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山茶花 第七章  活英雄 第十五节 Y南民兵之死

cnkhtd163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31.html




高高的树木,冒密的丛林,大雨刚刚停下,太阳就从天上冒了出来,就像在和丛林里的人们开了一个玩笑,太阳的阳光洒在还沾有雨水的树上,树叶上、树枝上、树杆上,散发出一股极浓的潮湿气味。

几滴鲜血洒落在地上,一直前沿伸,地上的腐叶杂乱无章的洒在地上,在鲜血的影衬之下显得格外的鬼异和恐怖、。

蒋辉据枪走在前面,低头看了一看洒在腐叶上的血渍,用手摸了一摸,这时程雪青和何东、赵得宝几个人也从丛林里闪了出来,身后还有几个新兵。

“班长!血没有干,刚刚走过去的。”蒋辉小声的说。

“快撵!”程雪青说道。

几个人飞速的向丛林的身处跑去。

“啪!啪!”连着两声枪响,子弹划过程雪青的脸庞,程雪青能感觉到有两股极大的热流从脸上划过,“卟卟!”子弹在打断了阻碍自己飞行的树枝后,一下子扎进了后面的一棵树干里.

“嗒嗒嗒…………”蒋辉首先开枪,向着子弹的来源处发射。

接下来其他的战士们也都开了枪,枪声交织成了一片,程雪青给在最前面蒋辉和赵得宝打了一个手式,要蒋辉和赵得宝趁着战士们向敌人射击的时候,向敌人运动进攻。

蒋辉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他的上身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赵得宝紧随其后。

翻过阻碍视线的草丛,蒋辉就看到地上的一片血渍,断断续续的沿向南方,不远处的一多人高的草丛还晃着。

蒋辉举枪就是一梭子“#¥#¥%¥#!”(Y南话缴枪不杀),两个人便飞速的向前跑去。

翻过山谷,蒋辉看到了敌人,在山间的底部一个身穿Y南老百姓衣服的人正一跛一拐的向前走去,距离蒋辉有着差不多六十多米,他的腿上是一片鲜血,受伤的腿上有一个弹洞,正在潺潺的流着血,脚上的人字凉鞋都跑掉了,身上还背着几十年前Z国部队配发的子弹带,看年纪也得有四十几岁的年纪,看得出来他跑的很匆忙,连伤口也没有处理一下,而从他逃跑的方式和衣着来看,他竟然把自己的后背留给敌人,单凭这一点就证明这个人不是Y南部队的正规军,好像是民兵之类的。

蒋辉二话不说据枪奔了过去,赵得宝则是看了一眼奔上前的蒋辉,举枪朝着正在逃跑的Y南兵就打,一梭子子弹射了过去,没有打中,子弹打在Y南民兵的头顶上,都扎进了树里。

Y南民兵感觉到后,一回头,举枪就要还击,这时他就看到有一个身影飞快的接近了自己,这时他失血过多,眼睛已经有些发花,然后一个巨大的铁物件就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巨大的撞击力使得Y南民兵一下子就仰面摔倒在了地上,巨大的疼痛使得他头痛欲裂,感觉刚刚好一些,在自己的胸口和小腹上又传来了极大的疼痛,他本能的卷起了自己的身子,后背、肩头、手臂、腿部都传来极大的疼痛。

用枪托砸在Y南民兵面门的人正是蒋辉,其他的人赶过来后,就对着躺在地上的Y南民兵一阵子枪托侍候,直砸的Y南民兵卷在地上,蒋辉捡起Y南民兵的枪,一看,这是我国国产的老式56步枪,是我国当年支援Y南打M国用的,可是没想到若干年后,竟然又向着他们的制造者开了枪,看这把枪,少说也得有十几年的历史了,膛线和瞄准口都磨得不成样子了。

“别揍了!再揍就揍死了。”程雪青制止了战士们的欧打,搜了一下Y南民兵的身体,发现还有两个手榴弹,“妈的!是个Y南民兵!”

排除了是Y南正规军可能后,程雪青松了一口气,好歹不是正规军,要不然这附近一定还有不少的敌人,可能这两个Y南民兵,是住在附近,听到炮击的炮声后赶过来的。

两个新战士架着Y南民兵,赵得宝一把抓起Y南民兵的头发向上一提,他的脸上满是鲜血,鼻子已经让蒋辉一枪托子给砸碎了,但是他的意识还是有的。

“%%¥#%……#%”赵得宝用简单的Y南话询问他的部队番号。

那个Y南民兵睁开眼睛看了一看赵得宝后,用力的鼓了鼓嘴,“呸!”一口血痰飞向了赵得宝,正好吐在赵得宝的脸上,赵得宝一惊,一股怒火冲上了脑门.

