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听完方俊天的话,李斌笑了笑说:“其实,我倒是有一个想法,既然小鬼子想要来进攻我们,我们又何必惧怕?我有一条建议,是把鬼子主力部队引出城去,我们利用民兵和第二、第三团去牵制敌人,而我们战斗力最强的第一团趁着城内敌人空虚的机会,一举夺取县城!”

“什么!要拿下县城?”所有的人听到李斌提出这个大胆的建议,都惊呆住了。

洪彪第一个表示反对说:“尽管城内的伪军战斗力很弱,可是我们没有任何攻城武器,又如何去拿下县城?更何况,鬼子还有一些当兵退役的‘武装平民’也会在城内的,那些鬼子战斗力不算弱。假如我们进攻县城不下,等到敌人大部队过来的时候,我们反而要被他们包围消灭!所以说,我认为,我们应该把敌人引出来之后,进入山区设伏消灭这个大队的鬼子,这就算是一个不小的胜利了啊!”

吴聪玉也反对说:“是啊,我们可以诱敌深入,利用山区地形消灭这些出城的鬼子,没有必要去冒险进攻县城吧?毕竟那样太过于冒险。”其他的人也都纷纷表示反对。

然而,肖柏却笑着说:“我赞成旅座的计划!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们没有必要去强攻县城,应该是智取!其实我很清楚,李旅长的意思是不仅要全歼那股鬼子,还要顺手牵羊把县城攻下,他想要的是敌人囤积在县城内的武器弹药和粮食药品衣物等物质!”

“哈哈哈!”李斌大笑起来,“看样子,最懂得我心思的,还是肖柏大哥啊!”

“可是我们要怎么智取县城呢?”洪彪问道。

肖柏笑了笑道:“其实很简单,我们的旅长这次肯定是要让那些什么特种兵的大显身手!”

众人恍然大悟,顿时都明白过来。然而过了一会儿,又有人开始摇头。

方俊天问了句:“旅座,我们可以拿下县城,可是就算是拿下来,我们守得住吗?”

“拿下来,歼灭敌人,获得武器物资之后,我们马上放弃县城!”李斌解释说。

“拿下来又马上放弃?这样占领一个地方有意义吗?”座山雕问了句。

“谁说没有意义?我们需要的只不过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我们拿下县城不过是消灭敌人的手段之一!当敌人回过神来重兵来合围的时候,我们马上撤离,不要去做无谓的牺牲!这样的战术,其实是最好的方法!”李斌说道。

接下来,李斌就做出安排:“我的计划是这样,按照我的判断,那些汉奸特务们从老乡那边不能问出什么问题。既然如此,鬼子应该很快就会亲自出动……”

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李斌就开始着手部署“智取县城”的行动。

再说横山少佐在派出汉奸特务去寻找李斌的义勇军下落的时候,却没有问出任何名堂出来。气急败坏的横山少佐把那些汉奸特务叫过来,狠狠扇了他们每人几个耳光。

“哈伊!哈伊!哈伊!”这些被打肿了脸的汉奸特务纷纷点头哈腰。

“滚!一群没用的废物!全部给我滚出去!”横山少佐气急败坏的吼叫起来。

等到那些汉奸特务们退了下去之后,横山少佐把军官们都召集在一起,他召开会议。

“各位帝国的勇士们,今天我找你们过来,是因为支那人实在不可信!有能力的支那人不愿为我们所用,可是那些死心塌地愿意跟着我们的支那人大部分都是饭桶废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能依靠谁?我们只能依靠自己去找出那些该死的支那土匪!”站在会议室前头的横山少佐唾液横飞的说道。

“少佐阁下,我们要如何去找到那些该死的支那土匪?”一名大尉军官问了句。

横山少佐回答说:“其实这个很简单!只要我们去几个村庄!把那些支那人全部集中起来,我们把机枪架起来,我想,那些支那人肯定有人是会害怕的!只要他们害怕了,就会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这些支那土匪在什么地方!”

