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的主要战役(六)

桂南会战


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11月至1940年2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广西省南部地区对日军的防御战役。


南宁位于邕江与桂越公路之交点,是控制国际交通线的战略重镇。日军为截断越南河内至南宁的西南国际补给线,并夺取向中国内地实施航空作战之基地,决定攻取南宁。针对日军的意图,桂林行营主任白崇禧决定集中兵力,重点守备战略要点,以确保西南国际交通线。


11月15日,日军第21军司令官安藤利吉指挥第5师团、台湾混成旅团,在海军协助下,于广西省钦州湾强袭登陆。中国守军第46军新编第19师顽强抗击,终因寡不敌众,弃守防城,退守钦县(今钦州)阵地。17日,日军攻占钦县,随即分兵3路北上直趋南宁;连陷大直墟、稔子坪、久隆、小董等,21日进抵邕江南岸。


为阻挡日军进攻南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电令白崇禧“固守南宁”;同时电令第5军及第36军、第99军等增援桂南,向南宁、宜山、柳州集中。22日午刻,日军在火炮、飞机支援下,强渡邕江,直攻南宁。中国守军由于城防配置尚未完成,仓促应战,未能阻止日军渡江。24日,日军主力渡江后分由东、西向南宁、二塘、凤山攻击,并围攻南宁。中国守军第135、第170、第200师经过奋勇抵抗,反复冲杀后,被迫向邕武路三塘、高峰隘退却,南宁失陷。12月4日,日军攻占南宁东北处的军事要地昆仑关。10日,日军向邕钦路(南宁至钦州)以东之第46军进攻。守军利用丘陵高地顽强抵抗。13日,日军抽调兵力进攻龙州,遂退回邕钦路。中日两军在高峰隘、昆仑关一带形成对峙局面。


为收复南宁,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从湖南、广东、江西方面抽调14个师、100架飞机,计15万人向桂南集结。18日,中国军队分东、西、北3路对日军实行反攻。东路军第46军及挺进第3纵队和第66军在日军后方破坏交通、袭扰打击和牵制日军行动;西路军第1纵队和第2纵队向高峰隘攻击,并袭击吴村墟、大塘等地之,日军,协同北路军围歼昆仑关之日军,尔后围攻南宁。19日,中国军队克复绥渌、山墟,并对越绥渌西进之日军进行追歼,以主力在绥渌附近伏击回撤之日军,战至29日,攻克苏墟结束战斗。北路军以第5军和第99军围歼昆仑关之日军。12月18日拂晓,第5军荣誉第1师在战车和炮火支援下,对昆仑关发动猛烈攻击,切断了日军南宁至昆仑关补给线,日军增援部队均遭截击。双方激战10余日,伤亡惨重。31日,中国军队克复昆仑关及东西两侧高地,将日军第5师团之第21旅团大部歼灭(参见昆仑关战役)。


1940年1月初,中国军队第5军乘胜追击向九塘溃退之日军,一举攻克了战略要点441高地和九塘。7日,日军第21军从广东抽调第18师团、近卫师团1个旅团等增援桂南;22日,日军安藤利吉司令官从广州到达南宁指挥作战。28日,日军近卫旅团和第18师团经甘棠向宾阳迂回攻击;第5师团及台湾旅团对高峰隘、昆仑关一线攻击。中国军队在第4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下虽经奋勇作战,但由于第38集团军司令部被日军飞机炸毁,联络中断,被迫撤退。2月2日,宾阳失陷。3日,昆仑关等地再次被日军攻陷。8日,武呜陷落。桂南日军深入作战,战线延长,补给困难,并受到中国军队不断袭扰,被迫收缩战线。9日,第18师团陆续由钦县及龙门港乘军舰返回粤北。中国军队乘机追击,14日,再次克复昆仑关,并进至五塘等地。日军固守南宁外围,在四塘、高峰隘、蒲庙之线与中国军队形成对峙。会战结束。