“妈的!不要脸呐!”赵得宝的脸立马变成了猪肝色,站起来抬脚就有一脚,直踹到Y南民兵的脸上,跟着就有一枪托砸在了他的头上,Y南民兵轻哼了一声就昏了过去,赵得宝一边擦着脸上的血痰,一边不断的殴打着Y南民兵,嘴里还日爹操妈的骂着。

“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程雪青说道。

赵得宝这才停下了手。

“托走!”程雪青说道。

两个新战士拉起昏倒的Y南民兵的双脚就走,就像是拉了一条死狗一般。

“老刘!…………呜呜…………”一阵哭天喊地的哭叫声从前方传来,蒋辉不由的一愣,这不是李乐的声音吗!听到这里蒋辉加快了脚步。

拨开围着的人群,只见李乐正抱着刘天大声的哭着,连长马洪也在一边红着眼睛,张洪生直唉气,嘴里还说,“妈的!怎么就这么准。”子弹洞穿了刘天的心脏、肺叶、还有肝脏,伤情严重,根本就有救活的可能。

看着静静躺地李乐怀里的刘天,蒋辉的眼睛湿润了,眼神之中流露出极端的哀伤,刘天生前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了蒋辉的眼前,在蒋辉的心目中刘天就像一个大哥哥一样,虽然和刘天没少打了嘴仗还开玩笑,但是他的的确确就像是一个大哥哥,还记得蒋辉他们几个新兵刚刚从新兵连来到一连时,一班的兵们给了他们极大的关怀,刘天教给蒋辉如何使用狙击枪,如何运用战场战术,使得蒋辉受用极大,在生活中刘天就是他们的大哥哥,可是如今的刘天竟然就这样的去了,可恶的三颗子弹全打在了刘大哥的身上,临死前一句话也没有留下,看着刘天躺在李乐的怀里,听着李乐的哭泣声,蒋辉的眼中闪过一丝泪光,但是随即蒋辉就用袖子擦去了。

蒋辉回过头来,眼神已经由刚才的哀伤变成愤怒,双眼极红,左手倒提着81步枪。两个押着Y南民兵的新战士,刚刚把半死不活的Y南民兵丢到地上,就听到蒋辉对他们低声的说,“把这个王八蛋给老子架起来。”

两个新战士马上把还在昏睡的Y南民兵架了起来。

“睁开眼睛。”蒋辉强压着声音说道。

“嗯~~”Y南民兵只是嗯,但是并没有睁开眼睛,他的左脸已经被拉脱的没有了皮,血淋淋的,连眼皮也上向翻着露出了白色的肉牙。

“把他放开。”蒋辉对两个新战士命令道。

两个新战士看着蒋辉的眼神有点不对头,可是还是放开了Y南民兵,被放开的Y南民兵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他的嘴中还在低沉的嗯哼着,意识正在恢复。

“我再说一边,把眼睛睁开!”蒋辉的声音变大了。

“嗯~”Y南民兵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就在这时,他的瞳孔立刻放大了开来,极度的恐惧使他首先想到是向后躲,因为他看到一把枪托正在以飞快速度向自己袭来,可是已经晚了。

蒋辉倒提着81步枪的枪管,用力从下向上一挥,铁制的枪托以它那千斤之力袭向了Y南民兵的头部。

“啪!!!”的一声,惊动了所有的人,如果在和平时期你听到这种声音,你一定会认为是砸碎西瓜的声音,这时你一定会想到那红艳艳的瓜瓤被砸碎溅出来,可是这里是战场,没有西瓜,虽然都是红艳艳、粉嘟嘟的,可是这里却不是西瓜,而是人的脑浆。

蒋辉抡起了枪托正好砸在了Y南民兵的颧骨上,向上的巨大力道,直接的就把Y南民兵的脑浆给砸了出来,溅到了旁边的树上,还溅了站在一边的新战士一身,一大块粉嘟嘟的脑浆正挂在新战士的钢盔上,巨大而又血腥的变化,让这个新战士愣在了当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