加上郑志豪很会打仗,林长安判断力极强的优势,让宫本和渡边对这支仅有一百五十多人的灵活的小部队也一时无计可施。


三合城的曹胜元现在并不急去忙着营救三岛夫人的事,他实在过于狡猾了,他知道藤田枝子和孩子都不会有事。

因为他知道八路军不仅能打仗还是一支仁义之师。


曹胜元要拖延一段时间,这样一来可以让三岛正夫始终处在紧张的情绪之中,对他的期望值再升高一些;二来他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差寻制定找营救特种所所有女战俘计划。

按照许轶初和他商订下的协定,他已经派人查封了张蕾等人挖的通往沿湖街的那条地道,却故意做出了不知道通往阿玛湖边的那条地道,让女战俘们继续去挖通。


作为对挖地道的组织者的惩罚,他象征性的让李柱子给张蕾,杜玫等带了几天沉重的脚镣。

这样一来,张蕾等没怀疑到其他地方,只以为是自己不谨慎被曹胜元发现了问题。


说起来毕竟是女人,头脑都很敏感。

对于上次许轶初竟然自由的出入了特种慰安所,张蕾和杜玫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他们追问了李柱子,但李柱子的回答也是含糊其辞的。此刻李柱子已经被曹胜元拉入了军统,虽说他想参加的是八路军,但是已经被曹胜元拉走了,他自己知道必须得听曹胜元的,否则曹胜元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命。

对于曹胜元的保密要求他不敢不执行。

唯一值得李柱子欣慰的是曹胜元现在终于不再跟真日本人走的那么紧密了,加上曹胜元始终没有利用过职权去侵害过女战俘,也让李柱子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其实,曹胜元何尝不想做那样的坏事那,起码他一直在想着要找机会凌辱看上去身材柔弱的八路美人,卫生队长杜玫。只是他必须时时刻刻在三岛面前做出一副大公无私的样子,让三岛对他彻底放心,好把自己这个代理所长一直做下去。只有这样他才有机会完成戴笠局长交代给自己的艰巨任务。


为了在鬼子面前显示自己的忠诚,就在昨天他还把住在县医院里的平田静二接回了特种所,让他坐镇特种所的后台。

平田静二看上去是再也站不起来了,并且还时不时的会旧伤发作,需要治疗,其实也根本也管了所里的具体事务,因此大权实际上还是完全操控在曹胜元的手上。


曹胜元现在现在要做的就是他蓄谋已久的霸占三合站少尉女秘书阎敏的事了。


这一天,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军统三合分站的少尉秘书阎敏接到副站长侯老鳖的任务,让她去城南门外的一家开元茶楼见一个重要客户,接受那个客户的指令。

在军统的行话里,客户就是重要情报人员的代名词。


阎敏没有想很多,毕竟她才22岁,还是才加入军统不到一年的时间,那里会把问题想那么复杂那。

本来这段时间里,她倒是时时刻刻提防着曹胜元的不轨,但是见时间过去了许久,也没见有什么异常的举动便无形中放松了自己的警惕性。


她换好了半长袖的蓝色丝绒旗袍就要出发,侯老鳖突然叫住了她。

“阎小姐,请你换上那双白色的高跟鞋再去。”

“副站长,这是为什么那?”

“哦,因为我们和那位客户说好了,你是穿白皮鞋去的,所以这也是我们和他的接头暗号之一啊。”

“那好,我去换一下。”

阎敏想都没多想,就回她宿舍换下了脚上的棕色皮鞋,换上了那双白色的,便下楼上了修理厂自备的一辆小卡车,开车的也是行动队的队员。


因为“鹏飞车行”现在在三合很有名气,一般哨卡上值班的鬼子伪军都知道,见是车行的女秘书出城去办事,也都没多加阻拦就放行了。

车子一小时后就达到了“开元茶楼”跟前。


阎敏下车后观察了一番,茶楼后是一片茂密的竹林,竹林后是几个联结在一起的山坡,风景很是优美,也不大引人注意。

阎敏想上司把联络地点放在这里可谓是费了一番苦心的。


见到阎敏到来,一个只有一条胳膊的中年人迎了上来。

“小姐是姓阎吧?”

“对,我是姓阎请问您是?”

阎敏感觉这个独膀子的中年男人看自己的目光有些特别。

“哦,小姐,入册佳丽三千余。”

中年人说的是事先约定的接头暗号,阎敏马上回答出了接头暗号下半句:“最美不过许轶初。请问您就是……?”

“呵呵,鄙人姓白,白万里。阎小姐请随我来。”

白万里并没有正面的回答自己是不是阎敏要见的那位“客户”,他指着茶楼的大门示意道。


阎敏看了看司机,司机正在擦车,她便随着白万里进了茶楼。

茶楼里的茶客还真不少,三合城南人都这个茶楼有后台,从来不被日本人和特务检查,好似是一方乱世中的净土,所以都喜欢上这儿来要上一壶茶,叫一笼汤包慢慢的吃着聊着,倒也悠哉。

茶楼的两边廊柱上还挂着不少鸟笼子,这里靠着山、靠着林,遛鸟是个绝对的好地方,因此许多茶客也会常常“商女不知亡国恨”的带上鸟笼来遛上一遭。


看到进来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大小姐,许多茶客把目光投送了过来,看的阎敏很不自在。

有的还说:“好象是鹏飞车行的那位女秘书哎,长的真水灵。”

这位接茬道:“恩,能和佳丽服装店的贺姑娘一比了。”

那位又说:“比贺姑娘那还有差距,那贺倩是咱三合的美人之首啊,那身段,那身高,那脸蛋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没听说中街的保长钱驼背偷玩贺倩皮鞋的事儿吗。”

