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与你同行]意大利 • 罗马之夜

黄杨树 收藏 33 4689
导读:[原创•和你一起的日子]意大利 • 罗马之夜 <意大利•教父>[URL=http://fm131.img.xiaonei.com/tribe/20070804/19/35/A735862577138MUS.mp3 ]http://fm131.img.xiaonei.com/tribe/20070804/19/35/A735862577138MUS.mp3 [/URL]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09_10

[原创•和你一起的日子]意大利 • 罗马之夜


http://fm131.img.xiaonei.com/tribe/20070804/19/35/A735862577138MUS.mp3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是飘泊天涯的过客,请你不必追问我的名字。。。。


在欧洲大陆走,由于语言障碍,很难溶入到当地人群之中,也影响我得到更多直接的知识。我每到一处,都希望看到一个全貌的景观,留下一个完整的影像。可是从罗马竞技场到圣彼得大教堂,再到威尼斯圣马可广场建筑群无一不正在维护修茸。

一群雀跃的年轻的游客走来了,明亮的眼睛、裸露的光亮的肌肤多叫人羡慕。相对于这古老的城池、几经兴亡的遗迹来说,我们一样和他们年轻人同属年青。


罗马也曾是被汽车拥挤和污染所苦恼的城市。罗马政府和有识之士早已找寻并在实施他们的对策。借助迎接圣年的机遇,更是大力挽救古迹。我们一路注意到原来污迹斑斑的大理石,清洗后露出了原样,好鲜靓。


维修工程是细致的,也是历时的。为了不杀风景,他们不是简单地蒙上一块大布,更不会写上某某公司承修的字样。比如圣马可广场的总督宫悬挂的巨大布幔,一半如实表现建筑柱廊和拱券的原样,一半是一幅名画的复制品,照样引来好奇的人群。捕捉到这历史瞬间的一叶(相对于历史的长沙),也并非没有意义。


说到一瞬间的印象,它和寻求永远的景致同样引起我的兴趣。在巴黎,远远就可以看到铁塔100米高处J金色标志,我们看到是当天距2008年倒计时还有207天。铁塔曾被巴黎人讨厌,而今成了他们的骄傲,也引来了好事者利用其大作文章。不记得是什么,爱滋病日,人们把一个硕大的安全套穿在铁塔上,如果我们碰上定会目瞪口呆。不知算不算一个装置艺术。法国人的浪漫和幽默是有名的,他们也勇于自嘲,有人说法国人都肯于往自己的汤里吐唾沫。当然这也是自信的表征,同样可以看出它的另一面严肃和认真。虽说这项“工程”是临时的,必定有它周密的设计、安装的思考和过程。


我在日内瓦看到联合国办事机构前,围着作为路障的铁路蒺藜,守卫的兵士荷枪实弹。广场上一个巨大的残缺木椅引起人们的注意,这个现代艺术有什么喻意呢?有人说,象征了世界的不太平,不稳定。有人说,讽刺联合国成了瘸腿的家伙……不一而已。还是让观众去共同和作者完成这个作品的构思吧。


意大利一直是让我神往和心动的地方。意大利人珍视自己的古老遗产叫人感叹。从罗马这座现代城市中心威尼斯广场延伸开去是应接不暇的古罗马的遗迹:罗马帝国的中心朱庇特神殿及中心广场,还有圆形剧场、图拉真纪功柱…… 。罗马王国始建于公元前573年,相当于我国东周时期。


几经破坏几经劫掠的竞技场,算是保留半完好的一座伟大的建筑遗迹,它保存下了最美好的一半。人们记住了,并不断引用诗人拜伦爵士的话:“只要古罗马竞技场还矗立着,罗马就巍然不动。一旦竞技场倒塌,罗马也就会倒下。”一旦罗马倒下,世界也就会完了。罗马人把竞技场当作永恒的象征。我们也相信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永恒的,包括我们所崇拜的过去和憧憬的未来。


一个东方人如此钟情于一个西方的古老的永恒,缘由何在呢?古建筑专家罗哲文先生说过,文物建筑是历史的真实载体,是属于全人类共同的遗产,不仅属于一个国家与民族,也不仅属于一代人。罗先生在批评清代著名古典园林颐和园内大兴土木修建星级 饭店时说这番话的。看来许多人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如果明白了还这么做,说他们什么好呢?


