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望天:诸位兄弟对不起,望天在这里郑重道歉!刚刚大致看了一下近几章VIP的章节,发现里面竟有许多错句、露句,还有许多语句不通顺的地方,质量竟大不如从前,望天自己都想抽自己几巴掌。VIP章节是不能擅自修改的,今后望天会尽量避免此类事件再度发生的。]

……

胡先锋冒充“小泉正雄”之事,除了胡继文、小强和张学民,以及龙尾盘几个首脑人物知道之外,其他人都是一概不知,包括整天死活缠着胡先锋的阳儿在内。

在小强和张学民驾车回到龙尾盘之后,更是对此事只字不提!虽然他们两个也蛮喜欢在军中传播些小道儿消息,但对于此事,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他们说出去,将会给胡先锋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他们也非常清楚鬼子特工的侦查能力有多么的厉害!

此时,龙尾盘大多数人只是知道第一师师长胡先锋,被司令胡继文派出了山谷,至于胡先锋为什么被派出山谷,出谷又去做些什么,那众人就不得而知了!

“呜——!”

老式的、以蒸汽机为动力的火车头,发出了一声浩大刺耳的长鸣,紧接着,由车头开始向后,每节车厢的衔接处,次递发出了金属碰撞的铿镪声。

“轰咚!”

随着一声沉闷的铿镪碰撞,坐在车厢里的胡先锋随着撞击声,整个身子都是震了一震!胡先锋明白,列车就要进站了,现在是在急刹车减速……

三百上等鬼子兵组成的护卫队,几乎占据了列车上三分之二的车厢。胡先锋不想、也更讨厌和那些鬼子兵呆在一起,所以他从一上车,便一直坐在挤满人群的,那仅剩下的三分之一旅客车厢里。这次负责护送胡先锋的,仍旧是那个草仓村的中队长加藤。此时,加藤就坐在胡先锋的身旁,时刻警惕注意着车厢里每一个旅客的一举一动,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胡先锋在列车上出了什么意外,那倒霉的就该是他了。

……

“这就是哈尔滨?”

十几分钟后,列车进站,车身也彻底停了下来。胡先锋透过车窗玻璃向外张望着。

远处,林立着众多的正喷吐着白烟或是黑烟的高大烟囱,烟瘴弥漫,整个湛蓝的天空都因为那些烟囱喷出的烟尘,而显得弥蒙了许多,高挂的骄阳也失去了应有的耀眼光芒,变得一片殷殷血红,好似傍晚夕落的残阳。

胡先锋明白,那些有烟囱的地方都是些日本鬼子开的大型厂矿。虽然他知道哈尔滨是个重工业城市,工厂很多。但他万万没想到工厂竟会有如此之多,那数不清的、疯狂冒着烟尘的高矮烟囱,竟然使整个哈尔滨烟碱迷漫、灰雾蒙蒙。

“哈尔滨空气中的污染指数,恐怕就连当代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也不敢与之相匹比吧!”胡先锋趴在车窗前,惊愕的、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灰雾蒙蒙的天空。

可见,当时的日本人对我们中国国土上的资源,掠夺的是多么的残酷疯狂!

近处,一条狭长的站台。此时,站台上熙熙攘攘的站立了不少旅人,不过大多数都是些身穿和服的日本人,而在那些日本人的身后,也大都跟着一个面黄肌瘦、背扛着沉重行李的中国脚夫。一些日本旅人还趾高气昂的对身后的脚夫指手画脚、大声喝叱。

看到那些累的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脚夫,听着那些日本人如同喝叱奴隶般的话语。胡先锋脸上的肌肉顿时由于愤怒,而不由自主的狠狠抽动了几下。

“他妈的!这些日本鬼子真把我们中国人当亡国奴了!”

一路之上,胡先锋看到许多日本人无理取闹欺负我们中国人的场面,本就有些怒气的他,此时心中的怒火更胜了一筹!

“正雄少爷,哈尔滨到了……”加藤恭谦的站起身向胡先锋道。

“那就下车吧。”胡先锋强压着心头怒火,淡淡地对加藤道。

“哈伊!”

加藤立刻应了一声,随后便快速向坐满鬼子兵的车厢走去。少时,数节车厢里那三百多鬼子兵同时起身蜂拥下了车厢。然后,他们迅速在站台上列为两排,在拥挤的站台上清理出一条笔直的通道。适才那些身穿和服,趾高气昂的日本旅人也都慌忙的躲在了一旁。

“这些小鬼子们的上等士兵,还真他妈训练有素啊!”

胡先锋看着两排日本兵中间的那条通道,心中暗自嘲弄的揶揄着。

“正雄少爷,您请下车吧。”返回到胡先锋身边的加藤,对胡先锋恭敬道。

“嗯!”

