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一卷 回到未来 第十八章 从未谋面的旧人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size][/URL] 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朝腰带伸手,想要抽出手枪。不料人造革枪套里居然是空荡荡的!这时我才想起来,我的“马卡洛夫”已经掉在主席台上了。于是我想都不想,捏起小拳头就朝着那个抓着我的肩膀的人挥了过去。 “快走啦!站在这里等着吃子弹么?”奥菲莉亚焦急中带着惊惶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我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朝腰带伸手,想要抽出手枪。不料人造革枪套里居然是空荡荡的!这时我才想起来,我的“马卡洛夫”已经掉在主席台上了。于是我想都不想,捏起小拳头就朝着那个抓着我的肩膀的人挥了过去。

“快走啦!站在这里等着吃子弹么?”奥菲莉亚焦急中带着惊惶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噢!”我的拳头根本来不及收住,“啪”地一下在她脸上留下了一个圆乎乎的有四道较深印记的红色“私章”。唉,幸好我的手枪掉了,否则很可能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把奥菲莉亚干掉。

那位美国同行看奥菲莉亚的表情倒是一脸愤懑:“喂,你怎么跟这些垃圾搅在一起?难道在这个‘理想国’找工作就真的那么难吗?”

我晕!看来这位还是个美国愤青!“虽然这里找工作确实挺难,但我的情况很特别,”我对他吼道,“有什么话等我们到了海景大厦去再说。”说完像拉不愿意走路的小孩一样一把扣住他的右手手腕,强行把他拖下了子弹横飞的广场,塞进了奥菲莉亚的防弹跑车里。直到跑车开出广场停车场,朝着海边驶去时,一打的P-66坦克(就是在阅兵式上看到的那种薄皮坦克)和数十辆军用卡车才“及时”地赶到了这里,这时广场上的枪声已经渐渐平息下来,不少貌似上访民众的拿着自制武器的人已经跳上停在街边上的皮卡和面包车朝西方狂奔而去,相信绿区入口的守卫一定会 “误放”他们出去的。我坚信这一点,因为这里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2小时后,海景大厦楼顶的小花园。

“嗯……”我看看坐在大理石茶桌后的一袭白衣白裙的奥菲莉亚,欲言又止。她则轻轻摇摇头,对我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让我觉得心里暖暖的。

“嗯……那个……我要去一下卫生间。”这句话还有半截没说完,我已经做贼似的飞速跑进了爬满常春藤的楼梯间,这速度要是在以前参加奥运会,估计能进决赛圈都说不定。

可是没办法嘛,这是……我第十次去卫生间了。不过这一切都要怪我那位头一次见面的“老朋友”,要不是跟他说话太容易刺激情绪,我也不会把一箱子总共12瓶的的麦酒喝完。这下好了,醉倒是没醉,内急可够难受的。

这位老兄名叫戴维斯.诺顿,是纽约州人氏(恭喜他衣锦还乡)。虽然美国佬一直标榜自己“信仰自由”,但是在美国海航中,这家伙也确确实实算是个异类:他出身于一个飞行员世家。更准确地说,是海航世家。他曾祖父是开TBF-1的,爷爷是开F-8的,爸爸是开F-14的,相形之下,我家就一个苏联海军服过役的干爹, “革命传统”就要差劲多了。可是虽然根正苗红,戴维斯却是美国90后一代中少有的左翼激进分子。这家伙自称能够背诵马恩列斯毛的全部著作(虽然都是节选过的段落),从小就立志要对世界进行翻天覆地的改造。他19岁时甚至曾试图申请加入美国共产党,不过被人家拒绝了——领导怕他以后出去搞恐怖活动损害党的形象。至于加入美国海军这个“世界最大的恐怖组织”(他自己的话),他本来是十万零一个不愿意。可惜碍于爷爷和爸爸以及曾祖父在天之灵的面子,他还是夹起尾巴进了航校,中规中矩地服了四年兵役。对于这次我深恶痛绝的意外穿越,他可是相当满意,认为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在天之灵保佑所致。因为他不但可以脱离美国海军这艘“贼船”,而且还有机会在未来投身革命。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在拿着枪“上访”的山区民众中出现也就理所当然了。不过,出于好奇,我还是询问了他在来到这个美丽的新世纪之后的大致经历。

原来,在他的F-18E被吸进那个时空裂隙之后,也出现了与我的苏-33一样的状况——发动机熄火、机载电子系统失灵。他一度试图迫降,可惜下面全是茂密的森林,在高度降到1000米以下后,他只能像我一样无奈地选择了弹射跳伞。

