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缅猎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以牙还牙

三角洲中士 收藏 0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0.html


44

我倒抽一口凉气,然后按住腰上的军刀,猛地回身,飞起一脚,并在眨眼之间看到,刚才顶着我的枪口是一支装有瓣形消炎器的SVD,持枪的小子被踢倒在地,石头迅速用乌兹顶住他的脑袋。

那小子身材消瘦如灵猴一般,模样贼眉鼠眼,第一眼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善茬,何况还用枪顶着我的后背,但他刚才的动作可不够灵敏,竟然没有躲过我的侧身攻击,他现在在地上挣扎着脱离乌兹的枪口,但他移动一下,就被石头用军刀挑开一块肉。

“我是独立军!自己人!”那小子挣扎着,嚎叫着,但军刀的刀尖再次在他暴露的皮肤上擦过,一块带着肉的粉红色肉皮被刀刃带了下来,他声嘶力竭的嚎叫。

我笑了笑,既然是自己人,服装应该对的,我不假思索的把他整个人翻过去,看到在后背上醒目的独立军军徽,还有专门为中国友军书写的一行标准楷书——助缅华人,全民协助。

“抓错人了,放了他。”我对石头说,并拉起挣扎的独立军战士,他胆怯的看着我们,石头对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还真没想到这个地方的游击队还没有被清扫干净。

“你们是中国友军吧?”他战战兢兢的问道,手中紧握着一把军刀,出于安全考虑,他的主武器已经被我们下了。

我点了点头,用M4指着他,听了这话,他放下军刀,冲屋里喊了一句缅语,我和石头不放心的往屋里看了看,屋里很阴暗,看不清来人的面孔,只能听到一阵脚步声,听声音,人还不少。

脚步声越来越近,我们也握紧了枪,石头随时准备把面前的这个人挟持做人质,但我们的疑心很快便一扫而空,从屋里传来一声惊喜的中国话——“柿子!我是小白!”

我的天……没想到,我们还没来得及找他们,这些家伙便主动出现在我们面前,小白见了我便来了个热情的拥抱,负着伤的朱坤远对我露出淡淡的微笑,余洋则是直接给了我一个热吻,石头和郭剑锋讨论着几天来发生的事情。

几个独立军战士也从屋里走出来,一个年长的军官对我们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说的是,那么多人呆在外面很容易被巡逻者发现,我们进屋。

这个小屋看样是难民给我们提供的优良避难场所,这里的主人看样是刚走不早,东西都还很新,整齐的摆在狭小的屋中,电冰箱、电视机、甚至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桌子上摆着前任主人的相片,一个须发茂密的西方人抱着一个貌似他女儿的人微笑……

我们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长时间压抑的心情终于得以释放,我张开干涩的嘴唇,打开话匣子:

“我们只有两个人了,除了团长和孙成志还有林娜在A7继续任务,我们就是这些人中唯一活下来的。”

我抑制不住悲伤地心情,独立军年长的军官把一杯茶水递到我的手边,小白等人纷纷叹息,小白说,“我早就知道,这场战斗不会只持续四个小时。前线战事很紧,我们在船上时就已经得知,我们的死伤差不多已经过了百人,敌人在林子里布下了天罗地网,我们是主动掉进去的,船上的将士们……”

“别说了……我知道。”我打断小白的话,我不像再把刚才的惨烈带到这里来,我接着说,“美军武器变态,叛军虽说都是些笨蛋,但他们对这里的熟悉程度远远高于我们,死伤算是正常的,不过……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不是这个,而是和美军一触即发的战斗,城那头还有炮声,恐怕死伤又得惨重了……”

大家纷纷点头,朱坤远摇头叹气:“连电台都不行了,还有什么中用的……”我早已看见瘫在桌子上的调频电台,这东西已经成了一堆废铁。

“那不一定,还有我们。”年长的独立军长官会说一口算得上纯正的中国话,这给快要断送信念的我们点燃了一支火把。

“你们可以叫我刀迪,想必您就是这支队伍的队长时先生吧?”独立军长官自报家门,我点头称是,他笑了笑,从桌子的抽屉里抽出一份文件和一张地图,地图的纸张已经发黄了,复杂的标绘让我一眼认出,这是一张城防图。

