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少年记忆之照相

后张飞 收藏 57 194
导读: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摄影技术也进行根本性变革,现在数码相机普及、手机也携带有照相功能,所以拍照就边小孩子也会了,而且拍摄的照片也不需要冲印,直接放进电脑里保存,还可能自己制作成电子相册,这样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随时都可以记录下来,成本也不高,不亦快哉,而我小的时候,照相绝对是件非常奢侈的事件,所以至今我也没有几张小时候的照片,想知道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只能靠父母亲的回忆了,非常的遗憾,相信和同龄的人当中,都会有这种感叹的罢。 整理自己的相册,自己小的时候拍摄的照片,也只保留了四五张,少得可怜,让人难以置信了,而

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摄影技术也进行根本性变革,现在数码相机普及、手机也携带有照相功能,所以拍照就边小孩子也会了,而且拍摄的照片也不需要冲印,直接放进电脑里保存,还可能自己制作成电子相册,这样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随时都可以记录下来,成本也不高,不亦快哉,而我小的时候,照相绝对是件非常奢侈的事件,所以至今我也没有几张小时候的照片,想知道自己小时候的样子,只能靠父母亲的回忆了,非常的遗憾,相信和同龄的人当中,都会有这种感叹的罢。

整理自己的相册,自己小的时候拍摄的照片,也只保留了四五张,少得可怜,让人难以置信了,而且全都是小学、中学时拍摄的毕业照而已,也就是那种贴在毕业证、准考证上的一寸黑白照片及班级集体照,除此之外,就在也没有其它的照片了。据说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曾经抱着我们兄弟照了个全家福,小时候我在家里的像框里也曾见过,我在爷爷的怀里,很小很小,照片是二寸的小黑白照,上面的人也就更迷离了,这张现在看来很有珍贵的照片,早已下落不明,只不过小学和初中的毕业集体照,也是黑白的,至今我还保留着,可见这少之又少的少年时期的照片,是何等的弥足珍贵。记得毕业的时候,同学之间也交换照片,都是那种一寸的小照片,大家加印十几张,只和自己要好的同学,互相交换留作纪念,其实大家乡里乡亲的,毕业了也差不多还在一个村子或乡里,很少有同学考上大学的,这些小照片不知道能保留几天。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开始有彩色的照片可以拍了,但证件照还坚持要用黑白的照片,所以高中毕业时,拍摄的一寸的毕业证、高考准考证上的照片,都还是黑白的,而班级的毕业集体照,则改成彩色照片了,但那时候的冲印设备的限制,黑白的集体照片可以放大,而彩色的照片只有通常的六寸的。我第一张彩色照片是在高二时候拍摄的,那时我在县城中学住校,我和一位同学逛街,经过县城唯一的照相馆时,他有拉着我进去,说照一张合影,就是那种在影棚里拉一个布景拍摄的照片,拍照的费用都是那位同学付的,他们家当时开了一个炒瓜子的小作坊,所以在我们同学中算是比较富裕的,还有零花钱可以自由使用,这张照片我还保留着,现在看一看,不由的感慨到“自己也年轻过”。

小时候,也非常渴望有人给自己拍照片,那时候乡下没有照相馆,但有人买了个照相机,走村窜户地给人拍照,当然是要收钱的,通常照片拍摄了好长时间才能收到,因为他拍摄的胶卷还要送到县城里去冲印。那个照相的最喜欢骗我们小孩,没有生意时,他就给我们小孩子照,我们小孩子开心死了,但拍过之后,永远也没有照片给我们,其它他的相机里根本就没有放胶卷,完全是逗我们小孩子的,所以我就最恨帮我照相又不给我照片的人。上初中时候有一次郊游,我们班同学一道去我们乡里的一个小水电站游玩,参加水电站大坝并进行野炊,同学们玩的高兴,都说如果能拍个照片留念多好,只可惜那时候老家也穷酸,也买不起照相机,正好我的一个“八杆子才能打得着”的亲戚,是乡的文化站,胸前挂着一个照相机也在水电站,有可能是“采风”吧,但把我喊过去说帮我照张相,我真的有些喜出望外了,同学们都非常“眼红”,都说要看我的照片,可是照片拍后,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只不过“八杆子才能打得着”的亲戚,我这一辈子算是记着了。

让人哄着拍“空照片”,也不一定只有小的时候,我上大学了,还曾经发生过类似的事情,记得大二的假期,我曾经到九华山旅游,因为没有相机,山上一个做拍照生意的小姑娘就跟着我一起登山,不停地劝我拍照,照顾她的生意,我没有办法,大概拍了近十张的照片,钱付给她,并留下地址,最后好长时间也没有收到照片。还有一次是在重庆的朝天门码头游玩,那里有许多拍照片的人,我想拍一张照片留念,我跟他说拍一张,他回答我“拍一张(套)么?”,我回答“是的”。最后付钱的时间他让我付三张照片的钱,他说是我自己答应拍摄一套的,一套共三张照片,我成了冤大头,在同一个地点拍三张着不多一样的照片,当时自己只有一个人,斗不过他们,只好作罢,付钱了事,但一个星期后,三张照片我还是收到了。

由于老是上当受骗,所以就想自己有一部照相机,可以随意的拍摄。这个愿望,现在来看见近乎笑话了,但我还是在自己工作二年后,才买了自己的第一部相机,那是一部柯尼卡的“傻瓜”相机,我拿着他回家过年,给乡邻们拍照片,我有一个习惯,只要是冲洗出来的照片,不论是好是坏,我都寄给他们,从来不浪费他们拍照片时的那份感情,就算是数码相机拍摄的照片,我通常也全通过邮件或拷贝给他们,不行的话就冲出来寄给他们,这已经是我的一个生活习惯了,只不过这种习惯大概不适合作摄影记者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