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八岁“从军”,那遥远的英雄梦[蓝剑军团]

飞得更远 收藏 49 1039

题记:每个民族,都需要一种英雄情结,可以说,一个没有英雄情结的民族,是一个平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霸气的民族,也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这种英雄情节,多来自于这个民族每一个成员的童年……



离我们时间越是遥远的事,往往给我们打下的烙印就越是深刻。特别是一些儿时的往事,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就从70年代我童年的军旅情、英雄梦写起吧。

快乐的森林和心灵的盛宴—七彩阳光

那是七十年代后期,我住家在北方的一个城市、矿区、农村的结合部。有城市街道,有露天煤矿,有铁路,有稻田,有小河,有大片的树林。那也是个生活相对窘困的年代、文化娱乐并不丰富的年代。作为小学生,每天午餐就是一个苞米面大饼子,半个咸菜疙瘩。我们身上穿的衣服,基本都是打了补丁的,而且多数是哥哥姐姐穿过,弟弟妹妹接着穿。

那一年我八岁,刚上小学。由于学校教室不够用,所以都是半天学,有时上午上课,有时下午上课,一周一轮换。这就给孩子们玩乐创造了充足的时间。而这街道、煤山、铁路、稻田、小河、树林,就成了我们精神的乐园。我们变着法的玩,只要不花钱,什么都是玩具,那游戏可以用丰富多彩来形容:男孩子玩的主要有推铁圈儿、打弹弓、打嘎儿、拍香烟盒、拍火柴盒、抄杏核、抄冰棍筷子、弹玻璃球,冬天在结冰的河上划冰车、抽陀镙,弄一个铁罐头盒子,分成两组在冰上打。女孩子则喜欢跳皮筋、跳房子、跳格子、踢毽子、跳绳、丢沙包、老鹰捉小鸡。当时玩具都是自己动手做,但玩得很开心。

以跳房子为例。这种游戏简单、廉价到只要一支粉笔、一块石头就可以玩。在地上画一摞大大小小的格子,然后按照格子的单双,一只腿跳,另一腿屈起来。一边前进,一边要把石块踢到正确的格子里,出界或者跳错了格子都算失败。跳者一个房一个房地转一圈,然后,再继续扔,再跳……,跳房子女孩子的强项,跳起来轻盈如燕,颠着脚尖一蹦一蹦,锻炼脚的控制力。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些玩具、这些游戏与我们渐行渐远。开始流行那些动辄成百上千元的“蜘蛛侠”、“芭比娃娃”、“暴力熊”以及惊险刺激的网游如“跑跑卡丁车”、“劲舞团”、“传奇”、“永恒之塔”……与父辈相比,现在的孩子玩具越来越多,也可谓越来越高档,笑声和欢乐却也越来越少。这是孩子们真实的感觉,也是大人们真实的感觉……

男孩子的游戏大餐—打仗玩

对男孩子来讲,玩的次数最多的、参加人数最多的、也是最吸引人的,就是“打仗玩”(尊重历史,当时就这么叫)。其内容,也多是最近在露天影院看过的战争电影的“演绎”,如《奇袭》、《渡江侦察记》、《平原游击队》、《董存瑞》、《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奇袭白虎团》......

生活是艰苦的,但游戏是充实的。我们居住的清一色的全是平房。一下课,书包往家里一扔,左手拿起个大饼子,右手拿起一块咸菜,就跑了出去。

那是怎样一个场面呀,二三十个十几岁的男孩子,分成中国和美国(后来又产生了解放军和鬼子的分法,一点也不科学,也不符合事实)两伙,手中拿着用木头自制的各种长短不一的兵器,在小巷里、在铁路边、在树林中、在小河畔,往来冲杀,喊杀声振耳欲聋,不断有人“倒下”,不断有人“牺牲”。孩子们都气喘嘘嘘,脸上流着黑汗,热天泛着油光。

这种厮杀,可以从中午一直持续到晚上,场景不断的转换着,一直到孩子们中的一些重要头目被妈妈拎着耳朵领回家……

真的,一年半载的,也听不到哪个孩子生病,也没听哪个孩子打针。当然,咳嗽、拉肚子是经常的,不算病。


解放军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春生

有个叫春生的同学,当时12岁,平时在同学中威望最高,人也聪明,学习也好,长的浓眉大眼,所以总是分到“中国”或“解放军”一派,也总是担任主要领导的角色。就是班里的打架“大王”(因为他有三个哥哥,背景很深,所以没谁评选他就成了公认的大王),在游戏中也得听春生的,一直任“美国”或“鬼子”头子。没办法,打架大王在游戏中,是绝对不能担任正面的主要领导角色的。