不过戴维斯同志后面的经历就与我大相径庭了。他在醒来时,身边不但没有哪位古装白衣美女跑上去代表组织嘘寒问暖,反倒是有一只两米高的芬里尔巨狼对这位“天外飞仙”产生了相当浓厚的兴趣——与我们看到一块热腾腾的黑椒牛排的兴趣差不多。还好他反应迅速,抽出爸爸传给他的M9照着芬里尔的血盆大口就是一枪,这才有资格坐在这里与我们说话。

他在迷惘了一阵后,决定去自己坠机的地方看看还能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结果有用的东西没找到,倒是被几头刚背猪盯上了(命运不济啊)。他打光了一个弹夹,也仅仅撂倒了一头——这种半吨重的食肉豪猪是赎罪之战中钴弹的创造品,生命力异常的顽强。幸好附近松果基地的狩猎队正好路过,否则那天晚上就不是他吃猪肉,而是刚背猪吃他的肉了。

位于城市之外的大大小小的“基地”本质上来讲与城市里的“公社”是一码事。里面的居民大多是无法自行谋生的人——土地被强制收购或骗走的农民、被城里黑帮或警察追杀的人、被人欺负的人、年老而无力工作的产业工人、破产的小企业主和农场主,被农场或BUB林业公司解雇的雇工,当然还有逃婚或私奔的人以及无孔不入的反政府分子。这种地方的人没有哪个不对社会深恶痛绝的,像戴维斯这样的愤青自然大受欢迎,立即被任命为生产小队长。这次由于BUB林业公司企图砍伐松果基地地盘上的优质红杉,双方发生冲突。众所周知,BUB公司虽然已经是全球唯一的垄断公司了,但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混蛋习惯一点都没变,很快,基地的外围村寨遭到了全副武装、拥有空中支援的公司卫队的进攻。虽然他们奋起抵抗,击退了进攻,但自己也伤亡数十人。基地领导一合计,不能让公司太嚣张了,于是就组织了三十多号志愿者趁着阅兵式搞了这次“上访”。

由于我、奥菲莉亚和小卡尔都算是BUB公司的高级人物,所以戴维斯一直没有好脸色给我们。他把我称为“高级婊子”,管奥菲莉亚叫“蚂蚁窝里的蚁后”,说小卡尔是“肥胖的小臭虫”(虽然他一点也不胖)。他把我们看作公司的全权代表,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来声讨我们的“滔天大罪”,虽然那些罪名根本不关我们的事。不能说我之所以这么频繁地往卫生间跑,完全没有想要躲避他的意思。

咦,奇怪,怎么戴维斯不吵了?我从楼下一上来,发现他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不像刚才那么激动地指手画脚了。不,不只是这样。他现在似乎心情很好,居然在和刚才还被他骂作“恶棍”、“寄生虫”的奥菲莉亚谈笑风生,诶?我没看错吧?

“咯咯,瞧您那表情,太夸张了吧。”奥菲莉亚心细如发,很快就注意到了我不自然的表情。“很奇怪是不是?没什么,这只是我刚才不得已告诉了他一些内幕罢了。现在他已经同意留下来任职了。”

“同意了?任什么职?那个什么主任?”

“哎呀,那是我开玩笑的。他以后会成为海航部队的航空联队长。”

我的表情更加僵化了:“不会吧?他刚才似乎还说我们的海军与美国海军本质上是一路货色,是‘帝国主义海盗’来着?”

“哈哈哈,我的观点就是这个,以后也不会改变,”戴维斯突然故作神秘地朝我笑道,“不过我另有目的,因为奥菲莉亚已经告诉了我不少事。”

“什么事?‘内幕’到底是什么?”

“圣女殿下,您暂时还不必知道这么多。”奥菲莉亚微笑着岔开话题,“苏紫云他们被松果基地的人扣了下来,不过我们已经打电话协商解决了这事。”她说着顺手把一台像老式无线电的“大砖头”手机放回桌面上,随手折了一支合欢树枝闻了闻,“基地的领导都同意了。”

真是邪门了,基地里的家伙居然会同意让他们的人参加国防军?难道是要让戴维斯去当间谍还是破坏分子?

奥菲莉亚轻柔的语调暂停了我的胡思乱想:“由于人权号仍在舾装,所以在你们正式担任军职之前,还有一段时间。您还记得社会实践这事吗?”

啥?哦,对了,我这几天事务繁多,居然忘了自己的社会实践还没完成呢。“那个……”

“没关系,只要你能够通过卡卡老爹的信任测试就算过关了,测试将在后天举行,地点是港口区,到时候你带上戴维斯一起去吧。”

“我们?”

“对,你们。”奥菲莉亚淡定的笑容让我心里发寒,上帝啊,这回不会又是要玩命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