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打黑“七宗最” 黑势力戴“红帽子”最可怕

魔鬼军刀 收藏 0 6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重庆是一个因水而兴的码头城市,处于两江交汇处,曾是整个西南地区的贸易中心,重要的水路码头。我感到这次打黑行动对于震慑一个地区的黑恶势力,起到了相当的威慑作用。


审判已经持续一周,我们的记者熊蔓林一直在当地进行采访,我们看看她的有关情况。


记者:“这里是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里面正在审理的是涉嫌黑社会性质的谢才萍和她的19个部下,此外还有两名警察受审,这次的案件非常引人关注就在于谢才萍是刚刚被逮捕的前任重庆市公安局副局长文强的弟媳妇。


我刚刚在法庭现场见到了谢才萍,中等身材,比较胖,在辩护时,她反复说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涉嫌黑社会性质,并且自己举报了两名警察应该算是立功赎罪。


与现在的积极表现相比,此前的谢才萍却黑道上著名的大姐大。2000年谢才萍做起了赌场生意。当年就涉嫌枪杀一名抓赌的民警。但是在文强大哥的照顾下,却逍遥法外,继续着自己的赌场生意,9年间,先后开办20多家赌场。在赌场里,谢才萍大方的免费提供毒品,当然同时提供的还有高利贷。”


这起打黑事件,为什么能如此吸引人的眼球,就是它本身具备的特殊性,这次打黑创下了在重庆法院有史以来的七宗最:


七宗最之一:涉案总人数多。高达1544名涉黑犯罪嫌疑人被缉拿归案,469名逃犯被实施境内外追捕。


七宗最之二:收缴的赃款数额巨大。警方缴获黑帮共330亿元赃款赃物,包括名车,房产、藏画等名贵物品。


七宗最之三:作案时间跨度大。在这次打黑行动中,最长的近10年,最短的也有3年。


七宗最之四:个案最多涉案人数。在很多个案中,涉案人数少说有十多个人,多则达到六七十个人。


七宗最之五:个案庭审时间长。其中最长可达十五六天。


七宗最之六:庭审程度复杂。证据卷宗最多达100余本,最少的也有24本。个案涉案罪名,有的多达十余项。


七宗最之七:安检程度严格。


这场大快人心的扫黑风暴,深受老百姓的欢迎。有些企业甚至集资上千万元,赠送给有关部门,作为打黑专用资金。很多深受黑社会高利贷之害的人,则感动的掩面而泣。


重庆市民:“我感谢党的政策是好的,打击那些不法分子,我很满意,打黑处的专项斗争,为我们企业的那个生产环境,创造了一个好的环境,为我们企业保驾护航,我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从刚才的这些情况,我们充分看到了黑恶势力对一个地区经济行业的渗透力量,这个力量俗称“黑金帝国”。我们非常需要了解他们是怎样渗入到这些行业?面对这些经济领域里的黑恶势力,我们怎么办?我们联系到了王大伟警官,他是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教授,专业研究犯罪学,巧得很,他正是现任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在大学时代的老师,而王立军也正是主持这次打黑风暴的负责人之一。


“王教授,你好,我们看到重庆这次打黑行动中查出并抓获了50多位位官员,并且势力涉及到经济领域的很多个行业,为什么这次打黑行动要达到大的用这么大的力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两个方面来说,一个方面就是重庆的黑恶势力确实在某些地段一度比较猖獗,这种猖獗就是具体表现就是他欺行霸市这是一个,再有一个老百姓内心恐惧,好人抬不起头来,群众声音不直腰,广大干警连续奋战,到最后成了什么结果,非常非常辛苦,多少天不能够休息,但是干警心情很高兴,说什么呢?说我们又找到了警察的感觉,所以你看看,重庆这次打黑除恶,他为什么力度这么大,声势这么大,主观、客观两个方面的原因都有。”



重庆市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行动,使一批危害一方的黑恶犯罪团伙受到处罚,而且他们的一些“保护伞”也应声倒地。


同时,多条由黑恶势力操控的黑色产业链也逐渐浮出水面并走向消亡,这也是我们之所以今天来报道这场行动的意图。

黑色经济产业链延伸到当地重要的经济领域


这些带着强烈组织色彩的黑色经济产业链,已经延伸到当地重要的经济领域。今天我们就选取几个领域来探访,看看这些势力是怎么渗入进去的?


