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特种慰安所 正文二(野火烧不尽) 第一百六十七章:“雨点”和“山猪”

王大三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4688.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7.html


三岛听完周大彬的汇报,暴跳如雷。

他说:“这是八路拿着我的夫人和孩子在要挟皇,如此之高的条件无论如何军部都是不会答应的。看来只能是自己想办法救出夫人、孩子了。”

一急之下,他招回了宫本、渡边加上在城里的曹胜元一起到县医院平田静二的病房里开紧急会议商订对策。


平田正坐在轮椅上晒太阳那,听完这件事马上建议,目前既然答应不下来对方的条件,那就加紧对小锅山的围剿,逼迫八路军降低交换条件。

曹胜元却出乎所有人预料的,以神秘西西的口吻说:“三岛司令官不必过虑,我有办法救出夫人枝子和孩子正男。”

一言既出,语惊四座,四个三合的日军将领一下都把目光盯上了他。

宫本和曹胜元私交甚好,他不得不提醒道:“三太郎,这是关系到司令官夫人和孩子安全的大事,你可不能卤莽行事,危及到他们的生命啊。”


曹胜元说:“诸位放心,我已经安排部下侦探到了王兴隆、苏亚鹃部在头风附近的山沟里的大体的藏身位置,我的人现在正在继续侦察之中,一旦等侦察出夫人和孩子的确切消息,我就会出奇兵救出她们来。宫本君和渡边君只要牵制住八路的主力就行,根据可靠消息,王兴隆部现在不过剩下了二百来人,我将出骑兵对其进行打击,一旦打起来他们肯定抵挡不住的。”

他的语气非常有把握。

三岛似乎看到了希望。


三岛说:“三太郎,非常感谢你对帝国的忠诚和对我的友谊,你的宪兵队加特务侦缉队有三百多人,我再从19联队抽调一个中队归你指挥,这样你手上就有五百人马了,进行包围和攻打王兴隆当无问题,怎么样,要不要把宫本君先抽调回来和你一起行动?”


“哦,不需要的,有平田教授给我背后参谋着就完全可以了。”

曹胜元接着说:“宫本君还肩负着筹粮和围歼小锅山八路的重任那,至于能不能就此消灭了王兴隆、苏亚鹃残部我不敢保证,但我保证能安全一举的救出夫人和孩子来。”

在此之前,曹胜元已经把自己营救藤田枝子和三岛正男的计划和平田进行过商议,因此轮椅上的平田点了点头肯定了他的说法。


有了曹胜元的军令状,三岛命令宫本和渡边立即返回小锅山、安理地区,继续“铁桶之火”扫荡围剿行动。以压制八路军降低交换条件。

临散会,渡边还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

他说:“我们在小锅山老人坡地区进行清剿的时候,偶然抓到了八路军留守大队的一个叫杨仁玉的独立旅部群工干事。他是独立旅旅部在撤退时特意留下做群众工作的,当时他正带领着一帮老百姓转移,被我们包围上去连锅端了。”

三岛很振奋,他敏感到这又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那你如何处置他的?”


渡边说:“我和宫本商量后,对他进行了严刑拷打,开始这小子嘴很硬,打的死去活来的还是不招出周洁和留守大队的下落。后来我们得到消息从混老百姓的人堆里找出了他的老婆,喊了一帮皇军当着他的面要干他老婆,你们猜怎么着?”

曹胜元说:“那他肯定招了啊。”

“对,他马上答应为我们办事了。”

渡边得意的说道。

“后来那?”

曹胜元继续问着下文,觉得宫本和渡边的这一招值得自己学习借鉴。


“后来我们就放了他,让他做我们的卧底,给他了个代号雨点。我们把他老婆留下做了人质,告诉他只要能帮我们找到周洁的驻地,我们就放了他老婆。”

渡边看了一眼宫本,得意洋洋的说。这个点子完全是宫本为他出的。

“很好。”平田静二说:“自从我们安插在张唯三身边的超级樱花壮烈殉国后,我们在八路军那里就没了重要眼线了,否则的话这次铁桶之火行动中张唯三的主力肯定突不了围的。现在有了这个杨仁玉,那就好利用到极至。这个人必须连人带心都收买过来,让他没有退路可走,他才会对皇军忠心不二。我看既然他已经签了和皇军的合作契约,你们二位就不必再扣着他老婆,我建议放了他老婆,让他心理更塌实些,不要认为我们皇军是小人。”


三岛说:“对,有了那份合作契约,足以要了他的命,扣他老婆反倒使他心里还有疙瘩。对了他老婆不是八路的军人吧?”

