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师改旅”,美国“旅改旅”

过度郁闷 收藏 0 4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陆军在几年前开始“师改旅”,其过程饱受争议,一般批评集中在旅的突击力和防御力不及师,大大加强后,旅直属部队的规模实际上和师相近,并没有起到多少减员增效的功能。另一方面,步兵部队的机械化有相当一部分绕过履带式,而直接跳入轮式的轻机械化,在火力、突击力和防护力上受到更大的批评。


美国陆军在几年前开始“旅改旅”,其过程也受到批评,但美国陆军并没有因此放慢步伐,美国陆军第1师(著名的“大红一”)的一个重装旅和第三装甲步兵团(第一次伊拉克战争中大出风头的先锋部队)这两个“重型旅级战斗队”(Heavy Brigade Combat Team,简称HBCT)将被改装为“斯崔克旅级战斗队”(Stryker Brigade Combat Team,简称**CT),这将成为美军45个旅级战斗队中的新成员,具有独立作战能力,将作为独立的战役兵团使用,而不需要依赖师级的火力支援。


HBCT由两个坦克营(各隶属两个坦克连,每连14辆M1“艾布拉姆斯”坦克和两个步兵连每连配备14辆M2“布莱德利”步兵战斗车)组成,另有一个装甲侦察中队,配备30辆M3“布莱德利”装甲侦察车(基本和步兵战斗车相同,但把步兵搭载能力换成额外的反坦克导弹)。旅直属炮兵营有16门M-109型155毫米自行榴弹炮,其他旅直属队包括司令部连、通信连、情报连、警卫连、工兵连。总兵力3900人。


**CT包括三个斯崔克步兵营,每营隶属三个连,每连配备12辆斯崔克轮式步兵战斗车。旅直属配备一个机动火炮连,拥有9门105毫米斯崔克机动火炮;一个反坦克连,拥有9辆斯崔克反坦克导弹发射车;另有一个炮兵连,拥有18门牵引式M777型155毫米榴弹炮。旅直属支援分队包括卫生连、维修和军需连、司令部连、通信连、工兵连等,另有一个侦察中队,配备42辆各种车辆。总兵力3900人。


比较HBCT和**CT,容易看出,美军的“旅改旅”不是为了减员,而是集中在增效。表面上看,美军轻型化的主要动力是强化中低烈度的反恐作战能力和部署灵活性,但这里面的深层原因却常常受到忽略。


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反恐作战中,坦克、装甲车等重装甲车辆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重装甲车辆皮糙肉厚,游击队的小打小闹伤不了他们,但他们回过手来一拳,足以把胆敢挑战的轻装游击队打成齑粉。美军依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部署大量的M1“艾布拉姆斯”坦克和M2“布莱德利”步兵战斗车,M2的下一步升级就是围绕着提高巷战生存力而进行的,无非是加厚装甲、加装遥控机枪、环视电视监视等,甚至有将25毫米链式炮升级到30甚至40毫米的计划,以对付日益坚固的火力点。但另一方面,重装甲车辆又聋又瞎,巨大的噪声不仅掩盖了周围的动静,也早早透露了自己的存在;狭窄的视界给游击队打伏击以可乘之机,也对及时回击带来困难。斯崔克装甲车虽然在火力和防护方面不及M2“布莱德利”,但行动迅速、安静,在战斗中被俘的伊拉克游击队常常交待说,都没有听到动静,就被大炮和机枪顶到脑门上了,而这用M2“布莱德利”是不可能做到的。


但斯崔克的防护和火力不及履带式车辆,这也是不容否认的,这就涉及到美军作战思想的变迁了。在战场上,火力和机动是不变的两大要素。在历史上,步兵集火力和机动于一身,曾经是陆军的主要突击和防卫力量。机枪出现后,机枪成为火力的主要来源。随着机枪逐渐被火炮大量取代,战场向火力倾泻,而机动退居次要,直到坦克的出现,重新恢复火力和机动的平衡。但坦克不改变火炮(包括坦克炮)成为机械化时代主要杀伤手段的现实,坦克强化了火炮的作用,不仅保持了火炮的传统威力,还可以通过机动和防护顶到敌人的脑袋上发扬火力。但时代在进步,威力再大的火炮也难以和航空炸弹导弹相比。203毫米是当代陆军火炮口径的上限,更常见的155毫米炮弹的弹头通常在40-50千克;300-400毫米也差不多是火箭炮的上限,弹头重也不超过几百千克。然而,航空炸弹可以轻易地达到1000千克以上,变态的“炸弹之母”达到近10吨的重量,这是任何火炮不可能达到的。


