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那场战争 第一卷 气贯长虹 三十二、弯弓搭箭

即雨即处 收藏 22 33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99.html


三十二、弯弓搭箭


追到半山腰时,吴江龙突然失去了目标。他意识到敌人可能要进行反击。于是就地翻进一条浅沟内和敌人玩起了捉迷藏。吴江龙不停地转换位置,渐渐接近了两个敌人。当他大喊一声,猛地跳起来,出现在两个敌人隐藏之处时,吴江龙竟然呆住了。

这里只有孤立的草丛,零乱的碎石,和几颗碗口粗的树干。除了这些,哪里还有敌人的影子。

“不可能,绝不可能。”吴江龙自言自语道。他是连眼睛都没眨地注视着两个敌人,怎么两人突然竟像空气一样蒸发掉了呢!除非他们不是人,是鬼。想到这,吴江龙冷笑一声“他妈的,什么鬼,哪来的鬼。”又觉得想的实在是矛盾,“没鬼,人呢!莫非老子真的见鬼了。”他正在琢磨着,就觉得脚底下土层在动。吴江龙忽然明白了,“噢,还真他妈的有鬼。”想到这,他迅速地躲开,隐藏在一个草丛内,趴在地上死死地盯着。

“哗拉”一声响过后,石头后面的一丛浮草挪了位置,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洞口。

吴江龙心里暗忖,“真不愧是个优秀徒弟,竟然把师傅的地道战学的炉火纯青。从平原搬到山上来了。”

随着洞门打开,从洞里陆续钻出四个敌人。吴江龙看到刚才他追撵的那两个敌人也在其中。另两人显然是他们搬来的援兵。只见其中一个敌人,手指着吴江龙原来藏身的地方,比比划划地说着什么。

一个军官模样的敌人做了个手势,两手一伸,一抄。吴江龙看出来了,他们有活捉自己的意思。

“想的到美,见你姥姥去吧!”吴江龙嘴里说着,手里的板击一动,轻机枪子弹飞了过去。

“哒哒哒”

一个点射,四个敌人“噗通、噗通”像四条装满谷子的口袋,被人用力一推全部倒地。

吴江龙打倒四个敌人后,仍然隐藏在草丛内半天没动。等了一会,不见有敌人再从洞内钻出来。吴江龙这才小心地走过去,挨个检查尸体。确认四个人都死了,探身向洞内看了看,大着胆子下到洞内。

洞内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吴江龙一下子去了方向,顿感恐慌。眼前,什么也看不到。伸手,什么也抓不到。吴江龙手舞足蹈地在洞里折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墙壁。他怕受到敌人袭击,便靠着墙蹲下,以便尽快适应洞里的环境。

过了一会,吴江龙觉得眼前有了微光,影影绰绰看见了洞底。这是一个竖井般的洞口,有一个缓坡,从这里伸向高处。吴江龙判断着,这个缓坡可能通向山顶。

吴江龙就觉得身体微微发抖。他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钻入地狱一样的黑洞。尽管知道里边没有妖魔鬼怪,但他还是心跳个不停。越是心跳,手里的枪握的越紧。吴江龙给自己吃着定心丸,“怕个逑,不就是几个龟儿子吗?”话是这么说,可身体还是不停地抖。他知道精神抗不住肉体了,所幸就冲过去,看看到底有啥。于是吴江龙端着枪,顺着缓坡,一步步向前摸。过了十几分钟后,吴江龙从小洞内钻了出来,眼前却出现了更大的一个洞。大洞非常宽阔,直径足有五六米,而且里边点了好多火把,亮亮堂堂的,可看见有人走动。

吴江龙伸直腰,尽量舒展四肢,好让自己倦曲已久的身体舒服一些。突然,从亮光处跑过来一个人。这人看见他后,嘴里叽哩哇啦地吼了两声,没有停步,便向另一处跑去。

吴江龙也不知道他说什么,看样自是喊自己。于是便跟着那个向前跑。那个人也不回头,一直来到一个小洞口处,打开门便钻了进去。吴江龙站在洞门处敢进,他可不想再受小洞的折磨了。

正在他犹豫着进还是不进时,进洞的那个人又钻了出来,怀里还抱着一箱弹药,叽哩哇啦地说了一句,就把弹药箱塞给吴江龙。吴江龙没接,那个人感到诧异,一抬头,看见了吴江龙头上的五角星。立时就吓傻了。没等他反应过来,吴江龙抡起机枪,狠狠地在这个人的头上砸了下去。