经济的发展速度越快,衍生的黑社会团伙就可能会越多。这些犯罪团体的赚钱模式,非常简单,且有相似之处,都是首选娱乐业。他们选择在重庆各大酒店以及城乡接合地,开设赌场,以骰子、金花等形式聚众赌博,从中抽成。当然,也包括在赌场开设放高利贷等一条龙服务。


记者:“这里是重庆市大世界酒店云梦阁夜总会,陈明亮,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就是在这里被警方带走的,事发当时陈明亮正在和一群人在豪赌,桌子上放了毒品,现金和刀具。陈明亮是这次被抓的黑社会头子中最有钱的一个,他的座驾是价值500万元的宾利轿车,又花了200万元进行改装。


放水是陈明亮重要的生财之道。放水的意思就是放高利贷,然后通过暴力收债。重庆警方披露数据,重庆高利贷超过300亿,规模已占到重庆市全年财政收入的三分之一。”


看下这次涉案的重要人员:陈明亮,重庆市江州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在渝中区大世界酒店开设云梦阁夜总会;陈坤志,江津人,万贯财务公司负责人,杨家坪某酒店股东;岳宁,重庆万豪白宫夜总会董事长;蒋冬,大世界酒店夜总会经理。


我们从中不难看到,娱乐业在黑社会中的龙头老大的地位。


我们了解到,最让重庆老百姓不满的,是被黑恶组织控制的民营公交运输业。


没错,他们通过强占明抢,挤占其他同行的经营权,逐步垄断重庆民营公交线路。我们也了解到,在各地公安机关打掉的犯罪组织中,黑恶势力渗透到交通运输行业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交通运输业成为黑恶势力盯上的主要敛财行当之一。


我们来看他们是怎样渗透进当地的交通运输业的?


记者:“鹅公岩是重庆非常普通的一座大桥。2007年8月,一个名字叫做黎强的人指使手下公然在这里抢走一辆公共汽车。黎强有一个非常光鲜的身份,重庆市人大代表。他靠民营公交起家,为了争夺公交路线的经营权,他选择了最便捷的方式,打砸抢。而这一方式屡试不爽。短短几年,黎强拿到了重庆的100多条公交线路经营权。可以说他的势力已经足够影响到城市的公交命脉。”


为什么黑帮会盯上交通运输业呢?近年来,在一些城市中,交通运输业发展的非常迅速。跑客运和货运,成了来钱最快的行当之一。由于大多城市缺乏调控和管理,恶性竞争也非常严重。


黑恶势力为了垄断运输行业,往往是不择手段的。通常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他们非法控制多条托运线路,以及中心城市向地方城市运输的一些货运业务。此外,在一些非法经营托运站,通过强行抬高运费的方式,给众多客户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严重破坏经济管理秩序。


几年前,我采访过郑州的打黑行动,发现那里的黑社会也是盘锯在货运市场里,一个城市大小市场的货运业务都他们做,垄断了市场。现在我们继续来跟王教授探讨:在这次打黑行动中,黎强竟然能掌握了重庆的100多条公交线路经营权和多条货运线路,几乎垄断了重庆的整个货运交通业,他们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比如说在投标的正常的投标过程中,你到这个地方去投标,竞标的时候,他完全把这些人全部买通,两个招,一个招我给你一个馅饼,说只要你不参加明天的竞标我给你50万,这是一个;第二个,你明天要是参加了竞标,对不起,我折你一条腿,这样呢,各地的商人云集到这个城市去以后,他参加竞赛最后是不敢竞标的,最后这些所有的投标和竞标都被极少数的黑恶势力控制住。”


“这会对这个行业的上下游产业产生什么样的危害?”


王大伟:“这个交通运输业它的危害,一个是就交通运输业本身产生巨大的危害,他欺行霸市了嘛,另外他对上下产业的链条,物流的上一站是生产,下一站是销售都会形成一种恶劣的影响,而这三个环节真的通过物流把他联系起来之后,你如果你是垄断了一部分以后,对上对下都形成强大的压力,因此就是把整个市场经济他会搞垮,这碗水要给你搅浑,这个对市场经济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黎强是重庆最早从事公交客运的民企老板,事发前是重庆市人大代表、巴南区总商会(工商联)会长。


用“相当便宜的价格”拿黄金地段


他靠公交运输起家,近几年才开始经营的房地产业却“高歌猛进”。有人羡慕黎强能拿到黄金地段的土地,并且只用了相当便宜的价格。


他是如何做到不合常规的呢?我们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随着房地产市场的火爆,黎强又做起了房地产业的生意。黎强拿地的价格总是出奇的便宜。而平头党总是会顺利的让其他的开发商在竞拍土地的现场选择沉默。”


人们不禁要问,那些地产商拿地的时候,到底是要靠黑社会的人去帮忙,还是说黑社会的人控制了地产商去拿地呢?那么政府在卖地的时候,是被黑社会控制了,还是黑社会本身就是地产商呢?