第三次长沙会战


1941年(民国三十年)12月至1942年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9战区部队在湖南省新墙河至浏阳河之间地区抗击日军第11军进攻的防御战役。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当日,日军第23军为策应香港及南洋方面作战,在司令官阿南惟畿指挥下,由新墙河北岸向泪水之线攻击,牵制中国军队,勿使其南下广东。中国第9战区部队在司令长官薛岳指挥下,决心以主力使用于湘北方面,诱日军主力至浏阳河、捞刀河之间,以反击歼灭之。


日军第11军于23日前集结于新墙河以北地区,其第6师团和第40师团推进至新墙河北岸进攻出发阵地。24日傍晚,日军第6、第40师团渡过新墙河发起攻击。25日,其第3师团也渡河攻击前进。在该地防守的中国第9战区第20、第58军逐次迟滞日军的进攻,并逐次向东侧山地转移,以诱日军深入。26日,日军到达汨罗江北岸。27日,日军强渡汨罗江,猛攻当面中国守军阵地。


中国第99、第37军依然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逐次抵抗。至31日,日军已进展至三姐桥、福临铺、金井一线。日军在汨罗江以南取得进展后,判断长沙方面中国军队兵力薄弱,故决定扩大战果,迅速攻取长沙,并令各师团向长沙急进。据此,中国第9战区决心以第10军固守长沙,顿挫日军进攻,其余各部以长沙为目标,从南、东、北三面围攻进攻长沙的日军。


1942年1月1日凌晨,日军第3师团从槊梨市及东山附近渡过浏阳河。2日,日军第6师团也由架梨市渡浏阳河。该两师团日军紧密配合向长沙守军发起猛烈进攻。中国军队坚守阵地,与之反复争夺,屡挫日军攻势。战至4日,日军进攻毫无进展,且伤亡惨重,补给困难。


此时,中国军队之包围兵团已分别到达指定位置,原守汨罗江、新墙河各军切断了日军退路,形成对日军的合围态势。在此形势下,日军于4日夜开始撤退,第6师团退向架梨市;第3师团刚准备脱离长沙战场即遭中国军队截击,被迫向第6师团靠拢、在槊梨市附近渡过浏阳河。7日,第3、第6师团退至捞刀河北岸;第40师团向学士桥退却。8日,第6师团在福临铺方向连遭中国军队围攻,伤亡甚众,在第3师团救援下才突出重围。12日,日军冲破中国军队拦阻,退过汨罗江北岸;15日,退过新墙河,固守原阵地,至16日恢复原态势。此次会战,历时20余日。中国军队伤亡3.1万余人。日军伤亡56944人,被俘139名。但据日方资料为6000余人。


点评:此战,中国军队采用逐次抗击,诱敌深入,坚守长沙核心阵地,合围聚歼,动员敌后军民破坏日军补给线等战法,取得长沙会战胜利。第三次长沙会战太平洋战争开始后盟国的第一次大捷,引起了国际上的强烈反响。


常德会战


1943年(民国三十二年)11月至1944年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6战区部队在湖南西北部常德地区对日军第11军进行的防御战役。


1943年夏,日军中国派遣军为策应其南方军的作战,打击中国军队的抗战意志,牵制中国军队向滇缅方面使用兵力,集中约5个师团、4个支队共8万余人的兵力和130余架飞机,在第11军司令官横山勇的指挥下,对常德地区的中国军队发动进攻。第6战区在第9、第5战区配合下,集中28个师约19.4万多人、飞机100余架,在第6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统一指挥下,进行防御。


