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主义经济的货币退化理论

柳鲲鹏 收藏 3 172
导读:社会主义经济的货币退化理论   柳鲲鹏 http://blog.sina.com.cn/quantum6 2009-10-15   关键字:社会主义 分配制度 货币退化 简介:资本主义,顾名思义就是钱即一切,自然就要对社会的方方面面进行彻底的货币化,最后达到国家政权和官位的公开货币化(官商一体)。所以资本主义统计经济的时候,货币即反映实际情况。但是在社会主义经济中,因为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所以要采取生活资料按产分配(由于人的欲望无限,所以按需分配基本是不可能的),从吃饭到娱乐,从生活到工作,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社会主义经济的货币退化理论


柳鲲鹏

http://blog.sina.com.cn/quantum6

2009-10-15


关键字:社会主义 分配制度 货币退化

简介:资本主义,顾名思义就是钱即一切,自然就要对社会的方方面面进行彻底的货币化,最后达到国家政权和官位的公开货币化(官商一体)。所以资本主义统计经济的时候,货币即反映实际情况。但是在社会主义经济中,因为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所以要采取生活资料按产分配(由于人的欲望无限,所以按需分配基本是不可能的),从吃饭到娱乐,从生活到工作,从住房到教育,从医疗到养老,无所不包,这还不算人民每年大量的义工。在这种情况下,货币的作用极大的缩小了,在国家经济中不再占有主导地位,而是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代替了。所以提出社会主义的货币退化理论,应该使用考虑政治经济因素的中数的社会生活力来对比各国经济。但是因为货币的存在,社会主义存在极大的变质倾向。


目录

社会主义经济与资本主义有本质不同 1

货币促进了经济发展,也创造了腐败条件 2

社会主义经济中分配制度与货币退化 2

社会主义经济衡量标准 4

社会主义的财政与汇率制度 5

社会主义国家变质机会极大 5


社会主义经济与资本主义有本质不同

社会主义经济与资本主义经济有着本质的不同,但是由于二者斗争的需要,所以也必然要经常进行对比。但是相差如此巨大,对比起来就容易得出错误的结论。最常见的就是,人们常常只用资本主义的发达国家与社会主义进行对比,却不用资本主义的穷国与社会主义进行对比。尤其是在对比的时候,根本上不考虑二者在经济上的本质不同,单纯的用货币收入进行对比,于是社会主义常常陷入尴尬的境地。为什么呢?因为陷入了别人的圈套,别人自然就占据主动。所以本文提出了新的理论来解决这个问题。

社会主义经济第一支点是公有制,因而具有政企合一、政经合一的特点。而本文所讲的货币退化,吾认为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基本理论支点之二。只有认清这个问题,讨论社会主义经济才能找到正确的道路,也会为社会主义货币的数量少而理直气壮,并抛弃那种共同富裕的谬论,为人类的正确发展方向找出一条正确道路。


货币促进了经济发展,也创造了腐败条件

从有货币之后,由贵重金属到纸币,由于其极大的方便性,大大促进了人类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在资本主义社会,到了金钱万能、钱就是一切的地步,连花钱买官都合法化了。这个也不用多说,众所周知。


凡事有利必有弊,货币的出现,在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同时,也为贫富分化、腐败创造了极佳条件。因为货币具有财富积累的几个必要特性:容易携带,方便储存,可以很容易的换成其他物品。比如说粮食吧,虽然是生活必须品,但是除了商人和国家机器,一般不会有人储存。为什么呢?因为粮食占地方,储存麻烦,也不能长期存放(要定期进新出陈),这些局限排除了粮食作为财富积累的手段。又比如说土地,虽然有可能作为财富,但是也有这样那样的限制,起码不方便携带,异地使用极其不便。但是货币就不存在这些限制,量再大也不是什么难题,存放运输交换都非常方便。所以货币的出现,就为财富的积累提供了可能,即使纸币出现也没有什么影响。哪些人能够大量积累财富呢?商人,官员。商人就不提了,官员要积累财富,就是腐败了:以权谋私,贪污受贿。

在人类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虽然人类社会越来越依靠货币,也只是部分事物货币化,或者货币化得不充分,直到出现了资本主义。资本主义,顾名思义就是钱即一切,自然就要对社会的方方面面进行彻底的货币化,最后达到国家政权和官位的公开货币化(官商一体)。从西方社会的金钱选举和官商身分转换就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个目标完全实现了。那是不是说,货币化,即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唯一的方向呢?是不是永远的方向呢?当然不是。资本主义是伴随着侵略而得以推广的,当印第安人被灭种的时候,美洲要搞什么制度,还不是由资本主义国家决定?直到今天,绝大多数施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都很穷,原因就是成了发达资本主义的经济殖民地

