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抗战铁血军人传奇 第四篇 痛失南京 第十七章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6.html


两人默默地看完,谁也不开口,沉默已足以表达他们的心境。

过了良久,张一鸣突然往外就走,武天雄问他去哪里,他充耳不闻,一言不发走出工事,一直走到一株松树下,从那里他可以望得见南京。只见乌云笼罩下的南京城里,到处都是冲天的火光,炮声、枪声仍然不断地在响,大概守城的兄弟部队还在巷战。遥望着硝烟弥漫的南京,他能够想象得出日军在城里杀戮无辜市民,奸淫妇女的情景,日军侵华多年,对待百姓的残忍早已妇孺皆知,想到日军的铁蹄得意洋洋地在首都践踏,一股无法遏制的悲愤填满了他的胸口,刹那间,他忘记了一切,只知道他不能忍受这失败,只能用自己的血来洗刷这耻辱,就象昔日那不肯过江东的楚霸王。

激愤之中,他面对着南京,拔出左轮手枪对准太阳穴,刚想扣动扳机,身后有人一把夺下了他的手枪,急切地叫道:“师座,不能啊!”

来人是武天雄,他了解张一鸣,见他出来时神色不对,联想起他在江宁作战室写的那首诗,觉得不放心,悄悄跟了上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他的命。张一鸣被夺了枪,登时目眦欲裂:“你这是害我呀!”

“师座,保卫南京,我们已经尽力了,失守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样。”

“是谁的错已经不重要了。首都丢失,我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有何面目见江东父老?我已决心与南京共存亡,你拦也没用。”

武天雄苦劝:“师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南京丢了,咱们将来可以打回来,难道你愿意南京永远落在日本人手里,就不想把它夺回来吗?”

张一鸣心中一凛,武天雄的话正好击中要点,让他冲动的情绪稳定下来了。他恢复了理智:“天雄兄,你说得对,我不能死,我一定要打回南京!”

他转身回到工事,打开地图,开始同孙、武二人商讨突围事宜。孙翱麟认为处在日军包围之中,突围实在困难,只有渡江前往江北才是出路。张一鸣忍着头痛,苦苦思索,对着地图看了又看,几千官兵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上,生死存亡全在他一念之间,他不敢掉以轻心。考虑了很久,他终于说道:“我看,渡江才是死路,这么多部队,哪来那么多船运输,到时候被堵在江边,想突围都没有路。依我看,我们不如等天黑以后向南突围。南面是日军兵力的薄弱地带,我们可以从日军包围圈的间隙杀出去。”

武天雄赞成他的想法,孙翱麟虽然有些担心,但没有反对。

到了深夜,张一鸣集合队伍,命令把轻重机枪集中在队前,悄悄从南面撤下山岭。此时其他的中国军队大部分和孙翱麟的想法一样,都认为渡江才是出路,十万大军纷纷向北涌向江边,而日军也急于进城享受胜利果实,追击长江边上的溃兵,对南面的防备减弱,因此新25师的几千人得以在黑夜中蹑手蹑脚地从日军的薄弱处穿过,悄无声息地向南行进。下山后走了大概5、6里,他们得穿过一处鬼子的防地,队伍静悄悄地靠近,等摸到日军面前,走在前面的机枪手们立刻击中火力开火,鬼子兵猝不及防,被打得乱了阵脚,等他们整理好队伍反击时,无心恋战的新25师早就已经撕开一条口子,冲了出去。鬼子不清楚地形,加上天黑看不明白,追了一阵后失了目标,只得作罢。

就在新25师奋力向外突围的时候,挤在长江边上的十万大军正绝望地望江兴叹,南京被攻克,成千上万毫无秩序的人们蜂拥到下关码头,仅有的那点船只根本无法运送这么多人,因为惧怕日军杀到,大家都争先恐后地拼命往船上挤,结果被挤入水中的不少,一时间,喊声、哭声、叫骂声和落水者的呼救声响成一片,场面完全失控。当日本人杀到码头时,渡江的人还不到一半。而新25师一路冲杀,从日军的包围圈中杀出了一条血路,经句容、溧阳,最后安全到达了安徽。

日军进入南京后,开始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6万没有撤出南京的中国官兵和24万南京市民成了毫无人性的鬼子兵屠刀下的冤魂。这个时候,孙翱麟才明白,自己能够从日军的包围中突出来,是多么幸运的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