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沙群岛巡逻日记之“3.14”海战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124

南沙群岛巡逻日记之“3.14”海战


(本文作者系湘潭号导弹护卫舰副导弹水雷长)


题记


在南中国海上,有一群美丽的岛礁,它们犹如一串明珠,镶嵌在浩瀚无际、湛蓝碧透的海面上,它们与美丽的西沙群岛南北相望,遥遥呼应,又像一群在外贪玩、不知归家的孩子,任由母亲殷殷翘盼、等待归来。


这,就是南沙群岛。


南沙群岛,历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由于历史的原因,那里的许多岛屿被周边某些国家抢占了,而且,至今没有归还!


1988年,中国政府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委托,在南中国海南沙群岛水域建立海洋气象观测站,中国海军奉命配合有关部门在南沙群岛对南沙群岛地理、水文进行考察,筹备建立国际海洋气象观测站,孰料,这一行动使南沙军事态势骤紧!最后,竟导致中越海军在南沙群岛水域展开了一场小规模的海战和后来持久的对峙。这就是中国现代海军史上有名的“3.14”海战。


笔者当时是海军湘潭号护卫舰副导弹水雷长,刚出军校校门不久的我就有幸参加了这样一场海战,并以日记形式记录和评述了当时的巡逻、战斗情况。转眼18年过去了,打开尘封的日记,往事历历在目。为了进一步唤醒国人的海洋国土意识、为了纪念“3.14”海战胜利20周年、为了向曾经和正在守卫着南沙群岛及祖国的万里海疆的将士们表达一个老兵的崇高敬意,特将往日日记整理、摘录,以飨读者。




556湘潭号导弹护卫舰,即下文的556舰。




1988年2月13日 阴


今天下午,毛军成政委等舰领导还在作动员,希望我们这艘新组建的最新型的护卫舰在回到单位后,先好好休整,过一个吉祥、如意、快乐的春节,然后以全新的姿态投入到正常的军事训练上来,尽快形成战斗力。晚上,突然接到上级命令,我舰将立即做好出航准备,听令开赴南沙执行巡逻任务!


看来,要在湛江过年是不可能了。


评论:


不会吧?我们刚刚出厂,装备需要调试,人员急需训练,难道上级就让我们这艘没有调试好、没有经过科目训练的战舰派向南沙执行重要任务吗?


不容置疑!我舰赴南沙已是定局!从兄弟舰官兵那里获悉,南沙形势非常紧张!




1988年2月14日 阴


上午,带领部门的同志将舰上不必要的物品搬移到岸上仓库。


下午,我和陈炎发导水长组织大家往舰上吊装深水炸弹




1988年2月15日 阴


今天是农历的腊月二十七,后天就是大年了。而我们在今天却踏上了奔赴南沙巡逻的航程。


0800时:我舰驶离湛江港。


舰出湛江港,就开始顶风顶浪航行。这里是琼州海峡的东口,海流大,风浪急。今天的涌浪特别大!我看坐着不行,赶快躺在床上,希望能抗过海龙王给我们的下马威。突然,感到浑身冒虚汗,要吐!我急忙跳下床,趴在垃圾桶上哇哇猛吐,我刚刚吃过的早饭还不到一个小时就向大海“交公粮”了!


2100时: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航行,我们终于在亚龙湾港外抛锚。


今天的风浪实在太大了!


据指挥所值班的同志讲,海浪有几次竟然达到了指挥台!舰尾的波浪则能从左舷飞越主炮打到右舷!


可苦了那帮值班的家伙了!


今天,我也吐了好几次,这是我当兵几年来第一次最严重的晕船,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样!进食,已经是可望不可及的事了。


评论:


晕船的呕吐是极为难受的!它与酒醉的呕吐完全不一样——醉酒时,一吐了之,浑身也就感觉舒服了;而晕船呕吐,是越吐越想吐,越吐越难受!先是把腹内的食物吐出来;接着是吐出汤羹状的“黄汤”;再接着,则吐胆汁绿水,此时是口感最苦的时刻;等到吐得不能再吐的时候,也就到了最难受的时候——此时此刻,五脏六腑好像就要爆裂一样!头脑发胀,呼吸困难,张着大口,喘着粗气,冒着虚汗,用尽全身仅有的力气却呕吐不出任何东西,而一种莫名其妙的泪水更是毫无控制地流淌下来!……就是女人生孩子,也没有这么遭罪吧??



