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期间国民党军队的主要战役(三)

zhang8312a 收藏 0 1965
导读:淞沪会战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8月至1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上海地区对日军进行的大规模的战略性防御战役。 是年7月底,日军占领平,津地区(参见平津作战)后,即以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展开对中国内地大规模进攻,重点指向华北。中国政府军事当局为了牵制华北日军的进攻,并准备抗击日军向上海的登陆作战,采取“先发制敌”的方针,首先围攻驻沪日军,会战从此展开。会战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年8月13日至9月17日

淞沪会战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8月至11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上海地区对日军进行的大规模的战略性防御战役。


是年7月底,日军占领平,津地区(参见平津作战)后,即以速战速决的战略方针,展开对中国内地大规模进攻,重点指向华北。中国政府军事当局为了牵制华北日军的进攻,并准备抗击日军向上海的登陆作战,采取“先发制敌”的方针,首先围攻驻沪日军,会战从此展开。会战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年8月13日至9月17日,中国军队向驻上海日军发起攻击并抗击日军增援部队的登陆。


13日,中、日两军在上海市区发生小规模冲突。当日晚,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将淞沪警备司令部所属部队编为第9集团军,张治中为总司令,并命令该集团军于翌日向日军发动进攻。同时命令空军协同地面作战,担任要地防空。14日上午,中国空军首先向停舶在黄浦江上的日军第3舰艇和汇山码头;日海军司令部、公大纱厂等处日军发动攻击,炸伤旗舰"出云"号,第4驱逐机大队击落袭击杭州笕桥机场的日机3架,击伤1架(参见杭州空战);陆军于当日下午向虹口和杨树浦日军发动围攻。15~16日,中国空军在京沪杭上空共击落日机40余架。17日,中国海军派出鱼雷快艇驶至上海外滩再次击伤"出云"号。第9集团军从15日起,向日军发起多次围攻,第87师攻占日本海军俱乐部,第88师冲入日本坟山阵地,后受阻。19日,从西安调来的第36师投入战斗,于21日攻入汇山码头,严重威胁日本海军陆战队。15日,日军统帅部下令组建上海派遣军司令部,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下辖第3、第11师2个师团和特种兵一部,由日本国内增援上海作战。中国于8月20日亦组成第3战区司令长官部,以冯玉祥为司令长官,顾祝同任副司令长官,陈诚为前敌总指挥,将战区所辖防区划分为淞沪围攻区(部队为张治中部第9集团军)和长江南岸(部队为第54军)、长江北岸(部队为第111师)、杭州湾北岸(部队为张发奎部第8集团军)、浙东等4个守备区(部队为刘建绪部第10集团军),以上4个守备区负责封锁压制日军登陆部队。由于日军增援部队于23日晨在铁路码头和川沙镇以北地区强行登陆。第三战区临时将长江南岸各守备部队编组为第15集团军,由陈诚兼总司令,又抽调3个军予以加强。日军第3师第一梯队在张华浜附近登陆时,遭到张治中部警察总队顽强抵抗。第3师主力登陆后,警察总队不支,撤至南泗塘河西岸据守,张治中组织第87、第36师反击,挫败其进攻,双方于25日隔河对峙。日军第11师第一梯队23日在川沙口和石洞口地段登陆,时第15集团军刚编成,部队未到指定位置,日军迅即攻占狮子林炮台、月浦和罗店,继分向浏河、宝山进攻。下午陈诚所部先后赶到,第18军协同第54军实施反击,当晚收复罗店,次日收复宝山、狮子林和月浦。25日,日军第11师后续梯队登陆,第15集团军反击受阻。双方于狮子林、月浦、新镇、罗店至浏河口一线形成对峙。松井石根为连接和扩大两个师的登陆场,9月1日以第11、第3师各一部从狮子林和吴淞两面夹击宝山。守备宝山的第18军姚子青营击退日军多次进攻,顽强坚守至7日,日军以战车堵击城门,集中海陆空火力轰击,全城燃起烈火,该营官兵全部壮烈牺牲。战至10日,日军将两块登陆场连成一片。第15集团军予敌重大杀伤后,部队严重减员,13日奉命撤出月浦、杨行、新镇等阵地;第9集团军则奉命放弃宁沪铁路(南京-上海)以东的大部地区。至9月17日,中国军队被迫撤至北站、江湾、庙行、罗店、浏河一线,与日军对峙。