“那倒是听说过,是被周县长当场抓了奸的。”

“这不是胡扯吗,捉奸指的是人,可这事是当时人家贺小姐根本不在店里,钱驼背是趁人不在的时候,跑到人家店里奸的贺小姐的鞋,这和奸人是完全两码子事,哪儿能叫是捉奸那。”


“恩,说的有理,不过这个阎姑娘也能称上的三合美女第二了吧。”

“未必,还有贺小姐店里的江芳丽江小姐那,阎小姐啊也顶多是能和江小姐平起平坐吧。”

听见茶客们瞎议论自己,阎敏本想上楼去避开让人扯自己的话题。白万里却指着茶楼的后庭院的门,让她进去。

阎敏想也好,茶楼里人多嘴杂显得挺乱的,还是去后院见客户安静,便随着白万里进了后院。

阎敏完全明白“客户”在军统的行话里就是自己方的重要情报人员的隐秘称呼。

后院里还有一进主房,两边是厢房。院子里种满了花草,虽然已经是初秋季节,但在号称四季如春的云南还是很温暖的,有不少花儿还在绽放之中。


白万里把阎敏引进了主房的后客厅里,茶几上已经摆放好了果盘和香茶。

“请阎小姐先用茶,客户一会就到。”

白万里等于告诉阎敏,自己不是她要见的人。

阎敏端起茶杯道:“请白先生转告客户,我不能耽搁时间长了,司机还在外面等着那。”

“没问题,您先喝着茶,客户一到,我马上就带过来。”


阎敏一路过来,被风吹的嘴也的确有点渴了,端起茶杯喝了几口,然后拿起当天的《滇南时报》浏览起来。报纸上有篇署名张静雅的文章,写的是三合粮食供应问题,她好象听说过张静雅是个知名的记者,于是端详了起来。

渐渐的阎敏感觉头有点发晕,眼睛也不做主的想合上。

她努力的试图打消自己的这种感觉,却慢慢的失去了知觉……。


就象是小说《水浒传》里写“吴用智取生辰纲”的那段一样,那样,阎敏刚爬在椅子上入睡,两三个男人便嘴里唤着:“倒了,倒了。”走进了后客厅里。

这正是曹胜元和白万里,还有一个小特务。

他们早在泡给阎敏的茶里下了“蒙汗药”。


曹胜元轻轻的一把抱起了阎敏:“呵呵,小嫩妮子,这回不会再和我作对了吧。”

“曹爷,房间都为您预备好了,请你带着美人去翻云覆雨吧。”

“恩,成。想不到这小嫩妮子身子骨还挺沉的慌的那。”

曹胜远一只胳膊托着阎敏的背,一只胳膊托着她的腿弯处抱着她走进了那间特别的临时监舍,身后,包着洋铁皮的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等阎敏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太阳还没有露头那。

阎敏吃力的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她惊的是魂飞魄散。

自己正赤身裸体的睡在一张床上,身边竟然躺着一样的赤身裸体的曹胜元,她大叫了一声,眼前又是一黑一下没了知觉。

但是这次时间不长,她自己便醒了过来,她感觉全身很多的地方在疼痛,胸部肿胀的象是要爆炸,她马上明白自己已经被曹胜元成功的给侵占了。她抽手就要去抽打还在酣睡中的曹胜元,手却在背后动不了,她这才知道自己还被反绑着那,她悲愤交加,努力挣扎着转头压向曹胜元的脸,朝着他的鼻子就咬了下去。


睡梦中的曹胜元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了过来,他本能的一闪身体睁眼一看,只见阎敏愤怒的双眼正盯着自己,他一摸鼻子,摸着一手的血,顿时疼的他坐了起来。

“阎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是戴老板赏给我的,我睡你也是合理合法的,哎呀疼死了我了,你可真狠啊。”

曹胜元一骨碌爬了起来,跳下地,找衣服穿。


床上的阎敏这才爬在枕头上大哭了起来。

“曹胜远,你真卑鄙,你这个流氓,我发誓要你不得好死。”

曹胜元草草套上衣裤,捂着鼻子甩门而去。

正好碰上过来巡视情况的白万里。

“哎呀,曹爷这是怎么回事啊,被阎小姐打了。”

“打个屁啊,她手被绑着那,她是用嘴咬的。快给我备车去县医院。”


好在阎敏被凌辱了一夜,手又被绑着,身体吃不上力,所以仅仅是咬破了曹胜元的一块鼻子上的皮,否则曹胜元的鼻子是甭想保住了。

县医院的医生给他的鼻子缝了两针,上了消炎药,曹胜元才算没事。

他在医院里给三岛和平田分别打了电话,说是自己忙侦察他夫人和孩子的下落,要请几天假。三岛同意了,平田让特种所的日军小队长山本代理他几天。


出了医院,曹胜元让司机把车开回了“开元茶楼”。

“老白,我这鼻子几天之内见不了人,就先住你这儿吧,正好看着小妮子别闹出什么事儿来。”

白万里道:“没事儿,女人嘛就是那么回事,等往后你再多奸她几次,让她知道命是抗不了的,慢慢的也就学会顺从了。”

“说的也是,谁让她在站里不服我的领导那,现在她终于知道我曹某人的能力了。对了,别让她寻了短见啊。”

曹胜元有点担心,自得到了阎敏后,他就想着能让阎敏怀孕给自己生个孩子,等以后不在军统里干了再正式成家娶她为妻。

曹胜元真的想成家了,他非常明白继续再追许轶初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他知道自己根本配不上许轶初,也不知道能配得上许轶初的究竟会是什么人,他到后来想的仅仅是能有机会和许轶初发生一次性关系而已,无论是采用的什么手段,只要不因为获得她而和她成为仇人就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