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图卡上校的传说

战争大片 收藏 3 1278
导读:要说二次大战的德国坦克王牌,最有名的自然是武装党卫队的魏特曼、萨曼托莱特和国防军的卡利欧斯、普利曼茨这几位,但是在德国空军中更活跃着一位超级坦克杀手,其战绩远远超过地上的同行。他就是东部战线的死亡天使——“斯图卡上校”之称的鲁德尔上校。 汉斯·弗里希·鲁德尔一九一六年七月二日生于德国东部施林津〔现波兰境内〕,是一位神职人员的长子。小鲁德尔梦想成为体操教师,但新生的德国空军对于当时的年轻人似乎更有吸引力,于是鲁德尔在一九三六年志愿加入空军。经过两年的飞行训练,他被推荐到俯冲轰炸机部队,在单位里仍坚持练习体操

要说二次大战的德国坦克王牌,最有名的自然是武装党卫队的魏特曼、萨曼托莱特和国防军的卡利欧斯、普利曼茨这几位,但是在德国空军中更活跃着一位超级坦克杀手,其战绩远远超过地上的同行。他就是东部战线的死亡天使——“斯图卡上校”之称的鲁德尔上校。

汉斯·弗里希·鲁德尔一九一六年七月二日生于德国东部施林津〔现波兰境内〕,是一位神职人员的长子。小鲁德尔梦想成为体操教师,但新生的德国空军对于当时的年轻人似乎更有吸引力,于是鲁德尔在一九三六年志愿加入空军。经过两年的飞行训练,他被推荐到俯冲轰炸机部队,在单位里仍坚持练习体操,他对牛奶惊人的需求量也很让上级头疼。不想在战争前夜,鲁德尔被临时调到无聊的侦察学校任职,一九三九年闪击波兰战役中他担任远距离侦察员并获颁二级铁十字勋章。


这种杂活未免太亏待这位飞行奇才了,一九四○年德军开始横扫西欧时鲁德尔终于回到“斯图卡”俯冲轰炸机队,但还没来得及披挂上阵,不堪一击的法国已经崩溃。为从侦察员升级为正规驾驶员,鲁德尔接受了长时间的系统培训。在不列颠之战的最高潮,德国飞行员成批的在英国上空“升天”,他却幸运地坐在模拟机上晃晃悠悠。学习期满后,鲁德尔少尉即被配属到战斗部队,不过还是没有赶上希腊和克里特战役。

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鲁德尔驾驶“斯图卡”尖叫着冲向苏联的铁路,扫射、轰炸,苏军运输线路化为一片火海。当时他是第二俯冲轰炸航空团第三连队〔Ⅲ/2St.G〕三号机,每天轮番出动的同时攻击技术也日臻成熟。为提高命中率,鲁德尔将一千米的投弹最低规定抛在脑后,他的拉起高度越来越低,以至于上级严肃地忠告:“如果您还想多活几天,请给我飞得高点儿!”虽然鲁德尔把这当作耳旁风,但仍因出色的表现而晋升中尉。

当时在列宁格勒参加防御的苏联战列舰“马拉”号一直是德军的一块心病。“马拉”号是苏联从外国收购的二手军舰,虽老旧但火炮还好使。九月十六日鲁德尔用五百公斤炸彈直接命中该舰,但未造成严重损害,舰炮仍在发射。九月二十三日,鲁德尔终于领到了一千公斤巨型炸彈,他和连队长的飞机一同穿过一千门高射炮组成的火网,飞临库罗斯塔特军港——汉斯抢先俯冲,在不到三百米高度将炸彈狠命掷向目标。“马拉”号当场被炸成两截,一瞬间灰飞烟灭。当天下午,连队长因自己座机受伤,向鲁德尔借了飞机踏上不归路——他的尾翼中弹无法回航,最后驾机撞向苏联战列舰“基洛夫”号。鲁德尔随后击沉苏联重巡洋舰和驱逐舰各一艘。十月他被调到莫斯科战线,但在罕见的低温面前空军比陆军更衰,飞机整个冻在地上,鲁德尔也只能干干铲雪的活

一九四二年一月中旬,他的出击次数达到五百,并因击沉上述三艘敌舰而从司令官冯·里奇特霍芬空军二级上将〔后为元帅〕手中接过骑士勋章。


一九四二年春,德军转向攻击南方克里米亚和卡夫卡斯油田,鲁德尔也随军南下。后来他为了结婚在奥地利为补给部队工作了一段时间。一九四二年十一月,德军陷入斯大林格勒血战,而鲁德尔正在国内克林堡州的勒希林空军试验机场试飞新型的JU-87G“斯图卡”,这种新型号专为反坦克设计,机翼下装有两门三十七毫米长身管自动火炮,所以又被称作“大炮鸟”。正如魏特曼的“虎I”和萨曼托莱特的“黄鼠狼”,鲁德尔的JU-87G成为苏联坦克兵的噩梦,从而写下“斯图卡上校”的传说。