有一天他带领同伴向敌人阵地冲锋时,意外发生了,他翻墙时一不小心,从墙上摔了下来,头破了,血流到脸了,手、膝盖也破了皮,渗出了血。当同伴去扶他起来的时候,他一手把同伴推开,竟然说了名“不要管我,快,快,快占领敌人阵地”......敌人的阵地被占领了,春生也要“牺牲”了,他特意让战友们扶到一棵大树下。因为那时好多影片中的英雄,都是在大树下(大松树最理想)说着说着就合上了眼睛)。因为附近没有大松树,所以春生只在一棵槐树下英勇“牺牲”了。

可以说,董存瑞对于孩子们来说,是全世界最大的英雄了,是孩子们最崇拜的偶像。当游戏到了高潮,向敌人阵地发起冲锋时,春生最常用的口号就是董存瑞那句震人心魄的“为了新中国,前进”。他还有几句台词也经常用,如“向我开炮”、“轻伤不下火线”“目前的形势是这样的”……

鬼子就应该是这个样子—金庭和许四

还有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谁都想当解放军,谁也不喜欢当鬼子,在游戏中经常因为分伙的问题而争执不休。最后的解决办法就是轮流制,这次你当解放军,下次你就当鬼子;这次你当鬼子,下次你就当解放军。当然也有两种人员例外,一类是象春生那样威望高,人也聪明、英俊的,永远不能当鬼子。而一些长得不太顺眼,如有点象反面电影中的胡汉三、南霸天等反面人物的孩子,就基本没有当解放军的资格了。

记得有个叫许四的伙伴,他因为门牙特别的大,还有点发黄(后来据说是因为一种叫四环素的药吃多了),个子也小,嘴前还总是挂着鼻涕,袖子因总抹鼻涕显得油光发亮,所以记忆中他一直就是“鬼子”,而且还从来没当过头目。他最常用的就两句词“高,实在是高”,“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

还有个叫金庭的孩子,家里有兄弟姐妹11个,父亲是下井矿工,得了矽肺病失去劳动能力,全家就靠母亲和一个哥哥作工为生,生活十分困难。金庭人很聪明,但长的不敢恭维,黄头发,还打着卷,黑黑瘦瘦,穷的破烂,所以只能当鬼子,每次游戏他也基本就一句词“快跑,共军来了”。

现在看,这对他们是多么的不公平呀,但当时没有办法。

好孩子就应该象他那样—永远的雷锋

“学习雷锋好榜样,忠于革命忠于党,爱憎分明不忘本,立场坚定斗志强。学习雷锋好榜样,艰苦朴素永不忘,愿做革命的螺丝钉,集体主义思想放光芒……”曾几何时,这样的歌声飘遍大街小巷,3月5日,更被定为“学雷锋日”,每年的三月份,也被称为“学雷锋月”……

学雷锋做好事是经常的活动,不是分什么三月、五月的。记得有一次班主找同学去帮农民收粪,很多同学都争着去,真的是不怕脏、不怕累。一个班分成几个学习雷锋小组,经常主动到军属家、五保户家、孤寡老人家找好事好,打扫卫生、捡树叶、挑水、劈柴……。平常做好事我们都会自觉地向老师汇报,老师每次都会奖励一朵大红花。大家都在努力做好事,一个小组一天少说可以做五六件好事,为的就是赚取更多的大红花。

至今这些场景都还清楚地记得,经常在梦中出现。真的搞不明白,这些儿时的游戏对我们后来人生的影响有多大。

自己从来没有过军旅生涯,一直在机关工作,但一直对解放军有着深厚的感情,就是到现在,也经常在闲暇时,偶尔玩一玩《红色警戒共和国之辉》的硬盘游戏。打开电视,一旦看到一些国产黑白战争片,那老婆就别想抢了,用女儿的话说“又完蛋了”,气得她们一转身就走了。

后来,对好多的事情发生过怀疑,甚至动摇,但惟有对解放军的伟大深信不移。其原因就在于从儿时起,我们认定了解放军是全世界最厉害的,解放军就是雷锋、就是董存瑞、就是黄继光、就是王成,每一名解放军战士都是英雄,当了解放军是无尚光荣的。

这就是我们最早的“军旅”生活,我们最早的做英雄的梦想。这些记忆和梦想,是我们的财富,将会陪伴一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10/17/2009 9:22:11 PM 被飞得更远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