1988年2月16日 晴


上午,我舰靠亚龙湾2号码头。我去664艇找同学丁志刚,刚走到1号码头,就看到他朝这边走来。于是,二人同回664艇,畅谈分别半年后的情况。


大家的情况都差不多——工作刚刚开始,婚姻没有头绪……


谈的更多的是南沙问题,对南沙态势,谁都没有明确的判断,那里的事态究竟会向什么方向发展?……


今天,丁志刚、王洪岩、丁振清、林华赞等同窗还在8号住室举办了一个小小的酒宴,算是迎新春了。


今天是农历二十九,今年是小年,今天也就是除夕夜了。虽然,这里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气氛,但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给了我们一个快乐的新年。能够在赴南沙前夕,在这天涯海角的一隅,能官兵一乐,还能会见同学,也就很知足了!老山前线的陆军老大哥还不知怎么正和敌人交战呢!




1988年2月17日 晴


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值班。有点意思!


明天,我舰将赴南沙。540海里,31个小时——那将是怎样的一个航程啊?




1988年2月21日 晴


12:00—16:00时值班。


今天,好像是大年初五?


大年初二 08:00时,我们离开亚龙湾,原说是:连续航行31个小时,抵达南沙群岛永暑礁海域,在那里休整两天,然后再执行巡逻任务。然而,大年初三15:14时抵达目的地后,却接到上级命令,在华阳礁和东礁之间,划了一道南北巡逻线,让我舰在巡逻线上不停的巡逻。


到今天,我们已经连续航行了96个小时了。整整四天四夜,就在这茫茫无边、波涛汹涌的大海上不停地巡逻!时间,似乎对我们不再重要了,我们就象远古的人类一样,只有两个时间概念——白天,黑夜。


南海的风浪果然名不虚传!我不得不从8号住室搬到六兵舱,这是最靠近舰尾的兵舱,感觉到底好一些。这几天基本不再呕吐了,特别令人高兴的是,从昨夜19:00时到现在,食欲渐渐开始恢复了,对涌浪也不再有那么强烈的反应了!看来,抵抗风浪的能力也是可以锻炼出来的。但是,情况因人而异,有几个战士还是晕船很厉害,几天来不能吃饭,看上去和重病号一样。据军医讲,这几个人至少要经过10多天的适应,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


今天,越军的两艘舰船向我接近至东礁处抛锚——一艘是扫雷舰,一艘是补给船。我舰和553舰严阵以待,并由三级战斗准备转升为二级战斗准备!奉上级命令,如越军胆敢开炮,我方就各自组织火力击沉它们!如果越军企图向我刚刚占领的华阳礁逼近,就坚决地阻止他们!


双方对峙数小时后,敌舰离去,我们又继续巡逻了。


前线评论:


这是和越军的第一次狭路相逢,今后少不得还会遭遇上。看来,南沙群岛的形势不容乐观,真的很紧张!也难怪我们这样的新舰都要派到前线来。我们的海军力量与我们的海防线还是不相称啊!连越南这样一个如此落后的国家,竟敢虎视眈眈地与我们较劲,说明我们的海军实力亟待发展啊!


对着海图仔细看,一股莫名的怒火就不由涌上心头!在南沙群岛,除了太平岛被同是中国人的蒋军占着,其余的如双子岛、宏庥岛等大小几十个岛屿,竟全部被周边的几个小国家霸占!而我们现在的所占领的不过是几个还没有露出水面的适淹礁!守礁的官兵不得不住在用木料和竹竿搭建的高脚屋上!而建礁的施工人员则不得不天天泡在海水里!


我军情况分析


我们应该趁着这个机会,收复南沙诸岛!这是一个天赐的良机,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也许以后就很难收复了!目前,,但对付象越南这样的国家还是轻松自如的!何况,西线战事没有结束,陆军老大哥的牵制作用足以让越军不敢肆无忌惮!


但从“882行动”来看,我方的指挥员显得过于谨慎!


上级的指导思想是:不先开第一枪(炮),如敌先开火,就一定击沉它们!


与这样的战斗方针相比,我军投入的兵力似乎就太多了。在缺乏有效防空力量、又没有下定收复南沙决心的情况下,投入这么大的兵力、甚至将一些实际战斗能力很有限的一类舰艇都压到远离大陆的南沙海域,是不太妥当的!看来高层可能沿用了陆军的“人海战术”,而海军远海作战毕竟与陆军远程作战不同。一旦发生冲突,假如越军孤注一掷,动用空军多我南沙海域的舰艇实施打击,那对我海军来说,不仅是毁灭性的,而且在国际政治影响上看,那也将是巨大的耻辱!


我的愚见:就越军的海防实力和几天来他们的战略企图来看,我军应加强陆战旅对岛礁的增援,而减少一二类作战舰艇在南沙的数量,而在西沙群岛、海南岛加强布防增援舰艇,待机而动。——就越军的那几艘破舰和小船,我觉得有2艘护卫舰、2艘满载陆战旅官兵的登陆舰、4艘快艇就足够干掉他们了!


当然,我认为最好的战略思想就是:集中海军兵力,三军协同作战,西线积极策应,采取闪电战术,主动攻击,一举收复南沙群岛!


