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在地面和空军遭遇![长城军团]

柴湖的阿訇 收藏 24 347

说起来已经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还仿佛是刚刚发生的一般历历在目,其中尤其是解放军战士的威猛和彪悍更是给我留下了深深震撼,至今在我的心中回荡不息。


那年春天,我和几个朋友到襄阳古隆中诸葛丞相的故里游玩,下午回来经过老河口市的时候,还不到4点钟。一个曾经当过兵的朋友提议说:“老河口市东面不远处有一个军用飞机场,现在时间还早,咱们去游览一下,如何?”大家一听,都有些跃跃欲试。毕竟但凡是和“军队”沾边的东西,在人的心目中都有些既神圣又神秘的味道,只要有机会,无论是谁都愿意凑近了去领略一番的。但是我担心军用飞机场戒备森严,不会让我们进去游览,就问朋友:“飞机场让进吗?那可是军用的啊!”朋友信誓旦旦地说:“没问题!前年我还去过呢,只要跟站岗的士兵说一下就可以了。”


听朋友这么一说,我们就掉转车头,向飞机场进发了。路上朋友向我们大致介绍了一下这个飞机场的情况。原来,老河口飞机场是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下令修建的,建成并投入使用的时间应该是1938——1939年。当时,这个飞机场还只是一个简陋的野战机场,后来经过整修和扩建,一直使用到现在。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扩建还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那时武空军区——武汉军区空军部队在那里建立了一个航空学校,可能同时还考虑到了对正在建设的丹江口市水利枢纽工程的防卫,国家投资将机场重新修建,从而使这个机场成为了全国全国六大军用机场,是一个集防卫、气象、导航、加油等多种功能的综合机场,基础设施还是非常齐全的。


说着话,我们就到了机场了。果然如朋友所言,我们几乎没有费什么功夫,汽车就已经飞驰在了辽阔而空旷的跑道上了。整个飞机场有跑道和跑道之间的草地组成,不管是跑道,还是草地,都非常平坦。跑道是用水泥和细沙铺就,看不出丝毫神奇的地方。跑道之间的草地上面长着稀疏而纤细的野草,不深,也就刚刚高过脚脖。四周能看到房屋和树木,但是看上去那些房屋和树木显得格外低矮,颇有些“野旷天低树”的境况。哈,如此平凡的地方竟然就是飞机升上蓝天的地方,真是不可思议。


忽然,朋友欢呼起来:“快看!快看!前面停了好多飞机啊!”透过车窗看去,只见在右边不远的地方停着几排飞机,有的上面盖着油布,有的就暴露在空气中,不过外形都差不多,应该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战斗机”了。


司机看我们迫不及待的样子,就把车子向着飞机开了过去,大概在距离飞机3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我们从车上一涌而下,就准备到飞机跟前看个仔细。突然,一声断喝从不远处响起:“站住!不许靠近!”


这声断喝是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喊出来的,但是其中含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威势。我们一下子给震住了,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这时我们才发现,在这一排排停放地整整齐齐的飞机前面,还有一个持枪警戒的哨兵。我们刚才一看到飞架都太兴奋了,竟然都没有注意他。


哨兵从远处走到了我们跟前,严肃地对我们说:“不要靠近飞机,退到30米外!”顿了一下,他可能是看到我们手里拿着照相机,就有补充道:“不许对着飞机照相!”哨兵说完后就转过身巡视去了。不过,与其说他在巡视,还不如说他在监视我们,因为他离我们的距离始终没有超过20米远。


大家无奈,只好站得远远的看着停放着的飞机。看了一会儿,我也没有看出个什么名堂,我就干脆和那个当兵的朋友坐到了草地上,随意地聊了起来。


我们两个正聊着呢,突然又听到哨兵一声断喝:“不许照相!把相机拿来!”


只见哨兵迅速地冲到了一个拿着相机的朋友跟前,伸手就去夺他手中的相机。朋友一边护着相机,一边分辨到:“我没有照相!真的没有照相!”


哨兵说:“我看到闪光灯亮了!吧相机给我!”也许是哨兵身上背着枪,有些不方便,就抢不过朋友。这时,哨兵猛地把枪拿到了手中,用更打更严厉的语调喝道:“把相机拿来!”看那个架势,好像只要不把相机交给他,他马上就要对朋友开枪一样。我都觉得事情闹大了,朋友也愣住了。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哨兵一把抢过了相机,不顾朋友的阻拦,打开了相机的后盖,把里面的胶卷就给扯了出来。


这边正闹着呢,就见从远处跑过来了几个穿着短裤背心的兵,跑在最前面的一个手里还抱着一个足球。我原本还在地上坐着,但是看到自己正处在这几个兵“冲锋”路上,爬起来就往旁边躲。我显然低估了他们“冲锋”的速度,我刚刚站起来,那个抱着足球的兵就跑到了离我三四米远的地方,他先是把足球朝着我面门扔了过来,我下意识地一低头,躲了过去。还没等我缓过气来,这个兵就冲到了我跟前,一只手冲着我的脖子就掐了过来。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下意识的反应总是保护自己,反抗威胁自己的东西。我当时可谓是眼疾手快,稍稍后退了半步,头一低,腰一弯,双臂抱住那个兵的腰,只听“pia”的一声,我干脆利索地把那个兵给撂倒在地上。可是,还没等我直起腰来,一个飞腿就踹在了我的右胸上,我被踹地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这一下热闹了,朋友们“哗”的一下,全部围了过来,开始质问兵们:“解放军咋能随便打人啊?你们还是不是解放军啊?……”


如果事情就这么乱下去,我们肯定要被这群兵们给修理一顿,这场“遭遇战”绝对会以我们的惨败而告终。这里就是人家的地盘,人家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况且这些都是兵啊,天天练的就是打架的本领,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怎么打得赢他们呢?


幸好,在事态要往更坏的一方面发展的时候,一个军官出现了——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那是一个上尉——他喝住了那群勇猛莽撞的兵们,简单地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从哨兵手中拿过照相机,交给了朋友,然后就叫我们上车走人。


兵们干脆利索地走了,我们也没有勇气再去找兵们的麻烦,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在这次遭遇战中,我撂倒了一个兵,虽然又被另一个兵给撂倒了,但是我还是颇为自豪。我一个拿手术刀的人竟然和解放军打成了平手,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得意的事情。


2002年11月经国务院、中央军委批准,老河口军用机场改为军民合用机场。后来我曾经从这里搭乘过一次开往北京的飞机。当我再一次看到这个机场的时候,一种敬畏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的眼前不由自主地就浮现出了那群看到自己的战友遭遇危急情况就义无反顾的施以援手的兵——尽管他们有些莽撞,但是他们因为单纯而可爱。我仿佛看到了那个严格执行保密条令的哨兵正在严肃地看着准备登机的乘客,那一瞬间,我第一次坐飞机的惶恐心情平静了下来。我们的祖国有这样的兵,我们无论何时何地都生活在安宁中!




本文内容于 2009-10-20 15:55:37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