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四章 深宅飞客 (1、2、3、4、5、6)

刘国斌 收藏 2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size][/URL] 1 这一觉,象睡了一个世纪。娟代荷萍依偎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任晨雾在身上弥漫,任小鸟在林中啾啾。 直到脸上有热乎乎的东西蠕动,娟代荷萍才懒散地睁开杏眼。这一睁眼,她顿时魂飞体外:一只野狗,伸出毛茸茸的舌头在自已的脸上舔来舔去。 娟代荷萍忽地坐起,与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1

这一觉,象睡了一个世纪。娟代荷萍依偎在湿漉漉的草地上,任晨雾在身上弥漫,任小鸟在林中啾啾。

直到脸上有热乎乎的东西蠕动,娟代荷萍才懒散地睁开杏眼。这一睁眼,她顿时魂飞体外:一只野狗,伸出毛茸茸的舌头在自已的脸上舔来舔去。

娟代荷萍忽地坐起,与野狗四目相对,不清楚世间发生了什么事。

野狗见猎物复活,惊退几步,相持片刻,失望地朝一边走去。

借着微弱的晨光,娟代荷萍看到佐纪子仍在昏睡。她的头下,枕睡的竟是死人的断肢!

野狗已慢条斯理地走到佐纪子身边,趴下前肢,用嘴去叼扯残肢。

佐纪子还在沉睡不醒。

“天哪!”娟代荷萍惊惧万分,哭腔哭调喊道:“佐纪子!”

佐纪子被唤醒,看到险情,飞扑过来,两人紧紧抱依在一处。

那狗,则视若无人地啃咬残肢,大嚼大咽。

这情景,令她们毛骨怂然。

猛地,娟代荷萍察觉身上披盖的是武工队的衣物。

她放眼坡上,一个个战士横七竖八地倒在草丛里,与一具具尸体结伴而睡,分不清个数。

娟代荷萍再一转头,看到宁振武等男子汉赤裸上身,站在背后。

“宁……先生,” 娟代荷萍的话连不成句:“这是怎么……回事……”

宁振武紧咬钢牙,难以开口。

娟代荷萍牙齿颤抖,说:“太可怕了……都是……什么人?”

宁振武怒火填膺,说:“中国人……”

娟代荷萍不解,问:“谁……害的”

她有意避开了“杀”字。

佟哥甩出硬梆梆的一句:“装糊涂! 中国人还会自己人杀自己人吗?”

宁振武眼似喷火,说:“夫人,请您睁大眼睛看看,这些人,就是你们日本军事旅游团留下的纪念!”

如五雷轰顶,娟代荷萍支撑不住,扑在佐纪子的怀里。

2

大队长的牺牲,对宁振武的打击太大了。罗司令会不会再派小分队来接应,他心里没数。而联络站的被破坏,无疑于雪上加霜。自己没头没脑地乱撞,肯定非长远之计。早晨,山上老百姓的被惨杀,已明白无误地证明鬼子在到处找人。一想到老百姓,他心里又燃起一点希望之星。对,找老百姓去。通过他们,了解鬼子的驻防情况和打探回根据地之路。

武工队到了一个村子的附近,宁振武又动摇了。脚下是敌占区,群众基础薄弱。一般大一点的村子,都住有伪军,专门为鬼子服务。盲目地撞进去,无疑是自投罗网。

难哪!宁振武看看马车上的娟代荷萍,真有一种手捧刺猾,端着怕扎手,扔掉又可惜的感觉。

成天钻山沟,也不是好办法。秋,己逼近,天气渐凉,昼行夜伏,能坚持多久呢?再说,一个地方,一个村庄,又不便反复滞留,想来,也只好步步向西,走一步算--步了。

3

怕啥,啥就来。宁振武最怕秋雨的袭击,老天偏偏来找麻烦。武工队困在一个无人居住的荒村,已经三天了,秋雨仍泪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夜,秋风如鬼魅般游荡,把秋雨随便地甩打到门窗上,令宁振武久久难眠。

秋月,偶尔露出一点目光,窥探着世间的秘密,转瞬又被阴云遮挡起来。

玲珑鸟站在树下放哨,心情也象浓云一般翻个不停。自从见到娟代荷萍,玲珑鸟的脑海里总是有红头盖——鬼子狞笑的脸——疯新娘的图像叠影。新娘死的太惨了!一想起她,玲珑鸟的心里,就似万根金针穿透!

