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四卷 大印度洋 第十三章节 各有所需(六)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79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接到噩耗的时候,是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塞普鲁克独自站在窗台前,不无忧感的他看着远处那渐渐隐没在天边的夕阳,几近无力的忧然而叹。

“北方军区完了,彻底的完蛋了~”看着手里的电文,塞普鲁克中校自言自语的轻声长吁。窗外的那落日斜阳的余辉在他的脸上镀上一层淡金。

“好了,塞普鲁克,我想情况终究会好起来的。”东部司令部指挥官-迪马亚斯中将安慰道,他知道中校与北方军区司令官-迪帕克中将的亲密关系,在这个时候,迪马亚斯中将除了能够说这些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说些什么。

北方军区的覆灭是在下午15点左右的时候,随着勇敢的迪帕克中将对着自己的脑袋开了一枪,而宣告结束的,在过去的这十多天的时间内,北方军区几乎是在孤军奋战,他们始终没有能够得到来自新德里的任何支援,政客、官僚们始终都只是在吵吵着,吵着他们自己也说不清问题的问题,吵到最后,也没有能够拿出一个所谓的意见出来,而时间也随着这些官僚们的喋喋不休而一天天流逝掉了,这就是印度无论是军事还是政治上的弊病根源所在。

也许迪帕克将军是能够体会到这种无奈的,也许他到生命的最后一刻,都还在期盼着增援的到来,也许,塞普鲁克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是有那么多也许。或者正是因为在那种无奈下,迪帕克将军转而为了绝望,才会举枪自戕,用这种几近悲愤的方式来作为无声的渲泄。

“现在的局势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极为不利了,我们需要去做些什么了~”迪马亚斯中将走上前来,看着窗户外那渐渐清晰在夜幕中的点点繁星衬映着最后一次迷离在地平线处的残阳,感慨到“如果等待着新德里的声音,我们将会跟迪帕克将军一样的结局。”

“是啊,我们该去做些什么了,现在东部地区的形势并不比当初北方的查谟-克什米尔邦的局势好多少~”转过头来,看着胡须修理得整齐干净、总是不乏贵族气息的迪马亚斯将军,塞普鲁克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已然决定,该去和那些中国人斗一斗的了。

虽然曾经在中国留学,曾经对这个伟大的东方国家很是了解,甚至在他眼里,1962年的那场边境战争,印度人都很是缺乏有正确的认识,而且塞普鲁克对那个东方国家并无坏感,但此时,毕竟是上升到了民族、国家的高度,加上曾是被自己视作为是‘师兄’的迪帕克将军现在的遭遇,这一切都使得塞普鲁克忘记了那个古老的强大的国家其实并不仅仅只是具有历史和风景,人文和财富,他已经被国仇私恨而冲昏了头脑。

“将军,我想我们应该去制定一份详尽的作战方案,我们需要反击,对中国人展开反击,从锡金邦到阿鲁纳恰尔邦,在广阔的东线对中国人展开坚决的反击。”

也是一直获得着迪马亚斯将军的支持,也是相信迪马亚斯将军也在这样去想,总之塞普鲁克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出一份完善并合理且易于实施的作战方案,从而依照这个方案去给予中国人以迎头痛击,从而使得东部方面的局势得到缓解,至少塞普鲁克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年轻的中校军官,迪马亚斯中将楞了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将军是被吓坏了,他的确是被吓坏了,似乎在将军看来,一直都是以理性而被陆军参谋长-哈里-普拉萨德上将推崇的得意弟子此时居然会这样的露出狰狞面容。

“你确定?”愣了下醒过神来的迪马亚斯将军稍稍的吁了口气,对塞普鲁克问道。

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失态,塞普鲁克中校黯然叹息了声,徇即抬起头来,以一种肯定的语气说到“是的将军,我肯定~”中校昂起了自己的头颅,挺起了自己胸膛,语气坚定而果决。

看着那闪烁着矍铄目光的双眼,看着那帽檐下不无洋溢着坚决之色的面庞,迪马亚斯中将点了点头,用赞肯的语气说到“那么好吧,你与参谋部门尽快的拿出一个方案来。”

虽然知道也许有较大的风险,虽然知道仅仅依靠东部军区司令部的力量就发动反击,显然并不怎么太过于现实,但迪马亚斯将军还是决定赌一把,也许值得,至少现在值得,因为从战争开始的那天起,整个东部军区就在吃败仗,一场接着一场的败仗,从阿鲁纳恰尔邦到锡金邦,一线的部队都在败退,现在也该是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下低迷的士气了。

“好吧,那就这样决定吧,在摩尔比克将军的东方派遣部队最需要胜利鼓舞的时候,我们作为最为能够给予支持的方面,应该在锡金邦、阿鲁纳恰尔邦给于我们能够给予的支持,因为只有那样,胜利才会属于印度。” 迪马亚斯中将看着窗外,不无忧伤的说到。

