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二卷 抗日战争 第六十三章 千里奔袭 (上)

水晶之蓝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774.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

一九三九年底至一九四零年初,华北战场出现新的状况,局势开始变得对八路军越发不利。

51团作战室,陆少郡、杨耀骏和参谋长祁文良聚集部队所有连级以上所有指挥官召开会议,大家齐聚一堂,随意坐成一圈,没有主次之分,这种状况似乎成了51团的风格。

指挥官们相互谈论着近期局势的状况,陆少郡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于是会议开始。

副团长杨耀骏简单介绍着华北日军的最新动向,

“自去年日军发动秋冬扫荡以来,日本人根据我八路军游击和运动的作战特点变更其围剿战术,以往日军是分散兵力各自把守其占领地,现在日军则开始对我根据地实施封锁围困。随着我们根据地的发展进一步威胁敌军的后方,日军在华北占领区推行所谓的‘治安肃正计划’,他们对我根据地实施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企图分割我八路军各部之间的联系,压缩我们各部队的运动空间,我们推测,日军一旦完成这种具有针对性的封闭,一则是我们预计自身在物资和供给方面会出现困难,二则是日军极有可能借机集中兵力实行各个击破,分块蚕食吞掉我八路军力量,基本情况就这些。”

局势确实危急,在座的军官都久经沙场,他们清楚日军一旦达成合围企图对自己将意味着什么,但以八路军目前的实力,主动出击与日军决战远未成熟。

陆少郡随后说,

“副团长说的很清楚了,情况就是这样,我们现在要抓紧做的就是囤积弹药和粮食,准备应付最坏局面的出现,还要不间断予敌袭扰,拖住他们。不过,我们还不能坐等日军分割完毕再来进攻我们,我们要先发制人提前给他们狠狠来上一刀!”

说着让副团长展开一幅大张地图,

“这是上次我们从日本人手里缴获来的一张军用地图,这幅地图比例有些小,跟其它的有些不一样,我想它是从战略上供决策参考使用的。上次我去军区开会时也见过这样一幅大地图,在我看地图的时候司令员无意间提起这么一个地方,在这儿——”

团长标示着方位,

“离我们驻地很远,军区地图上标的名字是南葛屯,而这幅地图上面,同样是南葛屯的位置,日本人只标了一个奇怪的数字103,连日文都没有,军区司令员给我的情报是这是日军一个露天物资集散基地,日军多次扫荡出兵的时候这里就是他们的一个重要补给点,军区给我提供的情况就这么多。”

军官们看着团长,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团长的用意,甚至连参谋长也不知晓,陆少郡直接说,

“我的想法是,摧毁它!”

一阵安静,当终于明白过来团长要干什么的时候,年轻而喜好冒险的军官们群情激昂,用拳一砸着桌案,

“刺激!团长,我们干!”

参谋长立即站起来本能地拿出标尺测量着距离,

“团长,你开玩笑吧?!就是粗略估算这个直线距离就有一千里路,让我们团去摧毁这个地方?我们甚至还不知道它的防守兵力!最麻烦的是它深处沦陷区,这一千多里路全部是日本人控制的地方,你考虑好了吗?”

53营营长不屑一顾,

“参谋长,那又如何!我们出其不意,干掉它才叫痛快!”

其他军官们也纷纷赞同这么个计划,颇有些少壮派的味道。

陆少郡边思考边说,

“参谋长说的没错,常理上推论是这样,部队盲目出击,无的放矢,想靠运气一赌成败只能注定一败涂地,而且是拿这么多人的性命赌上去。

我需要额外说的是,我们部队常常是在不利的态势下与敌交战,或在不利中创造有利战机,或在危险中虎口拔牙,已经习惯了险仗恶仗,我自有分寸尺度的拿捏。战争较量的是实力没有错,可打仗一味以非要占尽有利条件为基准,你们想过没有,要是一方完全掌握了战局态势,对整个战场摸得一清二楚,情报来源精准有效,兵力火力对敌军占据绝对优势,听起来这仗一打是多么的大快人心畅快淋漓啊!如果真会出现这样,还用得着我们部队指挥官吗?要是这样打仗,随便换个人他都能指挥部队打得赢,还用得着我们什么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吗?!”