报仇!这两个字,在玲珑鸟的心中重复过一百遍。但今天,这个雨夜,玲珑鸟联想到报仇二字,仿佛顿悟了新的内涵。

当月光再一次显现时,玲珑鸟已持抢来到窗下。他目露寒光,辗转回动,终于下定决心,手指捅破窗纸,朝屋内窥视。

炕上,娟代荷萍蒙头大睡。旁边的佐纪子,身洒月光,胸褡高耸,睡衣半披,嫩臂微露。

玲珑鸟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他转向房门,轻轻推了推,感觉到里面栓住了。他眉一紧,牙一咬,卸下枪刺,行色诡秘地去拨门拴。

门拴,有点松动。玲珑鸟暗喜,用刀尖向一侧挑动。

他边拨边试着推门,终于,房门露出一道细缝。

玲珑鸟放下步枪和刺刀,蹑手蹑脚走进屋,来到炕前。

佐纪子的臂肩,白白地裸露在玲珑鸟的眼前。玲珑鸟的右手,轻轻地放了上去。

佐纪子紧闭双眼,一动不动。

玲珑鸟的胆子大了起来。右手,落在佐纪子的乳峰上。

佐纪子仍闭目装睡——戏,开场了!我不妨陪你演下去。

玲珑鸟只觉得浑身的热血直往头上冒,兴奋异常。那只手,不由得一阵抖动,随后变成毫无章法地笨拙揉搓。

佐纪子的眼睛紧闭着,但嘴角,却荡起一丝满足的笑意。你果然是鬼!那好,先带你下地狱!

玲珑鸟一直观察着佐纪子脸上的表情,右手,时紧时慢地抓抓松松,不敢深入一步,又似不懂下文。

突然,佐纪子的身子稍稍侧翻。左手,似不经意地按住胸口,碰上了玲珑鸟的手背。

佐纪子似尚在梦里。但,拦挡着的那只手,却像是推又像是引导地带着玲珑鸟游到了自己的腹部。很快,向下滑去。

戏,渐入高潮,即将锣鼓喧天了……

猛地,玲珑鸟听到门外有响动,他忙抽出手,蹿到门口。

他一摸,步枪不在了。

玲珑鸟吓的一激灵,再抬头时,看到宁振武定定站在面前。

宁振武辨清玲珑鸟,一句话也没说,迈步走进屋内。

炕上,主仆二人鼾声有加。

宁振武靠近床头,猛然划亮一根火柴。

娟代荷萍张嘴酣睡。

佐纪子紧闭的眼睑,不易察觉地--紧。

宁振武意味深长地说:“睡得真香!女士们,睡觉要叉牢门,别惊动了好梦!”

说完,他关上房门,走到院外。

玲珑鸟似自己的秘密被揭穿,忐忑不安地尾随宁振武走到老榆树下。

“叭!”一纪耳光落在玲珑鸟的脸上。

宁振武怒不可遏地说:“两个娘们儿,就勾去了你的魂?”

玲珑鸟局促地道:“我……没干啥……”

“这副样子,像个中国人?丢脸! ”

“没……投成……”

“成了,我不毙了你!知道么,皇姑,她在某种意义上讲,代表着整个日本国!”

“我不是奔皇姑。”

“佐纪子也不行!”

“我……想……”

“想什么?先关你紧闭,再好好想……”

玲珑鸟站在原地没动,说:“我想……报复! ”

宁振武回头问:“报复?”

“队长,”玲珑鸟一副豁出去的口吻,说:“实话跟你说,我当过土匪,参加过中央军,就是想报仇哇……”

“我们八路军战士,哪个没有仇?”

“跟我的不一样,”玲珑鸟内心一阵绞痛,说:“迎亲路上,碰到鬼子,新娘被糟踏了……疯了……跳崖了……”

宁振武一时无语。

玲珑鸟的牙,咬得嘎嘎响,说:“这口气,我咽不下!我发过誓:一定要亲手杀死10个鬼子,为我的新娘低命!”

宁振武立马想起山庙里一幕:“那个胖鬼子,是你杀的第十人?”

“没错,”玲珑鸟点点头:“可是见到这两个娘们儿后,我还想到另一种报复办法,报复……就是被你们八路军枪毙了,我也够本……”

宁振武痛苦地理解了玲珑鸟的心情,无言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也知道这样做缺德……可,我咽不下这口气呀!”

宁振武轻声说:“报仇,要讲个报法儿。这样的蠢事情,你可别干啦!”