“是啊,现在摩尔比克将军的东方派遣部队正全面陷入在苦战之中,他们需要我们的力量支持,我们必须打败进入锡金邦、阿鲁纳恰尔邦的中国军队,才能够赢得这场对决的胜利。有利于他们在印度尼西亚的作战。” 塞普鲁克中校摇了摇头,以一种极为低迷的话语说到“就算是拼光了我们整个东部军区所有的下属部队,那样也是值得的。”

“嗯,只要能够遏制住中国人在锡金邦的攻击,防止他们攻陷甘托克之后挥军进击西里古里,那样的话,整个印度将蒙受一场浩劫,而远在苏门答腊的东方派遣部队也将没任何的支持点,甚至中国人能够轻易的我们没有任何支持力量的情况下扫荡了整个安达曼-尼科巴” 迪马亚斯中将回头过来,看着塞普鲁克中校“我想中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是的,我想您一定不会失望的。”塞普鲁克中校正色点头到。

“那么就努力吧,让中国人的脚步最终被遏制住,我们需要胜利,渴望胜利,这才是最重要的,而显然新德里的官僚们并不明白这一点,中校,我们需要自己去做些什么,而不是依靠别人去做些什么。”将军说到“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将你这个‘怪人’甚至在陆军总司令部里根本不受待见的家伙要到我的东部军区司令部来吗?”

“不知道,我的将军,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只是从来没有想明白,甚至就连普拉萨德将军也不想告诉我这个问题,他曾经告诉我,问题的答案需要我自己的揣摩,或者是您的解答~” 塞普鲁克中校摊开手,很是无可奈何的说道。

看到年轻人那无奈的表情,迪马亚斯中将轻笑了起来,“也对,普拉萨德将军倒是没有说错,往往答案不是自己思考出来,就是提问者的解答,我想你现在应该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会让你负责参谋部门的工作了,中校,印度军队中最是缺少的理性思考问题的人了。而你的理性,往往在国防部、陆军总司令部那样的官僚机构里会被当作是另类,知道吗?”

“我想我明白了~”塞普鲁克昂起了胸膛,以一种极为认真的表情认真的说道“将军,我想您很清楚,打败我们的其实并不是中国人,而是我们自己,这一点我想将军,您不是没有体会,只是您不愿,也不想说出来,所以前几天,您明明知道,明明知道去新德里会是一无所获,但您还是让我去了,去提出废除种姓制度的提案。”

“哦,不,中校,我想你并没有明白,之所以我让你新德里,去向普拉萨德上将提出废除种姓制度的建议倒不是因为我知道那将是一无所获,才让你去的。”将军摇了摇手,打断了塞普鲁克的话语“其实你也知道,在目前的印度,种姓制度存在本身就不合理了,至少世界文明都在进步,而我们却还固执的守着那份古旧的、肮脏的制度。”

显然是因为将军在话语中用了“古旧的、肮脏的”这两个词语,塞普鲁克显得有些吃惊,这倒不是词语本身有什么问题,也不是迪马亚斯中将就不能说这样的字眼,只是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种姓制度,好吧,对于这个,塞普鲁克倒是觉得没有什么,可是如果这个时候,有一个印度教徒在这里的话,那么将军的麻烦可就大了,甚至谁也不能保证将军不会有生命危险。毕竟印度教徒的狂热往往超过了宗教本身,但面对武力征服时却又是那样的无能和软弱,至少穆斯林们要比他们勇敢多了,尽管同样是宗教的狂热。

“惊讶?”将军微微一笑,拍了拍塞普鲁克中校的肩头,“年轻人,你很清楚现在的印度处于的地位以及面临的危机,你曾经在美国和中国都有过留学经历,某种程度上,我这个纯粹的印度人看待问题的目光并没有你准确,但也真是这样,很多问题我无法去说,因为我是一个纯粹的印度人,譬如种姓问题,作为军人,我们都很清楚这种低劣的问题妨碍的是什么,是大量补充进军队的优秀士兵和军官,而这些显然也是我们最为渴求的。”

“但是,你知道的,种姓制度的存在,已经不是政府所能够遏制的了,政府曾经出台过法律来保证废除种族制度,但正如我们那些洋洋洒洒的计划一样,有多少能够得到实施的,从来没有,而这才是现在北方军区完蛋的真正原因之一,知道吗?迪帕克将军在对着自己脑袋开枪的时候,我想他也在想这些,但是我不是迪帕克,我没有他那种勇气和坚决,我只能顺水漂流,却根本无法像你一样的逆水行船。”迪马亚斯中将苦涩的笑了笑“这才是我将你要到东部军区来的根本目的,我不想看到一个勇敢的行船者被疯狂涌下的河水所掀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