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一百二十一章 乳白天空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size][/URL] “大队长,您在想什么呢?”弗莱舍尔一声不安的询问顿时把施特莱纳带回到现实中,他慌忙收起对过往的回忆,转身看着探险队的成员们。 “我们不能再走下去了。”他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队员们纷纷焦急的围拢到他身边。 施特莱纳做了一下深呼吸,稳住自己的情绪,平心静气的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大队长,您在想什么呢?”弗莱舍尔一声不安的询问顿时把施特莱纳带回到现实中,他慌忙收起对过往的回忆,转身看着探险队的成员们。

“我们不能再走下去了。”他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队员们纷纷焦急的围拢到他身边。

施特莱纳做了一下深呼吸,稳住自己的情绪,平心静气的说:“我们已经在这里考察了七天时间,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这或许说明我们要找的那片大陆根本就不存在,眼下我们的给养仅够维持四天时间,如果不立刻返回出发基地的话,那我们就会被活活饿死在这里。”

队员们面面相觑,他们很清楚施特莱纳的话并非有意恫吓。他们的脚下是一片神秘而又未知的世界,它没有土著居民,也没有农田森林,甚至连一颗小草都难觅踪迹,它有的只是永远不知停歇的风雪和那一望无际的白色。如果在给养断绝前无法返回出发基地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亡这一条路。

不过,尽管被笼罩在死亡的阴影之下,可是很多队员却不愿就此放弃,因为有一件事情比死亡还要令他们难以忍受,那就是无情的嘲笑和讽刺。

自从他们跟随施特莱纳走上寻找雅利安人史前文明遗迹这条路以来,虽然这些年来他们出生入死,风餐露宿,还有不少同伴更是丧生在丛林猛兽的利爪之下,但是时至今日他们却未能发现任何雅利安人的史前文明遗迹。每当他们带着沮丧的心情从探险地回国时,总是会面对各方面的冷嘲热讽,有人说他们是一群异想天开的傻蛋,有人说他们是一无是处的废物,甚至还有人无中生有的认为他们是在以考古研究为理由中饱私囊。

面对质疑的声浪,他们虽然气愤可是却无法回驳,因为只要他们一天拿不出对雅利安文明的惊人发现,这种质疑的声浪就一天不会平息。这次来到南极,他们个个在心里憋了一口气,发誓要在这片荒芜的冰雪大陆上证明自己的能力,以此来洗刷之前的不白之冤,可是现在施特莱纳却要命令大家返回,这就意味着他们还要去面对那些无情的质疑!

沉默良久之后,有的人终于打破了寂静,“大队长,我们现在不能回去!”

施特莱纳脸色一沉,“开什么玩笑!难道你想在这里等死吗!”

“我不想死,可是我也不愿意活在那些怀疑的目光里!”这个人激动地说:“大队长,就这样空着手回去,我们拿什么去向党卫队领袖交差,难道要我们承认这又是一次无功而返的行动吗?”

“考古研究需要耐心!”施特莱纳不悦的说:“如果现在不返回出发基地,那我们就会死在这里,到时候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我相信党卫队领袖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队长!话不能这样说。”队员们开始七嘴八舌的发表自己的意见。

“我认为党卫队领袖也许不希望我们死去,可是他今后却未必还会让我们继续从事探险工作。”

“是啊,万一之后的探险队发现了雅利安文明的遗迹,那我们肯定会被当成废物一样对待!”

“和我一起加入党卫队的几个同乡如今都当上了突击队大队长,可我现在还依然是个二级小队长,要是这次又空手而归的话,恐怕我这辈子的前途就完了。”

在一片纷纷扰扰的意见声中,施特莱纳心乱如麻,当初在希姆莱面前立下军令状的万丈豪情正在逐渐散去,他甚至有些后悔不该接下这次任务,但是他后悔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怕死,而是从心里为自己勇敢的部下们还要继续忍受无情的羞辱而难过,他是个性情高傲之人,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无能而让部下们蒙羞。

“汉斯,”施特莱纳心烦意乱之下,下意识的问了一直站在自己身边默不作声的弗莱舍尔一句:“你为什么不说话?”

弗莱舍尔敬畏的看着施特莱纳,犹豫了半天,才嗫嚅着嘴唇说:“大队长,我相信您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理由呢?”施特莱纳继续问道。

“因为您说过,钢铁般的意志可以战胜任何困难!”

