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六十二 我们去游泳池帮宋建国打架

梅戈 收藏 1 17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吃完这顿中午饭,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多,大燕和尹洁都还不想走,邢立强也不想让尹洁马上就走,所以四个人也没多废话,直接就又回了邢立强家。 四个人这时好像已经有了默契,一进到屋里,邢立强就带着尹洁去了他父母的屋,我则领着大燕去了他的房间。 一走到床边,大燕就笑着对我低声道:“韩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吃完这顿中午饭,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多,大燕和尹洁都还不想走,邢立强也不想让尹洁马上就走,所以四个人也没多废话,直接就又回了邢立强家。

四个人这时好像已经有了默契,一进到屋里,邢立强就带着尹洁去了他父母的屋,我则领着大燕去了他的房间。

一走到床边,大燕就笑着对我低声道:“韩永,我有些累了,想躺会儿,你呢?”

我瞅着还是凌乱不堪的床,在她的胸前摸了一把:“那你先躺着,我坐一会儿!”

大燕吃吃一笑,把鞋脱了向地上一扔,人就躺到了床上。

我在床头坐好,看了看大燕,大燕此时也正望着我,瞧着她那勾魂的眼睛,我咽了一下口水,忍不住又把手伸了过去。

大燕看我把手伸了过来,身子一摊,整个人平躺了开来。

我把手伸进她的裙子,肆意地抚摸着,大燕不一刻就呻吟了起来。


正当我躺在大燕的身边肆意妄为的时候,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这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吓了我一跳,大燕也紧张地小声问我:“是不是邢立强家回来人了?”

她这一问,我反倒镇静下来不慌了,因为邢立强家在这边根本就没有其他亲属,他奶奶才去他爸他妈那边更不会这时回来,但有人敲门我也不能再这么躺着,所以我一边起来穿衣服一边轻声对大燕安慰道:“没事儿,估计是来找我们玩儿的,不会是邢立强家的人!”

大燕点点头,也赶紧爬起来套上了裙子。

这时邢立强已经从他父母的房间里走出来,大声向门外问着:“谁啊?”

“我,庆阳!”门外郭庆阳的声音传了进来。

大门随之吱扭一响,郭庆阳笑着走进来:“干嘛呢?这么半天才开门?”随着郭庆阳说话的声音,我听着是好几个人走了进来。

我急忙穿上鞋走出去,果不其然,除了庆阳,张成、赵志曾几个人也跟在他的身后。

邢立强一边关门一边笑着道:“谁还不能有点儿事?大惊小怪的!”我看着这几个人也笑着道:“今天我和力强没事儿,正找人谈心呢!可巧你们也来了!”

庆阳几个人大大咧咧地就向屋里走,大燕赶紧就站起来笑着向他们问好:“你们来了?!快进来坐,我们韩永几个没事儿正聊天呢!”

庆阳几个人想什么也没想到大燕会在这里,几个人不由得就是一愣,脚步也停了下来。

透过缝隙我向屋里床上一看,床单虽然抻了抻,但明显是有人在上面睡过,庆阳几个人见此也就明白了几分,张成带头笑道:“我们几个也是没事儿瞎转,你们既然在聊天我们就走了,反正我们也没什么正经事!”

张成这一说走,庆阳他们就向后转,邢立强笑道:“着什么急?呆会儿再走!”

庆阳笑道:“就怕我们不急有人急,我们还是先走,一会儿有功夫再来!”

这下我感觉很不好意思,正想找两句什么话遮掩一下,楼下又有人喊起来:“邢立强,邢立强,韩永,韩永!”

大燕首先听到了,对我们喊道:“韩永,有人在下面喊你们!”

