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四章 深宅飞客 (7、8、9)

刘国斌 收藏 2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URL] 7 眼望忽晴忽阴,忽雨忽风的天空,野岛的心绪,恰似狂云翻滚,压抑难控。皇姑丢在自己手里,有辱使命,愧对国民哪!十多天了,没头没脑地乱撞,就看今晚这一锤子了!让皇姑安全回来,难哪!惊动了坂田大佐不说,连泽川将军都下了死令,让我怎么完成任务?安全,就是不能受到伤害,何谈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7

眼望忽晴忽阴,忽雨忽风的天空,野岛的心绪,恰似狂云翻滚,压抑难控。皇姑丢在自己手里,有辱使命,愧对国民哪!十多天了,没头没脑地乱撞,就看今晚这一锤子了!让皇姑安全回来,难哪!惊动了坂田大佐不说,连泽川将军都下了死令,让我怎么完成任务?安全,就是不能受到伤害,何谈容易!若是皇姑落在中央军手里,按他们的条件,给他个云岛城就是了。土匪更好对付,多点钱,就打发了。偏偏皇姑被八路军插一扛,太头疼。这些人,软硬不吃,生死不怕,又诡计多端,令人防不胜防。如果就我的本意,派上一个连,一阵枪炮就能解决问题。可是,里面的皇姑怎么办?网,撤开了,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再钻空子?中佐,怕是当到头了,与其回去上军事法庭,不如战死在沙场,图个痛快。可是,任务怎么办?今晚,花脸虎的人能创造奇迹吗?

在野岛胡思乱想之际,马蹄踏踏,一日兵飞至身边。

野岛顾不上寒喧,忙问:“人呢?”

日兵正是夜行者。他气喘吁吁道:“中佐,没成。八路防守的太严。”

野岛不甘心,问:“见到皇姑了?”

“没看清。但肯定是皇姑她们。”

“那个土匪呢?”

“我怕暴露计划,处理掉了。”

“她们还在村里吗?”

“不会走那么快。”

“也好。”野岛沉吟片刻,对另一士兵说:“去。让那伙人行动,开始执行第二个方案,今夜一定要得手……”


8

一夜的奔波,宁振武已辨不出方向。他大体感觉是走向泰山方向,至于偏离路线多远,却拿不准。

无名荒村遭偷袭,仍叫他胆战心惊。后怕的是,鬼子与土匪联合,自已怎么一点儿也没估计到?这是个教训!防患于未然吧。说不定那天,国民党中央军还会再掺和,那更热闹了!

想着,走着,宁振武看看天已近佛晓,而近处又有一座高岭,决定先过去休息片刻,分辨一下行进的方位。

蒙面人的夜袭,给众人带来了惊恐,担忧,兴奋,企望的综合症。

逃。这个字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不易。佐纪子自从想到逃走,心里一直莫名地兴奋。聪明人常常办糊涂事。她仍在为夜间的事情后悔。蒙面人讲日语,肯定是自己人。即便挨了打,自己不还手,也能一起逃走。说不定,还能带走皇姑呢!唉,自己一时冲动,丧失了机会。

机会,不在创造吗?

逃!佐纪子抗拒不了逃字对自己的诱惑。

机会来了!佐纪子斜视四周。此时,已是秋夜五更,寒风凛例,隐在岭峁下小憩的武工队,个个冻得缩头抱臂,无处躲藏。

开始行动。佐纪子下了决心。她看了一眼娟代荷萍,要不要告诉夫人呢?算了,反正为了她,让她暂时牵制八路,当个掩护吧!

佐纪子蹲在地上,--点点朝沟边移动。

她站起来,朝岭后紧走几步,楞住了:哨兵玲珑鸟立在对面。

先下手为强。佐纪子主动搭话:“先生,我要出恭。”

玲珑鸟却不懂文雅词,问:“啥叫出恭?”

“出恭就是方便……”

“方便?”玲珑鸟还是不懂。

“方便就是上厕所……茅房……”4

“这儿哪来的茅房,你说拉屎撒尿不就得了!近点方便,远了就不方便了。”

玲珑鸟冷得有些不耐烦,挥挥手,放过她。

佐纪子挑了个离树丛很近的地方蹲下,回头见玲珑鸟盯着由己,心一狠,索性背对他,褪下裤子。

玲珑鸟只觉得眼前白花花一闪,清楚了怎么回事,忙转过脸。

佐纪子扭头,见玲珑鸟仍在原处,有点着急。这一招不灵?对!她小声喊:“先生,你站到顶风方向,顺风有味……”

玲珑鸟照办了。

佐纪子飞速地提好裤子,摘下头巾,挂在树枝上,闪身钻进树丛。

女人的精明之处,在于充分利用了男人的粗心大意。

冬哥来换岗,见玲珑鸟转身呆立,问:“干啥呢?”