第二阶段,9月17日至11月4日,日军再次增兵,中国军队全线转入防御。


日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虽然占领了淞沪间滩头阵地,但伤亡甚重,因此决定继续由国内增派第9、第13、第101三个师团及特种兵一部的重藤支队(台湾旅)到上海作战。中国军队于21日也调整了部署,第3战区由蒋介石兼司令长官,划黄浦江以西、蕴藻浜以南为中央作战地区,朱绍良为总司令,下辖第9集团军和另2个师;左翼军以第15集团军和第19集团军(新增援的部队)编成,陈诚为总司令;右翼军以第8集团军(原杭州湾北岸守备区部队编成)、第10集团军(由湖南调来)编成,张发奎为总司令。全线部队与日军展开激烈战斗。从22日到10月1日,日军由国内增援的部队陆续在淞沪地区登陆。23日,日军集中兵力在罗店方面发起进攻。中国守军左翼军两次调整部署,于10月3日拂晓前转移至蕴藻浜右岸亘陈家行、杨泾河西岸、浏河镇之线。从4日开始,日军以大场镇为目标发起攻击。其主力两个师团猛攻蕴藻浜南岸中国左翼军和中央军左翼阵地。中央守军侧后受到严重威胁。第3战区即令由后方增援的第22集团军加入该方面作战。经10余日反复争夺与激战,左翼军伤亡甚重。15日,日军突过蕴藻浜深入守军阵地约5公里。蒋介石急调第21集团军10个师加入中央军序列,以其3个师从大场附近向南路日军反击,另以左翼军4个团在广福南侧向北路日军反击,均未突破日军阵地。22日,日军集中第3、第13、第101师进攻第21集团军,在庙行和陈家行之间突破守军阵地。24日,日军集中主力一部猛攻大场镇。守军与日军苦战3日,阵地大部被毁,该镇于26日失守。苏州河北岸的中央军腹背受敌,于27日放弃北站、江湾间阵地,转移至苏州河南岸。第88师第524团团附谢晋元,率第1营官兵继续坚守苏州河北岸的四行仓库,孤军奋战四昼夜,于31日奉命退入公共租界。左翼军也转移至姚家渡到唐河桥一线。日军随即进至苏州河沿岸。由于正面战线逐渐缩小,第3战区决定撤消中央军,军队划分为左、右两作战军,左翼归陈诚指挥,右翼归张发奎指挥。左、右翼各3个集团军,继续与进攻日军作战。


第三阶段,11月5日至11日,日军后援部队在杭州湾登陆,中国守军由淞沪地区全线撤退。


在两军作战处于胶着状态,进攻十分困难之际,日军大本营10月初决定将侵华战争主要进攻方向从华北转向上海方面,急从国内、华北、东北抽调3个师团于20日组成第10军在杭州湾登陆,迂回上海,协同淞沪地区日军作战。5日拂晓,日军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率第6、第18、第114师及国崎支队(第5师第9旅),突然在杭州湾的全公亭、金山卫间登陆,策应上海派遣军实施迂回包围。当时杭州湾北岸的守军,大部已调去支援上海市区作战,只有第63师的少数部队守备,猝不及防。日军占领沿海地段后,迅以第6师进攻松江和闵行,以第18师进攻金山和广陈。中国第8集团军急调第62、第79师分别阻击日军第6、第18师,因行动迟缓,致日军迅速进入黄浦江一线。日军6日占金山。7日,日军上海派遣军和第10军合编为华中方面军,松井石根为司令官。企图对上海守军迅速达成合围。战局急转直下,8日晚,第3战区根据苏州河南岸战况逆转,松江方面更为危急的情况,决心令左、右两翼作战军向吴县、福山线国防阵地转移。9日下午8时,战区各部队开始转移。11日晚,市区守军全部撤退,南市守军千余人被日军隔绝,撤入法国租界。上海市区沦陷,战役结束。



点评:此战历时3个月,中国军队虽多,但分散在各自防区死打硬拼,注重正面防御,忽视侧翼安全;日军装备优良,采取正面强攻战术,却屡遭挫败,后改从侧后登陆,迂回成功。日军参战兵力达9个师20余万,伤亡4万多;中国军队有60余万兵力投入作战,伤亡16万余人。淞沪守军浴血奋战,使日军被迫转移战略主攻方向,打破其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迷梦,为中国沿海工业的内迁赢得了时间,激发了中国军民的抗战热忱。


南京战役


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12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队在江苏省南京抵抗日军进攻的战役。


