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一章 泰山惊魂 (9、10、11)

刘国斌 收藏 3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URL] 9 半山腰,接应的野岛中佐,听到山顶枪声,料知事有变更,急令呜枪开炮,壮威助胆。 日军蜂涌上山,舍命增援。 山顶上,战的,看的,逃的,乱成一团。 矮胖子被疤拉眼打伤,退到一花轿附近。 冬哥见机会来了,忙向宁振武打手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9

半山腰,接应的野岛中佐,听到山顶枪声,料知事有变更,急令呜枪开炮,壮威助胆。

日军蜂涌上山,舍命增援。

山顶上,战的,看的,逃的,乱成一团。

矮胖子被疤拉眼打伤,退到一花轿附近。

冬哥见机会来了,忙向宁振武打手势。

宁振武摔掉破锣,发出信号。

冬哥与一战士双双出手,让过矮胖子,与疤拉眼打在一起。

疤拉眼突遇新手,迟疑间,已被冬哥打翻在地。

玲珑鸟从人群中钻出,一个饿虎扑食,抓起矮胖了,扔进花轿。

早有两个战士,见擒住目标,抬起花轿就跑。

一直守护在娟代荷萍身旁的佐纪子,听到山腰枪炮轰鸣,知道增援队伍来了,大喜过望,令近前的几个青衣掏出短枪,直逼对手。

花脸虎见娟代荷萍近在咫尺,不能抢到手,又见对方亮出枪械,一时没了主意。

相持间,佐纪子请娟代荷萍上轿撤退。

上轿前,娟代荷萍又留恋地看了一眼东方的日景。心里说,再见了,泰山!我还要来看你的,等没了匪盗的干扰,我看来看你。

两个轿夫抬起花轿,疾速撤退。

客人离宴而去,主人岂能空守餐桌?

山上,那三个樵夫眼见混战,自知身单力薄,急隐入密林内,继续寻找机会。

两抬花轿,前后贯穿,撤下台阶。

没走多远,佐纪子已隐约看到山路冲上来的日军,担心自相误伤,让轿夫停止脚步。

猛地,佐纪子望见前面的花轿已拐人山间便道,顿时计上心头,扭头对一青衣说:“你,快去告诉中佐,割断后面的尾巴。”

那青衣飞快跑开。

花轿的后面,主客们仍在纠缠着尾随。

跟随轿后的花脸虎,虚张声势地追了一段,见花轿转入林中,似松了一口气。但,当他看到山下又冲上未一队日军,怕事有意外,立刻带着众手下,凭踞山势,痛击日军。


10

山上山下,枪炮爆鸣。

两辆花轿,鱼贯穿行。前轿愈行愈快,后轿时疾时缓,似跟未跟,保持着一段距离。

后轿走走停停,佐纪子觉察方向有误,高声喊道:“错啦,往北走!”

轿内,传出娟代荷萍沉着的声音:“别喊,跟上。”

佐纪子的督促下,后轿加快了步伐。

七八个日军青衣手端短抢,跟在轿后。

两轿间距缩短。

林中,宁振武已听到身后的喊叫,回望后轿,哑然失笑,道:“碍手碍脚的,净瞎凑热闹。”

玲珑鸟闻言,看了一眼兰丽,逞能般说:“队长,看我的!”

玲珑鸟抬手一枪,射倒一青衣。再一枪,又有人应声倒地。

鬼子尸首,皆是右眼炸飞,脸上黑黑的血洞瘆人。

岂料,佐纪子误为追兵赶杀,命轿夫加快速度,疾风闪电般飞跑起来。

玲珑鸟枪举枪落,犹豫再三。他已看出轿夫为中国人,不忍误害同胞。

其实,不劳玲珑鸟动手,后轿已自生险情了。

跑着,跑着,佐纪子看出蹊跷——两个轿夫,并未按前轿的路线下山。

“跟上前面的轿! ”佐纪子用流利的汉语命令,说: “别迷了路!”

轿夫并未在意,继续如约地朝一片密林钻去。

佐纪子加快脚步,尾随后面的轿夫,仔细辨认,蓦然大惊失色:轿夫,已被陌生人替换。

惊骇中,佐纪子停住身子,待跟进的日本青衣近前,忙耳语道:“把后边的换了!”

青衣不明内里,紧随佐纪子跑上前。

乘轿夫不备,佐纪子倒握那支粗大的毛笔,一按暗键,露出二寸利刃,直刺轿夫后腰。

轿夫连声都没吭,慢慢倒地。

就在花轿后倾的当口,日本青衣已接过轿杆。

轿夫仰面朝天,平静地死去。

换了个人,花轿的速度明显减慢。

前轿夫按信号拉了几把,感到没有回音,正想掉头看个明白,腹侧已被佐纪子刺中。

佐纪子干净利索地如法泡制,刺死了两个花脸虎的下手,虚汗,已沁满额头。

佐纪子不放心地问道:“夫人,你没事吧?”

娟代荷萍扒开轿帘,说:“没啥事。佐纪子,咱们到哪儿啦?轿子,怎么不太舒服?”

佐纪子怕惊动娟代荷萍,不敢直言相告,搪塞地:“路不好走。咱正跟前面的卫士们汇合呢!”

娟代荷萍放下轿帘,也放下指令:“不用紧张,慢慢下山。”

11

密林之中,枪爆如豆,杀声喧起。

花脸虎打打停停,尽力拖延时间。他望望花轿已无踪影,一声呼哨,带手下退出战场。

土匪一撤,鬼子也停止了射击。

野岛率队猛冲狂击,也是力图不让花脸虎靠近花轿。

他发现花脸虎朝另一侧山中退去,即令停止冲杀,追踪花轿的去向。

野岛的心里,稍稍安定:敌手已退,皇姑安全了。

花脸虎按预定的路线撤退,不久,便在小路上看到了鬼子的尸首——死者右眼的黑洞明显可见。

花脸虎一惊,脱口说道:“单眼炮!他怎么掺合进来了?! ”

跟前,已无花轿的影子。

花脸虎面带疑惑,刚走不远,遇上了那两个被刺死的手下。

花脸虎俯身察看,杂草中的足印,表明花轿朝西拐去。

花脸虎火冒三丈,咬牙切齿道:“今天,不弄到日本娘们,老子绝不回山!”

疤拉眼一行也到了身边,看清了跟前的局面。

花脸虎一挥手,道:“弟兄们,追!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