万神庙是保存最完好的古罗马建筑,建于119至128年。我们到达时,天色已晚,远远望去万神庙沉沉的色调愈感沧桑。进入圣殿,仰望穹顶上直径9米的圆沿,嵌入的一剪浓云的天,而大理石地面的正中央的雨湿,是刚刚下过的。永恒与易逝在这里找来了微妙的契合点,光和水的变幻、流动让人们感受到时光的动,而静的则是这座石头的书本 。


当我面对这座伟大光荣之城,内心充满了年轻可贵的激情。


一代人和另一代人,不同时空都会形成不同的感受,在学习、欣赏和观光的时候。现在翻阅世纪初一些名人留下的游记,恍如隔世,他们多属彼时的佼佼者,才有幸先睹为快。翻译的地名和人名读起来让人觉得诘口聱牙。


进入大学,学理课的我,西洋建筑史却一直是我感兴趣的另类选修课。一间蒙得昏暗的教室,老师边讲边放映着黑白幻灯片,那是罗马,那是庞见……。同学们很年轻,很激动;我们的老师也很年轻,也很激动。他对这一切如数家珍般熟稔,可当时老师并没有机会去真的看一看、摸一摸这一切。


此刻我呆呆地坐在巴黎的街头,香榭丽大道上彩旗飘扬,霓虹闪烁。 情人们放肆地拥抱热吻。满眼是不认识的人,满耳是听不懂的法语。


我一个人坐在路边的咖啡店发呆。我已经走了几个欧洲国家了。 一路上景色是美的。人也是陌生的。很少有人说英文。我在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里。即使是在这浪漫之都的巴黎我还是孤独的。


最后一站是意大利的罗马。然后我就要结束这次的假期,回到上海,回到平时单调的生活中去了。哎,先不去想它,希望罗马之旅能精彩些。奥黛丽和格里高里的“罗马假日”是吸引我这次欧洲之旅的主要原因。想到罗马假日,电影中的精彩情节立刻浮现眼前,我要一一亲历那些场景。所以就这样我迫不及待踏上了驶往罗马的列车。


当我拖着沉重的行李正要推开酒店的大门时,门被一只大手拉开,就象那些小说电影的情节,浪漫之旅就在那一霎那如美梦般开始了。 我抬眼只看见一双浓眉下深邃的蓝眼睛。他帮我把着门直到我走进大堂。我微笑以示谢意。


“你好!”他居然用一口纯正的国语在和我打招呼。我一惊,这十几天第一次听到有人用中文和我打招呼。居然还是个老外。

我正发楞时,朋友向我迎来。寒喧一阵后他指着一旁的黑眼睛说:“安妮,这是我的意大利同学米亚诺。他特意陪我来看你的。”

原来是朋友的同学。我抬眼看他,他很高,超过1 米90,一头卷曲的黑发。一张典型意大利人的面孔正冲着我咧嘴笑着,露出白白的牙齿。“你会说中文?太好了!在哪里学的?”

“在北师大学了一年,现在在罗马也学。”

朋友帮我安排好住宿邀我一起出去吃晚饭。我赶紧梳洗一下,放下了浓密的卷发,换了一条裙子,奔下楼来,他们已等在大堂。

朋友直直地盯着我看了两秒钟,然后说:“Annie,我快认不出你了。 你真美。”


我们来到了一条都是酒吧和餐厅街道。有点象我们上海的雁荡路步行街。透过敞开的窗户可以看见人们在热烈的交谈和畅饮着。我们选了一家很热闹的餐厅坐下。空气里弥漫着食物的香味。耳边是热情的意大利音乐混合着抑扬顿挫的意大利语。女侍者腰际那根细细的金 链子随着她的摆动发出异样的光彩。我新奇地打量着周围,但是我的余光告诉我坐在我对面的米亚诺正透过烛光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这样的目光使我有点不自在,好在朋友的交谈和可口的意大利菜使我忘了窘迫。谈话中我不由得对米亚诺的中文刮目相看。他的中文功底超出我的想像,他居然读过《浮生六记》,《红楼梦》等古典名篇,还读过鲁讯和徐志摩等的近代佳作。他对中国文化的熟悉和浓厚的兴趣使我几度以为自己在和一位酷爱文学的中国青年在交谈。同样的兴趣爱好使我和他越聊越投机。


一旁的朋友好象看出些什么,知趣地告辞道:“明天一早我还有事,不如让米亚诺好好陪你看看罗马之夜,他土生土长比我熟悉多了。”

“要知道你在这里只呆一个晚上,下次再来不知要何时了。”朋友看见我犹豫不决的样子又说:“你放心他是我四年的同学,要是他照顾不周我也不好向小惠交代。”小惠是我上海的堂姐也是他的女朋友。


“这样不太好吧,”我觉得不好意思。“要打扰你们的休息。”

“没关系,明天我没什么事儿。要知道罗马的夜晚是很美的。” 米亚诺真诚地看着我说。

“好吧。”我抬眼迎着他的目光。我想如果我再坚持要回去的话实在对不起这么美好的夜。

“好了,你带我到哪里去领略罗马最美的夜景?”我坐在他的小飞亚特里。收音机里放着任贤齐的“我是一只鱼”的卡带。“你也听小齐的歌?他是我最喜欢的歌手。”

“我也是。”他把音乐开响,我们一齐大声唱着:“需要你,我是一只鱼……”“看过”罗马假日“吗?记得里面的许愿泉吗?”