在获取制空权后,具有更加优秀的速度和机动性的空中火力成为毁伤火力的主要投送手段,这是现代军事技术发展的趋势。各国海军首先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战后舰炮不再向大口径发展,基本都把上限定在127-130毫米的范围。现在有重向155毫米靠拢的趋势,但这是为了加强对地攻击和与陆军共用弹药,而不是用于反舰或者防空射击。这一趋势在陆军中也是一样,重炮的作用在降低,大炮兵主义正在过时。事实上,在不能确保制空权的条件下,重炮和重装甲在空中打击下的生存力十分成问题,第一次伊拉克战争就是最好的例子。相反,在能够确保制空权的情况下,重炮和重装甲的毁伤力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由空军接替。


这不等于空军可以包打天下,就像大炮兵时代炮兵不能包打天下一样。战场情况是复杂多变的,为了相对单纯的“终极战场想定”而优化的战术和装备永远是有漏洞的,而敌人也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会把这漏洞加以扩大,直到战场态势逆转。信息时代的陆军越来越“欺软怕硬”,遇上软柿子就直接捏掉,遇上硬骨头则粘住敌人,但招唤空中火力敲掉它。因此,陆军的主要使命是拨开“战争之雾”,就地处理突发事件,灵活反应能力是首要的,死打硬拼的能力则不是,不再需要特别坚固的装甲和特别强大的火力。当然,软柿子和硬骨头的是相对的,根据战场的不同“硬度”,需要用不同层次的部队,既不能轻到不分青红皂白统统需要空中支援,也不必重到时时处处包打天下,所以陆军依然需要从步兵到轻装甲到重装甲的所有层次,只是由于陆军不再作为毁灭敌人的主要力量,轻重比例需要调整,这就是美国“旅改旅”的动力。


因此,SCBT确实是作为独立战役兵团使用的,其独立性不在于能够用自身力量包打天下,而是可以独立部署在一个战役方向,不依赖师火力的支持,实行“欺软怕硬”的作战。面对只有轻武器的塔利班,要能够就地解决;遇到前苏联那样的装甲集群,就只要求能当绊马索。有意思的是,在HCBT改编为SCBT的过程中,坦克和步兵战斗车轻量化了,高速化了,但自行火炮轻量化了不假,高速化则相反,从自行火炮变为牵引火炮了。美国试验过用斯崔克作车体的车载155毫米炮,在技术上至少没有克服不了的问题,但SCBT没有斯崔克155毫米炮,而是用牵引155毫米炮,这是为什么呢?这就回到了“欺软怕硬”的概念了。在没有反炮兵威胁的反恐或者“软柿子”战场,自行火炮没有必要。即使在大纵深高速推进时,坦克需要炮兵的伴随火力,直升机吊运牵引155毫米炮作“蛙跳”支援,也就足够了。对于美军来说,现役的155毫米M198榴弹炮可以用“黑鹰”直升机吊运,轻型的M777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中国陆军来说,情况有点不一样。中国空军的制空权和近距空中火力支援水平都不能和美国空军相比,中国陆军在很大程度上还要靠自身火力进攻或者防御,需要适当加强火力和装甲。然而,在装备思想上落后于对手一步是最被动的,因为代差通常都是针对上一代的弱点的。盲目的“补课”,力图匹敌对手上一代的水平,这是最正中对手下怀的。陆军轻装化和信息化是大势所趋,中国空军的制空权和近距空中火力支援水平也在迅速提高,如何平衡现状和发展,这是一门艺术,但“师改旅”的大方向是正确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