据悉,美苏都对南沙态势极为关注,我方高层对是否立即采取行动也是两种意见。可能考虑到国际局势和政治因素,高层才这么谨慎吧?


说句很不该说的话,在主权和军事对外应激问题上,我喜欢美国人的做法!在美国200海里的领海线上,从水下到空中都布有先进的监控设备,如果发现不明国际的飞机舰船进入,即被他们视为入侵,并立即作出反应,予以打击。进而讲,无论美国人入侵格林纳达或是打击利比亚,从政治或道义上那是没有道理的,单就军事上看,我喜欢那种雷厉与霸道——尽管那是让人无法接受的霸道!但在军事问题上,没有强硬与霸道,总有人觉得我们好欺负似的! 假如南沙属于美国,想必他人不敢侵占,就是占了,美国也决不会坐等他们自动地奉还吧?一句话:在国际争端上,国家有实力才是首要的!


敌军情况分析


与我军的过于谨慎相比,越军的战略企图就显得不仅仅是谨慎而是愚蠢啦!他们的谨慎是可以理解的,但他们的愚蠢就不知道是先天的缺陷或是后天的不足了!


他们的作战指导思想似乎也是不先开第一枪(炮),但依托空中攻击优势和在南沙海域占领的诸岛海防群,一定要坚持与我海上对峙到底。


假如我是越军最高指挥员,就会利用诸岛联防和空中优势兵力,加强对中国海军的突袭与骚扰!甚至,不惜一切代价,主动出击,给中国海军以重创!以打击或要挟中国海军,来迫使中方在中越边境的陆军撤退,依此“围魏救赵”方法求得两军和平谈判!换句话说,越海军要引火烧身,将两国战争的焦点由中越边境转移到南沙群岛,主动权就牢牢地掌握在越方了。


愚蠢的越南军方似乎被中国的陆军给打怕了,不敢采取大胆的行动,却又象一个咬住了恐龙尾巴的贪婪鳄鱼,既怕被发怒的恐龙打死,又不愿放弃口里的肥肉!


南沙的这次岛礁之争,对越方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一旦失去这次机会,等到中国真正强大起来的那天,对中国来说,南沙问题将不再是什么问题!再想从中国占便宜怕是万难!




1988年2月23日 晴


04:00—08:00时值班。


今天下午,我舰离开巡逻线,到永暑礁补给。


16:00时,舰靠东运615船,给我们补给了油水、食品。每个人还发了10多个广柑、1听罐头,大家还先后到615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原想我们可以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度过一个没有风浪颠簸的夜晚,谁知,刚吃过晚饭,就发出三级战斗部署,我们很快又返回了原巡逻线。


前线评论:


永暑礁——挑战人类生存能力的“第四极” !


永暑礁,都说这是我们目前占领的最大的礁,我原想它会比华阳礁要大得多吧——最起码,它也应该是一片突兀出海面的礁石滩啊,不然,怎么能在上面建房屋呢?


今天,我一看,心中就有点失落。这里的状况不比华阳礁好多少!它也是在海面上露出的一点点礁石,涨潮时就淹没了,退潮又露出来了。他们讲,将来建好后的永暑礁也不过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


看看这里,在看看越南等国占领的那些漂亮小岛——银色沙滩环绕、挺拔椰树成荫、热带植物生机勃勃……那本应当是我们守卫的宝岛!那本应当是我们的水兵栖息的地方啊!


每想到此,心中就非常的悲怆!我们这个多灾多难的国家,那些不争气的先辈,把这珍珠般的宝岛让人强占了,而我们却在海水里小心翼翼地挖掘着,试图在这海水中建一个人工小岛!


在这一年四季都是炎炎夏天的南中国海南端海面上,在这剑拔弩张、海盗时常出没的南沙群岛海域,在这荒无人烟、四周茫茫的孤礁上,几个人住上一年半载将会是怎样的感觉呢?


我们才来了不到十天,恍如与世隔绝已有数月!时间观念已经淡漠得只剩下白天黑夜。况且我们还有那么多的人整天呆在一起,还觉得寂寞难耐呢!


南沙的苦,不仅仅在于缺少淡水、缺少蔬菜以及天气的炎热,更重要的是一种心灵的煎熬!


人,是喜欢群居和需要不断信息沟通的动物,离开了人群,失去了和亲朋好友、哪怕是与陌生人之间的交流,那是非常孤独、落寞的!


如果说,人们把喜马拉雅山脉比作地球的第三极,那么,这里,无疑是地球的“第四极” !


现在,建礁的和未来守礁的官兵,必须接受这一严峻的考验,甚至是生存极限的挑战!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坚强的意志,是无法在这种险恶的环境中完成国家赋予一个军人的神圣使命的!