撇开资本主义侵略历史不谈,由于以前生产力条件限制,所以对于物资供应很难做到有效控制分配(至于价值规律,从资本主义开始就基本失效,这里也不准备深入讨论)。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通过国家机器集中和分配生活资料越来越成为可能。这一点在古代中国显得特别明显,如此庞大的国家,每年都储备相当数量的粮食,然后通过国家行为进行救灾,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以个人看法,中国从宋朝开始就具备了这个条件(因为此时纸也发明了)。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尤其是计算机应用以后,那实在是很容易的事情了。但是很遗憾的是,除了社会主义国家施行分配制度(这种分配制度的本质是根据产量进行分配,吾称之为“按产分配”),其他国家都没有采取这个理所当然的经济措施。为什么呢?

分配制度施行之后,会产生什么结果呢?很明显的就是,大家拥有的财产都差不多了,也就是没有贫富分化了。这就意味着统治阶级无法剥削剩余价值了。有哪个统治阶级愿意放弃这个权利吗?至少资产阶级是绝对不会的。只有当劳苦大众成为统治阶级,也就是建立社会主义国家之后,才可能施行分配制度。


社会主义经济中分配制度与货币退化

社会主义国家中很多生活必须品是分配的,但是到手的工资与西方国家一比,少得惊人,根本没有可比性。于是某些人自卑起来,某些人就开始污蔑起来。但是社会主义国家都没有觉察这是一个陷阱:社会主义国家的货币实际上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货币,与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同样对比是完全错误的。为什么呢?

社会主义国家成立后,因为采取生产资料公有制,所以必然采取生活资料分配制度:从吃饭到娱乐,从生活到工作,从住房到教育,从医疗到养老,无所不包,这还不算人民每年大量的义工。在这种情况下,货币的作用极大的缩小了,在国家经济中不再占有主导地位,而是被全国一盘棋的计划代替了。这也导致了社会主义国家中的所谓低工资,工资仅仅是只是一种次要的辅助手段,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比如说,新中国毛主席时代,如果不考虑工作岗位上的因素,普通工资五十元与最高工资五百元,在生活上并没有太大差别。为什么呢?因为主要的生活资料都是分配的。在这种情况在资本主义国家中根本不可思议的,因为资本主义一切都用钱衡量。

换个说法,在社会主义国家中,货币是严重退化的,只有极少一部分东西是用货币购买的,在国民经济中不再占有重要地位。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明白如何与资本主义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进行有效的对比,从而为进一步的完善各行制度确立好基点。

从国家政权的任务来说,社会主义的首要问题与资本主义完全不同。资本主义天天鼓吹经济发展以掩盖财富被集中的问题,整个社会完全金钱化,所以具有一定的可信度。一旦当他们玩起金融游戏时,这数字也不可信了。而社会主义是公有制,以人民当家作主为首要任务,相比之下,社会主义货币的退化现象是非常严重的,仅仅是辅助的作用。


关于这一点,还可以用工分为例。吾在《工分里的金子——看〈大寨纪实〉有感》中指出:一个工分可以换一毛钱,但是一毛钱绝对无法换一个工分,这是因为在工分里,包含着房子教育养老医疗保险等各种金子。而这些东西,远远超出一毛钱能够负担的。有工分的时候觉得钱少,是因为没有觉察到教育医疗因为工分而免费。等钱多了,教育医疗都逼死人的时候,才知道工分比钱好得多。

毛主席时代一个工人一个月40元,就过上有房有教育有医疗有养老的生活,还不用担心失业。如果拿这几个钱去霉国生活,当时汇率是1.5:1,靠这点钱在霉国吃饭都不够。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在毛主席时代的中国,钱仅仅是辅助性的,而钱在霉国是决定性的。一般来说,毛主席时代的农民采取的分配+工分的分配方式,一般是70%是分配,极大的保证了公平。从这里,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出,社会主义货币是严重退化的,用货币来作为衡量标准是完全错误的。


社会主义国家的货币概念完全不同于资本主义,所以在制定汇率的时候就非常吃亏,从而产生私下兑换汇率差相差太多的情况。在社会主义国家中还有一种有趣的现象:即同一种物品,对国内国外价格不同。这不是歧视,恰恰是正确的。这一点在后文讨论汇率时还会涉及。

在毛主席时代施行票证制度,也是一个伟大的发明。票证不仅保证了人的基本需求(比如小冈村的人几十年不干活也没有饿死),也防止了腐败。一个人家里藏有再多的票证,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很难变成其他东西,而且要冒极大的风险。