“行。我听你的! ”

4

五更时分,冬哥和兰丽回到了荒村。

两个人的身上,里里外外全淋透了。见到宁振武,急忙从米袋子里往外掏食物。

宁振武关切地间:“累坏了吧?”

冬哥说:“庄稼人,抗造。怕是兰丽受不了这份罪呢!”

兰丽一脸倦态,强打精神说:“一时半晌死不了。”

宁振武又向冬哥:“情况怎么样? ”

冬哥面色沉重,道:“比原来预料要严重得多。”

“噢?”

“队长,这几天,鬼子昼夜搜查,一个村子也不拉。听老乡说,各村里的伪军全调动起来了,处处设埋伏。听到皇姑消息报信的,给一百大洋。看到皇姑报信的,给一千大洋。帮忙找到皇姑的,给一万大洋。鬼子押下血本了。”

宁振武听得心惊肉跳,转而问:“有家里的消息吗?”

“那倒没有。可我们听说,这阵子,中央军和土匪的各条线索,也都很活跃。”

“哪条路回根据地安全呢?”

冬哥摇摇头,说:“都堵死了。”

宁振武苦苦思考,说:“老憋在这块儿,也不是办法呀!”

“实在不行,”冬哥出主意说:“我看再回泰山。那里山高岭大林子多,跟鬼子打游击!”

宁振武举棋不定,说:“咱倒好办,怕皇姑她们折腾不起呀!”

“话该!”兰丽忿忿地说:“她们不是游泰山来的吗?那就让她们每个岭,每个峰都爬遍了,八辈子也忘不了!”

5

雨,还是没停的样子。宁振武躺在炕上,久久难眠。屋内潮气混杂,鼾声一片,战士们已早入梦乡。

猛然,宁振武似感觉房顶上碎瓦响动,细一听,又没了声响。

宁振武机警地翻身下地,推门察看。

秋雨,带来难眠夜。

荒屋里,佐纪子见娟代荷萍在炕上辗转反侧,知道她也末睡觉,轻声:“夫人,睡不着吧?”

“土炕太硬啦!”娟代荷萍抱怨道。

“不想睡土炕,我倒有个好办法!”佐纪子低声说。

“你有啥法子?这不比在荒山上强多了?”

“夫人,我想,咱得跑出去!”

“往哪跑呀!八路军看的这么紧,寸步不离,咱俩个女人,能跑得了吗?”

“不是咱俩,我一个人跑!”

“你?别瞎想。你跑了,剩下我一个人,昨办呢?”

“夫人,你没注意吗?秋雨下了三四天,八路没挪地方,证明周围肯定有咱们的人,说不定野岛中佐就在附近!”

“不会吧?他要在的话,早来救咱们了。”

“再说,你没注意今晚吃的东西,里面有饼干,罐头?”

“是有。那又怎样?”

“这说明,食品是八路军到附近较大的城镇搞到的,一般乡村不会有。而城镇,没准儿会驻扎着咱们的军队。”

听她一讲,娟代荷萍觉得有道理,问:“所以你想……”

“对!所以我想跑出去找野岛中佐。你跑不行,目标大,八路一定会追。而我跑出去,八路不见得敢撵,只有转移。一转移,不就落到咱们的手里了?”

娟代荷萍拿不定主意,说:“再琢磨琢磨,赶个机会……”

佐纪子语气坚决,说:“机会不会等到的,要争取!”

6

宁振武一到院内,岗哨走近,说:“队长,今晚上的风,刮的有点斜愣!”

宁振武吩咐:“你到房后看看,院里我守着。”

待岗哨走后,宁振武走近正房。

宁振武见窗扇斜搭,伸手取下按紧。又到了门前,用力推了推,确认里面已锁定,放心地转身离开。

他这一推门不要紧,引起了娟代荷萍与佐纪子的警觉。

屋内,主仆停止了对话,紧张地听着门窗的动静。

佐纪子语气怪异,说:“夫人,他又来了。”

“谁?”娟代荷萍不明就里。

“男人。”佐纪子平静地:“男人都这样,躲不过去。反正我也不是童身,由我来应付。”

娟代荷萍曾经最害怕的事情,仿佛即将应验。她不由自主地抱住她,说:“佐纪子,我怕,不让你去!别离开我,跟他讲道理……”

“讲道理? ”佐纪子恨恨道:“他们要讲理,早把咱们放了……”

宁振武正要回房,突听院后轻轻“啊”了一声,他急忙抽出手枪,疾步赶去。

此刻,正房上,一个蒙面夜行者倒挂金钟,吊在房沿。他用手捅破窗纸,说出日语:“夫人,开门!”