1988年2月25日


夜24:00——02:00值班。


我刚上指挥所,就听到上面嚷嚷不停,气氛很紧张。


原来越军一艘护卫舰向我华阳礁接近,我方853舰向敌舰驶去,想驱逐它。此时,敌我都加强了灯火管制,连航行灯也关闭了。彼此只有通过雷达在这茫茫的黑夜观察着对方,双方的指挥员也在揣摩着、判断着敌我态势。战斗,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我们这边,正在与853舰紧急沟通,询问是否增援。……


半个小时后,敌舰离开远去。


上午,我舰和162、508舰换防,他们去华阳礁巡逻,我们来永署礁警戒,下午,军医讲战救常识。


晚20:00——24:00又轮我值班。


今天才发现,好多天都把星期记差错了,原来今天才星期四。看来,在海上过日子就是这样迷迷糊糊的,人也越来越疲惫。




1988年2月26日


今天16:00——24;00值班。


据上级通报:今有多架越军R-20型轰炸机在南沙活动。……


怎么?难道想炸老子不可?


全天工作:装备保养。我借机研究一下专业使用资料,这样,万一打起来,也应付得了。认真研究一番后,我有些着急了,不加紧战前训练还真不行!这么多新兵,这么多新装备,真要打起来,部门的武器装备是难以按战斗部署统一起来的!战争不是儿戏,我们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1988年2月27日


12:00——16:00值班。


今天,在永署礁一带巡逻时,发现一只白色的小渔船,仅有20多米长,但船上装备非常先进。船名“连春发”。 小船的船舷上还写着几个黑色的大字:“三民主义,统一全国。”


此船到底真是台湾蒋军的?或是越南军伪装台湾蒋军的?……谁也说不清!在这杳无人烟的地方,跑来一条打渔船(明显示侦察船),这无疑是在跟踪、侦察我们!


12:00——15:00时,将其驱赶到远处。




1988年2月28日


08:00——12:00值班。


这几天,天气很好,海况也很好,可说是风平浪静。然而,这一切丝毫也改变不了海上的枯燥生活。我们已经出来近半个月,蔬菜是越来越少,天天就是那几样菜!人的食欲都太差,大部分人明显消瘦(当然,还有个别发胖的——如我们部门的新兵周希惠,他不晕船,风浪越大越能吃!呵呵,这小家伙天生是当海军的料!)。


上午,军医给每个餐桌发了一瓶“六合维他命胶丸”,是该发一些维他命的时候了!大家因缺乏维生素而引起的身体变化也渐渐明显起来——四肢无力、精神疲惫、无食欲、手脱皮、口舌溃疡……


前线评论:


海上需要维“精神素”


维他命要带一些上来,维“精神素”更应该带一些上来!这次远航,没有信件,没有报纸,没有广播(有带未放)也没有电视,没有电影,无法活动,无法洗澡,无法外出……人这样长期地生活不得精神病才怪哩!


据说,以前部队领导对军营内放黄色录相管理松弛,受到了上级的严厉的批评,于是,上级就把配到各舰的录相设备全套收回了。


真他妈活见鬼!不放黄色录相可以放红色录相嘛!好像录相机是专门为放黄色录相才配发似的!现在,我们的一些领导,在对部队的管理上有时过于简单化、教条化,而唯独没有科学化、人性化、正规化!象这样,水兵远航唯一先进的文化娱乐工具在“愚民政策”下打入了冷宫,对海上的官兵来说,真是有点“残酷”了!还好,这次远航巡逻是处在敌我紧张状态,更加残酷的现实倒把往常的“残酷”生活淡化了。


*海上趣事*


一场空欢喜


“你舰归来补给油水,护卫我返航。929”。


下午正巡逻之际,我舰收到了舰队传来的报文。


“我们马上要返航啦!”


这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全体舰员。


我舰马上靠615船,补给了油,仅仅补给了一些油!有人听说我们要回去了,当然不用补给其他物品了。


到了晚饭时,又有人说可能不回湛江,只到榆林,也有的说可能不到榆林,只到西沙群岛。


到榆林也好,到西沙也好,反正比总在这鬼地方好得多。大家需要休整啊!


我问了问毛政委,他也不清楚具体情况,连929舰也不清楚这些突然的变化。晚饭后不久,一切都清楚了,还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愉快幸福的误会!


原来,615船要回湛江了,临走前再给我舰补点油料,929舰上午出去抛锚,返回永署礁时,想要我舰护卫它返航,可和我舰未取得联系。于是,929舰就让舰队和我们联系。


舰队发来的报文如上所述。


而929发报的真正意思是:“你舰归来补油水。返航护卫我。929。”


“返航护卫我”和“护卫我返航”,不知道是发方发错了还是收方收错了,就这样,给我们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这是一场空欢喜!