11月1日夜,日军第39师团主力附古贺支队、第13师团等部,从沙市到石首一线西渡长江,攻击守军第6战区第10集团军5个师的正面;日军第116师团、第68师团附户田支队及伪军向第6战区第29集团军6个师及第9战区第92师左翼正面进攻。至5日,守军予日军以阻击消耗后,第10集团军转移至聂家河、棉马城、暖水街、王家场一线阵地,并以暖水街为中心,奋力阻击日军前进;第29集团军转移至永河镇、新马头、安乡一线;第92师退守狗头洲附近。日军除留一部于宜都、棉马城、暖水街一线掩护其北侧背外,主力向南转移;第10集团军即转移攻势侧击日军。21日,第79军第194师进抵桐子溪一带,第98师进出于柳溪口北岸、东岳关地区,暂编第6师向桐子溪急进。与此同时,第73军由石门向慈利以西突围,第44军向太浮山、太阳山、羊毛滩一带转移。第74军第51、第58师在慈利南北占领阵地,第57师附第188团守备常德附近地区,第100军由浏阳来援,其先头第19师到达漆家河,在黄石市南岸占领阵地。到21日,日军第13师团向慈利的第74军攻击,佐佐木支队迂回到该军左侧龙潭河附近。日军第3师团进击漆家河以东配合其空降部队袭取桃源,并向常德南面突进,截断守军后方交通线;日军第116师团、第68师团进出于常德附近地区,向第57师攻击。守军江防第18军已由熊渡渡河。22日,第10集团军各部分别向王家场、仁和坪、石门进攻,并西渡澧水,向慈利东南攻击日军侧背;第29集团军各部在道水、黄石河地区抗击日军,除以一部留置太浮山、太阳山外,军部退至黄石河南岸地区与第100军转取攻势。此时,第74军的第57师在常德郊区给日军重大杀伤后退守城垣。到25日,常德陷于四面包围之中。


江防第18军袭取刘家场后,沿澧水北岸推进至澧县附近,攻克新安,渡过澧水,进抵石门以南地区,随后向河口转移。第9战区第10军渡过资水向常德急进,欧震兵团9个团由修水、分宜一带来援。第10、第29集团军分向石门、慈利、龙潭河、桃源一带的日军围攻,进至热水坑、九溪、河湫附近,并一度占领石门、澧县、临澧。第57师据常德城抗击,日军由东、北两门突入城内,双方展开逐屋逐巷的战斗。第10军第3师突入德山,一部突入沅江南岸的南站,主力在肖家冲、谢家铺一带向日军第3、第68师团猛攻,双方伤亡惨重。第5、第9、第6战区部队于江北方面的策应作战,给日军以打击。中美空军配合地面部队作战歼灭日军。至12月9日,第9战区欧震兵团由常德东西两面击破日军,攻入城内。日军开始退却,守军转入追击作战。


第10集团军各部击破当面日军,到14日分别进抵聂家河、仁和坪、赤溪坪、子良坪、暖水街、易家渡、龙口峪、范家咀一线;第29集团军各部击破当面日军,到13日进至太浮山、常德、临澧、金鸡山、陬市一线;第9战区部队除以一部守备常德城外,主力击破当面日军后,到16日分别进至新洲、渡口、安乡、涂家湖、南县一线。19日,日军终因补给困难,开始由澧水一线退却,守军又发起全线追击。第10集团军第66军自20日至25日,先后光复仁和坪、百里洲、米积台;江防第18军于20日在卸甲坪伏击由仁和坪附近东退的日军,到25日先后收复暖水街、王家场、西斋、公安等地,并以一部尾追日军。此时,第10集团军恢复战前态势;第29集团军在澧水以南地区遭遇日军顽强抵抗,激战至20日,日军向藕池方向撤退。到25日,先后收复澧县、津市,并于26日恢复虎渡东、西两河中间地区的原阵地。27日,第10、第29集团军奉命乘胜收复长江右岸、惋市、藕池口等要点,于30日开始攻击当面的日军。到1944年1月5日,中国军队奉命停止攻击,战役乃告结束。此次会战,日军死伤:25718人,毙伤和缴获战马共1384,击落敌机四十五架,击毁敌汽车75辆,击沉、击伤敌舟艇122艘。


滇湎路战役


1942年(民国三十一年)3月至9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远征军在云南省西南部、缅甸•、泰国西北部和印度东北部地区,对日军第15军进行的防御战役。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中国同苏、美、英及东南亚、大洋洲各国结成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是年1月,在美、英两国建议下,设立中国战区(最初包括中国、泰国、越南和缅甸北部)统帅部,3月,日军进攻缅甸(时为英国殖民地),英国守军告急。中国以陆军第5、第6、第66军为主共10万余人组成中国远征军第1路,在司令长官罗卓英指挥下,进入缅甸与盟军并肩作战。


8日,日军第15军在司令官饭田祥二郎指挥下登陆仰光,分路北进。一路以第33师团由仰光沿伊洛瓦底江东岸进攻卑缪:一路以第55师团由勃固向仰曼铁路北犯东吁、彬文那,企图切断中国西南国际交通线。