11月中旬,日本华中方面军在司令官松井石根指挥下,分三路向南京进攻。其第,11、第13、第16师团沿京沪铁路,(南京至上海)第3、第9师团经苏州、金坛西进。第10军沿太湖南岸进攻,其第114师团经宜兴、溧阳,第6师团经广德直指南京,第18师团经广德直趋芜湖。中国政府在此情况下,于20日发表迁都宣言,将政府机关迁抵重庆(部分军政机关留武汉、长沙办公)。24日,军事委员会任命唐生智为南京卫戍司令长官,指挥第2军团、第66、第7l、第72、第74、第78、第83军等部队约10万人保卫南京;25日,又决定成立第7战区,以刘湘为司令长官,指挥第23集团军和由淞沪前线撤退下来的第8、第15集团军,在长江下游沿岸布防。由淞沪前线撤退下来的第3战区部队,在顾祝同指挥下于皖南地区策应保卫南京作战。12月初,各路日军进迫南京外围。南京卫戍部队以江宁镇、牛首山、淳化镇、汤山、龙潭一线为正面阵地;板桥至淳化一线,孟塘至龙潭一线为防御主阵地;雨花台、紫金山、乌龙山、幕府山、及南京城垣为防御复廓阵地。5日,日军开始攻击守军主阵地。至8日,日军分别占领南京东郊的汤山、半边山,南郊的湖熟、淳化和秣陵关,西南郊的板桥、大胜关。守军主阵地各部队撤退。日军接踵追击,迅速进至复廓阵地之前。9日,日军发出通牒劝告守军投降,遭到拒绝。松井石根于10日13时下令攻城。其第16师团攻击紫金山及其两侧地区。在此地防守的中国教导总队战至16时,退守遗族学校、中山陵及第一峰。日军第16师团继续攻击,至12日占领紫金山。日军第9师团于9日进抵光华门,10日攻击城东郊守军,12日逼进城垣,被护城河水所阻,暂停攻击,作渡河准备。日军第114师团和第6师团向雨花台方面守军第74军阵地攻击。守军逐次向水西门撤退,战至12日16时,守军伤亡过大,形成溃乱。日军占领雨花台,并攻占中华门一段城墙。雨花台及中山门城墙被日军炮火击毁多处。守城各军闻雨花台失守,相继向城内撤退。退入城内的第88师和第87师经中山路北撤,拟出挹江门,中途为特务队及第36师所阻,秩序大乱。在此情况下,唐生智于12日17时决定部队突围,一部突出重围转向浙皖边境,一部乘船或泅水渡江外,大部阵亡。13日,日军进入南京,另以一部渡江占领浦口。


点评:此战,中国军队以10万之众浴血奋战,英勇地反击了日本侵略军。


但日军以8个师的兵力分兵进逼,使守军处于三面被围。背水一战的不利地位,再加上军事当局在组织指挥上采取消极防御,使守军处处设防被动挨打,最后决定突围又未拟定周密计划,致使大量部队团于城内,惨遭日军杀戮。作战中,中国军队伤亡约5万余人。


台儿庄战役


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3月至4月,在抗日战争徐州会战中,中国第5战区部队在山东省南部台儿庄及其附近地区对日军第2军所部进行的作战.


日军第10师团濑谷支队攻占滕县和临城后,于3月19日占峄县。23日,濑谷支队以步兵1个大队,炮兵、装甲各1个中队组成沂州支队,由临城向临沂方向前进,以支援第5师团坂本支队作战;另以1个大队附野炮兵1个中队向台儿庄前进;支队主力集结在峄县附近。


增援津浦路(天津至浦口)北段作战的中国第20军团,在日军攻占临城、枣庄、峄县和韩庄后,转移至峄县以东日军之侧翼地区。3月19日,中国第5战区令第2集团军主力调台儿庄,一部调运河南岸防御。23日,该集团军第31师主力抵台儿庄附近设防,一部在泥沟、康庄、獐山附近警戒;独立第44旅和第110师担任台儿庄至韩庄之间运河南岸的防御。


同日,日军濑谷支队步兵第63联队第2大队由峄县南下向台儿庄攻击。中国第2集团军第31师逐次抵抗。24日凌晨4时,孙连仲总司令到达台儿庄,在运河南岸的韩家寺指挥作战。24日,日军在飞机支援下对台儿庄反复攻击。守军笫31师将日军迭次攻击均予击退。当日傍晚日军曾突破台儿庄城墙东北角,又被守军驱逐。25日,攻击台儿庄的日军得到步兵2个中队和重炮2门的增援。26日,第2集团军令第30师以1个团接替台儿庄及顿庄间运河南岸防务。27日凌晨5时,第27师一部开始向台儿庄以北刘家湖一带日军攻击。这时,日军也同时继续攻击台儿庄,并于晨7时50分攻占台儿庄东北角,受到守军顽强抵抗和包围攻击。