1988年3月2日


今16:00——20:00时值班。


今天是元宵节,在家里一年当中数元宵这几天最热闹,连春节也没有它热闹,元宵节可以说是中国人的狂欢节。


虽说元宵节是中国人的狂欢节,但是,各地、各民族欢度节日的方式是不一样的。就我们家乡来说,正月十三、十四、十五这几天都是比较热闹的。到处是舞龙灯、划旱船、舞狮子、表演武术、放烟火、点灯笼、踩高跷等传统节目,男女老少都穿着崭新的衣服涌到城市看热闹。鞭炮声、锣鼓声、欢叫声充满整个城镇,集中到了整个城镇。到了夜里,分不清远处是星星或是灯火,星星和灯火已经混成一片。


正月十五这一天,新媳妇被请回到娘家“看灯”。我朦朦胧胧的记得,小时候,妈妈带我住在姥姥家,和表兄弟、表姐妹们比放炮,玩灯笼,跑到街上玩游戏。记得有一次,我盖舅舅家的新缎子被子睡觉,睡得实在是太香了,结果我竟尿床了。看着那么好的新被子被我糟踏成那个样子,我真是难过极了,也羞愧极了,哼哼唧唧地让妈妈领着我连夜回自己家了。


我没留心,也不记得,妈妈是从什么时候起元宵节不再去姥姥家了。妈妈再也不会在元宵节这天被请回娘家去了,妈妈老了,妈妈也当上了姥姥,也许今天,妈妈正和请回来的女儿——我的妹妹“看灯”吧?她的小外甥恐怕也像当年的我,正拎着灯笼在街上跑着玩吧!


时光真快呀!二十多年前的人已不可与往日同日而喻。而我慈祥的外公已在十多年前奔向极乐世界,善良的姥姥如今已的发苍苍。舅舅、妗子、妈妈、爹爹都年过半百,当年的表兄弟、表姐妹们都成了家有了孩子……


元宵节在军队算不上个重大节日,今天又能在海上,在南沙,条件是可想而知了,今天说是休息一天,可四个小时的值班时间就必须老老实实的呆在指挥仓上。狂欢节的一天就这么过来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昨夜梦里见到了尊敬的舅舅、慈祥的妈妈,还有我童年时期的小厨房……






1988年3月8日


昨夜20:00——24:00时值班。


今天16:00——20:00时值班。


昨天下午,雷达发现一个由三舰组成的编队向我接近,不久又发现一艘舰船向我驶来。上面紧张一番,主机也已备便,至晚餐时方判明,那编队是蒋军的,是给太平岛补给的,另一艘则是我502舰。


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蒋军所占的太平岛及其放弃又被越军占领的鸿庥岛清晰可见,我随手画下了诸岛礁的对景图。


夜幕下,中共海军502、556舰与国民党蒋军两艘护卫舰遥遥相望,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我们云集南沙的真正意图,他们对我已没有戒心。他们在12海里的距离上漂泊,也未进行灯火管制。不管怎么说,共军与蒋军,到底是自己兄弟啊!


502今天也离开了这里,只剩我舰在此。吃的东西越来越少,今晚只有一个午餐肉了,煮米已不用水淘洗了——没有多少淡水了。


今天,老天作美,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会儿小雨。于是,没有值班的人都跑到甲板,各自寻找位置,大都脱得精光,迫不及待地用上苍恩赐的雨水冲洗几天来满身的尘垢油污!白白的屁股与黑黑的脸庞形成了很大的反差,让人忍俊不止。这幅场景多么象一幅原始而荒蛮的油画!


我不好意思在大白天赤裸地洗澡,但雨水的诱惑实在难以抵挡!我只好穿着裤头站在甲板任凭风吹雨打一番。雨还是小了点,不是很过瘾。但感觉惬意多了!




1988年3月10日


今天08:00——12:00时值班。


502舰今天还没来,本来说我们在这里不超过四天的,可第五天已经过去了,他们还没有一点影子,真不够意思!……




1988年3月12日


今02:00——04:00时值班。


昨天,我们在东门礁,也即屈原群礁抛锚。这里距越军占染蓝沙洲不过5海里。岛上的房屋清晰可见,此时的越军望着我们在此虎视眈眈地对着它,心里不知有何感想?


晚上,接舰队通知:明天11:00时,我海军各编队将占领被越军已占的六个岛礁。要求我们明晨04:00时起锚,和553舰一个编队,到双子岛海域去占领南子礁。


上级终于下定作战决心了!


我看了一下海图,双子岛是由两个几乎相连的岛礁组成而得名,北边的叫北子岛,被菲律宾占领;南边的叫南子岛,被越军占领。南子礁就位于南子岛的南面,距越占南子岛仅有2海里。


据说,现在越军正在和我们抢占哪些以前还没有被重视的适淹礁。南子礁也是一个适淹礁。越军可能先下手为强,要赶在我们前面占领这个礁。这就意味着,敌我上方可能发生战斗,如果战斗打响——中越海战序幕的就算拉开了!




