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新浪博客“lxw0493”



2009年的荧屏上谍影翻飞,将星闪亮。如果你不看《我的团长我的团》,你就错过了最富先锋剧气质也最折磨观众耐心的大戏;如果你不看《潜伏》,你就错过了借古讽今的官场登龙术和办公室兵法;如果你不看《我的青春谁做主》,你就错过了青春偶像剧和家庭亲情戏二合一之后的绝妙效果;如果你不看《人间正道是沧桑》,你就错过了以小人物的视角窥视几十年重大历史事件的鱼眼镜头。




《沧海》横流,方显军史真相(图)



这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错过了也就难以追回。即使你通过重播勉强追回了,也绝不没有全民一起沉醉和激扬时的共振感了。现在又有一部不可错过的新剧,那就是接棒《解放》而登陆央视一套黄金档的《沧海》。还用那个句式,如果你不看《沧海》,你就错过了直击中国海军六十年内幕和真情的良机。



《沧海》一上来就让一段尘封的军史往事大白于天下。上了些岁数的人可能都对“炮击金门”的掌故有所耳闻,知道我们的威武之师曾经在几十年前万炮齐轰,打得金门岛上的国民党守军成了钻洞的老鼠。可是细一寻思就会觉得,当年的解放战争中,共军所向披靡,国军一触即溃,如此大好形势下,为什么不一鼓作气、乘船东进,像踏平海南岛一样攻克台湾以及其卫星岛屿金门、马祖,而是隔海打牛般地浪费炮弹?



事实上,南线大追击的解放军的确曾有跨海之志,而且调动精兵数万准备乘船解放金马。然而海战不同于陆战,小米加步枪可以在陆地上打败机械化部队,可是木头做的渔船经不起炮火的猛轰。第一队人马9000人上去就陷入了苦战,海里飘着的渔船全被击沉,后续的大部队再也没有交通工具加入战斗,只能眼看着先遣部队被敌人包了饺子。这一战,我方一举解放台湾的愿望遭到重大挫折,国军获得了喘息之机和守岛的信心。这一战,两岸暂时形成了相持之势,随后国际局势几经演变,两岸隔海相望成了长久的局面。



《沧海》的海军长卷就开始于这段历史。虽然还没有浓墨重彩、大书特书,毕竟正面触及了这次名声不彰的战斗。有了这一战,大进军的势如破竹和长相望的稳定均衡之间才能实现正常的转折,国史和军史的讲述才会合乎逻辑。在剧中,金门和马祖被合称为金马岛,9000人先头部队在岛上的惨烈战斗一笔带过,而后续部队像石像和长城一样挺立在岸边的浅水中,沉默而绝望地遥望着远方的战场。在这个大败仗之后,鲍国安扮演的解放军首长振聋发聩地喊出了:我们要有自己的海军!



这个悲壮的开头之后,中国海军发展史上不为人知的故事接踵而来。当然,这不是一部无一字无出处的纪录片,海军的秘闻是通过几个军人的跌宕人生带出的,在不偏离重大史实的基础之上,进行了艺术上的加工和丰富,什么“海上拼刺刀”“小舰打大艇”“刺刀司令真能干,拿着沙锅去捣蒜”,一听就有着评书的云山雾罩和戏剧的传奇色彩。随着故事的演进,“解放”牌的老军人奉献了全部的热血和青春,而他们的子女们又继承父业出现在茫茫大海中,而话题已由如何防范和打击国民党军队的骚扰,变成了和平时期海军的正规化和现代化的问题。



《沧海》的出品方海润公司擅长打造红色经典和军旅大戏,而炮制这类题材尤其不能缺少孔武有力的男演员。通常,一部戏要么是一股独大,要么是双雄并峙,而《沧海》中一下子就聚集了四条汉子:男一号王山魁是尤勇扮演的,这位早年间的警察专业户这回演了个浑不吝的海军司令。与开拓型的“王疯子”搭班子的是稳健型的政委卢信泉,由硬汉专业户杜志国扮演。王疯子在军中为所欲为,但唯一克化不了的是书呆子马建成,这个长波台的总设计师由何政军扮演。最后一条好汉则是李幼斌,他的戏分并不多,却贵为王疯子的精神领袖。从他们的身上,既能感受到铁血的军魂,又能洞见时代风雨和英雄本色。



当然,一部电视剧不可能没有感情纠葛,老一代、小一辈都涌动着百转柔情。但我要说的是,感情戏只是《沧海》随波逐流的一个组成部分,而决非其特色,而《沧海》对军史的挖掘展现、对海战的描摹再现,以及大量实景拍摄的当代坚船利炮,才是不可多得的看点。这并不奇怪,好的军旅戏都是以硬度取胜,在婆婆妈妈方面不过是虚与周旋。




最后说一个内幕消息:《解放》在央视播出时只取得了4%的收视率,与央一黄金档的贵重身份极不相称,因而《沧海》替换了原先排好的另一部剧紧急上阵,被寄予挽救和拉升收视率的厚望。究竟能否收得这样的效果,不妨拭目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