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头将尾 第 二 章 (4、5)

刘国斌 收藏 3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size][/URL] 4 野外综合训练场临时搭成的观礼台上方,挂着横幅标语:欢迎欧洲军事观摩团。身着迷彩军装的三十多名战士,在尚武的带领下,向外国军事观摩团表演。 尚武又是“晴空霹雳”的射击绝技。 主席台上,观摩团中一位外军军官站起身,端着微型摄像机拍摄。郭宝刚见状欲制止,被佩带少将军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2.html


4

野外综合训练场临时搭成的观礼台上方,挂着横幅标语:欢迎欧洲军事观摩团。身着迷彩军装的三十多名战士,在尚武的带领下,向外国军事观摩团表演。

尚武又是“晴空霹雳”的射击绝技。

主席台上,观摩团中一位外军军官站起身,端着微型摄像机拍摄。郭宝刚见状欲制止,被佩带少将军衔的张副军长拦住。

一声哨响,一溜十个胸杯靶,在电动车的牵引下,依次排在挡山前。八班的战士迅速进入百米射击地域。

“噼噼叭叭……”子弹呼啸。报靶员的显示牌,不停地晃动。

射手中,高克心绪紧张,自言自语道:“胸杯靶,趴着打,形式主义净弄假。敌人能等着你开枪?你还没瞄准,他早跑啦……”

比他还紧张的,是身边的蔡云竹,提醒般:“副班长,乱说什么?好好打。”

高克射完一粒子弹,依枪低头,算记环数,脸上写着不屑:敌人死了,还打什么?

蔡云竹在射击,眼里的余光却注意高克的显示牌。

高克仍在发牢骚:“打就打活的,那才过瘾,才叫真本领!”

蔡云竹看过高克的显示牌,眼神在决定什么。当一个点射结束后,他略微调整枪身,扣了一个单发。

枪声终于停止,邓玉林令射手起立,验枪。

十个电动胸怀靶,在轨道上驶向观礼台。

观摩团的客人们纷纷点头称道。

片刻,空中响起航模飞机的声音。众人抑脸望去,只见飞机的身后拖着一串彩色气球。打“空降”开始了。飞机忽高忽低,忽急忽缓,似在考验射手们的真实本领。

尚武带着十几个射手,在山坡上追逐目标。气球跳动。射手捕捉。不时枪响。弹无虚发。气球爆裂。彩屑满天……

5

办公室前,郭宝刚推开房门,走了几步,觉得脚下有异物。一低头,看到一封从门缝塞入的信。

郭宝刚坐在椅子上,将信打开,只见上面写着:

“木马不敢跳,

十环打不到。

何来神枪排?

官僚加谎报!

一连三排一战士”

郭宝刚惊愕得站起,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再次看信,自吟:“一连三排……自己揭发自己!”

郭宝刚拿起电话:“接作训科……王立金参谋吗? 一连三排神枪排的材料缓报……没啥大问题。哦,你跟我去一连,通知邓玉林,抽测三排!”

山路上,郭宝刚的车里也坐着邓玉林,他们并未交谈,从两人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仿佛都有心事。当车开进训练场时,郭宝刚就从窗外看到一群战士在操练。

障碍场上,沙坑、水池、板障、墙垛、独木桥连成一线。沙坑边,摆放木马、山羊等跳跃器械。尚武看到郭宝刚的军用丰田大吉普驶进训练场,急忙集合队伍。很快,三排的战士们列成一队,个个身着白衬衣,足蹬迷彩鞋。

郭宝刚和邓玉林、王立金来到队前。

尚武站列排头,脸色冷峻。此刻,他似有预感:郭宝刚突临训练场,决不是一般的例行公事。

尚武向郭宝刚敬礼,报告。打过招呼后,邓玉林命令道:“八班出列,准备跳木马。”

队列里,八班长蔡云竹眉头一蹙。随后,他悄悄一拉身边的丁一,丁一会意。

这一切,都被郭宝刚的目光捕捉到了。

战士们依次跳跃木马,矫健的身姿,拟鹰在飞,似鱼在跃。轮到蔡云竹了,他带着身后的丁一,走向“山羊”边。

移步,助跑,起跳,蔡云竹轻松地跃过“山羊”。

后边丁一的动作也自然流畅。

郭宝刚摆手叫来丁一,问:“怎么不跳木马呀?”

