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的租房惊魂:与一年前去世的房东面对面

tjzqb2008 收藏 6 1915
导读:吴姐因第二天要上班因此都早早就睡了,只是常常会买些宵夜给自己吃。另两位室友,在一个月后才遇到,一个姓林,另一个姓方,小琳因自己最小,因此称呼对方为林姐及方姐,林姐因在一家医院实习,轮的是三班制因此有时候还是在医院小睡,比较少见得到,方姐则说自己只有几学分,家又住在彰化,因此也难得住在那儿,因此整个晚上有时会觉得孤零零的,好像全世界都忘了自己,念书念得累了,便走到阳台看看,放松一下心情。 这一天小琳看看表是晚上十一点了,眼皮却几乎要瞌上了,因此便想再洗个澡清醒一下,天气热洗个澡也清醒一点。 走到橱

吴姐因第二天要上班因此都早早就睡了,只是常常会买些宵夜给自己吃。另两位室友,在一个月后才遇到,一个姓林,另一个姓方,小琳因自己最小,因此称呼对方为林姐及方姐,林姐因在一家医院实习,轮的是三班制因此有时候还是在医院小睡,比较少见得到,方姐则说自己只有几学分,家又住在彰化,因此也难得住在那儿,因此整个晚上有时会觉得孤零零的,好像全世界都忘了自己,念书念得累了,便走到阳台看看,放松一下心情。


这一天小琳看看表是晚上十一点了,眼皮却几乎要瞌上了,因此便想再洗个澡清醒一下,天气热洗个澡也清醒一点。


走到橱柜拿了自己的盥洗用具进浴室洗澡了,洗完澡后头上包着未干的头发,这时身旁有位女子从阳台走出来,擦过自己的身边就往房间的方向走去,小琳当时正准备取出浴室内的东西,因此也没在意那位是那位室友,但转过身时,却见那位女子一路走往自己的房间,接着就不见了,小琳当时未戴眼镜,心想定是吴姐,也不是非常在意,洗完自己的衣物,就回房准备吹干头发继续念书。第二天晚上大约七点多吴姐回来了,心情非常愉快,说:“回了家心情也愉快点,不然日日窝在这儿迟早会发疯!”小琳心觉奇怪,便问:“吴姐昨晚约十一点时,你不是在阳台外面看看,接着才回房的吗?”吴姐答道:“没有啊,昨天我请了假,我表姐结婚回去喝喜酒了,现在才回来啊!”小琳顿觉心情紧张,把事情告诉吴姐,吴姐说:“不会吧,我已经住了三年,这里又没发生什么事情,我看是你没戴眼镜,一时眼花看错了,噢,待会我还会出去,我再买宵夜回来给你吃,别自己吓自己!”


姐走后小琳心情还是不能平复,十点后吴姐回来了,买了一个肉圆请了自己,小琳觉得很不好意思,吴姐说:“你是我学妹,学姐照顾学妹是应该的,早点睡,别想太多!”


三、老房东


这天晚上,小琳心想昨晚一事便想早点上床睡觉,一看表也已经十一点了,这时门外却传来一阵的敲门声,小琳心跳了一下,接着自己也觉的好笑,开了门,外面却站着一位慈祥的老人,小琳顿觉疑惑,自己并不认识这个老人,老人笑了一笑说:“你一定是那个新搬来的女学生,怪你不认得我。但我跟你通过电话,你忘了啊!”小琳一想原来这位老人就是当日租房时和自己聊了一会的老人,说:“原来是老伯您啊!”但心想实在不便请老人进房聊聊,因此便走到门外和老人聊聊,老人神色很慈祥,小琳感觉得到他对年轻人的关心。


第二天一早,小琳正要出门,碰巧吴姐也起床准备要去盥洗,小琳想起老人的话,便聊了两句,说:“吴姐,老伯说你是先跟他租房的,是不是啊!”吴姐脸色一变,说:“小琳,你说是那位老伯。”小琳说:“就是房东的爸爸啊!”这时吴姐脸色苍白,几乎是呆住了,过了一会儿,声音有点颤抖的说::“周伯伯早在一年前就过世了,他又是什么时候跟你讲,我是先跟他租房的。”小琳一时几乎无法动弹,心想几月前的电话,及昨日的老人难道都是...,呆了许久,吴姐的话几乎都没有听进去,吴姐提高音量叫了她一声,她身体颤了一下,终于哭了出来,吴姐细心询问,她才把老人的事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吴姐安慰她说:“别哭,别哭,周伯伯人很好,我想他一定是觉得你实在太乖巧了,因此便想把房子租给你,但又看你实在太文静了,才会在昨晚出来和你聊聊,他想跟我聊,我还求之不得呢。”当然小琳知道这不过是一句安慰的话。


当日上课小琳一直是心不在焉,回家后便决定要搬出那个地方,吴姐劝她,她说自己实在没法再住下去了。吴姐帮她找了朋友,让她和她们住在一起,小琳很感激,但吴姐却没有搬走之意,或许真如她所说她并不怕,但试问又有多少人能像吴姐呢,小琳走吴姐定会更为孤单,但小琳实在没办法,一直到吴姐结婚后,小琳还一直跟她有联络。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