“这东西你们怎么搞到的?”石头率先发问,郭剑锋正在照料他背部的伤口。

刀迪得意的回答:“说来话长,我的几个弟兄冒死从镇武装部偷来的,那时他们还没有把这玩意移交给美军。”他指了指阴暗处沉默的几个家伙,我们也看清了他的几个敢死队弟兄,他们个个瘦小灵活,带着缅甸人特有的面黄肌瘦,AK-47在他们手中多么的不对称。

沉默多时的余洋用一杆绘图铅笔仔细的观察复杂的思朵勒镇城防图,他的铅笔始终停在刚才血战的河滩上,他的眼神透着冷峻,带着复仇的欲望。

“我们他妈的什么时候和这群狗娘养的干一仗?”余洋抬起呆滞的双眼,看着我们,我被他盯得发毛,没想到刚才还欢天喜地的他现在变成了这幅衰样。

刀迪说:“快了,兄弟,通过我们的观察,贵军已经和美国佬打成一片了,现在在城外有了一批投诚的叛军,他们将在后天率部攻城,不过只能把攻击目标放在南城,但是……那里一样有重兵把守,这是相对其他薄弱一点。”

我摇摇头,说:“不,我们恐怕等不到那一天了,任务已经有了很大程度的拖延,原谅我们,我们不能和你们共御美军了,小白,这次回去要紧吗?”

“当然。”小白的话带着不容置疑,朱坤远在一旁附和。

刀迪的眼神黯淡下来,城外的炮声停了,然后断断续续传来了几声枪响,战斗结束了?

我再次切入正题,“我们要出去,刀迪长官,你们有什么好法子什么的吗?”

刀迪:“美军死守思朵勒的四个角,并在昨天增加了兵力,每个角各有一辆布雷德利战车,在城的正门有一辆埃布拉姆斯坦克把守,还有若干卫兵,美军四维战术高超,即便你们逃跑,他们也能在最短时间内用直升机追上你们,并歼灭,很难办,但这件事我们可以帮助你们。”

我:“我不相信你们能对抗坦克和直升机。”

刀迪:“爆炸成型穿甲弹的威力你肯定深有感受,还有C4,这两样东西我们多的恨不能送人,只是没有伊拉克那样好发挥,坦克和卫兵,你们放心,只要一辆汽车和一个志愿者,我就可以干掉他们,至于后期的追击,就要靠你们了……”

小白:“呵呵,刀迪先生真幽默,你准备搞汽车炸弹?这可是要赔上一条命的。”

刀迪笑了笑,说:“呵呵,这点不必你担心,我的兄弟个个是好手,但是,这种危险地任务可不是白白送给队长先生的。”

我:“就知道,说你的条件吧。”

刀迪的脸上露出商人般狡猾的笑容,他打了个响指,一个卫兵送上来一份密封的文件,刀迪用小刀划开上面的密封线,从中取出两张照片,我扫了一眼其中一张,看到照片上的人西装革履,彬彬有礼,脸上带着微笑,身边跟着耀武扬威的保镖,无疑,这又是一次暗杀行动,只不过这次我们可能要受雇于人。

“巴阿志,缅甸政府高级官员,这次从内比都专程派来和美军交涉的第一官员,他掌握对抗我们的重要情报,曾谋划了对我们的清剿计划,他必须得死。”刀迪说着脸色大变,露出愤恨的表情。

“借刀杀人?借我们的刀,杀了你们的仇人。”我冷笑,局面变的很快,两方人员开始针锋相对,朱坤远似乎快要和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人干起来了。

“可以这么说,巴阿志每天都在镇政府特别安排的高级别墅过夜,清早由两车的佣兵队伍护送,据我所知,他的保镖人员全部来自God arming(上帝武装联),很棘手,不知你们能不能对付。”刀迪指了指一张照片上的豪华别墅。

大家纷纷陷入思考,朱坤远发出提问,“刀迪先生,您能不能保证送我们出去?”

