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那场战争 第二卷 所向披靡 三十三、修整四小时

即雨即处 收藏 20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size][/URL] 三十三、战后修整 战争的脚步一但迈开,就像时间钟摆一样“哒哒”地永远向前,带着危险,带着疲惫,带着鲜血,直到耗干了它庞大机体中的所有润滑剂,才在干涩的刺耳声中戛然而止。 然而,这场战争并非如此,它摆脱了传统战争的常规,迅猛如惊涛骇浪,和缓如太极有度。不霸气、不张扬、不荼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


三十三、修整四小时


战争的脚步一但迈开,就像时间钟摆一样“哒哒”地永远向前,带着危险,带着疲惫,带着鲜血,直到耗干了它庞大机体中的所有润滑剂,才在干涩的刺耳声中戛然而止。

然而,这场战争并非如此,它摆脱了传统战争的常规,迅猛如惊涛骇浪,和缓如太极有度。不霸气、不张扬、不荼毒,用战斧劈开了混沌世界,给自己,为邻人争来了和平的


“四个小时,就四个小时。”营长向史国柱传达团长池永杰命令。

四个小时的修整时间,对于这支连续穿插五天的先头部队来说实在太少了。人员伤亡过大需要兵源,体力透支需要恢复,弹药消耗需要补给,等等一系列问题摆在史柱国面前。

从团部出来,史柱国紧皱眉头,自顾自地向前走着。在他身后还跟着分给四连的二十二名新兵。这些新兵们屁颠颠的几近于用小跑的步子,才能跟得上大步流星的史柱国。

进了寨子,看到老兵们一个个邋邋遢遢地躺倒一大片。胡子老长,眼圈赛熊猫般地黑,身上的衣服、帽子、胶鞋更是不堪入目。新兵们傻了,怀疑地看着地上这些人。这是解放军吗?在国内个个可是衣官楚楚,仪表不凡,牙白脸净,身姿笔挺。走在大街上,绝对能凝固住大批少男少女的眼球。不然的话,怎么会有那么多青年,吵着爹妈,宁可拖关系走后门,非要当兵不可。个别青年,还真就是为了这身漂亮绿军装来的。怎么才几天功夫,这些解军战士一个个竟变成了现在这样。

新兵们一边往前走,一边四下看。估计在这二十多名新兵里边,有百分之五十以上的人都是这么想的。

“起来,起来,认识一下你们的新伙计。”史柱国在一个战士的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脚。

听到连长喊声,有的动了动,有的睁眼看看,竟然没有几个人起来。他们实在是太累了,累的连话都不想说。既然连长大人放话让休息,他们又怎么能把这宝贵时间用在看新兵身上呢!

“嘿,我说你们这些小子,怎么,本连长的话不管用了。”史柱国加重语气说。

“连长,就这么会功夫,让俺睡会。”李森军帽盖住头,求情似地说。

“好好,你睡,你睡。我现就分兵。我给你说啊!这次带回来的,可都是从老部队抽的,你若觉得不满意,可别说我偏向谁!”

“一会,就一会。”李森继续保持着睡姿。

“不行,”史柱国拉长声音,“我可没那多时间。说完,转向通信员,“通信员,把花名册拿来。咱现在就分兵。”

“好好,我不睡了。”李森从地上坐起来。

“这还差不多,我说你们这几个家伙。”史柱国一指靠在李森身边的另外两个排长,新兵来了,也不表示表示?”

“对啊!”李森噌地从地上站起来,“弟兄们,咱新伙计来了,起来欢迎。”

李森这句话还真管用,躺在地上的几十名战士全都站了起来。虽然不成队形,站的乱七八糟,但还是暴发出一阵热烈掌声。

“什么呀!这叫,这也算欢迎仪式?”史柱国看着李森说,“李森,你可是今天的值班排长。埸面热烈不热烈,搞的红火不红火,全都在你。”

李森咧咧嘴,然后朝老兵们呶了呶,“连长,弟兄们都这样了,哪还有什么劲头搞那些花架子。我看都是自己弟兄,咱就免了吧!养养精神,好打那些龟儿子。”

“我看也行。”史柱国做同情状,点点头,“只要让新兵同志们感到亲切就行。

李森转向新兵,“弟兄们,我是值班排长李森。你们新来乍到,有照顾不周之处,都冲我说。”忽然想起了什么,转个话题,“新兵弟兄们,你们要是没吃饭,我们有。”转向老兵,“谁还有吃的,拿出来给新来的弟兄们。”

一听这话,几个新兵忙着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罐头食品,“排长,我们有。”

“噢,有就好。你们吃。”说完,又朝肖勇喊,“四班长。”

“到。”肖勇答应。

“你去连长那,负责把分给咱的弟兄们领回来。”

“是。”

李森说完,也不管别人怎么着,就觉得没自己啥事了。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向背包,头一低,自顾自地呼呼睡去了。


分到各排的新兵都是刚刚从国内抽调出来的,参军时间长短不等,有的一年,有的半年,还有的也就两三个月。为什么兵源如此新呢!按着我军惯例,老兵退伍一般都在十月或十一月前后。新兵要等老兵退役,腾出营房后才能到达部队。新兵入伍后,一般都要经过三个月的新兵训练,学习各种军事知识和操枪技能。这时的新兵,一般也就是刚刚学会些轻武器射击,手榴弹投掷。对于什么轻机枪、重机枪、火箭筒、 无后座力炮等专业技能较强的训练科目从没训过,几乎等于零。至于那些齐步、正步类的东西在这根本就没用。所以,这些经过几场战斗下来的老兵们,深切体会到军事水平的重要性,他们迫切需要一些有军事技能的战友来做为自己生命中的可靠力量。