我忙走进屋到窗户边去看,这时喊我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而且是几个人同时喊的,我一听,这声音里有宋建国,忙答应了一声:“在呢,你们上来吧!”随后我打开窗户向楼下一看,好家伙,楼下站着足有二十多人,骑着十几辆自行车,其中最显眼的是里面有一个人头上裹着满脑袋的纱布,我马上反应了过来,打架了,宋建国他们和人家打架了。

宋建国一看我在邢立强家,立刻大声对我喊道:“韩永,你下来,有事儿!”

我马上答应道:“马上!”窗户我也顾得关,回身就对邢立强、庆阳他们喊道:“建国他们跟人家打架了,都在楼下呢!”

这些人一听,忽地就向楼下跑,我也急忙跟了下去。

等我跑到楼下一看,头上裹满纱布的是宋建国的一个哥儿们,叫李文良,身上这时还沾着不少血,看那样子被打的不轻。

宋建国一看我跑下来了,满眼是火地叫道:“韩永,文良他们几个刚才在游泳池让人给打了,文良的脑袋给砸了三个眼儿,这事你说怎么办吧!”

“这还用说怎么办吗?找他们丫挺养的去!揍他们个兔崽子!”我还没说话,邢立强已经瞪着眼珠子叫了起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那些人还在游泳池吗?认识吗?”我急忙问了宋建国几句。

“是中午一点多的事,那边人挺多,最少有二三十,已经不在游泳池了,我们刚才去了,但那里面好像有一个叫钱伟的,住光明新村那边的!”宋建国对我说完又问李文良:“对吗?文良!是光明新村的吧?”

李文良点点头:“那些人我不认识,是杜晓刚说的!他说那个叫钱伟的是光明新村的!”

宋建国这时又叫杜晓刚:“杜晓刚,那钱伟是光明新村的吗?”

杜晓刚从人群里挤出来道:“应当是那边的,上回我去我姑家在那边见过他,这孙子在咱们学校上过几天学,所以我知道他,另外还有几个也住那边,就是叫不上名字来!”

宋建国点点头:“韩永,你说咱们什么时候去光明新村?但咱们要去那里,这点儿人不够,得再去找点儿人,不然容易吃亏!”

我点点头,问庆阳:“现在几点?”

郭庆阳看了看手表道:“三点一刻,如果咱们四点前能再叫几十人,大家都骑车,最多半个小时肯定能到光明,完了事大家快回来就是了!”

我点点头,朝宋建国道:“建国,你别急,现在咱们就到处去喊人,四点时咱们在团结路路口集合,大家一起去给文良报仇!”

这时尹洁和大燕也下来了,一听我们要去打架,尹洁尤其地兴奋,嚷着非要跟我们去,我没搭理她,对邢立强道:“你先去上去锁好门,然后咱俩一起去找人!”

邢立强喊了声好,转身跑上了楼。

然后我又对郭庆阳、张成他们道:“咱们大家现在分头去找人,不论找来多少,估摸着四点,咱们在团结路路口集合,能带点儿好拿的家伙就带点儿,别太显眼就是!”

郭庆阳、张成他们点点头,转身骑车走了。

我这时又看了看宋建国他们,对宋建国道:“等邢立强下来咱们就找黄海东、小豆子他们去,估计张成他们最少也能再叫个二三十人,这样去个六七十、七八十人不成问题!”

宋建国点点头,脸色也比刚才缓和了许多。


四点多点儿,我们一帮七八十人骑着自行车从团结路路口沿着团结路向光明新村骑去。一路上,因为人数太多,不少行人就瞧着我们看,有些人还指指点点,瞧着这情况,我怕引起警察方面的注意怀疑,就让小豆子告诉大家拉开距离,等到光明新村附近时再聚齐。

小豆子和黄海东答应着减缓了车速,我们一群人迅速拉开了距离。

从邢立强家里一出来,邢立强没骑多久就喊自己累了,我知道他是和尹洁折腾的结果,就对他说道:“你下来吧,我带着你,咱们俩换换!”

邢立强迟疑了一下:“那你不累吗?”

我呵呵一笑:“不累,我吃了大力丸了!”