社会主义的分配制度,还具有天然的防腐作用。这是因为:分多少物资大家有数的,不象钱那样隐蔽、“合法”,而且不容易作假;即使占有的物资多了,很难转化为对某种权力的控制(比如企业银行);如果要用此达到某些目的,也很难找到合适的途径。所以走资派们要搞资本主义,货币改革也是必然的。这正是1980年代价格双轨制的由来,计划内的衡量标准本来不同于计划外,却要用同样的货币衡量,自然为腐败创造的极好的条件。

社会主义的人民当家作主,分配制度也给了完全的保证,所以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工作是非常幸福和积极的。因为以国为家以厂为家以社为家,除了加班加点的工作,人民对环境资源保护和毒物排放是非常关心的。这是社会主义的普遍现象,不用多说。


社会主义经济衡量标准

由于社会主义货币的退化,所以用货币衡量经济,特别是人民生活,就完全失去了意义。这就要求社会主义国家首先提出一个有效的经济衡量标准,在此基础上再谈论汇率,就有很好的基础了。那么以什么为衡量标准呢?这也是个麻烦事,因为资本主义以挥霍浪费为荣,使用人均资源消耗也是有很大缺陷的。举例来说,霉国人每年在汽车上消耗大量的石油,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没有意义的,不能体现为生活的改善。所以必须从人的角度来制定标准,这应该包括:

参政情况。社会主义政权的根本特点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主张一切即政治。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有权力参与政权管理,而不用象资本主义一样手上只有一张被指定的选票。有了政治权力,才可能有其他,所以这个排在第一位,而且应该有乘数因子。举例来说,同样一个月20斤粮食,参与政权管理的人完全有主人的感觉,而不参与的人就是奴隶了,这是天壤之别。参政因素的计算,可以用个人权力对比国家权力为基础,进行百分比或者平方的放大。

人均寿命。命都活不长,还吹嘘什么呢?所以污蔑社会主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污蔑其人均寿命。当然,资本主义穷国的人均寿命会有意忽略。

教育水平。这其中也有一个局限,即特色社会的应试教育,其实完全是一种残酷迫害。这可以考虑用课程的兴趣代替。

失业情况。加上这一点,并不是因为就业保证是社会主义的特点,而是因为失业是对人的尊严的极大打击。

废物排放。资本主义的特征就是挥霍,大量的垃圾毒物排放到世界各国。由于社会主义的人民以国为家,所以对垃圾毒物非常敏感,想方设法的制止。这到了什么地步呢?连农药也尽量少用。所以这一点必须加上衡量。

资源浪费。比如特色社会的防盗产业,对钢铁来说完全是浪费;又比如资本主义大量浪费能源于无意义上的事情,这也是浪费。在考虑具体生活时,必须计算有效使用效率。

用中数代替平均。由于社会主义分配制度的特点,贫富分化是不存在的,平均即代表真实;而资本主义贫富分化是很严重的,用平均数量来衡量意义不大。而反映普通人的生活,中数显然是最可靠的。

综合以上几个标准,再衡量世界各国的普通人生活就非常准确了。这也为制定汇率作好的基础。这里用倾向的购买力就不再合适,而是用社会生活标准更为准确(听起来怪怪的,用多了就习惯了)。这标准都是制定的,别人能制定,凭什么自己不能制定推广?只要有道理,也会普及的。


当然,由于资本主义宣传物质享受,所以有人特别关心物质生活。这怎么算呢?不考虑废物排放,同时以中数为基准,得出的计算公式如下:

物质生活=参政因素X累加(重要生活资源X使用效率)

这里的重要生活资源,包括粮食、钢铁、能源、土地四大类即可。


社会主义的财政与汇率制度

什么叫汇率?按照郎咸平的说法,各国为了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而规定的货币比值,就是汇率。说得真好啊!汇率跟市场无关,完全是由某些国家或者集团操纵的结果。而由于社会主义的货币退化,在汇率方面就更不能盲目与资本主义比较了。这有两个方面需要注意的:

由于社会主义国家的谨慎,所以汇率尤其制定得低,不能反映其经济实际情况。

其次,社会主义国家内部的物品施行内外两种价格的做法,是完全正确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弥补了一定损失。

由前一节关于衡量标准的讨论可知,所以社会主义在制定汇率的时候,不能按照所谓的购买力来制定汇率,而是根据社会生活标准来决定汇率。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国家必须为自己的货币加上一个“校正系数”,这样才能正确反映实质。

自然现在有了新的结论:社会主义国家吸引外资是危险的。只要得到人民拥挤什么事情都能干好,哪里需要外国人的投资?即使需要,也可以发生债务解决。而外国人的投资,实际上是利用了汇率的漏洞。在与资本主义国家打交道的时候,必须注意汇率的系数问题。当然特别指出,社会主义不排斥外国物资,但是一定要排斥外国资金进入。


那么社会主义应该怎么完善自己的财政系统呢?