记者:“在房地产领域,陈明亮也引人关注。他拿下了重庆江北区的一黄金地段,建造了‘世纪英皇’项目。该建筑有50多层,顶层设有直升机停机坪。”


三年前,在重庆发生了一起数额几千万元的土地拍卖案,但在此之后,经过重庆的多个部门的多次调查,认为此案涉嫌恶意串通、商业贿赂、甚至非法拘禁。这块“三工场土地是重庆化妆品厂在1997年为了支持企业发展而购买的,当时的购置成本和整治成本就已经达到5500万元。而经过了近十年时间,却以3710万元的价格被贱卖,这一点引起了厂里很多职工的强烈不满。我台《新闻调查》栏目对这起拍卖进行了追踪报道,引起了很大的轰动。


重庆化妆品厂职工:“因为他们带了很多人来,然后黑社会就站在他们后面,全部在一块虎视眈眈地。”


重庆化妆品厂职工:“强行要收我们的土地,我们都说你不符合程序就不能收我们的地。”


三年中,根据职工的举报,重庆市多家政府部门及协会先后都对这宗土地拍卖案进行过调查,可是此案始终都没有一个结果。


记者:“吴先生,为什么你开始的时候一直在拒绝我们采访?”


重庆广海物流动有限公司吴先生:“我是害怕你们力度不够。”


记者:“你担心什么呢?”


吴先生:“担心他背后要杀我。”


记者:“有这么严重吗?”


吴先生:“肯定有这么严重,黑社会都去找过我的,所以我现在都不敢在重庆住。”


记者:“这是2005年10月16日,你们(广海物流)公司所有的权利义务和权益都已经转让给万贯(财务公司)。”


吴先生:“我们不知道,谁说的?”


记者:“这里不是有你们公司的公章吗?”


吴先生:“公章被他抢去了。”


记者:“被谁抢走了?”


吴先生:“陈坤志,现在(公章)还在他那里。”


吴先生无力偿还这么高额的利润,陈坤志所在德广海物流公司,从而全面代理了中粮鹏利公司竞买重庆化妆品厂三工场的有关事宜,吴先生的相关权益,也被他们控制。


吴先生:“他就把我押起来,重庆人说就是把我押了。”


记者:“你当时能够跟外界联系吗?”


吴先生:“不能联系。”


记者:“这几个人是什么人?”


吴先生:“是社会上的人,当时把我关了20多天,(把)我人都搞狂了让我交出公章,交出财务章,要进入(广海物流)的股东。”


记者:“那等于他实质上控制了广海公司?”


吴先生:“是他在控制(广海公司)。”


吴先生告诉记者,他从未与陈坤志串通,而在拍卖会现场的化妆品职工当中,参加旁听的陶应建告诉了记者亲眼目睹的情况。


陶应建:“准备等待拍卖开始的时候,那边坐了很多社会上来的,(像是)黑社会的人。”


记者:“什么装扮?大概。”


陶应建:“全是平头。”


记者:“什么叫平头?”


陶应建:“平头就是指社会上的人,剔得是很短的头发,像我这样,有些口口(刀疤),受过伤的那种。”


记者:“大概多少人?”


陶应建:“大概有20来个人,没过很久,那边走廊就发生了抓扯,结果我们过去看,有人被拖走了。”


记者:“是什么人被拖走了?”


陶应建:“反正是来参加拍卖的,叫什么公司,他们就是来阻止其他的参加竞拍的人。”


拍卖当天,重庆有媒体记者见证了当时的过程:拍卖师宣布起拍价3670万元,每次加价幅度100万元,会场沉默良久,于是拍卖师把原来的100万元加价幅度下调,80万、50万、30万,当喊到加价幅度10万元,一男子举起了7号牌,之后,举6号牌的男子也开始竞拍,经过四次加价,举6号牌的男子最终以3710万元拿下,仅高于底价40万元。


我们来联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教授:


“王教授,我们注意到重庆黑势力竟然已经渗透到房地产开发行业,这种危害可能就不仅仅限于经济利益了,还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房地产业如果黑社会一旦染指这个行业形成欺行霸市的垄断局面,后果也是非常严重的,一个它是一个产生的很多治安问题,大家对这个房价没有信心,对房价没有信心最后影响的是什么,影响是政府的公信力,因此房地产业的不稳固就影响了这个城市整个的社会生态,因为民生、衣食住行这是老百姓最重要的事情,如果这个行业被黑恶势力染指的话,整个社会就不稳定。”


“我们了解到在这个房地产业开发行业中,有很多的人都以非常非常低的价钱竞标到土地,他们是怎么做到以那么低的价钱拿到土地的呢?”