18日,日军第55师团先头部队在彪关以南与第5军警戒部队接触。第5军骑兵团给日军以奇袭后转移至鄂克春地区。接着日军又发起进攻,经激烈战斗,鄂克春失陷。日军继续向东吁进攻,与第5军第200师发生激战,双方均有重大伤亡。日军一部向右翼迂回,第200师向北转移。此时,第5军新编第22师由黎达誓方向反击,给日军以重大杀伤,双方在斯瓦河畔对峙。4月11日,日军第55师团和增援第18师团各一部向黎达誓进攻,经激烈战斗,新编第22师逐次转移至彬文那。日军进犯彬文那地区,被第5军第96师击退。后因右翼英军后撤,阵地突出,第5军各部放弃彬文那向密铁拉、敏建方向转移。16日,日军第33师团在突破英军阵地后,将英缅军第1师及战车营一部包围于仁安羌以北地区。第66军新编第38师一部驰援,与日军鏖战两昼夜,击毙日军1000余人。


日军攻陷东吁后,以第56师团分向毛奇、雅多进攻。第6军先后在毛奇、垒固、和榜、雷列姆地区阻击日军,并在萨尔温江以东的缅泰边境地区,对日军进行作战后回国。第200师在和榜地区阻击日军北犯,并克复东枝。在转移途中与日军发生激战,师长戴安澜受重伤后牺牲。此后第200师、第96师经腾冲、维西向怒江东岸转移。第5军直属部队、新编第22、第38师经太洛、新平洋转移至印度东北边境雷多地区。


日军于24日攻陷雷列姆后,旋即分两路向腊戍突进,第66军逐次回援,节节失利,日军直向中国国境逼进。此后,退回滇西的远征军与滇西第11集团军各一部在龙陵、腾冲地区对日军实施反击,以一部进入日军后方游击,主力逐次退回怒江东岸,与日军隔江对峙。至9月16日,战役结束。


点评:此战,远征军经一个多月作战,在保卫东吁、解救英军诸战中,英勇顽强为世人所赞誉。但由于出国时机过晚,盟军作战缺少协同,多头指挥等原因,使远征军始终处于被动态势,未能达成战役企图。


豫湘桂战役


1944年4月17日至12月10日,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河南、湖南、广西等地抗击日军进攻的作战。


1943年,同盟国反法西斯战争转入战略反攻和进攻,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屡遭失败,使南洋(东南亚)各地军队的海上交通线受到威胁。日本大本营为保持本土与南洋的联系,决定打通从中国东北直到越南的大陆交通线,同时摧毁沿线地区的中美空军基地,以保护本土和东海海上交通安全,遂令中国派遣军使用累计约51万兵力,发动打通大陆交通线的作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以共约100万兵力进行抗击。