吴江龙抱着探密心里走进小洞。只见洞内垒砌着各种弹药箱,把十几平方米的山洞塞的满满的。吴江龙走进一个中文写着的弹药箱旁,掀开盖,从里边提出十几枚手榴弹揣到怀里,“鬼儿子的,有这些好东西。他又打开一个子弹箱,给轻机枪压满了子弹,这才走出来,顺着那个人刚才的来路,慢慢向前走。

山洞越来越亮。一轮圆圆的光束,从远处射到了洞内。这时,机枪的扫射声,炮弹的爆炸声,全都顺着光束飘到吴江龙跟前。

“噢,这是敌人事。”吴江龙明白了,自己误打误撞竟然进了敌人军事重地,吴江龙笑了,“龟儿子的,老人深入狗穴了!”

吴江龙向洞口看过去,十几个敌人匆匆忙忙地,有的打枪,有的操炮,有的忙着搬运弹药。

一个敌人见吴江龙过来,便朝着他叽哩哇啦地喊,看那样子是嫌他走的太慢。

吴江龙掏出一颗手榴弹,“你想快点,那老子就送你回家。”一拉拉环,便投了出去。

那个敌人发现有东西飞过来,急的大叫,再叫也晚了。尽管这个敌人迅速扑到在地,身边还是落下三颗手榴弹,冒烟着烟在地上乱滚。

“轰轰轰”

三颗手榴弹爆炸后,洞里的一切声音都静了下来。

吴江龙从地上爬起来,晃动着脑袋,抖掉了盖在上边的石头碎块,贴着墙壁晃晃悠悠地向前摸。他没想到,手榴弹在山洞爆炸,威力要远远超过外边。要知道是这样,他就不会投过去三颗了。十分后怕,要是再多投一颗过去,可能连自己都的报销在山洞里。

吴江龙正晃晃悠悠向前走着,突然从身后射过来一串子弹。

“啪啪啪”

子弹击中洞壁,飞起一片火星。

吴江龙意识到后边有人在向他射击,他不敢回身,飞快地向洞口跑。找到一个掩体,敢紧着卧倒还击。

朝他射击的那个人,一边向他扫射一边向这边靠,显然是想用火力压制住吴江龙,然后到近前再把他消灭掉。

由于距离太近,而且吴江龙受到的是突然袭击,他跟本就不敢露头,也没有反击机会,只好趴着不动。只要他一露头,脑袋开定开花。吴江龙趴在地上是又急又气,思忖着怎么出去。

直到这个敌人把枪膛里了子弹打光,枪声才停了下来。

趁此机会,吴江龙一个侧翻,滚向一边,看准机会举枪朝着来人射击。吴江龙一看这人认识,正是他刚才用机枪在弹药库砸的那个敌人。

“龟儿子,老子饶你一命,你还想报复。”说着,手里的机枪就响了。

那个敌人知道换子弹已经不可能了,手里也没闲着,不知啥时,已经举起一颗手榴弹,扬起手来正准备朝吴江龙这里扔过来。

就在他扬手之即,吴江龙的子弹先他一步到了,几发子弹“噗噗”地钻进身体。这个敌人一抖擞,手榴弹掉在地上,“轰”地一声爆炸了,把自己来了个“厨师掉油锅,自炸自”。

洞内再次静下来。吴江龙顺着洞口向山下一看,峭壁下面正有许多中国军人向这里进攻。

吴江龙高兴地喊“弟兄们,上来啊!我把这的龟儿子干掉了。”

尽管他喊的很响,但声音一出口就被山下的枪声、炮声给吞食了。

吴江龙一个人在山洞里乱蹿,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软梯。他急忙固定好后,顺着山涯放了下去。他刚放下软梯,就发现洞子深处又冲过十几个敌人。吴江龙赶紧跳回掩体后面,准备进行射击。

隔壁山洞的敌人听见这边又是枪声,又声手榴弹爆炸声,猜测这里可能失守了,于是派过来十几个敌人进行争夺,再次夺回出洞。

过来的这些敌人,见山洞里只有吴江龙一人,便嚎叫着肆无忌惮地向前冲。

“哒哒哒”

瞬时间,密集的子弹在吴江龙身边形成一张火网。

吴江龙趴在掩体后,被压的抬不起头来。低着头向旁边一看,发现有一挺重机枪放在那。吴江龙看见机枪后,就琢磨着怎么样才能让敌人停下来,等他过去把机枪弄到手。

吴江龙摘下帽子,用枪顶着,放到掩体的一侧。帽子刚一放上去,

“哗”地一下子,敌人把所有子弹都朝着帽子射了过来。

吴江龙借着这个功夫,悄悄爬到那挺重机枪下,突然站了起来,握着机枪就是一阵猛扫。

敌人被突然出现的机枪扫倒五六个,剩下的,有的往回跑,有的原地卧倒。

吴江龙一边扫着,一边喊着“来呀!来呀!我叫你军事强国,我叫你世界第三,有种就过来!”

