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二章 古刹显影 (4、5、6)

刘国斌 收藏 4 10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URL] 4 武工队抬着花轿押着俘虏刚出庙门,迎面飞来几支金镖,射中轿顶。随后,几棵树后露出土匪的身影。 宁振武深知这伙人横草不过,低声道:“撤回庙,另找出路。” 宁振武带人跑回关帝庙,紧锁大门。 突然,花脸虎出现在墙头,高声喊叫:“那路英雄,坏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4

武工队抬着花轿押着俘虏刚出庙门,迎面飞来几支金镖,射中轿顶。随后,几棵树后露出土匪的身影。

宁振武深知这伙人横草不过,低声道:“撤回庙,另找出路。”

宁振武带人跑回关帝庙,紧锁大门。

突然,花脸虎出现在墙头,高声喊叫:“那路英雄,坏了我的好事?请报个姓名!”

无奈,宁振武对喊:“八路军几个兄弟!”

花脸虎出乎意料般,说:“八路军?从我手里抢人,这一杠子,你们插得不太仗义呀!”

宁振武说:“这是我们的任务! ”

“任务?”花脸虎哈哈一笑,道:“你们打鬼子,是群汉子,我佩服!但是今天,兄弟我求你们一件事儿,留下日本娘们儿,给兄弟我当押寨夫人,也不枉咱是中国人……”

屋内,佐纪子与娟代荷萍双双对视,显出惊怯的神色。

宁振武虎着脸,说:“别的好商量,日本女人不能给你! ”

花脸虎见软的不行,又怕夜长梦多,决定强行下手,道:“兄弟真不给面子?”

宁振武不容商量,说:“壮士,咱中国人,井水不犯河水! ”

花脸虎不语,一挥手,墙上跳下三个壮汉,并排持枪,要住庙里硬冲。

形势陡然紧张,宁振武不由举起枪。

“叭叭……”不知从何处射出一排子弹。

枪声响过,只见三个壮汉的枪管齐齐炸裂。

宁振武回头,未见谁持枪射击。

花脸虎见状大怒,纵身跳进院内,高喊: “果然是你!单眼炮,有种的站出来,咱们单个较量!”

众战士技戎缄默不语。

花脸虎拉开架式,步步紧逼,一副鱼死网破的劲头。

宁振武毫无惧色,厉声道:“你别逼我,花脸虎……”

“花脸虎是人?!”娟代荷萍自语,她终于惊悚地弄清楚了土匪的面目。这一惊非同小可!怪我,悔不该不听野岛劝说,私下决定登山。这下子闯祸了!又是八路,又是土匪,都让野岛猜着了。当初,若是不阻拦野岛带卫队护送就好了……后悔药,上哪去买呀?

她一抬眼,看到花脸虎敞胸赤臂,步步扬起尘埃。

宁振武也跳到院内,相距站定,婉言道:“壮士,你也是深明大义的汉子,别难为我!”

花脸虎正要耍横,枪声一响,墙上摔下一个手下。

院外古树上,疤拉眼大喊:“大哥,别磨叽啦,鬼子已冲上来了!”

花脸虎半信半疑,跃上高墙,果见鬼子踪影,扔下一句话:“八路,咱的事没完!等我打退鬼子,再找你算帐! ”


5

庙宇对面的山坡上,野岛已率众梯次进攻。他见对方被堵在大院内,暗暗高兴,不时地提醒道:“枪口抬高点,专挑中国人打,别碰着夫人!”

对击的枪声时紧时慢,双方都不敢贸然突进。

野岛在与花脸虎的对战中,不时地看看怀表,心里默想,对手来路不明,人不多枪法却极好,再这样拖下去,皇姑有个闪失,我可吃罪不起,得想个两全之策,两全……对了,他们人少,肯定不能包围大庙,我何不派人从侧面摸进去呢?!

象一针兴奋剂打在身上,野岛大声命令道:“一、三小队,加强枪炮射击的密度,二小队随我迂回到大院的两侧,抢救夫人…… ”

话末落声,一个逃出的轿夫气喘吁吁来到野岛身边。

野岛看到他,又惊又喜,忙问:“你跑出来,夫人怎么样? ”

轿夫说:“队长,夫人没事……土匪围上了……”

“果真是土匪?”

“是土匪……里边是八路……”

“啊?!”野岛未想到这么复杂,恼火地打了轿夫一耳光,喝道:“你跑了,谁保护夫人?”

