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04.html


14、捕歼匪首

消防特勤大队的官兵赶赴S大以后,以餐厅为重点迅速展开了搜索工作。S大有大小餐厅20多个,时间只剩下一个多小时。

其实占海不让刘尚武他们上是对的,“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你看人家消防特勤的排爆装备,那叫一个全。为了防止“大胡子”遥控引爆炸弹,大功率的无线电干扰车直接开进了校园。再说人家那排爆服也是目前最先进的,刘尚武他们那个排爆小组装备的还是老式的头盔式排爆服,光头盔就10公斤重,穿的时间一长就会使人出现头晕、恶心、呕吐等症状,使用极为不便。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一旦遇到爆炸物爆炸,其冲击波将带动头部后仰,极易造成排爆人员颈椎骨折,死亡率极高,就算能侥幸活下来恐怕也得变成植物人。而人家消防特勤装备的是最新型的排爆服,这种排爆服主要通过固定在胸腹防弹插板上的弧形透明防弹玻璃提供对头、面部及颈部的高等级防护,不用佩戴防弹头盔。防弹玻璃的重量通过肩部背带承担,与排爆服结合成一个坚固的整体,穿着者颈部不受力,可长时间穿着。一旦遇到爆炸物爆炸,其冲击波会推动排爆服包括胸腹防弹插板和固定在其上的弧形玻璃将人推倒,不会造成对颈椎、头部、面部的伤害,弥补了老式排爆服颈部负担过重、爆炸时极易造成颈部伤害的缺陷。它的弧形透明防弹玻璃可分导85%以上的冲击波和声波,通过佩戴防护面罩、内置式耳塞和外置式耳罩可保护眼、耳、口、鼻特别是肺部不受气体冲击波冲击,并且可使声波冲击减少到十万分之一,最大限度的保护听力不受伤害。背部的减震条可避免脊椎受伤。裤子、裤腿为两段式,由防弹材料弹性连接,活动自如……

11:27第5学生餐厅发现一个爆炸装置,顺利排除。随后,第7餐厅又发现一个,同样被顺利排除。12:00之前,消防特勤的兄弟们圆满完成了任务。

虽然是场漂亮的战斗,但是这仗要是一直这么打下去未免太被动了,是时候主动出击了!

安全部门通过技术手段终于发现了案犯的行踪(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安全局那帮人是怎么找到他的),当天下午十三时许“大胡子”登上一辆长途汽车企图离开北泉。由于担心他身上带有爆炸装置,公安部门没有贸然实施抓捕,而是一面实施跟踪一面协调武警支援。

一直在“待命”的刘尚武接到支队命令:捕歼“大胡子”!支队要求刘尚武迅速带领一支小分队追赶长途车,配合公安部门对“大胡子”实施抓捕。说是“配合”,其实刘尚武很清楚特勤就是这次行动的绝对主力(因为当时《武警法》还没出台,因此那年头武警部队的好多行动都‘出师无名’,处于一个十分尴尬的境地:明明是主力,却也得说是“配合”)。

可能是发现了有辆车一直跟在后面,狡猾的“大胡子”在长水县下了车钻进一辆出租车向北部山区逃去。

特勤小分队几乎和跟踪的刑警同时发现了那辆出租车,车停在山脚下车门敞开着,看样子“大胡子”是劫持了出租车司机进了山。刘尚武命令部队疏散隐蔽,叫来了陈亮,准备实施现地侦查。两名跟踪的刑警正在检查“大胡子”丢弃的出租车,看到刘尚武他们赶到了很高兴,其中一个年龄稍长的刑警说:“你们到了就好了!”