“哈哈哈!少佐阁下真不愧是帝国精英!这个方法还是很不错的!”一名军官说。

横山少佐经过一番准备之后,他带着他的大队一千两百多名日军士兵,带着两门九二式步兵炮,四门迫击炮和八挺九二式重机枪,离开清原县城,向山区的方向进发。

而城内的防务任务,则交给县警备队,伪保安团,伪警察部队和伪维持会来执行。横山少佐自以为,县城的城墙固若金汤,对于没有任何重武器的“土匪”而言,想要攻下县城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大队的鬼子走了一个上午,总算是走进山区。横山少佐他们首先就来到杨家村,他们让汉奸翻译官带着日本兵,挨家挨户去敲门,把全村两百多名男女老幼全部集中在操场上。

进入这个小村庄的也就是一个中队,他们在四处架起各种轻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那些村民。其他的鬼子步兵全部把刺刀上好,对准那些可怜的无辜人。

“乡亲们,都不要害怕!太君是不会伤害大家的!只要你们老老实实把那些土匪的行踪告诉我们,太君不但不会再生气,还会给你们一笔丰厚的奖赏的!”汉奸翻译官站在一块石头上很大声的对那些村民们说。

可是,村民们一个个面面相窥,却根本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鬼子说义勇军在何处。

“八嘎!这些该死的支那刁民!看样子不给他们一点厉害瞧瞧,肯定是不行的!给我准备机枪扫射!把这些刁民全部杀光!”横山少佐咆哮起来道。

鬼子机枪手操起机枪,正要准备射击。就在这千钧一发时,突然有一个声音传入横山少佐耳中:“不要杀他们!我知道那些土匪们的下落,只要太君您放过他们,我马上就说。”

横山少佐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瘦弱的年轻人从人群中站出来回答说。此人长得还算是挺清秀的,有点像是文弱书生的模样。不过,村民们都知道,此人名叫杨全万,几天前曾加入义勇军,却因为违反军纪被鞭打之后又除名,才不得不回到村里去继续当农民。

看到居然有人要出卖义勇军,有的村民们在心中暗暗骂道:“该死的!就是一个贪生怕死之徒才回去投奔鬼子的!”机会所有的村民,都对这个年轻人表示极其不屑。

“好!好样的!太君真的是很需要您这样的朋友啊!”一名汉奸翻译官满脸堆笑的说。

“你滴!快告诉我们,土匪滴在哪里?”横山少佐上前去,用生硬的中文问道。

“对,我知道他们在哪里,我可以带你们过去。”这个杨全万回答说。

“太好了!这位兄弟你真是识时务者啊!”汉奸翻译官竖起大拇指对着杨全万笑着说。

“哟西!你滴!良心大大滴好滴!你是我们皇军滴朋友!”横山少佐也竖起大拇指。

村民中有人怒吼一声:“狗日的狗汉奸!你不得好死!”

另外一名村民大喊道:“太君,你们不要相信这个家伙!他是骗你们的!这个家伙是胡子!”

听到有人这样喊,横山少佐脸色大变,准备拔出指挥刀向杨全万头上砍去。

看到这个架势,杨全万吓得脸色惨白,裤子顿时湿了一大片,他跪在地上苦苦求饶说:“太君,冤枉啊!我不是胡子啊!我是真心帮助你们皇军的!”

可是,有一个汉奸特务却走上来,用日语对横山少佐说:“太君,此人真的是帮助我们的!前几天,这个人是加入过那帮土匪,可是他因为违反军纪被毒打一顿,然后从军中开除。此人可以说是对那些山贼恨之入骨的,所以说他是真心帮助我们的。”

听到这句话,横山少佐收起指挥刀,他又满脸堆笑的对杨全万说:“你滴,良民大大滴!良心大大滴好滴!那些刁民,死啦死啦地!”