1988年3月13日


今00:00——02:00时值班。


04:00时:启航,向目的地驶去。


08:20时,水雷班长陈元兴把我叫醒,问:“深弹装不装引信?”


“先把引信打开,不要急于装入火箭弹。”我这样说完又躺下了。


指挥所里,舰长、政委 副大队长都通过广播进行战斗动员。枪炮部门的官兵在喊叫着、在忙碌着——应该是在挂弹或擦拭炮膛。


尽管刚刚值班,可越来越浓烈的战斗气氛使我无法入睡。我忽地担心:几个战士会不会把引信放在不安全的地方?于是,我马上起来到弹药库检查了一番。


如果真的打起来,最忙的是枪炮部门,未打之前——现在,他们的准备工作就够忙的啦。如果要登陆那肯定是我们导水部门的事啦!我愿意带几个弟兄到岛礁上去,和越南的那帮家伙枪对枪、刀对刀地大干一场!


“由子弹穿过去而死,比喝着药水而死更有价值。”这是拜伦说的。


11:00时,我舰准时到达目的地——双子岛(南子岛、北子岛)。我们要占领的是一片尚未露出水平的礁石,这里距越占双子岛最近距离仅1.85海里。


我舰绕着那片淡绿蓝双色交织的海面转了一圈子,从望远镜里可以看到岛上的一草一木。南子岛上,就能看到的越军武器装备来说,有水陆两用坦克三辆,76炮六门,岛上的越军也和我们一进入了一级战斗准备,双方的炮都已装上炮弹,彼此都在跟踪哑射,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假如,没有敌我军事对峙的话,这些汪洋中的绿洲则是一个象神话一样美丽、令人向往的休闲圣境。


南子岛、北子岛,犹如两颗硕大的绿宝石嵌在一片蓝纱上,环绕着两岛的金黄沙滩恰似两圈黄金分别包围着这两块宝石。过惯了喧闹繁华生活的人,如果来到这里,一定会被这诗情画意般的美景所陶醉(当然现在不行!)。如果一家人生活在这遥离大陆的绿岛上,种田捕鱼,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没而息,那该是多么憩静、多么浪漫的田园生活啊!


如今,这里就是我们报效祖国的战场!




1988年3月14日


01:00时,突然广播起床,我舰奉命离开双子岛。


07:45时,我起床到上面看了看,在这里,有不少的舰船。


我方:502、531、556。


越方:运输船一艘(HQ605号)、大型登陆船一艘505。


越军的605船离我们很近,有1.2海里。他们放小船在这片礁上插下国旗,抛锚和我们相峙,从望远镜——就是用肉眼也清楚地看到船上有几个裸背的越南人。


远处,我531、502和敌登陆舰对峙着。


早饭后,我舰与越军的运输船最近距离还不到1海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几个越南军人的面孔。他们的嘴脸是那样的丑陋、令人厌恶!很难想象,这就是我们曾经的“同志加兄弟”?!


到了09:00时,我们拉响了战斗的警报,原来531舰已和敌舰干了起来,我们听不到炮响了,但见火光闪闪,水柱腾起……


此时,通讯特差,孙舰长恨不能把老邵这个观通长给毙了!而老邵早已急得满头大汗,还好!信号班长祝守军反应灵活,技术不错,呼叫老半天,总算断断续续沟通联络上,听清了任务——指挥舰502舰命令我舰立即向敌运输船开火,击沉它们!


我舰迅速与敌舰船拉开了距离。岛礁海域内平静如镜,为我们消灭这帮混蛋提供了绝好的打击敌人的机会。


09:15时,我舰两门主炮同时向敌船开火了,……中了!又一发中了!……,敌船开始起火,敌船在下沉……敌人刚才还赤背坐在栏杆上,现在跳水的跳水,死伤的死伤(不详)……


敌舰船没有什么火力来还击我们,他们可能仅有轻武器,对跳入水中的敌人,我们没有再向他们开火。


HQ605在下沉,我们又给它几炮,指挥舰502舰和531舰此时也把敌登陆船打得黑烟浓浓,它们怕是没什么能力来抗争了,指挥舰又命我们去协同击沉登陆舰,556舰又来到距敌舰3.5海里左右的地方,对敌505大型登陆舰进行炮击。


敌登陆舰浓烟滚滚,渐渐下沉……


11:30时,战斗结束。




击沉越军HQ605运输舰


之后,我方组成编队沿080.0度航线向东北方向驶去……


中越海军“3.14”海战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既然战争的序幕已拉开,那就让我们这些时代的宠儿当一回主角,把大海当舞台,把枪炮声当音乐,把这场保卫海防的“戏”真实地“演”下去吧!