豫中会战 1944年4月,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指挥第12集团军共5个师又3个旅、1个飞行团(飞机168架)、第1集团军和方面军直属部队各一部,共14.8万余人,在第11、第13集团军各一部配合下,以攻占平汉铁路(北京一汉口)南段为目标,向郑县(郑州)、洛阳地区发动进攻。中国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蒋鼎文指挥8个集团军1个兵团共17个军约40万人,在第八战区和空军(飞机156架)各一部支援下,以第28集团军依托黄河南岸既设河防阵地抗击日军;第4集团军在河南汜水县(今并入荥阳)、密县(今新密)间山区构成防御地带,进行坚守防御;第31集团军集结于禹县(今禹州)、襄城、临汝(今汝州)地区,待机歼敌。18日,日军第37师配属独立混成第7旅从中牟新黄河(今贾鲁河)东岸向第28集团军暂编第15军河防阵地发起攻击。19日,日军第110、第62师由郑州黄河铁桥南端向第28集团军第85军邙山头阵地发起攻击。突破阵地后,至23日相继攻陷郑州、新郑、尉氏、汜水、密县。25日,日军第13集团军以2个旅由安徽正阳关、凤台攻向阜阳,作出向河南漯河进攻态势,以牵制豫东守军,打通平汉铁路后撤回。30日,日军第12集团军以3个师又2个旅向许昌发起攻击。守城的新编第29师抗击至5月1日失守。日军第12集团军旋以一部沿平汉铁路南进,主力转向西进,寻找第一战区主力决战。第31、第4集团军予日军以打击后,于5、6日分别撤往伏牛山、韩城。至9日,西进日军攻抵龙门附近。随即以一部进逼洛阳,大部向伊河、洛河河谷进攻。同日,由许昌南进之日军第27师,与由信阳附近北上之第11集团军宫下兵团(相当于旅)在确山会师,打通平汉铁路南段。同日晚,日军第1集团军以8个营从山西垣曲(今古城镇)强渡黄河,攻占河南英豪、渑池后,沿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东西分进。至14日,与西进日军击退第36集团军和刘戡兵团,包围洛阳。18日,日军菊兵团(第63师一部)攻击洛阳,守军第15军配属第94师依托城防工程,顽强抗击一昼夜,使敌攻击受挫。华北方面军令第12集团军司令官指挥第110师一部、坦克第3师主力、骑兵第4旅和菊兵团攻击洛阳。守军孤军奋战至25日分路突围,洛阳失守。在日军第12集团军主力西进后,第五战区第55军、第十战区豫南挺进军等部,向平汉铁路南段实施袭击,一度收复确山、漯河等地,以牵制日军。6月2日,第一战区主力、第八战区一部发起反击,战至中旬,将日军逐至陕县、洛宁、嵩县、鲁山一线,双方对峙,会战结束。


长衡会战 1944年5月,日军第11集团军司令官横山勇指挥8个师、1个飞行团和海军一部,共20余万人,以攻占湘桂铁路(衡阳-来宾)为目标,向长沙、衡阳地区进攻。中国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4个集团军(共15个军)另2个军共约40万人,在空军(飞机181架)、友邻战区支援下,以一部依托湖北通城东南山区、湖南新墙河南岸、沅江和益阳地区的既设阵地,节节抗击,消耗、迟滞日军;主力分别控制于浏阳、长沙、衡阳及宁乡等要地,相机歼敌。27日,日军以5个师由湖南华容、岳阳、湖北崇阳沿湘江两岸和湘赣边山区分三路发起攻击,以3个师集结于湖北监利、蒲圻待机。另以1个团又5个营进至江陵以南松滋河沿岸进行牵制,以掩护军右翼。防守新墙河的第20军予日军中路第68、第116师以持续抗击后,转至湖南平江以东山区待机。防守崇阳东南山区的第72军、挺进纵队对日军左路第3、第13师逐次阻击,迟滞其行动。防守益阳的第73军抗击日军右路第40师。6月1日,日军中、左路强渡汨罗江,突破河防阵地后,分路向捞刀河、浏阳河进攻。守军第37军采取边抵抗边后撤的战法,撤至浏阳附近山区待机。至14日,日军相继攻占沅江、益阳、浏阳。16日,日军第34、第58师、第68师一部攻击长沙城区。第4军坚守至18日下午,伤亡殆尽,长沙失陷。第九战区为阻敌深入,保卫衡阳,从20日起向日军发起反击,至27日,将日军左、右路分别阻滞于醴陵、湘乡;对日军中路在渌口、衡山间虽给以打击,但未能阻止其南进。28日,日军第68、第116师攻击衡阳。守军第10军(4个师)依托工事以正面和侧面火力掩护,连续实施反冲击,战至7月2日,予敌以重创,迫其停止攻击。11日,日军第68、第116师得到增补后,以15个步兵营、12个炮兵营第二次攻击衡阳。守军以固守阵地与机动防御相结合,加强阵地间的互相支援,实施短促近战和反冲击,战至20日,迫敌再次停止攻击。其间,被阻滞于湘东山区的日军第3师先后在醴陵、茶陵、安仁遭重创。后在第27、第34师和第13师一部支援下,战至月底,始突破围阻。8月4日,日军第11集团军集中4个师第三次攻击衡阳。守军抗击至8日,伤亡惨重,且孤军无援,被迫放下武器,衡阳陷落。会战结束。