宫本接上话说:“不是的,她只是个妇救会的干部而已,不是八路的编制,而且人也长的一般。”

“不是女军人就好,那你们回去后马上放了她,让杨仁玉更好的甩开胳膊帮皇军做事。”

“哈依!一定照办。”


杨仁玉,四川万县人,原先是个跑马帮贩盐巴和药材的人。抗战爆发他参加了八路军当时的滇西南抗日游击支队,由于嘴挺能说会道的,从一名普通战士逐渐提拔成了群工干事,负责根据地的群众动员工作和土地改革工作。现年四十岁,也算是个老兵了,平时工作还算积极。

后来由于在工作中的频繁接触,他结识了一位妇救会的妇女干部,并和她结了婚,现在还有个了个两岁的儿子。


由于在土改工作中杨仁玉得罪了那些地主和山把头,结果这次在日军“铁桶之火”大扫荡中,一个叫绰号叫“山猪”的山把头把他出卖给了渡边。渡边很容易的就包围了杨仁玉所在的那个山坳子抓住了他。

起先杨仁玉还是坚强的,无论鬼子怎么给他刑他都是宁死不说出组织秘密。

但当鬼子使出阴招,要当面轮流糟蹋他老婆的时候,他终于架不住了,答应了鬼子的条件,做了叛徒。


宫本和渡边给杨仁玉的任务就是协助日本人消灭留守大队,抓住周洁摧毁小锅山的隐患。

对于周洁和刘忠,杨仁玉本身也是不满和嫉妒的。一个25岁的记者出身的小娘们不仅很快入了党,还提拔成了正团级的政委,一个土匪出身的绿林好汉也当上了司令员,而自己比他们早入伍,并且工作这么多年,却还是个连级的干事,他认为组织上对自己很不公正。

背后他曾私下发牢骚说:“有什么了不起的,刘忠不就是能打仗吗,文化上那点能和我比?还有周洁不是就靠胸脯挺点,身材骚点迷住了马书记,才提拔的那么快的吗。”

这话传出去后,当时的马进才书记曾经严厉的批评了他,并给了他党内严重警告的处分。


这次叛变后,鬼子让他协助抓周洁,他虽然知道知道当叛徒最终是没好下场的,但是还是迫于鬼子的淫威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任务。

他被放回后,他在老人坡一带几经辗转找到了留守大队,对政委周洁编造了一个自己机智逃脱日寇的禁锢的故事。周洁安慰了他一番,要他暂时先跟随大队一起行动。


杨仁玉没想到自己归队后三天,他的爱人也跑了回来,并且带回了那些上次一起被抓住的老百姓,也说是趁着鬼子看管松散逃出来的。有了这些老百姓作证,周洁自然对此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其实现在杨仁玉夫妇是双双叛变了组织,鬼子是为了让他们的戏更加逼真,所以设计了这么一个让杨仁玉老婆带领群众集体“脱险”的把戏。

现在杨仁玉已经有了日本人给他的代号:雨点。他的直接联系人就是已经正式做了汉奸的山把头“山猪”李宁安了。


“山猪”真名叫李宁安,今年三十八、九岁,原先是三合郊区的混混,外表上是个五大三粗的人,一脸的咧腮胡子,但却不是完全没文化,他小的时候,家里也曾送他去读过三年多的私塾。此人在三合混不下去的时候还曾经跟烟白坳的索拉巴亚混过,做过索拉巴亚的跟班,不过后来很快的被本土人士拉土苏给排挤走了,因为索拉巴亚始终不相信外乡人。

没了着落的山猪就到了小锅山,纠集了一帮地痞无赖干着些霸占山林资源强买强卖,欺男霸女的勾当,日子长了也置下了不少的林产,成了小锅山地区的一霸。

八路军来到小锅山后,逐步建立了自己的根据地并实行了土地改革,那些被强占的山林又回到了老百姓的手里。“山猪”等人自然是恨之入骨但又没办法和八路军去抗衡。


一年多以前,几个和他处境差不多的地主悄悄劣绅找到他,邀请他一起在老人坡西侧的卧牛山的山洞聚会,要求“山猪”挑头拉出杆子来和八路军干。

“山猪”开始还有点民族气节,他说:“眼下小日本正在打我们中国,我们和八路军对着干是不得人心的,我看还是等等再看吧。”

当地的大地主黄正清说:“你这个山猪啊,还等个屁,就算打跑了小日本,胜利了,那八路军也是要打土豪分田地的,他们和国军可不一样,他们就是当年的红军,是赤匪啊。你要和日本人干我们没意见,但是那也不能跟八路走啊,那得跟着国军走。”