玲珑鸟说:“那个丫环要方便……解手……”

冬哥急道:“咋不叫兰丽跟着? ”

玲珑鸟一怔,忙带冬哥来到树丛旁。张眼一看,槽了:只有头巾,哪见活人?

“妈的,耍老子!跑不远的,我去追!”玲珑鸟恨恨说,低头钻进树丛。


9

“嗖嗖……”佐纪子只觉得耳边生风,天地旋转,脚下的荒草如助一臂之力,托着自己飞奔。

跑!她心里只有一个字。管他哪个方向,照直跑,八路追不上。天黑,他们看不见。看见也不敢开枪,那等于自动暴露目标。

眼睛的余光里,已察觉自己跑到一谷状的沟里,佐纪子又调整路线,拐向一斜坡。

山坡难行,路面高低不平,石块磕磕绊绊,累得她满头冒汗,也没跑出多远。

临近一沟壑,佐纪子埋头赶路,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正好跌入沟里。

她刚刚站定,又被一黑影扑倒。

佐纪了立刻绝望:让八路军撵上了。

岂料,黑影开口,却是生腔:“你是谁? ”

“我是……”佐纪子有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再来硬的。

黑影问:“你是日本人?”

“对的。”佐纪子回答。

“日本人咋说中国话?”黑影带着疑问。

“我是皇姑的翻译。”

“皇姑呢?”

“还在八路手里。”

黑影犹豫。他捕捉的对象,并非翻译。

佐纪子猛然想起关键的问题,道:“你是谁?哪方的?”她清楚:目前,敌友的关系太复杂。

黑影口气很硬,说:“别多嘴。为你们干。”

佐纪子料此地非久留之处,说:“那就快走吧?”

黑影磨蹭片刻,引路前行。

走了一段,黑影又站定,说:“朝前再走二里地,山坡上的独户独院,有你们的人接应。我还得回去,找皇姑!”

黑影抽身离开后,佐纪子才感觉自己连跑带吓,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或许听说快见到自己人的缘故,她心内又升起一片兴奋。

佐纪子稍事休息,正要赶路,听到背后的沙沙声,以为黑影又折回来了,就原地等候。

那人来到面前,佐纪子细细一看,魂魄顿飞——玲珑鸟虎着脸,直瞪自已。

佐纪子软了。脑子一转,她又拿出看家本领,问:“那天晚上,跟我动手动脚的,是你吧?”

“是。”玲珑鸟并未否定。

“你想占便宜还是要反水?”

“你说清楚。”

“那好。你若占便宜,我现在就给你,算是报答,然后各走各的路。你要想反水,那就先跟我走,事成后我满足你,怎么样?”

玲珑鸟站立未动。

“明白了。”佐纪子见玲珑鸟犹豫,知道他动心了,立马松腰带,蹲在地上,露出半个臀部。

玲珑鸟无声地走近。

佐纪子催促说:“你过来吧,天冷,快一点儿……”

荒山野岭,强男弱女,好事易成……佐纪子暗自得意。

突然,玲珑鸟飞起一脚,将佐纪子扫倒。

佐纪子恼羞成怒,爬起来接开架式,准备反击:这家伙,怎么变卦了?

玲珑鸟腾身一跃,又将佐纪子扫倒。

佐纪子本来技不如人,加之裤子未系,有劲使不上,只有被动地挨打。

玲珑鸟不言声,疯狂地喧泄着,一脚重似一脚,一拳狠过一拳,打得佐纪子满地乱滚。

佐纪子毕竟练过空手道,当她再一次在地上滚动时,有意地多翻了几个身,积蓄一点力量。

玲珑鸟,步步靠近。

佐纪子,已爬了起来。

猛地,佐纪子头朝玲珑鸟撞去。

岂料,玲珑鸟并不躲闪,而把瘦小的脑袋一伸,对冲而迎。

“轰……”佐纪子只觉得眼前一黑,啥也看不见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