28日晨,日军得到增援后,再次猛攻台儿庄,攻占台儿庄西北角一部,但受到守军的反击和围攻,损失惨重。29日,日军攻占庄内东半部。在临沂方面作战的日军坂本支队奉令增援台儿庄作战。该支队除留一部在临沂方面外,主力于29日夜南下。30日,濑谷支队步兵第10联队也由峄县附近南下,于当日下午到达台儿庄以西范口附近。31日,台儿庄及其附近日军已被第2集团军和第20军团第52军完全包围。正在围歼之际,日军坂本支队到达向城、爱曲,对第52军侧背形成威胁。于是第52军留一部在台儿庄附近作战,主力转向爱曲、向城。4月1日,第52军迂回作字沟攻击日军坂本支队侧背,并于2日克服作字沟。日军坂本支队除留一部在爱曲、兰陵附近抵抗外,主力向台儿庄方向前进。


3日,第5战区令第20军团和第2集团军对日军发动总攻。总攻开始以后,日军顽强抵抗。4日,中国空军以飞机27架分两批轰炸泥沟车站和台儿庄东北一带日军。中日两军在台儿庄内外及其东北地区激战至6日,日军已处于完全被歼的危险境地。当日夜,日军濑谷支队突围向峄县撤退。随即坂本支队也脱离战场退向郭里集南面地区。中国军队发起追击。台儿庄战役结束。


点评:此战,中国军队击败日军第五、第十两个精锐师团,歼敌1万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这是抗战以来国民党正面战场取得的重大胜利,严重地挫伤了日军的气焰,粉碎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振奋了全民族的抗战精神,坚定了国人抗战胜利的信念。但是由于敌强我弱,也由于国民党政府实行片面抗战路线和单纯防御的方针,这个胜利未能改变正面战场的被动局面。



徐州会战


1938年(民国二十七年)2月至5月,在抗日战争中,中国第5战区部队与日军华北方面军、华中派遣军各一部,在以江苏省徐州为中心的津浦(天津至浦口)、陇海(宝鸡至连云港)铁路地区进行的大规模的防御战役。


1937年12月,侵略华东的日军侵占南京(参见南京战役)后,第13师团北渡长江,进至安徽池河东岸的藕塘、明光一线;侵略华北的日军第2集团军从山东青城、济阳间南渡黄河,占领济南后,进至济宁、蒙阴、青岛一线。日本大本营为打通津浦铁路(天津-浦口),使南北战场联成一片,先后调集8个师团另3个旅团、2个支队(相当于旅)约24万人,分别由华中派遣军(1938年2月18日由华中方面军改编)司令官烟俊六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指挥,实行南北对进,首先攻占华东战略要地徐州,然后沿陇海铁路(兰州─连云港)西取郑州,再沿平汉铁路(北京-汉口)南夺武汉。中国军队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指挥,先后调集64个师另3个旅约60万人,以主力集中于徐州以北地区,抗击北线日军南犯,一部兵力部署于津浦铁路南段,阻止南线日军北进,以确保徐州。


徐州以南地区作战 1938年1月26日,日军第13师团向安徽凤阳、蚌埠进攻。守军第11集团军第31军在池河西岸地区逐次抵抗后,向定远、凤阳以西撤退。至2月3日,日军先后攻占临淮关、蚌埠。9~10日,日军第13师团主力分别在蚌埠、临淮关强渡淮河,向北岸发起进攻。第51军与日军展开激战,伤亡甚重,12日向澥河、浍河方向撤退。第五战区以第59军军长张自忠率部驰援,进至固镇地区,协同第51军在淮河北岸地区顽强抗击日军。同时,在淮河南岸,以第21集团军第48军固守炉桥地区,第7军协同第31军迂回攻击定远日军侧后,迫日军第13师团主力由淮河北岸回援。第59、第51军乘势反攻,至3月初恢复淮河以北全部阵地。第21集团军和第31军旋由淮河南岸向北岸集中。双方隔河对峙。