不久,即接到舰队通报:越军“别佳级”护卫舰两艘及一艘炮艇向我南沙海区接近。


——海战,以一种出人意料的简约方式结束了,而长久战争的阴云,正以云诡波谲的态势笼罩在南沙群岛的海面上。


(上述战况记录于战斗间隙)


第一次参加打仗,我有一种感觉:心慌。这种心慌——倒不是害怕,而是一想到刚才还是还活生生的人(且不管他是不是敌人),我们的炮弹打过去,突然间就有人会变成了一具僵尸, 心中不免稍有不安。但枪炮声一响,一切心慌就烟消云散,只想消灭敌人,保存自己。


13:25时,编队停止航行,任由战舰在海上漂泊,


14:20时,编队又沿263.0航向返回战斗海区。此时,编队成员已由502、506、556组成,531被半道赶来的506接替后,重返永署礁。


15:28时,接到舰队电报,电文如下:“各舰:再不要主动攻击越军,特别是越军运输船。加强对敌警戒,防止敌人进攻。舰队。”


前线评论:


从舰队发来的电文来看,这次战斗似乎打乱了上级的布署,莫非高层对此还没有统一思想??实际上也是,南沙建站工作刚刚开始,如果本来就没有打算一举收复南沙的意图,就这样进入了战斗状态,这给以后的建站工作和进度带来了极大不利,也将使我军方投入更多多的兵力、物力。


我军远离本土,物品、粮食补给多有不便,空军又不能协调作战,这些都是目前对我最不利的因素。我之见:就中越海上情况来看,迟早迟晚双方还会在海上较量一番的,但不是现在,现在时机还不是很成熟。


今天击沉敌舰船的那一带礁石叫鬼叫礁。如果按中国迷信来说,这越军该着倒霉。你们不来鬼叫礁,“鬼”能叫你们下地狱吗?


今天是怎么打起来的呢?这里有一个不太可靠的通报:晨,敌505舰及另一艘代号为604船想进入我已占据的鬼叫礁,我方531舰劝其远离,越方无动于衷。于是,双方“操练”起来,531舰本奉命对岛礁进行试射,不知是听错了还是怎么的,朝505开了一炮,越军还击,又猛射一阵,敌505火力哑然,我们556舰一见那边火光闪闪,于是发现战斗警报。502指挥舰一看打起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命令我们把敌运输船击沉。我们接着也开火了……另一说是越军两舰船在07:40时左右突然操演起来,指挥舰让各舰注意敌人动静,用的是后发制人,不打第一炮,越军向我开火后,我才不得已进行反击。


以上传说究竟哪一个更准确不得而知。


夜幕下的大海显得幽暗而辽阔。


突然,一团红黄的火球从景宏岛方向升起。


“导弹袭击——!”有人叫喊。


霎时,在炮位,甲板、指挥所的许多人都发现了敌方向我方发射的导弹。


“战斗警报!——”


“铃铃……”


指挥所的警铃和值更室发出的战斗号令同时从广播里传出来。


舰员一阵奔忙,各就各位。


一带火光带着一带呼啸高速向我飞来。我舰立即进车。“唰!”导弹从我舰尾掠过冲入海底……真玄乎!


指挥所的人并不敢因导弹飞过而松口气,赶忙加强对海空了望和防导弹措施。并立即向指挥舰和舰队报告了我被袭击的情况。


——以上是3月14日19:05时到20:40时发生的事,在这么短短的时间内,连续四次拉响战斗警报!看来越军开始报复了。好像晚上的气氛比白天更加紧张了!


*战地随想*


朋友,若你问我这次打仗有何感想?


我说我不想打仗,不希望这件事发生。


你问这是为什么?


我想,从大局来说,世界需要和平,人们渴望幸福。打仗,哪怕是以维护和平的名义,也会给一些人带来不幸,也会把本该用来搞建设的钱扔到了战火里。


从个人的小算盘来说,我也不希望打仗。因为我至少有两件事未办。一是在生前,还没有孝敬过自己的父母,多么希望自己能在为国尽忠的同时,也能多少尽点孝心,哪怕给父母写封信——可以说是遗书,表一表儿子不能孝敬父母的歉意,最后给举家献上的最美的祝愿。二是将自已所有的衣物留给兄弟,将自已所有的书籍赠给我的远方的女友。如果此两事办不好,我是万分遗憾的,死难冥目的。战争意味着生灵的消失,我不得不这样做最坏的打算。


你问我是否怕打仗?我说我不怕!老实说,我真想痛痛快快的打仗,特别是象陆军那老大哥那样,每人拿一支枪,背几颗手榴弹,神出鬼没地干一通,真是太有意思啦!而我们海军打仗,除了枪炮、导弹操作者还能显显身手以外,其他人则是“袖手旁观”,真不够劲儿啊!况且,战争能净化人的灵魂,只有在战场上,才能发现他人灵魂的伟大和高尚,也能使自己在战火的洗礼中变得日趋伟大和高尚。一切和欲望杂念都随着枪炮声而消失,使人达到忘我的高境界!


