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飞将军 正文 第六章 老妖婆遭遇了不测

13519614509 收藏 6 4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2.html



平静的生活里总会发生些悲哀事,人在家中坐,祸还从天上来呢!不幸终于无情地降落在这家“人”的头上。老妖婆出外打猎,当晚没有回来!夜不归宿营,这种事是从来出没有发生过的。


刘际遇突然感到内心的极度愁怅与焦虑,原来人和动物在一起久了也会产生那种复杂的尤如家人般的感情的。老妖婆虽是兽类,但它从来没有伤害过他,尤其对他们的儿子更是疼爱有加,关怀备致,作为一个母亲它是尽职的。刘际遇接受不了老妖婆深夜不归的现实,他的思想几乎要崩溃了。但是在儿子面前,他还要尽量克制自己。刘际遇和儿子在洞穴里生着一堆火,挡门的大石头也被推在一旁。在某种程度说,其实火光比石头更安全,巨大的食肉动物见了火光决然不敢钻进洞里来找便宜。


十岁的小继尧伏在爹爹的膝盖上,两眼巴巴地瞅着爹爹的脸,小声问道:


“爹爹,妈妈不会出事吧?”


“不会。”刘际遇肯定地点点头,其实他自己的心里早已乱成一锅粥,为了让儿子放心,他反劝儿子道,“没事,妈妈身强力壮,本领高强,不会有事,可能是在哪儿耽搁了,回来的晚些,我们再等等。”


“我把洞口的大石头移开了,妈妈回来见到不会生气吧?”刘继尧又问。


“怎么会呢?妈妈见你长成大人了,有力气了,它会高兴的。”


“妈妈会耽搁在哪儿呢?”刘继尧心事重重地又问。


“妈妈也可能走了远路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明天一准回来。儿子,你睡吧,我再等一会儿。”老刘按照自己的思路劝儿子。


“我不,我要等妈妈回来我才睡。”


爷儿俩谁也没心思睡觉,就这样靠在火堆旁傻傻地等着。火光映影着他们华丽的时装,说老实话,他们的身上几乎已经见不到什么棉做的布丝丝了,周身上下全都是用兽皮武装起来的新衣。刘际遇所能用的办法就是用绳子扎,把所有能用的皮子扎起来套到身上,他和儿子每人都有一两套时髦的“兽皮装”,在家里还有“睡衣”。他们的身上穿的有猴皮、狐狸皮、免皮、羊皮和鹿皮等等各色兽皮组合而成的衣服。所有这些皮,用石块把边角敲下来,制作工艺其实也简单不过,用火棍在兽皮边上烧个小洞,皮毛捻成的绳子很结实,把小块的皮子连成大块,“穿”的时候往身上一挂,腰里一扎,既美观又得体,而且也非常耐用和实用。


小继尧等不住了,缠着爹爹说:“爸爸,我们去找找吧?”


刘际遇拦挡说:“不行不行,外面太危险,黑灯瞎火的,我们上哪儿去找?”


小继尧辩驳说:“妈妈在外面不是也危险吗?”


“妈妈是大人,遇到危险它会处理的。”刘际遇两手搂着儿子的肩胛。


“不,我就去!爸爸你一个人在家里看家,我去找。”小继尧固执的说。


刘际遇更紧地抱住儿子,几乎是央求的声音,说:“儿啊,千万要听话,你要是出了什么事,爸爸也活不成了,咱们一家人都完了。睡吧,儿子,睡一会你睁开眼睛,妈妈也许就回来了呢。”


小继尧毕竟是小孩子家,磕睡也重,不一会儿竟伏在爹爹的膝上睡着了。


刘际遇哪里睡得着,他已经欲感到事情不妙,肯定是出大事了。他不停地往火堆上加柴,把火升得旺旺的,以便老妖婆老远就能看到火光,老远就找到自己的家。


隐隐约约,他似乎听到有老虎在近处发出沉闷的低吟声。自然是由于火的缘故,老虎不敢进来。


但是老妖婆没有回来。


天亮的时候,刘际遇匆忙领着儿子去寻找,周围找遍了没找到。又到远处去找,突然在一棵大树的附近,他们看到了老妖婆的尸体。说是尸体其实已经不成为尸体了,毛皮散落一地,头颅尚且完好,身躯已成了一副破烂不堪的骨架。


刘继尧顿时哭倒在地,他抱着老妖婆的头颅大哭起来。


刘际遇看看这个没娘的孩子,想想老妖婆对他的许多好处,也忍不住落下几滴眼泪。


爷儿俩在高山顶上掩埋了老妖婆的尸身,这本来是刘际遇为自己预先设计的墓地。人算不如天算,都说是优胜劣汰,适者生存,适者倒先走了,不适的弱者反而被留了下来。


儿子在他母亲的坟茔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花朵,在刘际遇的心目中老妖婆从不对花呀草的有任何兴趣,它的所有行动规划都是围绕着自己的以及全家的那一张张嘴。儿子出于人的爱好和欣赏能力对他母亲所做的这一切,若老妖婆泉下有知,不知可能会做何感想?


“爹爹,我想在母亲的坆堆立块石头作记号,不然以后再来看母亲时找不到了。”


“孩子,你是说?”老刘吃了一大惊,他从来没有给儿子讲过人间诸如立碑之说。


“是的!”小继尧肯定的点点头。


这是善举和孝心,刘际遇当然不会反对。不过老刘由此想,娃娃心地善良,将来决不会做歹事,这也正是他所向往的。


小继尧很快不知从哪儿抱来一块巨大的一面光的大石头,刘际遇看着这块石头眼熟,突然叫道:


“儿啊,这不正是咱家堵门的那块石头吗?”


小继尧笑道:“让这块石头以后就守着妈妈吧!”


明确地说,儿子是一个人,是一个发育完全健全的人,除了他该长毛的地方长毛,其它地方则一律干干净净,而且更重要的是他的思维能力,并不比任何人差。刘际遇暗暗感慨道,所不同的只是,他的力气特别大,行动又敏捷,反映奇快,这是常人所不及的,不知小孩子以后能派上啥用场?


爷儿俩祭扫完毕,正要下山回家,忽听一声咆哮,草丛中窜出一只斑斓猛虎。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