徐州以北地区作战 2月下旬,日军第2集团军开始分路南犯。东路第5师团从山东潍县(今潍坊)南下,连陷沂水、莒县、日照,直扑临沂。第3军团第40军等部节节抵抗。第59军奉命驰援,3月12日到达临沂北郊的沂河西岸,协同第40军实施反击,激战5昼夜,重创日军,迫其向莒县撤退。西路日军第10师团长濑支队(相当于旅)从济宁地区西渡运河,向嘉祥进攻,遭第3集团军顽强抵抗,进攻受挫;濑谷支队(相当于旅)沿津浦铁路南进,3月14日由邹县(今邹城)以南的两下店进攻滕县(今滕州)。守军第22集团军第41军英勇抗击,伤亡甚重,苦战至17日,该军守城的第122师师长王铭璋殉国,滕县失守。


台儿庄战役 3月20日,日军第10师濑谷支队南进连陷临城(今薛城)、枣庄、韩庄后,不顾第5师团和第10师团长濑支队在其两侧进攻受阻,孤军深入,向台儿庄突进,企图一举攻占徐州。李宗仁以第2集团军总司令孙连仲率部固守台儿庄,第20军团军团长汤恩伯率部让开津浦铁路正面,转入兰陵及其西北云谷山区,诱敌深入,待机破敌。3月23日,日军由枣庄南下,在台儿庄北侧的康庄、泥沟地区与守军警戒部队接战。24日起,日军反复向台儿庄猛攻,多次攻入庄内。守军第2集团军顽强抗击,与日军展开激烈的争夺战。第五战区以第20军团主力向台儿庄机动,拊敌侧背,与第2集团军形成内外夹击之势,并令第3集团军进至临城、枣庄以北,断敌后路。日军为解台儿庄正面之危,速以第5师团坂本支队(相当于团)从临沂驰援,进至兰陵北面的秋湖地区,即被第20军团第52军卷击包围。4月3日,第五战区发起全线反攻,激战四天,歼灭日军濑谷支队大部、坂本支队一部共万余人。其余日军残部于7日向峄城、枣庄撤退。


徐州附近地区作战 中国最高军事当局令第五战区集中兵力于徐州附近,准备再次聚歼日军。日军改以部分兵力在正面牵制对方,主力向西迂回,企图从侧后包围徐州,歼灭第五战区主力。4月18日,日军第10、第5师分别从山东峄城(今属枣庄)和临沂西北的义堂地区南进,对守军第2集团军和第20、第3军团及第27军团第59军实施牵制性进攻。守军顽强抗击,至月底,将日军阻止在韩庄、邳县(今邳州)和郯城一线。5月5日,日军开始从南北两个方面向徐州西侧迂回包围。在南面,第9、第13师团从蚌埠地区分别沿北淝河、涡河西岸北进,至13日,陷蒙城、永城(属河南)后,向江苏萧县、砀山(今均属安徽)进攻;第3师团由蚌埠进入大营集地区,向宿县(今宿州)进攻。在北面,第16师团由山东济宁渡运河,至14日,连陷郓城、单县、金乡、鱼台后,向江苏丰县、砀山推进;第14师团从河南濮阳南渡黄河,陷山东菏泽、曹县后,直插河南兰封(今兰考);同时,第10师团将韩庄、台儿庄地区的作战交由第114师接替后,在夏镇附近渡过微山湖,向沛县(属江苏)进攻。由于日军已形成对徐州的四面合围态势,5月15日,中国最高军事会议决定放弃徐州。16日,第五战区命令各部队分别向豫、皖边界山区突围。19日徐州陷落。日军沿陇海铁路西进,6月6日占领开封。尔后,日军第14、第16师团向郑州进攻,6月7日一部进抵中牟附近。郑州岌岌可危。为阻止日军前进,蒋介石9日下令在郑州东北花园口附近炸开黄河大堤,河水经中牟、尉氏沿贾鲁河南泛。日军被迫向黄泛区以东地区撤退,虽然此举暂时阻止了日军的进攻,却给这一地区广大人民带来了无穷的灾难。至此,会战结束。


点评:此战,日军动用8个师、5个旅约30万人,中国参战部队前后有70个师约100万人,历时5个月,中国军队广大官兵英勇奋战,首先在南线将日军阻止在淮河南岸,打破其与北线日军会合的企图;继而在北线将东路日军击败于临沂地区,又将西路日军之右翼阻止在嘉祥地区,粉碎日军在台儿庄会师的计划。在台儿庄地区作战中,第五战区采取积极防御战法,以一部担任内线防御,另一部置于外线作战,攻防结合,灵活机动,获得大捷。随后,最高军事当局不顾敌强我弱的总体形势,调集大军在徐州附近,企图与日军决战,因而使会战在后期陷于被动。尽管如此,这次会战钳制和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迟滞了日军进攻速度,为部署武汉会战战赢得了时间。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