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年病危之际签器官捐献协议

“身后捐献包括心、肝、肺、肾、脾及眼角膜、胰腺、皮肤、骨头在内所有器官……”16岁少年冯石晖家住顺德勒流裕源村,今年5月,一场“怪病”让他的血小板降为平常人的四十分之一,生命垂危的他用颤抖的手写下最后一个心愿:捐出自己的全身器官,延续其他病友的生命。


昨天一早,顺德区委宣传部文明办等单位,就远赴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看望这位孩子,还献上了家乡政府和人民合力筹集的首批捐款近4万元,希望他坚强地活下去。据深圳红十字会介绍,冯石晖是全省最年轻的自愿捐献全身器官者。


病重少年曾为减轻家庭压力选择中专


记者走入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科的病房,冯石晖的母亲申学萍望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的儿子,用哽咽的声音说:“他过去的身体一直很好,还喜欢打篮球。生病之前有130多斤,现在连100斤都不到了……”


申学萍和丈夫冯艺球都在顺德打工,两夫妻的工资加起来还不到2000元。冯石晖从小就很懂事,去年初中毕业,学习成绩优异的他本可以报考重点高中,他却在初中时选择了职业中专,希望早点出来工作以减轻家庭经济压力。


在佛山市顺德中专学校就读时,冯石晖也深得老师和同学的喜欢,他入校后不久就被推选为寝室长,他的专业成绩一直在学校名列前茅。


怪病比白血病还难治 随时有生命危险


今年5月6日早上,正在学校上课的冯石晖突然昏倒在课堂上,同学和老师赶紧把他送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让医生也感到吃惊:他身体中的血小板莫名其妙地急速减少了,这意味着他正在逐渐失去正常人的造血功能。


焦急的父母带着他辗转了顺德、广州和深圳的多家医院,医生们告诉他:冯石晖患的是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这种病是一种治疗费用极其高昂的血液病,比白血病还难治,随时有生命危险。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血液科,冯石晖的主治医生光医生说,要稳定冯石晖的病情,每天必须按时注射丙种球蛋白,花费需4000元左右,这相当于冯艺球夫妇两个月的工资。


得知儿子的病情,母亲申学萍经常悲伤地哭泣。病床上的冯石晖见了,费力地从桌上取出一张纸巾,递到母亲的跟前:“别哭了妈妈,我会好的!”从得病到现在,坚强的冯石晖没有在父母面前掉过一滴眼泪。


冯石晖深知自己的家境贫寒,见父母为自己操心得渐渐瘦去,他每天都要偷偷地查看自己的消费清单。如果用了很贵的药,冯石晖总要和父母吵起来,要求停用很昂贵的药物。有一天,冯石晖甚至偷偷地跑到医生办公室,告诉医生说:“医生,请你不要给我用那么贵的药了,最好用中药或国产药。我的爸妈已经借遍了亲戚,我不想再难为他们了。”


病床上苦想一夜 他决定死后捐出自己


9月15日上午,冯石晖在病床上想了一夜后,他突然对爸爸说:“我想死后把身体捐出去,行吗?”正在为儿子擦拭身体的冯艺球一听愣住了,劝了一句儿子:“傻仔,你不会死的!”


冯石晖认真地看着父亲,告诉他:“我要学丛飞和肖莉,我以前的身体一直好,不光眼角膜,全身器官应该都能捐。”冯艺球没有说话,拉着妻子走到一旁,只经过了几分钟的商量就认同了儿子的决定,随后,他们马上联系上深圳市红十字会。9月20日,冯石晖面带微笑地在《捐献志愿书》上签字画押。


被誉为深圳“献血皇后”的高敏正好在深圳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办公室工作,她当时得知冯石晖的事迹后,马上前往病房探望冯石晖。得知医生可能要为冯石晖进行骨髓配型,高敏也第一时间提出了捐出自己骨髓血,以延续这位阳光少年的生命。被评选为“顺德好人”的张锦泉和廖丽明也主动前来探望,他们鼓励冯石晖努力战胜病魔。


昨日上午,在冯石晖的病房,班主任老师黄强捧着一台DV机放在冯石晖的病床前,画面里,冯石晖的全班同学整齐地站成几排,面带微笑地高唱《真的爱你》。正在半昏迷中的冯石晖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抚摸着画面屏幕,许久不愿移开……黄强还送来了一个本子,里面写满了同学的祝语。冯石晖的父亲将它们小心地放在床头,好让冯石晖感觉到同学们就陪在他的身边。


爱心接力还在继续



冯石晖的事迹引起了顺德和深圳两地人们的关注,两地热心人士的捐款超过10万元。昨日上午,顺德区委宣传部文明办、区慈善会、顺德中专和顺德当地多家媒体来到医院看望冯石晖并进行了捐款。在此之前,深圳市委宣传部、市慈善会、民政局等单位和个人为石晖进行了看望和捐款。


如果热心读者能给予冯石晖一点帮助,可拨打冯艺球的联系电话:


13924808838;账号:06188201325792,开户名:冯石晖,开户行:顺德信用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