已穿衣站在屋内的佐纪子一听日语,知情有变。问:“你是谁?”

蒙面人急促地说:“开门再说!”

娟代荷萍欲下炕,佐纪子阻拦道:“夫人,说定了,一切由我挡着!”

佐纪子刚刚松动门杠,另一蒙面人已闪身撞入。他一见屋内两个人,用汉语问外面的那人:“哪个是?”

佐纪子见其又讲汉语,旋即警惕地说:“我……”

蒙面人并不答话,一步步逼近。

突然,佐纪子听到黑暗中利器的呼啸,急忙一偏身,一件铁物重重砸在肩头。

佐纪子险些摔倒,不由怒骂:“混蛋,强盗!”

外面的夜行者日语道:“别误会,方便!”

屋内的蒙面人,又来拉佐纪子。

佐纪子听不进去,一个扫荡腿,踢倒蒙面人。

蒙面人无故挨打,分外恼火,就地挺立,饿虎扑食般冲向佐纪子。

炕角的娟代荷萍,想喊不敢喊,想帮不敢帮,吓得哆嗦成一团。

佐纪子施展空手道,越战越勇。

蒙面人进退两难,以守为攻。

“快走!”外面的夜行者见有动静,返身上房。

宁振武已跑到正房外,听到屋里动静,正要推门,门却不打自开。

门开处,一圈黑呼呼的东西迎面甩来。宁振武躲闪不及,伸手一接,软软的一团。细看,原来是佐纪子被蒙面人扔出。

宁振武刚刚放下佐纪子,一抬头,蒙面人已扑出,双双撞了个满怀。

蒙面人低声急喝:“决,跟我走!”

宁振武已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没有答话,展开双臂将他抱定。

蒙面人暗暗用力,欲背欲扛。他见对方脚似落地生根,并非女人,预感出了意外。

蒙面人双手抓住宁振武的两臂,狠命一扳,摆脱搂抱。

宁振武倒退几步,拉开架式,抬脚朝面人踢去,正中蒙面人下肢。

蒙面人无奈,捉人未果,逃脱无路,只得被迫地与宁振武对打。

宁振武不便开枪,急于擒住对手,弄个明白。所以,下手既快又狠,拳拳直奔要害。

蒙面人心虚技怯,且战且退,拐向墙角,欲转身逃开。

突然,寒光一闪,蒙面人被房上的那个夜行者甩刀刺中。

蒙面人倒地,一声不吭死去。

“哗啦啦”几声响,房上的夜行者逃离乡院,循人夜幕中。

宁振武追上几步,没见目标,又担心院内情况,急忙跑回来。

此时玲珑鸟等人也从另一房屋内跑来。

宁振武走到蒙面人前,划亮火柴,照在他的头部——一个地道的中国人。

玲珑鸟撕去面罩,惊叫:“他?花脸虎的人!”

“噢?”宁振武似意料之中又意料之外,说:“土匪的行动真快!”

宁振武又叫过佐纪子,问:“纪子小姐,几个捣乱的土匪,让你们受惊了!”

佐纪子言不由衷道:“土匪?土匪会讲日语?”

宁振武马上猜到逃循者的身份,不禁后怕万分,脸色惧变。

兰丽已从屋里走出,说:“队长,皇姑没啥事!”

宁振武对佐纪子说:“纪子小姐,你可以回房间休息了。”

佐纪子走后,宁振武对兰丽说:“小兰,给你一个新任务,今后宿营,你和皇姑睡在一起……”

兰丽反感地说:“你怎么不和她……”自知不妥,仍抗拒地:“净花点子,指手划脚乱指挥!”

宁振武打断她的话,严厉地说:“兰丽,记住,你在武工队一天,必须服从我的领导一天!拿皇姑比,你算不上贵小姐!”

兰丽反驳道:“队长,你少讽刺人……”

“哪是讽刺呀!”玲珑鸟挑动般说:“队长抬举你,听不出来了?”

兰丽的气,果然升涨,道:“队长,你,把话说明白……”

“算了!”宁振武不想争执下去,对众人说:“从形势上分析,鬼子已与土匪联手了。哨兵的被杀,鬼子的逃走,证明我们的处境很不妙!”

兰丽只得消下气,静听队长布置任务。

“我决定,”宁振武态度明确,说:“抄近路返回泰山,跟鬼子周旋。”

“好!”众人齐声赞同。

“立即出发!”宁振武不敢拖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