首先是实行物资、资源、科技、军事等各方面的计划经济。要把计划经济当作理所当然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执行制度,同时要辅助各地区的相互交流调剂措施。同时特别要分析各发达国家的计划经济和国企(对国家经济有影响的企业即国企),以引导第三世界的发展。

对内社会主义废除货币流通,每人发行革命卡(也可以叫做造反卡、社会生活卡),实行计算机联网的刷卡制度(刷卡、计算机、网络简直就是为社会主义而出现的),分配的数据通过系统来决定。当然如何调整个人需要和分配限制,需要不断的完善。要考虑到国家、企业、工种、业余、地区等几个层次的分配因素,再加上个人与集体调节,充分利用论坛的大字报形式相互调剂。

外国人入关时,即按照规定汇率折算存到革命卡上。此时外国人表面上也许吃亏,比如说他们不在中国分房子上学,但是在折算时也考虑了进去了。这不是大问题,可以针对不同国家进行处理,比如第三世界优惠,对发达国家就不用客气了。

社会主义的财政计算,采取内外有别的原则,对内采取正常计算,对外按照衡量标准对比,问题就迎刃而解。当然还可以考虑一种当量计算,比如说分房子了,先给群众折算成实际货币,分了房子再扣回来,这样群众清清楚楚的感受到自己的钱并不少。反正由计算机进行,再麻烦也不怕。

社会主义之所以是社会主义,首先是人民当家作主,即人民群众能参与政权管理。不保证这一点,再好的经济制度也会被走资派消灭。这在哲学上叫做上层建筑主导经济基础,由韩德强最先提出。


社会主义国家变质机会极大

资本主义国家也不是铁板一块,因为绝大多数的资本主义国家都是穷国,穷人天生就有造反的倾向。但是由于政权掌握在资产阶级中,资产阶级中虽然会出现内斗,在维护本阶级统治的观点上是完全一致的,不会出现自我改变的可能。相比之下,社会主义国家更容易变质,为什么呢?因为社会主义国家的高官和知识分子更喜欢资本主义富国的剥削情况。这还要从分配制度说起。

社会主义国家的分配制度,是不是就没有问题了呢?个人关心的事情减少了,也不是就完美了没有怨言了呢?也不是。由于社会主义国家没有一个巨富阶级,也没有一个精英阶级,所以一旦进行对比,社会主义国家普通人优势明显,但是富人对比却非常吃亏。资本主义穷人羡慕社会主义,但是又能怎样?他们又不掌握国家机器,又没有有效组织,是无法改变自己国家,哪怕是自己周围的环境。而社会主义国家的人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呢?是不是都非常满意呢?当然不是。简要分析如下:

先看高官层次。社会主义国家宣传起来其实是没有什么好内容的,但是资本主义富裕国家宣传的富人,那资产都是富可敌国的,这对于某些贪婪的人实在是极大的诱惑。而不幸的是,这其中包括相当数量的高官,尤其是国家领导层的官员。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他们非常想搞资本主义的那一套,而他们又掌握着政权,所以也就意味着社会主义变质的可能性太大了。

再看知识分子层次。很多人会把这种分配制度当作一种理所当然,以为世界本来就是如此。一看资本主义富裕国家宣传的那些富人,进而幻想如果自己努力的话不就可以有更多的钱?特别注意的是,他们不会看到同样是资本主义的穷国和穷人。这意味着什么?一旦社会主义国家的高官企图改变社会制度,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肯定会成为贪官的帮凶。

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尽管不需要关心其他的,但是由于钱还是能够买到一些东西,所以一旦高官增加一点工资,尽管生活上不会有明显变化,但是还是高兴的。这是人的短视性导致的。这就给了贪官欺骗的机会,即通过发钱收买人心以稳定政权。当然,随后的通货膨胀出现了,人民清醒时已经晚了,政权已经不在自己手里了。

相对于资本主义国家失业裁员的情况,因为社会主义工作机会的调整不够方便,所以有时的确会与个人(一般有点才能)使用产生一些矛盾。比如有人极端爱好摄影,宁愿不要房子也要发烧,这时冲突就非常明显了。因为分配制度具有一定的强制性,所以会产生这种情况。当然这种人肯定以小资为主,所以也很容易成为资本主义的走狗。

由此可见,社会主义国家有变质的货币,而且非常容易变质。社会主义国家要坚持下来,非常难啊。


自然的,问题就来了:社会主义变质是怎样的过程呢?其实也简单,首先上层腐败,花钱收买人民(引发通货膨胀),然后借口制度问题进行新思维、改革,很快的就开始破坏攻击社会主义公有制,这个过程伴随着越来越多的富人出现,最后人民企业资产全部变成私人的,而人民还欠下无数的债务。这有一种好听的说法,叫做“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也不用过多的阐述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