施特莱纳无奈的苦笑一声,这句话本是他从希姆莱那里学到的一句空洞的口号,可没成想却在弗莱舍尔心中产生了效果。不过,这句话倒也激发了他不甘失败的斗志,他再次抖擞精神,朝队员们喊道:“勇敢的党卫队员们,你们说的不错,我们没有理由放弃,从现在起,我们要继续前进,我们要为元首找到那片传说中的香格里拉大陆,我们要成为成千上万日耳曼人顶礼膜拜的英雄!嗨!希特勒!”

“我们的荣誉是忠诚!”队员们异口同声的爆发出怒吼。

施特莱纳把手用力的一挥,“前方一千米处有一座冰山,让我们先到那里扎下营寨,然后再爬上去观察一下周围的地形,希望上帝能保佑我们创造奇迹!”

探险队员的斗志被点燃了,他们一扫之前的郁闷,高昂着头颅,继续顶着风雪前进,白茫茫的冰雪大陆上很快就响起了一阵男人们的嘶吼!

党卫队在前进,

道路畅通无阻!

突击纵队整装待命!

要去消灭专制,

开拓自由之路。

像我们父辈一样,

时刻准备作最后冲击!

死神是我们的战侣,

我们就是黑色的队伍!

南极大陆上的积雪很厚,而且下面还藏着深不见底的冰层裂缝,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命丧黄泉,所以尽管那座冰山距离探险队不过一千米的距离,可是探险队走起来却异常艰辛,在阳光有气无力的照射下,他们一点点缓慢的接近目的地。

施特莱纳此刻走在了队伍的最后面,和斗志昂扬的部下们不同,他心里并未失去应有的冷静。作为探险队的负责人,他知道自己有责任把这些勇敢的士兵们活着带回家,所以他暗下决心,只要抵达那座冰山后没有特殊的发现,他就会立刻下令丢弃不必要的装备,压缩口粮,以最快的速度撤回出发基地。当然,他也做好了回国后面对希姆莱咆哮的准备,也许这样做会让他失去党卫队领袖的宠信,可是和保全部下的生命相比,一通责骂又算得了什么呢?

可是就在他们好不容易走到离那座冰山仅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时,周围的景象却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原本晴朗的天空此刻居然像是蒙上了一层乳白色的面纱,顷刻间天地浑然一体,刚才在远处一些若隐若现的景物此时突然变得近在咫尺,它们和探险队眼前的那座冰山混在一起,让人无法分辨出它们正确的方位,有些探险队员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得不知所措,他们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四周,可没过多久,有人就感到天旋地转,仿佛世界末日即将到来一般。

施特莱纳同样对这种奇异的现象感到疑惑不解,但是他并未慌乱,而是在脑海中急速搜索关于这种异常天气的答案……

突然!恐惧在一瞬间占据了他的脸庞!“都闭上眼睛呆在原地不要动!这是‘乳白天空’!”

施特莱纳在率队前往南极探险的途中,曾经仔细阅读过很多探险家描写自己在南极经历的文章,其中就有人提到过“乳白天空”这种可怕的天气!

“乳白天空”是南极洲的自然奇观之一,它是由极地的低温与冷空气相互作用而形成的。当阳光照射到镜面似的冰层上时,会立即反射到低空的云层,而低空云层中无数细小的雪粒又像千万个小镜子将光线散射开来,再反射到地面的冰层上。如此来回反射的结果,便产生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乳白色光线,形成白蒙蒙雾漫漫的乳白天空。这时,天地之间浑然一片,一切仿佛融入浓稠的乳白色牛奶里,所有的景物都能看见,方向难以判别。人的视线会因此产生错觉,既分不清近景和远景,也分不清景物的大小。严重时还能使人头昏目眩,甚至失去知觉而丧命,而唯一的应对方法就是闭上眼睛呆在原地不动,直到这种可怕的天气自动消失为止。

施特莱纳的部下们在听到他的吼声后,都急忙闭上眼睛,蹲在原地不敢动弹,任凭无情的风雪落在他们身上,渐渐把他们变成一个个白色的人形雕塑……

好长时间之后,周围的景象终于恢复了正常,施特莱纳站起身,抖落一身的冰雪,焦急的向周围大喊道:“你们都怎么样了?快站起来!”

探险队员纷纷从自己的藏身之处站起来,他们走到施特莱纳身边,心惊胆战的议论着刚才的一幕。

“老天爷!真没有想到这鬼天气这么可怕!”

“是啊!我刚才看着看着就感到头晕目眩,差一点失去知觉!”