周围一片沉默,

“我们是还没遇到过这种顺风顺水的战况,可谁不希望遇到呢?日本人也希望这样跟我们打仗。我很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对我们部队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我怕我的指挥官就只会坐等战机出现水到渠成而丧失了主动制敌的杀气。”

参谋长打破沉默,

“团长,想必你有已经方案了,你想怎么做?”

陆少郡站起来,拿笔长长一划!

“组建一支小分队,马不停蹄,长途奔袭!炸掉它!我亲自带队,如果现场侦察真的无处下手,我会带部队再悄悄折回来!”

嗅到刺激气息的军官们抑制不住兴奋,一个个站起来跃跃欲试,

“漂亮!团长,干吧!日本人肯定不会知道我们会给他们来这狠狠一击!”

陆少郡示意这些不安分的部下收敛一些,

“此次行动,要绝对保密,因为我要偷偷行动,军区也不要汇报。出击部队要用最少的人数,使我们的目标尽可能的缩小但要具备最大的杀伤力,我计划从部队抽调出二十名左右精干的官兵组成一支突击部队,全部人员配备最好的武器火力,部队携带足够多的高爆炸药,骑马快速突击,具体的安排等我和参谋部商讨后再做部署,现在,你们需要做的是,我随时会到各部队抽调官兵和武器装备,你们要做好准备配合此次出击,尤其是要注意严格保密!”

“明白了!”军官们齐齐回答。

……

指挥官们散去后,参谋长拉住陆少郡,

“团长,你真要自己去?”

陆少郡不假思索,

“当然!你和我都知道这次出击的危险性,我要亲自去才能放心……”

“可是,我是说……”参谋长十分担心。

陆少郡止住他,

“文良,带领部队冲锋作战是你我的本分,我去有什么不合适呢?!我自有分寸,还不会做出以卵击石愚蠢的事情。现在,你需要做的是,帮我计算出我需要的人员和武器配备,我需要的是精益求精。”

祁文良本想不让团长这么冒险,但看团长胸有成竹,也遂是不得不作罢……

……

作战室,团部人员紧锣密鼓地计算着并推演着此次的行动,参谋长走到陆少郡身边,

“团长,你所走的最佳路线我给你标出来了,为隐秘起见,你们全部穿山岭或有林木遮蔽的地带,你看可行吗?”

陆少郡拉过地图,笔锋游走,点点头,

“就走这条路,可撤退的时候我必须临机而变了,我不能让日本人猜出我撤退的方向,不然他们在纵深地域这么一堵,我就是有十条命也逃不出来了!”

参谋长释然松了一口气,

“你能这么想,我们就放心了。”

陆少郡沉吟一会儿,

“参谋长,我需要十五个人,每人战马双骑;三十个炸药包,炸药要是高爆炸药;十五个人外加我,全部配备自动火器和轻机枪,带足够弹药;保证人手两支手枪,手雷适当配备,每人都要佩戴缴获至日军的钢盔。枪,人,装备,这些事情由你处理,一切从全团调拨,务必要凑齐武器,都挑最好的,知道吗?”

祁文良一一谨记,详细记下来,立即动身去办。

副团长走过来,

“团长,我随你去吧!”

陆少郡摇摇头,“这个时候你就更不能去了,我走了,你和参谋长就带领全团处置任何危急情况,有你在部队,我才能放心行动!”

……

经过精心的挑选,参谋长完成了一支奇怪部队的拼凑组合,这支小分队仅马匹的数量就超过了作战人数,装备上更是汇聚51团三千余人手里最好的武器,冲锋枪轻机枪全部调过来供十六个人随意挑选,更不用说手枪手榴弹这些小东西……

团部,参谋长把挑选出的十五个人的名单交给团长,陆少郡仔细看着,参谋长做着解说,

“按团长的要求,战马和武器装备都集中全团最好的,炸药已经准备妥当。这是名录,他们之中职务最低的也是班长,几乎各营各连的人都有,侦察连人最多,51营营长也在其中,你看还有不妥的地方吗?”

看到陆子飞和狗子的名字,陆少郡抬头问参谋长,

“文良,你给我挑的是最好的吗?”