尚武略显紧张地:“首长,比赛条例规定,木马、山羊任选其一。”

“我没问你,”郭宝刚头也不回地盯住丁一,含而不露道:“木马也是训练大纲规定的指标呀!”

丁一扭捏地:“我……不标准!”

“试一试……”郭宝刚鼓励地:“我看看!”

丁一望望众人,自知已无退路。

蔡云竹的目光里,露出焦急与无奈。

丁一咬咬牙,退到起跑点。丁一开始起跑了,那姿式,那神情,显得信心不足。脚踏起跳板后,丁一的身体突地高高跃起,凭空前冲,紧闭双眼。身体接触木马的瞬间,丁一睁开眼,双手慌乱地接扶几次。勉勉强强,丁一总算接近马端。落地的当口,丁一的臀部还是不争气地碰了马瑞,身子一趔趄,摔倒在沙坑里。

尚武想笑,又不敢出声。

郭宝刚暗暗点头。接着,他又对陪练的蔡云竹道:“跳!”

蔡云竹顺从地跑到助跑区。蔡云竹跃过木马,动作完美无暇。郭宝刚已明白匿名信所指的“木马不敢跳”系谁了。

郭宝刚脑子一转,对丁一道:“你再来一个跳远,我看看成绩。”

这一回,丁一面呈自信。

丁一的身影一落沙坑,郭宝刚已目测出距离:“5米,优秀!”

郭宝刚走到丁一身边,拍拍他的肩膀,道:“你的跳跃基础这么好,知道为什么跳不过木马么?”

丁一咬咬唇,道:“知……不清楚……”

“来,”郭宝刚叫过丁一,拍拍木马的前端:“记住这儿……”随即,郭宝刚衣帽齐整地走到助跑区。郭宝刚简单活动几下手臂,开始起跑。标准的动作,无可挑剔的跃过木马。

“好……”战士们鼓掌叫好。

丁一似受到启发,自觉地重新跳了一遍。“重新”一跳,未比上一次好到哪里。丁一脸上发烧,无地自容。

郭宝刚又对丁一道:“你主要的毛病是心理障碍。越是怕,动作越变形。其实,若说难度大,山羊更不好跳,你不也跃过去了么?总而呀,你的问题主要是心理障碍。对了,你常念念3396815,练练静功。记住,起跳不要向上窜,身体尽量朝前跃,双手扶住这里往前一带,八、九不离十。再试试!”

丁一默默记着要领,奔向助跑区。丁一的动作尽管不太规范,但仍顺利地跃过木马。站在沙坑前,丁一投向郭宝刚感激的一笑。

尚武放心地带头鼓掌。

郭旅长的“验收”,仍在进行。

沙石堆起的防弹墙,像一座小山似地矗立,上面长满了各种灌木树丛。一溜十个胸杯靶,依次排在山前,八班的战士在进行百米射击。

这一次尚武在指挥,郭宝刚立于身后,观看弹着点。

“噼噼叭叭……”子弹呼啸。

报靶员的显示牌,不停地晃动。

射手中,高克又是上次的轻蔑神情,但心绪紧张。比他还紧张的,是身边的蔡云竹。蔡云竹在射击,眼里的余光却仍注意高克的显示牌。当一个点射结束后,蔡云竹略微调整枪身,扣了一个单发。

尚武已观察到蔡云竹的动作,不由大惊失色。

枪声,仍如前暴裂。高克已射击完毕,依枪低头,算记环数。枪声终于停止,尚武令射手起立,验枪。十个电动胸怀靶,在轨道上驶向射手。

“优秀!”王立金检查弹着点,不停地报数:“优秀……优秀!”

郭宝刚来到高克的靶前,没看环数,却注意查看弹着数。他的表情,似看出了名堂。

王立金兴奋地来到郭宝刚面前,报告道:“首长,八班第一练习,全部优秀!”