你问我是否怕死?死,想起来的确可怕,今天还在欢笑娱乐,还在观赏着这大自然的景色奇境,而明天则去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每次见别人临走前都是那副蜡黄冰冷得令人害怕的尊容。这自然使人感到凄楚茫然。


可是,我不怕死。也绝不会在战场上装熊、胆怯!记得去年从76大队调离时,我曾和杨枢参谋长讲:希望能将我送我云南前线,我想到战场上拼杀,而不愿呆在平静的军港里空耗日子。


现在来看,算是到了前线——我们海军自己可以发挥作用




1988年3月15日


今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发布新闻消息:


“我外交部会照越驻华大使,越军在南沙对我海军进行挑衅,强占我国礁岛,我军被迫反击。”


(以上新闻由信号兵陈少能转述的,大意如此。)


今0800——1200时值班。


昨夜,几次战斗警报搞得人难以安寝,晨08:05才被电话唤醒。在朦胧中,听到苗副大队长说,舰队对我们为捍卫主权,惩罚越军的战斗给予了通报表扬。还说,南航、榆林基地、湛江基地,广州军区,北海水警区,潜艇支队,二支队,陆战旅等单位向我们表示祝贺!




1988年3月16日


今晨04:00——08:00时值班。


我们于07:00时再次来到南薰岛,由于大潮日,两片礁都露出了水面,颇为好看。


至今日,越军已派07号、11号、13号、17号护卫舰及831、853扫雷舰开赴南沙,分派在各岛礁于我抗衡。


早饭时,孙舰长问我们的指挥舰,可否将我们的综合日报上级?对方回答:无。舰长来到会议室对苗副大队发牢骚道:“……我他妈的主食、副食、油料、淡水、酱油、香烟、火柴、牙膏什么都不没有了(实际上已寥寥无几)知道不知道?……”


也真是的,上面这些人不知怎么了,既不安排我们返回又不考虑给我们补给。


吃过早饭开始睡觉,起来吃过午饭接着睡。除了睡觉,摇摇荡荡的能干什么呢?


11:00时,醒来。到指挥所看看,发现我舰从中午到现在一直向北开,莫非上级让我们返回不成?


12:00时,导弹指挥仪班长小毛进来,告诉我说:“我们返航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并不感到欣喜,心里还有些矛盾。我既不想离开这难得的打仗机会。又想回去看看。看看女友来信没有,看看山爷回信没有……在南沙的时间长了,也就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状态。况且,战争的序幕已经拉开,后面说不定会有大战的机会,如果错过,那可就后悔死了!——当我的后代谈到自己的爷爷在这场海战中是怎么死的时候,总不能让他们说“我爷爷是后悔死的”吧?


晚饭后,副炮分队长老袁来告诉我说:“你们命真大!运气真好!”


我感到莫名其妙!问他什么意思。


他告诉我,在指挥所他听舰长说,本来准备让我和老袁各带一小分队在3月14日凌晨4点左右登陆南子礁的,结果,因为赤瓜礁形势紧张,上级让我们增援,才取消了登陆计划。如果那天要登陆的话,在南子礁少不得一场争夺战!在越军那么近的距离内,能生还得可能性就很小了……


这是必然的事,要真登陆岛礁,除导水、枪炮、观通部门要派人外,还有哪个部门能派人啊?要派指挥上去,除了我这个导水部门的副官去,还有谁去?我也是早就有了思想准备的。如果南子岛上越军也派也几个武装登陆人员,要抢上去占领,我们肯定要有一场子火拼的,我们鲜血会把海水染红的。


我听了老袁的讲话之后,不是感觉“运气真好”,而是恰恰相反——感觉自己很不走运!如果“3.14”海战推迟一天,老子立功的机会不也来了?哈哈!便宜越南那帮混蛋了!




1988年3月17日


08:00时,我们已能看到宣德群岛南端的浪花礁灯塔。


19:00时,我舰和553分开,他们直赴湛江,我们靠琅琊湾2号码头。


当回航的战舰逐渐靠近大陆,大陆的身影从大海的天际线上蒙蒙胧胧出现的时候,我们每一个人的心情都变得轻松愉快起来。渔船在远处穿梭奔忙,海鸥在两舷飞舞鸣唱……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


想起了苏小明那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我不由地小声唱了起来:


军旗,军旗,在舰上飘呀飘,


海鸥,海鸥,在舷边叫呀叫,


再理理飘带整整军帽,


我们踏着波涛远航回来了。


祖国啊,亲爱的妈妈,


妈妈呀您好!您好!……




转载天涯论坛 链接: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11/541658.s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