祁文良一笑,

“团长,其实我们团官兵谁都有资格随你执行任务,只不过这十五个人是我一再斟酌,觉得是随你去最妥当的人选,他们人人马术精湛,枪法、素质都没得挑,可以保你去时一路平安,来时安然无恙……”

这时王小柱进来,不服气地说,

“团长,我也跟你去!凭什么狗子哥能随你去我就不能!”

陆少郡和参谋长看着还一脸嫩气的王小柱,无奈地笑了笑,陆少郡走上前用力压了压他的肩膀,亲善地说,

“柱子,这是命令,你就别白费力气了,等你再长高长壮一点,我就放你出去。”

王小柱不领情地辩论,

“我当时是最小的,现在还是最小吗?我都长了两岁,早就过了来时候他们的年纪,是我不够勇敢团长瞧不起我,还是团长不敢用我?”

参谋长确实无语了,这个人年纪小小,却敢口出狂言,据理力争顶撞起团长,陆少郡看着柱子,

“你真想上战场?!”

“想啊!”王小柱一阵喜出望外,似乎赢得一线希望。

“好!从现在起就执行命令,好好在部队呆着,等下次打仗时,我就放你上阵!就这样,执行吧,不然你就一直老老实实做我的通讯兵!”

王小柱哑口无言,傻在那儿,陆少郡出去看参谋长挑出来的官兵,参谋长笑着拍拍傻然的王小柱,也跟到外面……

训练场上,三十匹战马究哀嘶鸣,微风中昂首蹄刨地面,见团长过来,十五人迅即翻身上马,等待命令。

陆少郡一一走过他们,看着这十五张年轻而熟悉的面孔,目光在陆子飞这里稍微停顿了下随即移开……

“给我看看你们马上的本事!”陆少郡站到一边,喊着。

“是!”一阵炸喝,士兵们驾驭战马飞奔,飞跑中轻松地跨越到另一匹行进飞奔的战马马背上,动作娴熟如若轻燕……

陆少郡很满意,他召集士兵们回来,对他们说,

“我们此番出击,将是日夜行军的长途奔袭作战,人和马都不会有歇停的时间,我们要的就是出敌不意,我将带领你们尽量走隐秘地区,突越危险地带,其实说白了,我们深入敌境,走的地方都是危路,而且即使是我们炸掉了日军这个补给点,对我们根据地当前形势也几乎不起什么逆转的作用,但既然是日军的物资站,我们就有必要摧毁它!这可能是我们抢在日军行动之前的最后一次主动出击,大家敢不敢干呢?!”

“敢!杀!杀!杀!”十五个人汇聚的力量竟也是惊天动地。

陆少郡依然淡定,不激不喜,

“那好,今晚和明天好好休息,把精神养足,把马喂饱,从明晚开始,我们就有几天几夜不得安眠的时间,都散去吧!”

于是部下们散开,陆少郡叫住陆子飞。

看着眼前陆子飞年轻的面孔,两年多的硝烟熏陶,战火已褪去了他当年一身的稚气,现在俨然一个少年小将,陆少郡捏捏他的肩膀,

“子飞,此一去祸福难料,你我要以身作则,好好干!母亲知道你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斩杀日寇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说罢重重拍了拍他的双肩。

“哥!母亲会为我们两人骄傲的!是你在带着我打仗!”陆子飞看看左右,只有参谋长在,“团长,我走了……”

随即向团长和参谋长敬礼离开……

参谋长对陆少郡说,

“团长,我把他留下来吧……”

“诶,大丈夫驰骋疆场,当有汉之骁将霍去病一番报国杀敌的血气,这是他的职责!”

说着陆少郡随后拿出陆云川交给他的兵册,似在沉思,

“古来作战,本无兵法可依,其实我最欣赏的,还是历史上那些战场上能临机应变战术上不拘一格的将领,他们推陈出新,其中许多并未接触过什么兵法,但他们擅于思考,作战上极为推崇积极主动进攻,参谋长,如果我们部队人人做到不拘一格,又有最好的战术素养,这是我最大的欣慰啊!”

说完,他将书递给参谋长,意味深长地说,

“战略战术和兵法总结的是过去,立足的是未来,但最为广阔的还是人的思维,无疆无际。文良,兵书不能束缚了我们部队的眼界,我需要的是释放我士兵的最强战斗力,我们跟日本人的决战迟早要来,你我任重而道远啊!”

参谋长点点头,凝重地接过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