郭宝刚毫无表情地点点头,道:“王参谋,再发给每人一组子弹,强化射击成绩。”

听他一说,尚武顿觉格外紧张。

八班重又列队走向射击台。

郭宝刚瞅了一眼队型,突然地:“第三小组分开,留下一人,其他两个插入一、二组!”

尚武想掩饰败局地:“首长,射击训练,从来都是按战斗小组划分的呀!”

郭宝刚的口气不容更改:“试一试!”

蔡云竹、高克各带复杂的表情进入“阵地”。

红旗一摆,第二组射击又开始了。

“叭叭噼噼……”枪声震耳。

报靶的小牌,忙碌显示。

听到点射已开始,郭宝刚突然对王立金:“停止射击!”

王立金急忙摆动红旗,下达中止射击命令。战士们面面相觑,持枪呆立。

郭宝刚道:“退子弹!”

战士们摘掉弹夹,退出枪膛的余弹。

“靶标近距离显示!”郭宝刚命令:“尚武,你来核实剩余子弹,报成绩!”

胸环靶运行到近前。尚武已明白了郭宝刚的用意,万般无奈地依次检验子弹数并报成绩:“一号射手剩余子弹3发,成绩良好。二号剩余子弹2发,良好……五号4发,良好……七号子弹3发,成绩……及格……六号子弹5发,及格……十号子弹1发,成绩优秀。报告完毕!”

“枪放下——向后转!”郭宝刚不露声色地对众人:“总成绩优秀的一人。子弹剩两发以上,成绩良好的,七人。子弹剩一发,成绩及格的,一人……”

八班的战士,静听郭宝刚的潜台词。

郭宝刚细细分析:“大家想想,成绩良好的,可能打出优秀。那么剩一发而成绩及格的呢?顶多良好,达不到优秀。当然,他的成绩如果良好,全班总评优秀。但是,八班毕竟因一人而不是全优呀!”

队列里,蔡云竹和高克表情各异。

郭宝刚语气沉重道:“我并不想节外生枝,否定第一次成绩。总而呀,我只想强调,旅里已经定了你们三排参加集团军神枪手比赛。而你们八班又是尖子班,这样的成绩,你们不感到潜藏着隐患吗?”

当八班整队带回时,山地里只剩下两个身影,他们保持一段距离,默不做声。

终于,邓玉林打破沉默,小心地问道:“旅长,给欧洲军事观摩团的表演已经结束,该让尚武回集训队集中学习了吧?”

这一问,勾起郭宝刚的怒火:“尚武要是知道这件事,集训队提了干,我也要撤了他!”

邓玉林不知道尚武闯了什么祸,紧张地:“旅长,出了啥事?”

郭宝刚从衣袋里把那封举报信拿出来,递给邓玉林:“瞧瞧,你干的好事!”

看到郭宝刚发怒的表情,邓玉林惊恐地接过信,弄不清自己又在什么地方闯了祸……

“瞧瞧,你干的好事!”当邓玉林重复郭宝刚这句话时,已经在一连连部。他把那封举报信“啪!”地摔在桌子上,恕气冲天地对尚武道:“在外国军事观摩团面前,你们排也敢弄虚作假,把中国军人的脸皮丢到国际上去了!”

尚武看了一眼,心血立即涨到脖子上:“我一定调查清楚!”

邓玉林火气未消地:“调查啥?”

尚武未加考虑:“谁写的!”

邓玉林几乎大吼:“你还嫌乱子小哇?你不查查自己的责任,查查怎么会出现弄虚作假,查查为什么有人射击不过关,偏要查查谁告的状!你还想不想回集训队提干了?”

尚武上了倔劲:“就是不提干,我也不能背这个黑锅!”

“像我,”邓玉林小声道,口气软下来:“三排长,这件事你就别管了,由我来处理。你还是平平安安地回集训队,别掺合进来了!”

米尚武一脸苦相:“连长,我是不想掺合进来,你看还来得及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