邢立强扑哧一笑,骂道:“去你大爷的吧!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大力丸?那都是说书的瞎编的,要有大力丸,你给我两丸,我也吃吃长长力气!”

我说了声好,邢立强就停下了车,我跳下来走上前握住车把:“大力丸暂时没有,你要怕我也累就让建国带着你吧,我自己骑!”

邢立强下了车瞧了瞧我,道:“也好!”

宋建国催促道:“那你就快点儿,被磨蹭了,这时间紧着呢!”

这回邢立强没和他逗嘴,跳上他的车我们就去了黄海东家。

等找着了黄海东、小豆子一帮人,我们就奔了团结路。


眼看前面就是光明新村,我带头捏住了车闸,宋建国、邢立强、庆阳、张成他们迅速围了上来,我对他们道:“这儿离咱们那边有点儿远,情况咱们也不太熟,一会儿大家过去尽量不要太向村里扎,这光明新村全是一排排的平房,路虽然是怎么都能走,但那边人要是也多,把咱们一堵,我们可就不好冲出来了,大家这点儿都注意!”

宋建国他们听了是连连点头,我接着道:“咱们骑的有车,一会儿进去时大家拉开点儿距离,但也别太远,没车的就走着,别在再在车上坐着了,那样有事反应不过来就该吃亏了,另外大家进去出来时都互相掩护着点儿,完了事有车的等下没车的,速度快的等下速度慢的,别只顾自己,如果一会儿撤时谁只顾自己跑,那他以后也就别找我韩永玩儿了!”

宋建国、庆阳他们都纷纷点头:“韩永,你放心,咱们这些人共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点儿大家心里都有谱,你就放心吧!”

我点点头,对大家继续道:“现在咱们就过去,带着军挎的捡点儿砖头什么的带上,别一会儿打起来再现找就该吃亏了!”

哥儿们们喊了一声是,大家就四处捡起了砖头石块。

这捡东西的时间很快,不过是三五分钟,大家就重又聚集了。

望着这七八十名弟兄,我再次对他们道:“一会儿到了光明新村,大家记住千万别单独自己行动,冲时大家一起冲,撤时大家一起撤,互相看着点儿。互相照顾着点儿,千万别跑散了,这架今天能打则打,不能打以后咱们还能找机会,就是别再吃了亏!”

宋建国、邢立强、庆阳他们都点了点头,我冲邢立强看了一眼:“这话主要就是对你说的,这地儿不比别的地方,是到人家里来了,一旦自己跑散了,那就得任人宰割了!”

邢立强握着一把弹簧锁道:“韩永,你放心,这回我一定注意,一定只跟着大伙儿一起行动,绝对自己不乱跑!”

我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冲哥儿们们一挥手:“走,出发,去新村!”脚下我一使劲儿,带头向光明新村骑去。邢立强看我开始行动,立刻紧跑了两步,跳上了我骑的车,我们一帮七八十人就冲向了光明新村。

在光明新村的外围转了两圈,我们没看见我们要找的人,一些在村边路口玩耍的半大青年看来了这么一大帮人,虽然不知道是来干什么的,但看我们个个都是气势汹汹,有人手里还握着棒子、弹簧锁,知道来者不善,就都极快地悄悄避开了。

看到这种情况,宋建国骑车追到我身边问道:“韩永,怎么办?再这么转两圈,估计村里这些半大孩子就都得知道有人来叉架了,那这架就不好打了!”

这情势我此时也看在了眼里,知道在这么耽误下去,今天就肯定是白来了,所以宋建国一问我,我马上当机立断:“沿着大路骑进去,碰上了就马上打,碰不上就马上撤,今天打不了,明天咱们再去游泳池找,这事决不能轻易算完!”

宋建国立刻答了一声:“好嘞!”马上喊上来杜晓刚他们几个,让他们分散在人群里仔细找,我们一群人就骑车进了光明新村。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