桂柳会战 1944年8月,日军侵占湖南衡阳后,为准备进占广西桂林、柳州,以第11集团军6个师又1个旅,于29日由衡阳沿铁路向湘桂边界推进;以第23集团军2个师又1个独立混成旅,于9月6日由广东清远等地沿西江向广西梧州进攻,另1个独立混成旅由广东遂溪向广西容县进攻。10日,第6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奉命指挥第11、第23集团军、第2飞行团(飞机约150架)和第2遣华舰队一部,共约16万人,在南方军一部配合下,以打通桂越(南)公路为目标,向桂林、柳州进攻。中国第四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指挥9个军、2个桂绥纵队、空军一部(飞机217架),共约20万人,在黔桂湘边区总司令部的3个军支援下,以分区防御抗击日军。14日,日军第11集团军攻占全州,随后调整部署,准备攻击桂林。22日,日军第23集团军陷梧州,至10月11日相继攻占平南、丹竹和桂平、蒙圩。第四战区鉴于全州地区日军尚无行动,遂调整部署,将所部编组为桂林、荔浦、西江3个方面军,南宁、靖西2个指挥所,以大部兵力固守桂林,集中一部兵力先击破西江方面之敌。21日,第64军配属桂绥第1纵队向进占桂平、蒙圩之日军独立混成第23旅实施反击;另以第135师等部向平南、丹竹攻击,策应反击。战至28日,日军第23集团军主力逼近武宣,中国军队遂停止反击退守武宣。与此同时,日军第11集团军突破桂林、荔浦方面军的防御阵地,主力于11月4日进抵桂林城郊;一部向柳州进攻。7日第四战区将3个方面军编组为左、中、右兵团,集中兵力保卫桂、柳。9日,日军第40、第58、第37师和第34师一部,向桂林城发起总攻。同日,日军第23集团军第104师、第11集团军第3、第13师突破中央兵团的防御阵地,攻向柳州。11日,防守桂林城区的第31军大部牺牲,小部突出重围,桂林陷落;坚守柳州城区的第26军伤亡过半,奉命撤离,柳州失守。随后,日军第3、第13师沿黔桂铁路(都匀-柳州)向西北进攻;第23集团军沿柳邕公路(柳州-南宁)向西南进攻,24日占南宁。28日,日军南方军第21师一部从越南突入中国,向广西绥渌(今属扶绥)进攻。至此,从中国东北直至越南河内的大陆交通线,终于被日本侵略者打通。国民党军溃退入贵州。日军以3000余人的兵力沿黔桂公路追击,如入无人之境。沿黔桂铁路进攻的日军至12月2日攻至贵州独山,逼近四川,震动重庆。在遭到黔桂湘边区总司令部部队的反击,撤回广西河池。10日,日军第21师与第22师各一部在绥渌会合。至此,大陆交通线全部打通。中旬,双方逐渐形成对峙,会战结束。


点评:此战持续近8个月,国民党军损失兵力五六十万人,丢弃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贵州等省的大部或一部,使20余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沦丧敌手,6000余万同胞处于日军铁蹄蹂躏之下。在这次大溃败中,中国人民生命财产所受的损失是无法统计的。河南损失88家工厂;湘桂粤3省的工厂占大后方工厂的三分之一,全部落入敌手;湖南著名的钨、锑等重要战略物资,全被日军攫夺;豫湘桂是重要农业地区,也被日军掌握。日军所到之处残暴地烧杀抢掠,仅萍乡一地,被杀害者1.9万余人,被虏者2万余人,妇女被侮辱者6000余人,房屋被毁700余间,农具被毁值4700余万元,米谷被劫5万余担,棉花被劫9500余担。战争中几十万难民颠沛流离,每天数百人死于疾病冻饿。豫湘桂战役的大溃退是抗战以来国民党正面战场的第二次大溃退,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由于战略指导失误,战役指挥失当,加之国民党政府长期执行避战、观战政策,致使豫、湘、桂大片国土被占,空军基地、场站被毁。使部队大部丧失抵抗信心和战斗力其军事上的溃败,也是其政治上腐败的表现。日军尽管达成作战企图,却无力保障大陆交通线畅通,也未能阻挡美机空袭日本本土。由于分散了兵力,为中国军队反攻提供了条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