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出现“闪玩族” 53.3%青年表示愿意尝试

1986军司令员 收藏 2 597


都市出现“闪玩族” 53.3%青年表示愿意尝试

回忆起上次去杭州的经历,彦青还能感觉到久违的兴奋。十几个陌生男女通过网络聚集起来,一起坐车去西湖踏青,“那天正巧下起了雨,我们租了船在雨中泛舟,很惬意。晚上去了南山街酒吧喝酒蹦迪,大家原本不认识,反而玩得特别痛快。”


彦青参与的活动,就是眼下流行的“闪玩”:约陌生人去陌生城市玩一天,费用AA。“闪友”中流行的口号是:“或许我们需要的,只是换个城市喝咖啡。”


近日,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题客调查网,进行的一项9734人参加的调查显示,53.3%的人表示愿意尝试“闪玩”。47.8%的人说,网络时代的技术革新让各种新的交往方式成为可能。


缓解压力成“闪玩”首要目的


今年3月1日上午10点20分,广州地铁陈家祠站附近的美心饼屋门口,一名头发蓬松的姑娘匆匆赶到黎旭面前。“我知道活动开始了……”黎旭和这名刚征来的网友逛了一天。第二天,黎旭将游记发表在豆瓣网上,这被称作国内首次真正意义上的“闪玩”。


“闪友”都干些什么?调查显示,“旅游”成为首选,55.1%的人选择此项;其次是“聊天”(45.6%)。接下来依次是:玩游戏(36.5%)、聚餐(33.7%)、唱K(30.7%)、健身(23.4%)、逛街(21.5%)等。还有19.3%的人会参加“快闪”等更为时尚的活动。


“下班后逛街,谁一起去?”星期三吃过午饭,趁着休息的空儿,某出版公司的向梦在QQ群里发了一条留言。很快一个女孩就回应了,“我去!”俩人迅速在网上商量好,下班后,两个原本完全不认识的女孩就直奔王府井,一逛就到了晚上10点。


北京女孩清越去年6月28日参加了一次“定格”:大家随意在路上走,一个信号发出来,参加活动的人就保持不动,持续3~5分钟。“我们想和周围的行人形成动静的对比,纯粹就是好玩。”参与者全从网上召集,活动那天来了将近200人。


黎旭创建的“闪玩族:约陌生人去陌生城市玩一天”活动,豆瓣网上如今已有1898人表示感兴趣,1036人要参加。“闪玩”的迅速流行让黎旭有些意外,“可能正好符合了某种社会心理吧。这和‘借酒消愁’,‘打稻草人’其实是一样的,都是一种情绪宣泄方式。不管怎么说,出去走走,总比‘宅’着好。”


为什么要“闪玩”?调查中“缓解压力”成为首要目的,51.1%的人选择此项;47.3%的人表示“换个环境,可以散散心”;45.9%的人是为了“满足好奇心”;31.6%的人是因为“这种方式很刺激”;38.3%的人表示可以扩大交友范围;26.2%的人为了让自己不要太“宅”。也有12.3%的人表示“不为什么,就是好玩”。


“闪玩族”:只爱陌生人?


彦青觉得,对于一起出去玩的陌生人来说,性格是否投缘并不重要,关键要愿意说话。“平时跟老同学聊天,这个话题当年大学时就讲过,那个话题去年也讲过了。到最后就会觉得,怎么只剩下房子、工作、八卦了啊?在陌生人面前就有一种新鲜感。”


“最深层的心理动机还是同伴需要。”“80后”心理工作者四四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和熟悉的人早已有固定的相处模式和娱乐习惯,不好改变。但“闪玩”提供了很多别人的娱乐方式。只要加入,就能被带领着尝试一些原本不敢尝试的事,比如野营、远足。


调查中,31.3%的人表示,大家的交友圈子越来越小,只能在陌生人中找玩伴;29.1%的人表示可以在陌生人面前敞开心扉倾诉。


心理治疗师孟沛欣博士分析,这种和陌生人建立起来的关系可以缓解生活压力,条件是心理健康、团队也健康。因为它提供了一个扮演全新自我的机会;并且可以逃避在旧有团体中承担的心理压力。新的团体成员之间会有一段“优美的距离”,能让人们充分地释放自己。


“有句话叫‘只爱陌生人’,就是因为陌生人不知道你的‘过去’,可以让人暂时忘记纠结的心事。因为他们不属于你任何人际圈子,说说‘张三怎么样,李四如何’之类的话也无所谓,因为他们不认识张三和李四。”四四说。


调查显示出“闪玩”流行的原因,43.0%的人认为是“大家希望逃离熟悉的环境,在陌生城市与陌生人寻求新鲜感”;45.0%的人觉得,“比起认识的人,陌生人更容易让人无所顾忌”。


“闪玩”不能作为社交方式的全部,但可以是个开端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与研究中心心理咨询师钟谷兰说,在日常的人际关系里,如果有惧怕和担心,就会用很厚的壳把自己裹起来,没有亲密的朋友,就会觉得孤独。如果出于这样的原因去“闪玩”,那只是暂时解决问题,就像服止疼片似的。根本的问题是,怎样才能走出恐惧?才能敢于脆弱?


调查中,22.9%的人认为和陌生人游玩对焦虑孤独的情绪会有安抚效果。但有61.9%的人认为,“闪玩”只能让人暂时放松、满足倾诉欲望。


彦青在生活中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号称“给我一根网线我就能撑起地球。”去年五一放假3天,他就整整“宅”了3天。“‘闪玩’是一种新鲜的体验,但仍然无法改变我的‘宅’,改变生活方式其实很难。”


“‘闪玩’有点儿像喝了酒,当时很舒服,清醒之后还是会很难受。”钟谷兰说。


调查中61.2%的人认同,“闪玩”就是一种快餐式社交方式。但也有27.9%的人认为,“闪玩”可以满足一个人社会交往的全部需要。


“瞬间促成瞬间解散的关系符合现代人的胃口,‘闪’恰好满足了他们的需求。‘闪玩’中不乏一些深度关系的缔结,但现在并非主流。”孟沛欣博士指出,如果一个群体对深度关系的缔结都依赖这种快速方式,就会陷入一个怪圈:没有深度关系,就会觉得不安全,会越焦虑,然后就更急于得到,关系就更浅。


本次调查显示,40.9%的人也意识到,“闪玩”只能偶尔尝试,如果只靠这种方式进行社会交往,会越来越孤独。45.9%的人强调,当发生真正的危机时,只有知心好友才能提供有效的心理支持。


四四说,“闪玩”作为人际接触方式是可以的。你和一个人“闪玩”了一次,投缘了,下次约他再“闪玩”另一个活动。可能以后就开始私下联系,固定交往,这样就成为朋友而不仅限于陌生人交往了。


“也许再过10年,‘闪玩’就会变得很普遍,甚至有可能会形成一种亚文化圈。今后每个人都需要拥有几个小圈子,形成一个不是家庭胜似家庭的关系。在这个意义上,‘闪玩’不可作为交往方式的全部,但可以是个开端。它可以帮助人们找到同伴,找到属于自己的圈子。”孟沛欣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