另一个年轻点的忙介绍:“这是我们周队。”

刘尚武说:“你好,我是武警北泉支队特勤中队中队长刘尚武,奉命……”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发现山坡上的杂草丛动了一下,常年训练养成的良好战术素养使他瞬间感到了危险,刘尚武一把拽倒了周队同时喊了一声“小心!”话音未落山坡上打出了一个点射。几乎在同时陈亮一个滚进紧接着一个跪姿以出租车为掩护向刚才响枪的方向回了一个短点:“嗒嗒”,而后背靠出租车对旁边的刘尚武说:“从声音判断是56式冲锋枪,位置在十点钟方向。”刘尚武点点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刑警,警察毕竟不是军人,年轻的刑警躲避不及被刚才那枪击中腹部倒在地上,周队被刘尚武拽倒躲过了一劫。刘尚武看了一眼年轻警察的伤口,贯穿伤,子弹从腹部左侧进入从身体左后侧穿出应该没打中要害,便喊来卫生员给他进行包扎。

刘尚武背靠出租车车头,掰下了出租车左侧的后视镜,想观察一下情况。哪知刚举起镜子,“嗒!”又是一个单发,镜子打了个粉碎。

“妈的!”刘尚武骂了一句,对陈亮说:“看来今天你遇着对手了!”

“各小组注意!”刘尚武命令道:“十点钟方向,集火射击,准备!5、4、3、2、1,打!”

密集的火力打得杂草丛一阵摇曳。

“停止射击!”刘尚武喊道。

草丛没了动静。

“各组交替掩护,搜索前进!”刘尚武命令道,而后对周队说:“你们只有两个人?”

周队说:“为了防止他狗急跳墙实施爆炸,我们一直对他采取秘密跟踪,大部队在后面呢,马上就到。”

刘尚武说:“这不是普通的犯罪分子,是恐怖分子!反恐是我们的职责,你留下来照顾伤员吧,有我们就足够了。”其实说实话,刘尚武是怕他拖累自己行动,因为在刘尚武看来周队的体形太臃肿了,怕是根本就跑不动。

周队说:“不行,维护社会稳定打击犯罪也是我们刑警的职责!我要亲手抓住这个狗杂种!”

刘尚武没时间跟他争论只好由他。

搜索前进了没多远,尖刀组就发现了情况,耳机里传来一班长罗勇的声音:“铁拳铁拳我是尖刀,发现目标!”

“咬住他!”刘尚武命令道,“各组注意,成左梯形队形,包抄!”

“站住!再跑就开枪了!”罗勇对前面逃跑的人喊道。

刘尚武他们也追了上来,“怎么只有一个?”刘尚武疑惑到道,“出租车司机呢?”

“没错,就是他!”周队说道,“他就穿这身衣服!”

前面那人还在跑,“嗒嗒!”罗勇鸣枪示警。那人双手抱头蹲了下来,大喊着:“不要开枪!我投降!”

“不对,”刘尚武说道, “各组停止前进!”

刑警周队已经冲了上去,能够亲手抓住这条大鱼他显然很兴奋。

“别去!”刘尚武冲他喊道。可他已经扑了上去一下按住了那人。

刘尚武喊道:“卧倒!”特勤队员们迅速卧倒,刘尚武冲了上去一把拽开了周队:“小心!别碰他!”

那人抬起头来一脸惶恐,不是“大胡子”!

周队一愣,问道:“你是谁?”

那人答:“我……我是出租车司机。救救我!那人换了我的衣服,让我跑,不许停,说不跑就打死我!他……他还给我绑了这个!”说着掀开了衣襟,一个自制爆炸装置露了出来,红灯闪烁。

周队大吃一惊:“是定时的,这狗日的太狡猾了!这是想迟滞我们的行动,为他逃跑赢得时间!刘队长,你们别上他的当,快追!这里交给我!”

“你?”刘尚武疑惑的看着他,“你会拆弹?”

“我转业前当的是工兵”周队笑道,“专门鼓捣这玩意的!放心吧!怎么?不信?”

“信!”刘尚武陈恳的说道,“可你总得有个帮手呀!”

“李强!”刘尚武喊了一声。

“到!”一个士官跑了过来。

刘尚武说:“周队,这是我们中队的‘工兵’,排爆专家,就让他帮你吧。”

“不用,”周队说,“把工具留给我就行了,你们快追,别让他跑了!”

时间紧迫,刘尚武来不及多说什么,他凝视着周队,立正,敬礼:“保重!——老兵!”

说完转身喊道:“各组注意!跟我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