“当然,当然,也叫少女泉,是吗?”

“那你看这是哪儿?”


夜晚的泉水在五彩灯光的照耀下奇丽欢快的跳动着。池边坐着一对对的情侣。有人过来兜售玫瑰花。我脑中正回想着奥黛丽是怎样将分币抛入许愿泉的情景,我背转身许了愿向池中抛了一枚硬币,转过身只见米亚诺正从花贩手中接过玫瑰花。他居然买下了小贩手中所有的玫瑰。


我又惊又喜,“那么多的玫瑰我怎么拿呀。”

米亚诺微笑地看着我说:“人们说当你把硬币抛入这泉水中就意味着你一定还会再来罗马的。”


当我们并肩走在罗马的石板小路上,一起唱着小齐的“心太软”, 手上沉沉的玫瑰发出阵阵的幽香。那时我真的忘了自己是在罗马的小巷里还是在上海的弄堂里。



他带我来到古罗马斗兽场,月光下诺大的斗兽场更显得空旷,寂静。带着种残缺,悲凉的美。


“你能想像这里以前的豪华和喧闹吗?无数野兽的尸体从这扇死亡之门运出来,大象,狮子还有奴隶的尸体。”


一阵风吹来,带来瑟瑟的凉意,耳边好象传来些奇异的声音,像隆隆的马车声,像贵族们拿着酒杯大声地说笑声,像奴隶们发出的呻吟和动物受伤时的哀嚎。我不禁打了个冷战。我们走的这条路冷冷清清一个人都没有。却突然窜出一只带花纹的野猫。站在路中,幽绿的

眼睛毫不畏惧地看着我。当我从它身边走过,它踱到一边还是幽幽地看着我。我被它看得寒丝丝的,慌不择路地逃下山,后面传来米亚诺兴灾乐祸的大笑。


“不好玩,不好玩,这里太凄凉了,好像不太适合晚上来。带我到人多一点的地方,好不好?”“那就去西班牙广场,那里是年轻人的天堂。”


果然那里又是另外一个世界。整个广场象在开着party ,不禁使我想起长风公园的大草坪。一群群的意大利青年们弹着吉它,唱着歌,跳着舞,有的还使出自己的绝活,翻跟斗玩杂耍。靠广场的一栋古旧的房子用整个一面墙极其逼真地画着诺基亚的巨幅广告。 风吹过仿佛象画布一样会飘动。现代科技和文明古城就这样在这里融合着。我们看了一会儿表演。然后坐在著名的西班牙台阶上。感受着星空下这美好的夜。


夜已深了。罗马的夜晚微风习习,我单薄的衣服挡不了阵阵的寒风,冻得我有点发抖。米亚诺脱下外套披在我身上。


“到酒吧喝一杯怎么样?”


三点多了,酒吧居然没有座位!迪士科门口还要排队!罗马的夜生活如此得热闹。我们换了两家才找到一家有位置的酒吧。酒吧的位子是一条条的长餐桌,所以不管认不认识都要挤在一起。意大利人无疑是世上最热情的民族,邻桌是三个意大利小伙子,他们想点一个披

萨,但又觉得太多怕吃不了就热情邀我们一起来分享。于是就很自然地聊起天来。他们好奇地问我是从哪里来的。


“猜啦。”

于是香港,日本,新加坡甚至台湾都猜到了。好不容易才有人猜到中国。

“我是中国人。来自中国上海。”

“知道,知道,但是没去过。我们要去北京看长城。”

“我觉得上海就象你们的米兰,北京就象罗马。”


邻桌们又递来啤酒。就这样边喝边聊,但是米亚诺在对面却示意要走。


“为什么要走,不是聊得很开心吗?”

“你只顾和他们说话,快要把我给忘了。”他顿了顿,又说道:

“我是开玩笑的,但意大利人很热情,特别是男人见到美丽的女孩子更加热情。”

我打断他,“你能带我去看说真话的嘴吗?”


他吹了声口哨,小飞亚特在罗马的巷子里转来转去,终于停在了一栋毫不起眼的建筑前。他停了车走到一栅栏门前,若有所失地掏出一串钥匙。


我一惊:“你这是带我上哪儿?”