“太君,我可以马上就带你们过去!可是我几天没有吃饱了,能不能给我一些吃的?”杨全万问道。

“好!给他一些吃的!”横山少佐转头对一名日军士兵说。

吃过了日军军用罐头,杨全万带着这些日本兵,向莫日红山东北面的山区过去。

日军刚刚进入山区,就有侦察兵发现了日本人的动静,马上就飞马前往营地汇报情况。

得到消息之后,李斌下令道:“我们在东五里堡一带布置防线,由我亲自带队,我带上第二团第一营和第三团第一营,在那边阻挡敌人!另外,从其他部队拨两挺九二式重机枪跟随我一起行动!除此之外,其余的队伍全部由肖副旅长带领,一切行动听从他的命令!”

得到行动安排计划之后,这些担任阻敌任务的第二团第一营和第三团第一营战士们都在身上披上草和树叶,对自己进行精心的伪装,然后李斌亲自带着他们前往东五里堡一带山区。

第二团是一支半日械武器部队,在几天前的那场胜仗过后,第二团的武器得到一定的改善,使得第一营全部的战士都装备上日械武器。而第三团则是由农民武装改编的,武器装备极差。前几天的胜仗,使得第三团第一营的武器得到一定的改善,但还是平均三个人才有一支老套筒步枪,其他的战士用的不是单打一步枪,就是土枪鸟铳,甚至是大刀长矛木棍之类的冷兵器,仅有的几件重武器,是李斌亲自带着几个工人师傅自制的四门松木炮。

而肖柏则带着其他的队伍,向黑瞎沟的方向撤退。

李斌带着队伍来到东五里堡山区之后,他亲自安排战士布置临时防御工事,准备居高临下利用地形去阻挡敌人的进攻。李斌下令:“第二团的四挺歪把子机枪分别布置在两翼山头,步枪兵沿路分两线摆开,投弹手略靠前,尽量利用手榴弹多杀伤敌人。第三团的位置布置略前突出三十米,没有枪的战士尽力利用石头来砸敌人!一切行动必须完全听从我的命令!我说撤退的时候,第三团先退,第二团稳步后撤!”

等到一切布置妥当之后,李斌就带着战士们在山头等待敌人。对于第二团的战斗力,李斌还是比较放心的,毕竟这是土匪改编的部队,有很多土匪原来枪法就算是不错,再加上日制的三八式步枪容易掌握,九二式重机枪也是一种很精确的武器。只不过是歪把子机枪有点难用,而且性能极差,但是在没有其他轻机枪的情况下,歪把子也只好凑合着用。

李斌带着战士们在山头耐心的等待,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望远镜中终于看到山路上出现一行人影正向着李斌他们这边一步步的靠近。

“注意,传令下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发出任何声音!等我命令再开火!”李斌轻声对传令兵说道。

传令兵分别向各个连排长那边猫着腰靠过去,俯身在他们耳边轻声说:“注意服从旅长命令,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发出声音,等他的命令再开火!”

各个连排长又向各班长传达了命令,然后又被传达到每个士兵的耳中。

看着黑压压的鬼子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有不少战士吓得脸色苍白,手脚都在不停的发抖。

“啪啪”“哒哒哒”鬼子向两边的山头进行火力侦察,子弹呼啸着从战士们头顶掠过。就在此时,有战士不幸中弹负伤,然而,受伤的士兵却忍住剧痛,硬是没有发出声音。

即使是那些吓得发抖的新战士,这次也忍住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没有发现两边山头有任何动静,这些鬼子继续向前推进。

等到敌人越来越近的时候,李斌冷静的盯着敌人,一直到了距离只剩下一百米的时候,他才拔出毛瑟手枪对准一名刺刀上有膏药旗的军曹“啪”就是一枪。

鬼子军曹应声倒地,与此同时,战士们手中的机枪步枪一齐发出怒吼声,暴雨般的子弹从山头呼啸而下,走在前头的几个汉奸和一群鬼子就像是韭菜那样被割倒在地上。

几个“炮手”点燃松香,再点燃松木炮导火索。

“轰轰”四门松木炮同时吐出火球,铁钉铁砂雨点一样向鬼子最密集的人群中泼洒而去,把一百米外的那些鬼子当场就撂倒一大片。

投弹手们纷纷向敌人投出手榴弹,居高临下投出的手榴弹飞蝗一样砸入人群中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