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白毛女”巧遇“黄世仁”精彩对白

fengyimin 收藏 0 237

现代“白毛女”巧遇“黄世仁”精彩对白



原版简介:



《白毛女》是中国人民熟悉的故事。叙述农村少女喜儿遭受地主迫害,潜身深山,头发变白,直到这一地区解放才回归故里,斗倒地主,得到翻身,过上幸福生活的故事。



背景介绍



最近,《文艺报》资深编辑、著名文艺评论家,诗人小郑的良师益友熊元义先生到华中师范大学讲学,和学生探讨流行文化相关话题。熊元义提到“白毛女与黄世仁”的问题。



结果在现场,一位“90后”女生站起来说:“如果黄世仁生活在现代,家庭环境优越,可能是个外表潇洒、很风雅的人。加上有钱,为什么不能嫁给他呢?即便是年纪大一点也不要紧。



独白:过了一段时间,另一位“90后”女生与传说中的黄世仁暇遇。



“美女,今晚来我这里啊!”“仁哥,俺爹不让呀…”“这老东西,和他断绝关系!”“这行吗?村里人背后会说俺呀…”“恩…也是,这样对宝贝儿不好,我再想个办法…”……



“宝贝儿,怎么样,现在没事了吧!嘿嘿…以后你就住这里啦!外人是见不到的,以后要什么我给你…”……



“仁哥,你怎么又带回来一个?你说只要俺一个的…”“傻瓜,玩玩嘛…”“仁哥…”“放心吧…”“仁哥哦…”“滚…老子的事哪轮到你管…”“啊,呀,哎,…”“你烦不烦啊!…来人啊!把她给我扔深山里去…”






观后感:



正如,教育部原副部长吴启迪日前表示:“受到一些“嫁入豪门灰姑娘的电视剧影响,有相当部分女大学生出现了‘傍大款’的观念,这是一种悲哀,我感到很痛心。”更有人尖锐地指出现在的女大学生“傍大款”已经成为一种风尚(今天我在论坛看了一篇披露广州一大学周末豪华车辆到学校接女大学生的报道)。这些刚进学校的90后女大学生在社会风气没有好转甚至还在继续恶化的今天,她们也将面临与她们的学长同样的困惑、迷茫和诱惑,她们能否摈弃这丑陋的风尚呢?还是青出于蓝呢?



究其原因?女生“傍大款”的背后,除了女生就业难(大学毕业的“我是农家女” 在她工作三年后,在其贴《宁做三奶,不嫁穷人》里带着无奈,甚至有些绝望的向网友公讲述了,她的成长、奋斗,还有其间的挣扎,得出了‘要不就别嫁,不嫁一个人受穷,嫁了两个人一起受罪,说不定还得承担另外一个人的穷。哪怕做二奶,也千万别嫁给一个跟你一样穷的人’令人辛酸的结论),以及社会不良风气的侵蚀外(“性解放”、包二奶、嫖宿幼女案、亵渎幼女事件等等),还有就是某些无聊媒体为迎合人们浮浅俗气的娱乐需要,不厌其烦地鼓噪虚假的致富之路。每天翻开报纸,打开电视,女明星“傍豪门”的新闻就像窗外热浪一样扑面而来:昨天是徐子淇爱上550亿身家的李家诚,今天是李嘉欣和许晋亨烧钱亿元整出个奢华婚宴……榜样力量无穷,于是,越来越多的女大学生将原本清纯的眸子盯上了大款,希望走上康庄大道。她们看不到,好多甜嗲嗲的偶像“一入侯门深似海”:变成金丝鸟满面愁容,遇老公劈腿也得隐忍抹泪,男人破产后还得放下身段重出江湖……



如果社会任由这种风气蔓延,那么这些新入学的大学生受到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她们中的有些人也会踏入这条龌龊的河流,用青春的容颜为自己将来人生种下了仇恨和悔恨的种子(一旦她们失去通过出卖肉体获得的“幸福”,习惯了享受地她们,很难想象她们能够重拾自立自强的人生准则),也给社会留下极其不和谐和不稳定的种子。因此我们在指责这些女孩时,我们社会不反思吗?就不需要改进吗?难道我们对“全盘西化”的叫声还陌生吗?难道我们对“性解放”的狂噪记忆模糊了吗?难道我们对别有用心的人施用的“文化登陆”的阴谋熟视无睹吗? 难道还要让最近曝光的嫖宿幼女案、亵渎幼女事件等轰动新闻的主角丑陋公仆们的所做所为变成显形化吗?难道还要让以金钱论英雄充斥社会吗?难道.....



再次读了“我是农家女”的故事,让我们隐约担忧与她有相同背景的大学生毕业后的前景,我们在指责个别女大学生的‘傍大款’的观念存在道德认识和价值认同失衡社会的时候,社会应该反思,是否给了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对生活顽强的追求能够获得足够的、相对公平的机会?难道法官的孩子永远是法官?他们是输在了起跑线上,但是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走出大学校门时又站在了同一起跑线上,社会还有什么理由拒绝给同时毕业的学生公平竞争的机会?不要再出现有些地方政府做的事情中,管富人的多,帮穷人的少。比如江苏启动“富二代”培训方案,由省委组织部出面,用两年时间培养1000名民营企业家接班人这样的"平等"的闹剧。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