施特莱纳没有心思去理会部下们的惊异,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众人的安全。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十一个!”刚一清点完人数,施特莱纳就感到浑身冷汗直冒,探险队连同自己总共是十三人,可是现在站在自己的面前的只有十一个人!

顾不上多想,他立刻又清点了一遍人数,结果和刚才一样,还是少了一个人!

施特莱纳焦急的看着身边的队员们,他很快就发现了失踪的人是谁!——党卫队突击队员汉斯·弗莱舍尔!

“该死的!他刚才就站在我的身边,可怎么一会儿功夫他就不见了!”施特莱纳急得大吼大叫,这不光是因为担忧弗莱舍尔的安全,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他身上还背着电台,这可是与后方出发基地唯一的联络工具啊!

“快!立刻去找!一定要找到这个孩子!不然我们都得完蛋!”施特莱纳狂吼着催促部下们开始对四周展开搜索。

“汉斯!你在什么地方!如果你听到我们的呼喊就回答一声。”探险队的成员们在空旷的冰原上无助的呐喊着,可是却没有换来任何回应。

一丝绝望渐渐爬上施特莱纳的心头,他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美丽的妻子,记得在出发前,他曾经骄傲的对她说:“亲爱的丽萨,我虽然不能告诉你我这次要去做什么,但是请你相信我,我将会像英雄一样凯旋而归,到时候我就永远留在你身边,再也不让你在漆黑的夜里流下思念的眼泪。”

这些甜蜜的誓言如今虽然言犹在耳,但是却很可能成为自己和妻子的诀别之词,这对施特莱纳而言,无疑是一种巨大的讽刺,可是,他已无计可施……

“大队长!我们找到他了!”前方冰山脚下一声突如其来的兴奋呼喊让施特莱纳眼中深深的绝望顷刻间化作绝处逢生的狂喜,他连滚带爬的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奔去。

此刻在冰山的脚下,几个探险队员焦急的围在一起,倒在雪地中的弗莱舍尔在他们的注视下双目紧闭,苍白的脸上落满积雪,无论这些人如何呼唤他的名字,他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施特莱纳刚一冲到弗莱舍尔身边,就立刻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施特莱纳未作犹豫,立即弯下腰扶起弗莱舍尔的身体,焦急的用手不停拍打着他的脸庞:“汉斯!快醒醒!这不是睡觉的时候!听见了吗!快醒过来!”

在施特莱纳的努力下,弗莱舍尔终于缓缓睁开眼睛,当施特莱纳兴奋的面容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大队长,我还活着吗?”

“傻瓜!有我在你就死不了!”施特莱纳看到弗莱舍尔终于苏醒,高兴的不知如何是好。

“嗨,汉斯,你刚才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该不是听见了上帝的召唤吧?”有人居然开起了他的玩笑。

“我没看见上帝。”弗莱舍尔在施特莱纳的搀扶下站起身,他难为情的说:“刚才的天气突然起了变化,我分不清方向,胡里胡涂就脱离了队伍,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感到头晕,接着就看到有好多漂亮的姑娘在向我招手,再接下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漂亮的姑娘在向你招手?”探险队员们发出一阵猥琐的笑声,“哈哈……这小子还是个处男呢……难怪他会脱离队伍……原来是受不了诱惑……哈哈……”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弗莱舍尔涨红着脸躲在施特莱纳身后不敢露头。

“好啦,既然大家都平安无事,那我们就开始扎营。”施特莱纳笑着对一个部下说:“普吕格尔,在我们当中,你的身手最敏捷,现在我命令你爬到冰山上面,观察一下四周的地貌。”

“是。”普吕格尔卸下身上的装备,拿起一套登山工具,就开始向冰山顶端攀爬而去,不一会的功夫,他就爬上了冰山顶端。

看到普吕格尔爬上了山顶,施特莱纳在山脚下喊道:“普吕格尔,你有什么发现吗?”

“暂时还没有。”普吕格尔站在冰山顶端一处光滑平坦的冰面上,取下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开始四处张望,“这鬼地方到处都是冰山,有的足有数百英尺高,我能看见的地方都是白茫茫的冰原,连他妈的一根草都没有。”

施特莱纳眉头微皱,作为一个学者出身的党卫队军官,他不太喜欢有些部下粗俗的语气,可就在他想提醒一下普吕格尔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时,却突然听见从头顶上传来一声惊呼!

“上帝啊!这是什么?”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