肖勇带着八个新兵站到李森面前。李森睁开眼,在一个个稚嫩的脸上扫了一遍,皱紧眉头,“四班长,把他们分到各班,多的多给,少的少给。”

“是。”肖勇答一声转身。

“分完后,你让五班长、六班长一起过来。”李森补充说。

肖勇分完新兵后,和五、六班长聚拢到李森跟前。

“我跟你们几个说,”瞅了瞅远处的新兵,“这些新兵蛋子都是刚上战场,一仗没打,一点经验没有。你们几个都给我听好了,打起来要关照着他们点,别光顾着自己冲,不能让他们一仗下来小命就没了。”

“给咱这么多新兵,这仗怎么打!”五班长发愁地说。

李森手点着五班长,“你说你这个人,怎么老是觉着自己行呢!新兵怎么了,新兵也能打仗啊!你让四班长说说,那个吴江龙怎么样,不也是新兵吗!他打的比老兵差劲吗?”

“吴江龙那样的有几个!还不是九犬一獒。”五班长小声说。

“丁威同声,”李森叫着五班长名字,“一颗红心永向党,革命战士在培养。吴江龙还不是咱培养出来的!”见五班长不吱声,李森接着说,不要把自己想的什么都成,关键是要煅炼他们,让他们在战火中成长。”说到这,李森不由自主地笑了,“哈哈!我怎么也跟教导员似的,上开政治课了。”

三个班长跟着他一齐笑。

“算了,算了。”李森看看手表,“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时间,你们各班抓紧开一个班务会,让那些老兵们给新兵讲讲战场注意事项。


远处传来坦克隆隆声。不一会,一辆标志着八一坦克的巨大身影出现在寨子里。

吴江龙老远就看见了炮塔上的101数字,跳起身,跑到李森跟前,“排长,你不是要上坦克吗?”

“啊!”李森一时没明白过来。

“我哥们来了,走。”吴江龙拉着李森朝坦克跑。

101坦克在两人跟前停下。

“咳,吴江龙。”陈锋掀开舱盖向吴江龙打招呼。

“陈班长,这是我们排长,他想坐你们坦克。”吴江龙向陈锋介绍说。

“好,好。李排长,请上来吧!”陈锋邀请李森。

李森跳上坦克,在上边转了一圈,咂着嘴说:“真是个大家伙,铁疙瘩,又经摔,又着打。”

吴江龙一拉李森,“排长,你再上里边看看。”李森跟着吴江龙钻进坦克内室。

李森羡慕地看着里边装备,“呵,这么多机关,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啊!”

“排长,好开,跟拖拉机差不多。我也会。”吴江龙一板正经地说。

陈锋在外面笑着说,“你这个吴江龙啊!一心想开我这个坦克。趁你们排长在这,你痛快给我一句话。你要是加入我们坦克部队,我就让你开。”

“原来你小子拉我来这,是想跳槽。”李森盯住吴江龙。

“不是,不是。”吴江龙忙着解释:

李森跳下坦克,头也不回地说:“没门。”

吴江龙紧跟在后面,“排长,我没有,真的没有。”

陈锋在车上大笑,“李排长,真是小心眼。怎么一句玩笑话就恼了呢!”

李森停住,回过头说:“谁恼了,我是说这小子不地道。才跟你们几天啊!就想把我这个老排长给甩了。他是看谁的锅大就想跟谁混饭吃。这样的人,我怎么会给你呢!不行,不行,我还得好好教育他,啥时教育好了,啥时再给你们老大哥部队。”

陈锋等李森说完,先是一阵大笑,接着说,“怪不得有吴江龙这样的兵呢!今天我算长见识了,原来他的排长也是这样。真是有啥样的领导,就有啥样的兵。”

“你,啥意思?”李森不明所以地问。

陈锋跳下坦克,掏出一支烟递给李森,“我是说吴江龙打仗狡猾狡猾地,原来他的排长,打仗也是一样狡猾狡猾。”说完,两个人一起大笑。

李森在陈锋胸前轻轻擂了一拳,“你这人,一看就是哥们,可交。”

“我说排长同志,拉山头,搞帮派,可是要犯错误的。”陈锋戏谑李森。

吴江龙傻呼呼地看着陈锋:“班长,咱们在一起那长时间,我怎么就没见你说恁多话呢!”

“傻小子,那会不是有咱连长嘛!在领导面前,还是少说为好。”陈锋接着说,“你在看你,在我坦克那会,你多狂,怎么这会在你排长面前,你就成了呆子呢!”

吴江龙摸摸脑袋,红着脸看了眼李森,“我啥时都这样。”

“没错,这小子除了打仗勇敢,别的,啥事都是吊儿啷当!”李森绷着脸补充一句。

“排长,我啥时吊儿啷当了?”吴江龙急了。

李森哈哈大笑,朝着陈锋说,“你看你看,这才叫真人面前不让说假话。”

随着一阵轰隆声,又有几辆坦克开进寨子。

李森转向陈锋,问,“你们这是?”

从现在开始,我们坦克排配属你们连完成任务。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