轿夫委屈地嗫声说:“八路没开枪……”

野岛深知八路军的厉害。一见对手增至两个,泄气地在原地转来转去,没了脾气。

轿夫讨好地说:“队长,大庙后边有缺口。我溜出来的时候,八路军没发现。夫人她们肯定还在里头。”

野岛的脸上,浮现希望之光,立即大声吩咐:“你,前面带路。二小队,跟我走。”

说罢,他带领二十多人,沿山坡拐向大庙的东侧。

此刻,鬼子仍与土匪对战。

鬼子猛烈的炮火,压得花脸虎拾不起头。他望了一跟庙宇,对疤拉眼说:“你在这顶一阵子,我去找八路谈谈,咱们两家联手揍鬼子……”

疤拉眼点点头,说:“大哥,别光想着日本娘们儿,先打退鬼子再说,快去吧!”


6

迎风耸立的古柏上,玲珑鸟盘腿而坐,朝手枪里压子弹。那匣子枪,托着个长长的弹夹,一粒一粒吞着子弹,象吃不饱一般。

突然,草丛里一阵沙沙的响声,令玲珑鸟警觉地抬起头。仔细一听,又没了动静。玲珑鸟以为风吹草动,没再理会,仍旧专心至致地压着子弹。

猛地,树身一摇晃,险些使玲珑鸟掉下去,他这才睁眼朝树下细看。这一看,他吃惊不小:野岛正身倚树干,摆手指挥鬼子们匍匐前进。

想必鬼子未发觉老子在树上,玲珑鸟的心里稍稍安稳下来。

果然不出玲珑鸟所料,鬼子,飞速地从残墙豁口冲进去。

守株待免吧!玲珑鸟得意地想,只要鬼子不惹事,先不惊动他们。

但,刚过了片刻,玲珑鸟的精神又紧张起来。他看到,花脸虎也领着三五个人,偷偷地摸了进去。

有戏看了!玲珑鸟脸上露出笑意。

果真,不大功夫,庙寺里响起打斗声,随后是乒乒乓乓的枪响。

原来,野岛在庙里扑了个空,正打算兜土匪的后身,袭击他们。没成想,自己反被花脸虎堵住,立刻血红着眼,亡命死拼。

花脸虎毕竟人数居劣,对打一阵,无心恋战,准备从墙口处撤下来。

但是,此刻的野岛,丢了皇姑,正想拿土匪出气,岂能轻意放掉花脸虎?他识破花脸虎的企图后,就步步紧逼,一刻也不放松了。

于是,打打退退,逼逼打打,双方渐渐混战到残墙附近。

鬼子仗着人多势众,密集的子弹封锁了退路。花脸虎几次试图硬冲,都没有得手。情况万分危急,他已退到一块毫无遮拦的空地。

野岛狞笑着,孤注一掷地向被堵在围墙死角的土匪发起进攻。

一场血战,在所难免。花脸虎绝望地从草丛中站起,等待殊死的搏斗。

庙下石阶旁,鬼子已三人一伍,平端步枪,亮开刺刀,成锥形推进。

千钧一发之际,凭空里炸响一排枪声,排头的鬼子皆右跟中弹,倒地毙命。续队的鬼子刚一露头,又被射中。

花脸虎看得清楚,仿佛绝处逢生般称道:“单跟炮,真仗义……”

随即,趁鬼子喘息间,花脸虎带人跑过残墙。

野岛无端被阻,弄不清祸从何来。又不敢死打硬拼,决计兵分两路,互相掩护着冲锋。

此时,土匪已脱险。

花脸虎跑出残墙口,四下张望,未见人影,就双手抱拳,朝天大喊:“单眼炮,多亏你伸臂相助,容大哥我后报!”

山林,空无回声。

玲珑鸟面呈严峻,闭口不语,不管花脸虎等人脱险,仍监视鬼子动静。

待石阶上鬼子再露面,玲珑鸟刚一开枪,那人又缩了回去。但,几乎同时,矮墙处的鬼子已射来一排子弹。

玲珑鸟明白,自己的位置暴露了。他脱下外衣,随手一扬,纵身飞到另一棵树上。

单衣飘落,鬼子发现,误为击中目标,畏畏缩缩围过来。

玲珑鸟见鬼子走近,凭高居险,弹无虚发,点射敌人。

野岛蒙头转向,弄不清对手数量,忙令手下分散隐蔽,包抄围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