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离奇的自杀 离奇的自杀22

酒盏花枝 收藏 3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我同意你们的婚事,对吧?”邓卓慢慢说道。

“我们大家都同意,特派员也同意,政委也同意,一团二团四团五团团长也会同意的。”二营长胡路加激动地对欧阳刚说道。

“我同意。”聂政委表态。

“不,我不同意。”邓卓果断地说道。

“什么!”

在场其他人都诧异地看着邓卓,仿佛邓卓只是一个陌生人。胡路加更是心中发誓,如果不是知道邓卓的特派员身份,自己一定要拉响手榴弹和他同归于尽!

“不仅我不同意,牺牲的杨团长也不同意,而且,杨惠,也不会同意。”邓卓极其平静地说道。

在场其他人更震惊了,杨惠和欧阳刚的事他们都听说过,谁都曾在心中暗暗为两人祝福,可现在,两人活着不能在一起,难道死也不能在一起吗?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杨惠的脸。

欧阳刚也艰难地尽力偏过头,睁大眼睛,看着杨惠。

杨惠的嘴唇颤抖着,牙齿咬着下唇,下唇竟被咬出了血。似乎过了几个世纪,杨惠终于把头左右微微摆了摆。

杨惠这一轻微的动作似乎在战士们和营长团长政委心中引爆了一个大型军火库。

欧阳刚紧抓杨惠的手一下子就松了,口中喃喃着:“为什么……为什么?”

邓卓左手抓住杨惠的左手,右手抓住欧阳刚的右手,把两人的手再次叠在一起,轻轻拍了几下,像父亲抚摸自己的儿女一样:“其实,你们都错了,你们也都没有错,错的是命运,真正要受到报应的,也不该是你们,而是三团藏匿三年的内奸。”

杨惠和欧阳刚都睁开眼睛虚弱地望着邓卓。

“其实,欧阳刚,你并不是打算支援二营,而是想让自己牺牲在战场上,因为,杨团长牺牲那个晚上,你喝多了酒,酒醒后并不敢确认自己没有开枪,你不能承受自己开枪杀害杨团长的事实,所以想借鬼子的手做个了断,对吧?”邓卓看着欧阳刚说道。

欧阳刚微微点了点头。

邓卓又对杨惠说道:“其实,你到二营也不是打算帮欧阳刚的,而是想在战场上亲手杀了欧阳刚,为自己的父亲报仇。因为,你父亲牺牲时,你是亲眼看着欧阳刚离开的,你对我撒了谎,但你逃不过良心的折磨,出于对自己爱人的保护,你又不敢说出真相。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战场上神不知鬼不觉地亲手杀了欧阳刚,让别人以为欧阳刚是烈士,自己也报了杀父之仇,两全其美。杨惠,你心中一定是这么想的吧?”

杨惠也微微点了点头。

“其实,你们都错了,杀害杨团长的另有其人,就是一直潜伏在三团的内奸。”

欧阳刚和杨惠脸上立刻现出喜悦的神色。

“你们两个可以永远在一起,但是,不可能成为夫妻,因为,你们是同父异母的一对兄妹。”邓卓痛苦而无奈地说道。

欧阳刚和杨惠立刻吃力地瞪大眼睛看着邓卓,都不相信这一可怕的事实。

聂政委和其他人也都是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整个旷野鸦雀无声,只有太阳毒辣地暴晒着。

“我派唐功带杨团长的照片到你家去查过,你的母亲确认了杨团长就是她二十三年前失散的丈夫,叫欧阳相保,她还不知道杨团长已经牺牲了。欧阳相保当年暴动失败后逃难,就是改名杨相保,以后他曾多次回来,但找不到你们母子,所以又成了一个家,并有了自己的女儿,杨惠。这也就是杨团长为什么要提拔你、培养你、甚至为你拼刺刀却阻止你和杨惠婚事的真正原因。”

欧阳刚低声喊了一声:“妹妹。”然后泪水就从眼角滑落下来。

“哥——”杨惠轻轻地应了一声,却痛苦地闭着眼睛。

欧阳刚用尽最后的力气,向邓卓挤出微笑,请求说道:“别告诉,我娘……”然后,欧阳刚的头一歪,手也从邓卓的手中滑落。

杨惠侧过头,抽出邓卓握住的手,艰难地向欧阳刚的脸上摸去,但就在她的手还距离欧阳刚的脸几寸远的地方,重重地滑落下去,脸下带着笑容,带着泪水。

“狗日的老天!”胡营长一拳砸在身边一棵腰粗的树上,手指上的血立刻就渗出来。

唐功也实在忍无可忍了,一转身,团部门口的两只石狮子正胆怯地看着自己,于是一股怒气从丹田自下而上升腾,从右肩直冲指尖。

“叮叮叮”,剩下的那只卷发狮子头上立刻在唐功的右手下跳出一颗颗火星,不一会,又一个平头狮子出现了。

听到声响地邓卓回头看一眼唐功,小声骂了一句:“败家子!”

“特派员,内奸到底是谁,老子废了他!”胡营长愤怒地拔出手枪。

邓卓看着胡营长,微微冷笑说道:“真正的内奸,就在你们团高层干部中。”

邓卓话间刚落,一团二团四团五团的四位团长立刻拔枪对准了胡路加。

“胡营长,既然特派员说内奸在三团的高层干部中,那就请你把枪交出来接受调查吧,还有雷营长,你也把枪交出来,查出内奸之前你们都得避避嫌。”一团长王元廷斜着眼睛看着胡路加。

雷仁前皱皱眉,慢慢取出自己的手枪,握住枪管递给王团长:“交就交吧,反正我不是内奸。”

胡营长却并没有交枪,而是咬牙切齿地说道:“姥姥的姥姥!刚才打鬼子还跟我称兄道弟,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我会是内奸?”

二团团长宗治平说道:“我看像,刚才仗还没打完,你就派人把战场上的机枪、钢炮全搜刮走了,就留些破三八大盖给我们,哪有半点兄弟情分。”

王团长说道:“你要心不虚就把枪放下,让特派员安安心心地断案,是非黑白,都在特派员脑子里。”

胡营长这才手一松,驳壳枪在手上一转,握住枪管递给王团长。

四位团长这才把自己的枪收起来,都满怀期待地看着邓卓。

邓卓笑着回头看了一眼聂政委,说道:“你也是高层干部,也把枪交了吧。”

聂政委一愣,马上点点头笑着说道:“对对对,我也是。”于是掏出自己的驳壳枪递给邓卓。

邓卓把驳壳枪在手中翻来覆去看了几眼,赞叹道:“好枪!钢质好,准星直,昨晚击毙最后一名忍者应该就是这把枪吧?”

“就是这把枪,从我到三团起就是它跟着我,手感好,打得准,有感情啊!”聂政委深情地说道。

“是啊,打得准,你向杨团长开的那一枪也的确很准。”邓卓突然冷冷地说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