山猪说:“跟国军走那得有本钱啊,不然国军哪儿有眼看咱们那。”

黄正清道:“所以啊,这不才找你商议此事那吗。”


这个黄正清正是张鸣九的卫队长黄正荣的大哥,他对山猪李宁安说:“大家伙才推举你挑头拉杆子,当我们的老大。你想啊,那个土匪出身刘忠要不是手上有几百兵的话,八路军能让他干了副司令吗?等咱们手上有了家伙和人马,那将来国军还不得招安咱们吗?到时候你至少弄他个团长、旅长的干干,我们不是跟着一块儿飞黄腾达了吗。再说我们的手上有了武装那八路还敢轻易的把我们的山林分给那些穷棒子了吗?”

山猪觉得黄正清把话说到点子上去了,马上一双拳一捶说:“那好,我干了!你们说的也对,其他的山头那些秆子不受气就是因为手上有人有家伙,咱们那点也不比他们差,等干起来,我非干成这小锅山最大的秆子来不成,还有,我非把张唯三和苏亚鹃收拾了不可。”

那时候苏亚鹃还是小锅山的政委。


就这样,山猪在卧牛山拉起了山头,对外却号称叫抗日别动队,实际上却干着杀害我土改干部,抢劫老百姓的勾当。当然,他们偶尔也袭击一下日本人的运输队,抢劫粮食和弹药。这么一来二去的有人见这伙秆子也打日本人便来投奔,卧牛山别动队这帮土匪渐渐的也拉起了一百四、五十号的秆子来。

别动队的司令自然是山猪李宁安了,黄正清做了卧牛山的二当家的,平时都是他在家坐镇,山猪李宁安则带着手下人四处游荡,找机会下手抢劫。

张唯三曾经派人多次联络卧牛山,希望他们能改邪归正加入到抗日武装中来,但是均被山猪拒绝了。

他对来人说:“要想我们归顺了八路军,那就得把分给穷棒子的山林归还给我们,另外再把美人苏亚鹃送我做老婆,否则免谈。”


山猪无理的态度让谈判无法进行下去了,于是卧牛山的这支小股武装便成了一支顽军。他们既不跟八路军干也不跟日本人干,自成体系,见谁打谁,就指望着有朝一日国军来收编他们那。

由于卧牛山离着大锅山的常云山近,为了扩充自己的实力,常云喊人找到山猪想收编他们。但是常云山自己才是个仅有一个团兵力的旅长,哪儿能答应给山猪一个团长的职务以及提供军饷和供给那,于是这事也就搁置了下来。


这次日本人的“铁桶之火”山区大扫荡,也波及到了卧牛山来,宫本了解到这股不小的土匪武装,曾派出代表想收下卧牛山别动队这股武装,并许诺了山猪可以做皇协军的团长,却被山猪一口拒绝了。

“想叫老子当汉奸没门儿,人家刘忠当年有六百多人你们给个师长人家都没干,真是个爷们儿。老子也是爷们,老子虽不喜欢八路,但也不能当汉奸!”

山猪对宫本的代表说:“回去跟宫本那小子说,联合对付八路军没问题,但想让老子归顺了你们小日本想都别想。等打完了八路,你们小日本还是回你们的日本国去,把三合城交给我就成。”


渡边听宫本的代表回来一说,气的大叫:“八格牙鲁!太狂妄,我们立即消灭卧牛山的有!”

宫本劝住了他。

“渡边君不必动怒。山猪这家伙也能算一户了,是个好汉,比索拉巴亚那个投机的墙头草好多了。他至少愿意在消灭八路军这点上愿意和我们合作,那就是好事了。你要是真去攻打卧牛山的话,是既费兵力由费时间,还不一定能消灭得了这股地头蛇。卧牛山离安理到头风的道路有一百二十里的山路,他们根本对我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只要他们不对皇军公开宣战,我们去主动消灭他们就毫无意义,还不如利用他们来对付八路军刘忠、周洁的好。”


渡边最终认可了宫本的意见。

于是他们会晤了山猪李宁安和狗头军师黄正清,并达成了一致意见。日本人给卧牛山赠送六十支步枪和一挺机关枪,子弹五万发,手榴弹一千五百枚。并许诺事成之后再给卧牛山 五千银圆的犒赏,而从此日本人不干涉卧牛山的一切活动。

卧牛山则答应对八路军进行袭扰,并提供八路军行踪轨迹给日军,协助日本人对八路军零散官兵进行抓捕。

会晤后,领到了日本人枪支弹药的山猪很快在侦察中发现了八路军群工干事杨仁玉的行踪,报告给了渡边,便有了杨仁玉被捕变节的一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