胡先锋点头起身,在加藤的陪同下来到了车厢门口。胡先锋站立在车厢门口,向下面的站台上被鬼子兵驱赶到站台远处的日本旅人,和那些苦力脚夫扫了一眼。然后,他慢慢顺着车厢门口的铁台阶走下了车厢。

胡先锋头戴一顶深黑色圆顶礼帽,低低的帽檐遮住了他那两道还未长出的剑眉,高挑的身材之上一袭乳白色西装显得十分得体,俊逸的脸庞上虽说少了两道剑眉的衬托,但这也足使站台上所有日本雌性为其痴迷颠倒,三百名鬼子上等兵开道更是让他鹤立鸡群、风光无限。此情此景,让那些站台上的日本旅客不得不对他顶礼仰视。

“这个漂亮的年轻人肯定不是一般人物,竟有这么多士兵保护他……”

“他是我们日本人吗?他样子不但长的漂亮,个子也挺高啊……”

“他肯定是我们国家的人,看样子好像还是我们国家一个贵族家的少爷……”

远处那些日本旅人,都向胡先锋投来倾慕和恭敬的眼神,同时也在揣测着胡先锋的真实身份。胡先锋对他们那些倾慕和恭敬的眼神,感到只是不屑和恶心!而,那些苦力脚夫们大都眼神暗淡,看见此情此景,他们似乎早已经习惯性的麻木了。但,也有极少一部分眼神中带着一丝鄙夷和冰冷。

鄙夷和冰冷!

胡先锋有些钦佩他们,能在众多鬼子兵面前发出这样的眼神,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能在这日本鬼子铁蹄淫威之下的哈尔滨,发出对日本鬼子鄙夷和不屑的眼神,才算是有血性的中国人!

此时,胡先锋和加藤并肩走在两排鬼子兵中间清理出的通道里。

站台上,除了拥挤的人群之外,在站台显眼的地方还悬挂着不少大型横幅,上面分别写着什么:东亚共荣……日中亲善……满洲万岁……等等。

就在一个硕大的“日中亲善”的横幅之下,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叫骂声和重重的击打声。

“支那猪的!死了死了的……!”

“啪!啪!啪!”

紧接着,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耳光声。

走在通道里的胡先锋循声望去,就见一个硕大的“日中亲善”的横幅之下,有着一个壮硕的中年日本人,和一个身体瘦弱可怜的老脚夫。在他们两人周围,站满了许多围观的日本旅人和身背重负的脚夫。

那老脚夫此时满脸鲜血,正被那中年日本人一手拎着衣领子,一手狠狠的在脸上抽打着耳光。

那中年日本人抽打着老脚夫面部的右手,已然粘满了老脚夫的鲜血。

“八格牙路!该死的支那人……”

“啪!啪!啪!”

中年日本人一边破口大骂着,一边高高举起已然浸满鲜血的右手,疯狂的击落在老脚夫的面部以及额头,冷酷无情的抽打声听的众人心头都在发颤!

旁边许多围观的日本旅人,嬉笑着在一旁看着热闹。他们时而指指点点、说说笑笑,有的竟还为那个中年人高声叫好,大叫着要中年人“打死支那猪”。

而,站在一旁的众多脚夫,除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对老脚夫的同情,和对日本中年人的愤忿之外,并没有一个人赶上前去阻止。

此时,老脚夫已经被中年日本人抽打的鼻、口、耳鲜血迸流不止、奄奄一息,连头都已经抬不起来,汩汩流淌的鲜血浸湿了他胸前大片的衣衫。老脚夫眼看就要被那凶残恶毒的中年日本人活活打死……

胡先锋见此情形,心中的怒火燃烧到了极点!他当即就想高喝一声,然后一个箭步冲过去,狠狠一拳击飞那中年日本人,再把那中年日本人沾满老脚夫鲜血的罪恶右手生生拧下来!

但胡先锋心中狂然的怒火,并没有冲昏他清晰的头脑,他十分清楚自己如果这样忿然冲出去的恶劣后果——小不忍则乱大谋!

“小不忍则乱大谋?难道我真的就要这么熟视无睹吗?!一路之上,我见到的类似这样的情形还少吗?!在火车上……一个老实的农家汉子被几个日本浪人扭打着,活生生丢出了车厢,被飞快的车轮子碾成了肉泥,我却在一旁‘小不忍则乱大谋’的无动于衷……隔壁车厢里的一个小姑娘,被几人日本男人当众扒光了衣服,残忍强暴,而我却在旁边‘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充耳不闻的装睡!那姑娘求救般凄惨的叫声,至今仍然还在耳边回荡,久久挥之不散……”

“小不忍则乱大谋?我一忍再忍!今天,难道我还要再忍吗?!试问,我究竟还要忍多久?!我究竟还能忍多久?我恨,我恨——小不忍则乱大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