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四章 乱世生这么美貌的女儿,真是乱上添乱(2)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福名唱完童谣,扬着小脸儿往窗外看。外面的洪水有半房深,水漫过半拉窗户。福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小鱼游来游去。福名大惊小怪地喊:“姐姐,你看啊,有小鱼儿。真好玩啊。”姐姐一脸不顺绪:“洪水闹得各处家败人亡。你倒说好玩儿。” 运通低声替小妹妹辩解:“福名还小呐。” 爷爷在外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福名唱完童谣,扬着小脸儿往窗外看。外面的洪水有半房深,水漫过半拉窗户。福名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小鱼游来游去。福名大惊小怪地喊:“姐姐,你看啊,有小鱼儿。真好玩啊。”姐姐一脸不顺绪:“洪水闹得各处家败人亡。你倒说好玩儿。” 运通低声替小妹妹辩解:“福名还小呐。”


爷爷在外间屋喊:“运通,运通。”运通忙答应着走出去。爷爷吩咐:“派你们这群小将们一点儿活儿。” 运通问:“嘛活?” 爷爷说:“闹洪水闹得没粮食了。你会运丰去把阿訇请来,宰大牛。”福名跑到外间屋,说:“俺也去。”姐姐也跟出来,拢着头对福名说:“哪也少不了你!”运丰打着哈欠:“爷爷,咱家没船,没筏子,怎么去?”爷爷搬出木笸箩:“有喂驴用的木笸箩啊,不过这驴槽一次只能坐一两个人。”姐姐说:“要不福名别去了。”运丰拽着福名:“没事,她小,不算是人。”姐姐狠狠瞪了运丰一眼:“你也小,你也不算人?”运丰吐吐舌头:“俺说错了还不行吗?,俺知道俺不会说话。俺是说福名个儿小,不占地丘。”


运通用竹竿儿划着木笸箩。福名和运丰坐在里面东张西望。洪水气势小多了,但仍在流动。福名念着新学的儿歌:“刘俊臣儿,不是人,卖了祖坟给日本。刘俊臣,活倒灶,缺阴扒河淹大道。刘俊臣,活曹操,穆民百姓没依靠!”运通茫茫远望,许久才说:“刘俊臣辅佐日本子打沧州,还把辛集小河扒开,四邻八乡,一片汪洋。”


福名毕竟小,很快又高兴起来。福名说:“哥哥,我念个《小大姐》,你们听听。说有个大姐刚十七,四年没见二十一。找了个女婿刚十岁,她比女婿大十一。小两口井台儿去抬水,一头高来一头低。小佳人背后发了坏,小女婿闹个嘴啃泥。小女婿爬起破口骂,小贱人欠揍不是东西。小佳人儿一听动了气,围着井台儿藏摸离。”


言者无心,听者多心,运通难过地低下头。运通想:“爷爷塞给我的‘大妈妈’媳妇,我不愿意。可是对爷爷要孝顺,不能忤逆。”


福名还在念:“小两口正在瞎吵吵,南边儿来了个老头儿拾粪的。老头说要管孩子家去管,别在井台立规矩。小女婿闻听不乐意,叫声老头儿听仔细。别把俺俩当母子,我是丈夫她是妻。老头儿摆手说我不信,她不是你亲娘也是后的。”


运通想:“爷爷,爷爷,你老要是真疼我……”


运通一想起来自己的大妈妈媳妇就堵心。他的大妈妈媳妇龙环,可是一想起运通就心里甜丝丝的。在兴济,运通没过门的媳妇龙环,正坐在父母脚边做针线活儿。她想着那个文绉绉的白面书生,低着头,在心里笑。他的父亲尹大兴向窗外张望,看见日伪军正明火执仗抢男霸女。


尹大兴说:“刘俊臣在兴济安了据点,从天津勾来十几个窑姐,犒劳日本子。日本子还不满足,一天到晚砸民房,要花姑娘。”尹妻头也不抬:“反正咱龙环已经说主儿了。咱不怕。”尹大兴直起腰来:“咱不怕?得了吧,你。你以为日本子那么以理正行?要真以理正行就不会打中国了。你以为说主儿了,日本子就不祸祸了?结了婚的照抢不误。”尹妻害怕啦:“主啊,刘俊臣这个‘杜世满’就在咱家上坡扎营。这个‘利不利斯’,这个‘利不利斯’!”


尹大兴寻思着说:“我寻思着反正运通也下礼了,干脆咱个己儿把闺女给人家送去。”尹妻呆住了:“有这事吗?不声不响,人家不来接,咱个己儿把闺女送去。不让闺女埋怨一辈子吗?”尹大兴扔下手中的活:“瞧你这受罪的脑袋瓜子儿。兵慌马烂的,那么大的闺女给人家养着,万一出了闪失……”尹妻还在没眼落力地穷唠叨:“添箱也没准备,好晌也没看。”尹大兴攥紧拳头吓唬她:“再废话小心我揍你。兵慌马烂的年月,好亲戚作了, 讲究嘛呀,别那么多白莲教了。”


尹妻也只好点头同意了:“好在姑爷拿得出手,长得排场,看着大样,知书达理,识文断字,比咱闺女小十岁,多般配啊。”龙环听见父母议论自己的大事,脸颊绯红,忙收拾针线,想进屋回避。尹大兴对闺女说:“龙环,你也别回避了。今时不同往日。说走就走,你赶紧找出结婚的衣裳,麻利儿的。”


这不要命嘛?运通真是怕嘛来嘛。他不会未卜先知。他还自己安慰自己,寻思结婚遥遥无期,堵心了一会儿就忘了,又欢气起来了。运丰、运通和福名坐着木笸箩。运丰不住地发牢骚:“日本子没来的时候,趟水。日本子来了,划船。”福名念儿歌:“饭没有,菜没有,河水还在汤还有。你一口,我一口,请个阿訇宰大牛。铁扇公主泪别淌,不宰你家牛魔王。”


运丰还在碎嘴子:“都这时候了,宰牛羊活物还得叫阿訇。走那么远的道。还不一定轮上轮不上。干脆自己在家主刀宰了,不完了吗?”福名怒目而视:“你想反教啊。”运丰说:“自己宰也是宰,阿訇宰也是宰。阿訇光会念经,说‘牛啊,有福啊,有幸被宰了,上天堂啊。’”福名生气:“别倒灶了。到多咱,也得认教门,也得认主独一。”


尹氏父女从兴济动身。两个笸箩漂在淙淙流动的水面上。 尹大兴一边儿踩着水(一种游泳方式),一边儿用绳子拽着两个笸箩。一个笸箩里放着两床色彩鲜艳的新缎子被,一个笸箩里坐着羞羞答答的龙环。


龙环心疼地说:“爸爸,你老累了吧。你老歇会儿再走。”尹大兴回头说:“不累,丫头。踩水比凫水轻省。笸箩伏在水皮儿上,拽着不沉。”龙环心中惴惴不安:“爸爸,咱们这么冒冒失失自己送上门去,万一……”尹大兴倒是满自信:“亲也订了,八色礼也收了。都是知根知底的老回回人家,他乐还来不及呢。”


龙环含羞带笑地低下头。


浑浊的黄色的洪水,鲜红的绸缎子被,娇羞美貌的新娘子。凄凄凉凉地去结婚。


房倒屋塌。


远远的有人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