“哒哒哒”重机枪子弹在洞内飞舞,带着各种嗓音,唱出了绝妙的鬼叫声。

吴江龙正在独自地发威,“咔哒”一声,机枪卡住了,再也不叫了。吴江龙低头一看,子弹弹链空了。

对面的敌人一看机枪不响了,知道吴江龙子弹打光了。立时便有四个敌人站了起来,叽哩哇啦地叫着,一边朝他射击一边向前冲。

吴江龙扔下重机枪,再次把身体猫在掩体后面。心想,这下可完了,不被敌人打死,就得被捉住。抬眼往山洞外面看,急切地盼着援兵,“怎么还不上来,老子把软梯都放下去了,还这么慢腾腾,要是再晚,就是我死了,我也要咒你们,”他正嘟囔着,就见一个中国军人上来了。这人上来后,就朝对面敌人扫射。

吴江龙笑了,“嘿嘿,这还差不多。”他也没向来人打招呼,从地上拾起一支敌人丢下的五四式冲锋枪,反过身来边向山洞内的敌人射击。来人也没说话,两人合力将洞里的敌人压制住。


这场战斗下来,四连人员消耗掉了将近三分之一。他们不得不停下来,猫在一个小山寨内进行修整,等待补充新兵。

山寨里早已空无一人。连长史柱国安排好警戒后,便命令全连人员开始吃饭。战士们已经有一天时间没吃饭了,听到命令后所有人就地坐下来,掏出压缩饼干,就着牛肉罐头,狼吞虎唵地吃了起来。

天上、地下全都静了下来。从天空上飘过一朵白云,正以探寻的目光看着这群劳累至及的中国军人。

卫生员贺强从河边提了一桶水来到众人前,往里丢下几片消毒药片,没等白色完全消失掉,水桶里的水便被战士们喝光了。

吴江龙走过来,提起水桶问贺强,“从哪弄的水?”

贺强指了指远处。吴江龙便和班里的几名战士跑了过去。

他们一边洗脸一边说笑,河边上立时响起欢快声。

忽然一个战士觉察出什么,凝眸向远处看,只见上游不远处的河里泡着几具敌人尸体。这个战士突然跑上岸,边呕吐,边向吴江龙等人示意。。

吴江龙他们看见后,也都跟着从水里跳了出来。吴江龙看看水桶,无奈地摇摇头:“死人就死人吧!怎么也不能活人让死人给渴死。”于是提着桶向上游走。其他几人也跟了上来。

那个呕吐的战士跟了几步后,便停下不走了,说,“你们去吧!我在这等你们。”说完,便靠近一个草丛坐下来休息。”

几人刚走出十几步远,就听身后传来凄厉惨叫声。吴江龙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敌人握着一把战备锹,已将这名小战士的半拉脑袋切了下来。

众人一时慌了。

敌人杀死小战士后,又大胆地朝吴江龙他们扑过来。

吴江龙扔下水桶,急忙摘枪。两个人几乎是在刹那间碰到一起。

吴江龙抬起手里冲锋枪,顶着敌人胸膛扣动板击。一阵沉闷响声过后,从这个敌人身体上“噗噗”穿出了几个血洞。吴江龙几乎是打净了枪膛里的所有子弹,枪声才停下来。吴江龙没等敌人倒地,接着又飞起一脚,将这个敌人踹的飞了起来,“哐”地摔在地上。


淡淡的硝烟随着山风飘飞着,飞过了树梢,飞过了山涧。浓浓的火药味,诱发着军人独爱的香气在山谷中游动。爆炸后的碎石、土块,逼迫着深绿色的草皮不得不翻动身体,换了另一种浅黄色姿势,静静地躺倒了一动不动。斑斑驳驳驳的,燃尽了邻人肢体的草丛,挨着白色的灰烬静静地伫立着。没有燃尽的灌木,望着远山将要落下去的残阳,凄凉地叙述着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一场最惨烈战斗。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