王大伟:“在这个房地产和建筑行业有很多我们‘潜规则’,现在房地产业它是一个暴利的行业又是一个老百姓看不懂,叫雾里看花的这么一个行业,所以你看现在整个网络上,炒的最热的是什么?房价是高还是低的问题,这些好多算命先生都出来算,谁也算不明白,那么在这个里边操作,有的就是暗箱操作,那么这个暗箱操作的背后潜藏的隐藏的是什么?就是保护伞,就是网络就是贿赂。”


“谢谢王教授。”


刚才我们说到的一些行业是黑社会刚刚发展时经常盯上的行业,比如交通运输、物流、娱乐业,甚至房地产。但我没想到,重庆肉食品产业也一直被黑恶团伙垄断。


猪肉是我们大家在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控制了百姓市民的日常消费里的一块,就是很可观的一块收益,人总不能不吃饭啊。


我们来看一下,他们究竟是怎么来做到的?


记者:“这里是今普食品有限公司,现在是西南地区最大的生猪屠宰企业。董事长王天伦,重庆大渡口区政协委员,近日因为涉嫌黑社会被警方逮捕。王天伦的企业发展得很快,但是飞速发展依靠的是威胁恐吓和暴力。重庆周边地区的猪肉供货商经常接到今普的电话,如果还敢送货,后果很严重。就是这样一家企业,2006年 ‘成功’地进入重庆市各大中小学食堂,成为‘放心肉供货企业’。今普公司”。目前今普公司占据重庆猪肉市场41%的份额。


有市民对记者表示:“身在重庆,你不得不和这些涉黑犯罪团伙发生联系。过去你要住他拿地建成的房,吃他控制的猪肉,坐他的马仔垄断的公交车。他一不高兴就可以叫你家破人亡,跺一脚就可能导致大面积的肉价上涨。”


重庆市民都知道,住在这个城市,就不得不和这些涉黑犯罪团伙发生联系。过去要住他拿地建成的房,吃他控制的猪肉,坐他的马仔垄断的公交车。他们一不高兴,就可以叫人家破人亡,跺一脚就可能导致大面积的肉价上涨。


这样的企业,是如何堂而皇之的发展的呢?在成为“知名”企业之后,王天伦也在积极地为自己戴上“红帽子”。记者在今普公司网站“总裁介绍”页面看到的文字表述是,王天伦“富而思源,热衷于公益事业,已先后为家乡修路、办学、改善公安部门工作条件等,捐赠近500万元。”


我们最后还是来联系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王教授:


“王教授,我们刚才看到除了以上提到的这些经济领域,黑社会组织还会涉及慈善公益事业,这黑社会怎么发展到无孔不入的程度?”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他还要做一些个形象工程,甚至说他要去洗钱,他有的时候也会去做一些个表面的慈善的事业,甚至说一些捐助的事业,他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赢得社会的荣誉,为的是去买那个红顶子,所以现在的黑恶势力已经不是那个过去的那个叫穿风衣,戴墨镜穿风衣手拿AK47,他不是那种形象。”


“对于黑社会组织逐渐渗透到经济领域这个方面,我们有什么有效的办法来阻止它的渗透呢?”


王大伟:“打击黑恶势力也需要一个长期的标本兼治的过程,有这么几个,一个从主体来说,公安机关要培养一支高效、科学的打黑队伍,那么不是公安一家,比如说财经行业、银行业那么你要加强监管力度,现在我们在经济领域中黑恶势力可能它能够渗透,为什么?是经济领域中的一些规章制度还不完善,经济的监管力度还不完善。”


“好,谢谢王教授。”


我们注意到一个消息,针对打黑除恶行动中出现的一些现象,比如一部分企业已经关闭或者停业整顿,是否会对重庆的经济造成影响时,重庆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文天平说,涉黑企业的资产冻结不会给重庆的经济产生大的影响或者明显影响,重庆经济将会继续保持持续健康的发展态势。


重庆的打黑行动还会继续持续下去,但这一段时间的成果给了我们一个启发:仅仅两个月不到就给予社会黑势力团伙“致命打击”,既然行动这么有力量,为何在刚刚萌芽的时候没有下决心呢?是力量不够?时机不成熟?还是黑恶势力养得不够大,不够壮、影响不够深广?这一次,我们在佩服警方摧枯拉朽的力量的同时,也看到政府的魄力和为民办事的决心。


记者:“这是两座漂亮的别墅,里面亭台楼榭。它的主人就是重庆市前任公安局副局长文强。别墅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国家森林公园。当地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文强买地没花一分钱,别人送的,建房子没花一分钱,也是别人送的。其实这仅仅是文强8处房产中的一处。这个亿万富翁已经身陷囹圄,然而留给我们的是更多的思考。作为一个地方公安局长本该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但是文强却选择了另外一条道路。其实很长时间以来,文强在当地就被戏称为最大的黑社会,可是他一直稳坐着局长的宝座,他是重庆黑社会的保护伞,那么他的保护伞又是谁?我们期待重庆警方除恶务尽,还社会以公平,还民众以正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