“你猜呢。”

“不会是你家吧?”

“怎么会是我家呢?”

“那你拿钥匙出来干嘛?”

“哈!哈!你想到哪儿去了,”他笑得坏坏的,“我只不过突然想看看有没有带钥匙。你往里面看。”


我透过栅栏往里瞧,天哪,那不是说真话的嘴吗?


“怎么会在这儿呢?电影里好象是在一个山洞里的。”

“是的。不过现在搬到这个教堂里来了。”

把手放进那张嘴里,来测是否说谎。

“你敢把手放进去吗?”他笑嘻嘻地问我。


我想了想说:“不敢,因为我说过谎。”


“哎,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个地方,你们的导游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带你们来的。”米亚诺很高兴地说。我兴高采烈地跟着他走了好长一段山路。来到山顶,他趴着围墙找了好一会儿:“找到了,找到了。还在这儿。”我从他指的一个很小很小的洞里往里看。费了好大劲才

看明白原来从这个小洞里看到了整个古罗马城的全景。只是天还没亮。。


“好看吗?这是我小时候发现的。没想到现在还在。”

“你知道吗杭州的灵隐寺有一个景点叫一线天。就象这样站在一个特别的点才可以从一个很小的洞里看到一片天。”

“真的吗?那这就是罗马的一线天啰!”他颇为得意地回头看着他的发现。

“天快亮了,我们去看日出好吗?”他兴奋地建议道。

“好,不过先去喝杯卡布基诺吧!”车子开到一家小小的杂货店前。里面有热烘烘的面包和香喷喷的咖啡。几位歇脚的夜行司机边抽烟边喝着咖啡。店主是一对慈祥的老夫妻。知道我来自古老的中国, 他们都咧着嘴向我笑着,胖胖的女店主特意从柜台里走出来,上上下下地打量我然后对米亚诺叽叽咕咕说了一通。

“她说你太瘦了,应该多吃点。不过不要吃得象她那么胖,哈!哈!”他边说边往纸袋里装面包。

“买那么多面包干嘛?”

“给你呀。明天你们要坐一晚的火车回巴黎。带着别饿着了。”

心中温暖。很体贴的男孩。


当太阳从远方升起。照耀着罗马古城的一砖一瓦都泛着金光。我转头看着一边的米亚诺,阳光映衬着他轮廓分明的侧面格外得英俊。

“太阳是一样的,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都接受她的无私光芒和温暖。”

“所以我们无论在哪儿,都是一家人,因为我们享受着同样的阳光。”

他握起了我的手,阳光洒在我们的身上。我们享受着美妙的自然景观。他的友爱从手中缓缓地流到我的心中。两颗年轻的心热烈地撞击着,天亮了。我也要归队了。米亚诺要和公主告别了。

回酒店的路上彼此都默默不语。只有小齐还在唱:我是一只鱼,没有你,象少了水和空气。我们心里都知道这一别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了。车子好象一眨眼就到了门口。告别的话不得不说了。

“再见了,米亚诺,谢谢你陪我度过这难忘的一夜。我喜欢罗马。我一定会再来的。”

“我要谢谢你。眉眉,是你给我这个美好的夜。我喜欢你,喜欢你这样的中国女孩。等我读完书一定再到中国来看你。”

“等到有一天我要和你一起在中国看日出,好吗?记住我们拥有同一个太阳。”

他恋恋不舍地拉着我的手,那双蓝眼睛更显得深邃,注视着我的黑眼睛,我觉得他快要掉进我黑眼睛这东方黑色一汪深潭里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Which of the cities visited did Your Highness enjoy the most?

记者:访问的城市当中,殿下最喜欢哪一个呢?


Each, in its own way, was unforgettable. It would be difficult to - Rome! By all means, Rome. I will cherish my visit here in memory as long as I live.

安妮:每一个城市都有其独特之处,令人难忘。这很难说,罗马。不管怎么说,就是罗马。我将会永生永世珍惜我访问此地留下的回忆。


I have to leave you now. I'm going to that corner there and turn. You must stay in the car and drive away. Promise not to watch me go beyond the corner. Just drive away and leave me as I leave you.

我现在不得不离开你。我要去那个角落并且转弯。你必须留在车内并且开车走。答应我不要看我走过那个角落。只要开走并且让我留下就像我离开你。




火车驶出了罗马车站,我已经枕着芬芳的玫瑰香味睡着了。


Rome ,Italy ………我是飘泊天涯的过客,请你不必再追寻我的名字。。。






本文内容于 2009-10-18 21:20:20 被黄杨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