德军在斯大林格勒全面战败后集团军群即处于孤立状态。该部立即从卡夫卡斯地区后撤。苏军哪会放过这个绝好机会,一九四三年二月在黑海舰队的支援下,苏军在A集团军群南翼的库伯尼地区登陆,意在两面夹击。然而这个苏联版的“最长一日”却是梦魇的开始。由于战况吃紧,鲁德尔干脆驾驶试验机从克里米亚起飞,猛扑苏联登陆部队。是役共有七十艘登陆艇葬身海底,三十七毫米火炮充分发挥了威力,但它的缺点是携弹量太少。


鲁德尔因此辉煌战绩于一九四三年四月晋升上尉并获得橡叶骑士勋章,而在这之前的二月十日,他已经一千次出击。

一九四三年七月库尔斯克大战中,鲁德尔率领第二对地攻击航空团〔2SG〕直接支援保罗·豪塞尔的SS装甲军团。他特意再次乘坐那架“大炮鸟”原型机飞临战线侧翼的苏联坦克集群上空。当天一名苏军前线炮兵观测员向军长递交了一份报告,描述了他所经历的最恐怖的一天:“德国飞机从头顶冲下来……拉起时高度只有不到十米,我看得见飞行员的脸……炮声、闪光,那飞机在我们坦克的浓烟中穿行,它又来了……不断有战友牺牲,我们的坦克部队消失了……”新兴的反坦克飞行中队从此诞生。

十一月底德军完全从库尔斯克败退至顿涅伯河时,鲁德尔因击毁敌坦克一百辆而获颁双剑银橡叶骑士勋章,他的机枪手海因策准尉〔候补军官〕也因一千次出击并击落敌机而获颁骑士勋章。

一九四四年一月,鲁德尔继续在雪原上寻找猎物,他的战绩直线上升引起了苏联人的恐慌——苏联坦克临时增加了高射机枪,步兵也接到攻击低空目标的指示。鲁德尔在座机屡次被击伤后又想出新招——先派FW-190对步兵进行扫射,等他们躲到坦克下面时“大炮鸟”即准时出现。于是苏联人又在坦克上加装烟幕发射装置,拉锯战就这样进行着。

一九四四年三月一日,鲁德尔晋升少校,而他的麻烦也接踵而至:三月二十日,他的僚机被高射炮击中迫降在顿涅伯河对岸的苏军阵地附近,鲁德尔立即降落予以救援。没想到起落架陷入泥沼——这下连他自己也走不了,眼看苏联士兵一步步包抄上来,四名飞行员只得硬着头皮跳进河里。但水温接近零度的顿涅伯河拒绝任何生命通过,海因策被吞没了,其余三人上岸投降。鲁德尔的运气不错,他趁看守不注意以最高时速溜掉了。

一九四四年三月二十九日,德军最高统帅部通告,授予鲁德尔少校钻石双剑银橡叶骑士勋章。六月三日,他的出击纪录达到两千次。在罗马尼亚、东普鲁士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九月一日,在苏军兵临德国边境的同时鲁德尔晋升中校。

一九四五年一月一日,XTL授予鲁德尔钻石金双剑金橡叶骑士勋章,这枚特别为他定制的勋章成为二战中德国战斗人员的最高荣誉,其地位仅次于戈林的“大铁十字勋章”。但是当XTL和戈林要求鲁德尔不再飞行时,他一蹦三尺高吵着要把勋章退掉!最后前陆军下士和帝国胖元帅不得不作出让步,鲁德尔挂着勋章满意地再次升空。


二月八日,2SG团接报:苏军坦克编队正经过久斯特松桥头堡向柏林推进。二月九日反坦克,由僚机引开高射炮火后,鲁德尔的大炮鸟开始大肆屠戮,当天他换了四架座机,共击毁十二辆坦克。最后一辆JS-2重型坦克加速前进希望逃脱厄运——第一次攻击,三十七毫米炮弹在坦克发动机室上方开花,目标仍在移动;这时飞机左炮卡壳,而右炮只剩一发炮弹。鲁德尔决定冒一次险——攻击!黄烟从坦克车身剧烈地向外喷射,钢铁巨兽终于被制服。正当得意之时,飞机右翼被一枚高射炮弹穿透,硝烟过后鲁德尔感觉自己的右脚不见了,眼前也是一片漆黑。最后在机枪手卡特曼的引导下,成功地以机腹着陆。

然而斯图卡上校的传说并未就此结束,经过两个月的治疗,装上义肢的鲁德尔于四月再度翱翔蓝天。德国战败后,他带领航空团向美军投降。

鲁德尔上校的传奇纪录令人瞠目结舌:出击二千五百三十次,击毁坦克五百一十九辆,击沉大中型军舰三艘,击落敌机九架,另外还有难以数记的卡车、火车头被他收入囊中。但他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一共被击落三十次,负伤五次,失去右脚,视觉也受到影响。

战后鲁德尔改行成为一位独脚登山冒险家,于一九八二年去世,著有《斯图卡驾驶员》〔《STUKA PILOT》〕一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