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与信仰 序 (2)

daojianyuxinyang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96.html


“其实一位真正有气质的淑女,在仰望清晨第一丝曙光的时候,即使被雾水打湿睫毛,也不会感到忧伤。帝都传来的,只是些玩笑话,我的殿下,你又何必在意呢。”


温厚声音的主人,是一名三十岁左右,长着一幅英气逼人面孔的英俊男子,他有着马格斯的显耀姓氏,还有着一个大陆十大强者排名第四的名字,圣骑士菲纳。而这位被《名媛》杂志评为“东部贵妇人最佳梦想情人”的英俊男子此时正微微低着头,向落地窗前沙发上的一个窈窕身影微笑着解释着什么。


“是吗?我可不这样认为,想想看,我只是在挥霍属于自己的东西,即使在她们看来这是一件并不符合身份的所作所为,也用不了说那样难听的话吧。”


女子轻声笑了笑,她的声音像美人鱼的歌声那样委婉动听。


“菲纳叔叔,其实你用不了这样诗意,哲理性的句子,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的很。”躺在英伦U型组合沙发上的女子打了个哈欠,她用手指捏着散落在肩旁的一丝金发,碧蓝色的眼眸出神地望着落地窗外贝泽伦市的夜色。


“不,我的殿下,我想你只是因为厌倦我的喋喋不休而已。有人说厌倦这种情绪就像人对用餐后的盘子那样,但我更深刻地认为,被厌倦的盘子只是因为它本身并不出色。想想看,一块油腻腻的瓷盘自然会让人心生厌倦,但假若是象牙所制呢?那我想情况就会有所不同了。”


菲纳.华沙特.马格斯微笑着走到落地窗前,留给沙发上的女子一个挺拔的背影,他微笑着说:“所以一直以来,每当殿下你到了不如意的时候,忧伤,甚至流泪,我只会认为那是我身为导师的责任,我会这样想,假若我教的更好一点,殿下也不必为了这些琐碎事情而忧心了。”


女子大笑,她手背捂着嘴,睫毛颤抖,像花儿盛开般那样美丽动人。


等到笑声停后,男子一直保持着优雅的微笑,他动了动嘴唇问:“怎么了我的殿下?我有什么地方说的不对么?”


“不是。”女子缓过气来,她看着男子的背影用调笑的语气感叹道:“我只是在想,我的菲纳叔叔,要是你肯把你的才华和精力花在宴会上的话,只需要一半,不不,只需要十分之一就够了。那么贵族们将有幸见到圣骑士大人如绅士般优雅的一面,我想贵妇人们会欣喜若狂的。”


“不,殿下你又错了,贵妇人们看重地正是‘圣骑士’的一面,要是我像绅士那样对她们彬彬有礼,她们反而会感到无趣。”


男子笑了笑,就像女子刚才谈论到‘难听的话’的时候那样讽刺的笑容,他看着脚下落地窗外的人来人往说道:“我的殿下,你不妨看看这世界,被誉为‘帝国经济明珠’的贝泽伦市拥有整个夏伦丹尼大陆东部最大港口,它每年仅海上贸易收入这一项就比巴比伦行省农税高整整三倍,可这里的人们呢?少爷小姐们沉迷于身世给他们带来的物质享受,对他们来说生活最大的难题就是如何编制各种借口在家人那里弄到更多的金币;贵妇人们流连于地位给她们带来的优越生活,下午坐在沙龙里说着最体面,最优雅的句子,言语里的意思却全是各种不同程度的炫耀和攀比,午夜时分又把晚宴上认识的,需要她们帮助的英俊年青人带到高级酒店的房间里;贵族们忘情于手中权势给他们带来的显赫人生,整日忙碌于各种交际已巩固事业,除了每天晚上搂着不同的,被平民视为不可侵犯的女神那样的女人睡着的时候,他们一刻也没有休息,因为还有太多比他们年轻,有斗志,精力旺盛的年青人在拼了命地往上爬,稍有差池,自己的位置就会被他人取代,甚至被以前的仇家落井下石,送进监狱。”


“《处世论》说:‘世事无情且无常,人这一生要受到太多诱惑和太多挫折,往日纯真的慷慨心灵逐渐被残酷的世界磨炼成只为欲望努力的刻薄眼神,能坚持自身本性的,恐怕只有还未向现实低头的孩子与躺在病床上等待死亡的老人。’”男子一字不差地背出著作中的哲理句子,然后转过头向女子劝说道:“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帝都临行前的那个下午,殿下你背朝着夕阳向陛下挥手告别,那时你的微笑容颜是那么地动人,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在场的男士都张大了嘴,我想他们肯定是在惊叹殿下你的美丽。”


“我的殿下,你现拥有的一切都是上帝赐予你的莫大幸运,你有足够的理由去追求你所想要的幸福与快乐,比起这件事来说,生活中的一点不如意又算得什么呢?”


女子陷入了沉思,她的眼皮垂下一半,遮住了那对纯净的海蓝色眸子。她的两根手指轻轻敲打着光滑的茶几,却没有拿起那杯咖啡的意思。


“‘诱惑’,‘挫折’?我想这应该是两个带有贬义的形容词,但它们却经常在史学书籍与哲学论中出现。”女子问,“为什么?”


“那是因为殿下你很难透过事物繁华的表面去发现它的本质,你身旁的仆人,帝都的好友,虽然他们能在力所能及的地方教会你该如何认清这个世界,但他们心底仍然对你的公主身份心存敬畏。”


菲纳回答:“这并不是你的错,如果有人能在我所在的位置与你说同样的话,那你的父皇也不需要让我成为你的导师了。”


他转身,单膝朝女子跪下,伸一只充满力量美感的手掌握住女子的洁白手掌,然后将它放于自己的胸前。


他看着眼前的女子,像情人间般的宠溺眼神。他身着最常见的燕尾服,而往昔国战,他全身铠甲,身先士卒,带领黄金枫叶骑士冲向圣罗兰铁甲军阵。


他名为菲纳.华沙特.马格斯,马格斯的姓氏来源于从格奥王朝开始崛起的显赫军功家族,菲纳这个名字已被列入‘大陆十大强者’名单,而华沙特,恰好就是人们对枫叶骑士团长与宫廷禁卫统领的称呼。


“我的殿下,你想不想知道,什么是诱惑,什么是挫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