刀迪哈哈大笑,“是的,我们从没有过失约。”他更该当个商人,但我们从不服输,我们也要大肆敲诈他一笔。

“先生,我们的武器太陈旧了,不知你有没有途径搞到一批我们需要的武器,我们的狙击手是重点。”我对刀迪说道,半吊子狙击手石头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要PSG狙击步枪!那玩意准!余仟的那把报废之前我用过,蛮准的。”石头率先发难,我瞪了他一眼,反驳道:“白痴!你觉得他妈政府高官家的玻璃窗都是糊的纸啊!”我的话绝对让石头没有反击的余地,因为PSG的7.62mm子弹根本不可能远距离穿透别墅的防弹玻璃窗,再说,PSG是一万美元的高级货!小小的独立军组织买得起吗!

“听我的,我们只要麦克米兰TAC-50反器材狙击步枪,另外,还要两辆能装下十五个人的汽车,还有一些新的冲锋枪,你们不必破费,冲锋枪要UMP45就可以。”我列出这么一个算得上实惠的表单,用UMP的用意是我已经深知这把枪的威力和性能,极适合特种作战。

“好的,行动在今天下午,巴阿志要驱车前往美军作战指挥部,据我们所知,这小子在今天下午要驱车前往美军作战指挥部,这个时间绝对是个绝佳的行动点。”刀迪用铅笔标出克雷酒店的位置。

“那我他妈的还用什么狙击枪啊!把车劫了就行啦!”石头抱怨道。

我给了他一个脑瓜崩——“妈的!你觉得两车的佣兵是吃素的!用反器材步枪是让你一枪致命,打爆那辆垃圾车!”


PM,思朵勒镇中心,今天城镇里的气息稍有缓和,一些大胆的商人开始在街边摆摊,居民们也趁着暂时的安静上街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巡逻的美军也回到营房吃午饭了,只留下了一小撮卫兵把守在各个路口。

民兵卫队给我们派了两辆三菱帕杰罗吉普,容得下我们安置的十五个全副武装的士兵,他们暂时隐蔽在巴阿志的车队必经之路的两条巷子中,待狙击手发布命令,就立刻从巷子中冲出来,打佣兵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的任务就是吸引佣兵的注意,并尽量让载有巴阿志的轿车瘫在路上,就像我们上次一样。

我和石头在距离A点(巴阿志的必经路段)的两个街外的一幢六层楼建筑上(这是小镇上最高层的建筑),观察A点没有任何障碍,另外,我们把第二目标定在一条街外的C点,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巴阿志等人的脑袋也不是死的,我和石头的任务就是,在小白和刀迪等人缠住佣兵车队后,狙击巴阿志(C点也有民兵安插)。

我和石头在建筑的顶层观望,现在是下午两点,距离巴阿志出行还有半个小时,A点在狙镜中尽收眼底,我作为石头的观瞄手在记录本上填制射程卡,这是个技术活,我虽然在“龙牙”受过这种训练,但繁琐的计算让我混乱的脑袋经受不住,所以我只学了一个半吊子,就像石头一样,但他的狙击技术几乎是在疯长。

“二十分钟。”我看了看手腕上的军表,石头开始把麦克米兰tac-50架设到窗口上,他阅读着我填制粗略的射程卡,我也开始架设用来应付突发事件的M40A3。

“毒蛇,B点准备完毕,等待指令,结束。”绑在肩上的对讲机传来余洋的声音,他和郭剑锋安插在我们旁边的五层楼建筑中,一旦我们失手,他们就立刻开始第二波狙击。

“A点准备完毕,结束。”我简略的回答,然后关闭频道。

我们开始等待,像毒蛇一样,等待猎物主动进入自己设下的伪装陷阱,在我的观瞄镜中,已经出现了刀迪等人的身影,他们穿着***的长袍,双手握着枪隐蔽在袍子中,警觉的看了看四周,确认无误后,闪进一条小巷子。

时间又过去了十分钟,街道上空无一人,小贩们已经被民兵们的贿赂收买,成为手持冲锋枪的潜伏者,两辆装有武装人员的三菱已经准备就绪。

一切准备就绪,石头给反器材狙击步枪填上一枚50BMG反器材枪弹,我用观瞄镜寸步不离的放在两条街外的A点。

“就位。目标随时出现”我简略的对无线电中的余洋报出同样简略的数据,我似乎已经听到余洋“咔咔”的上膛声音。

石头塞进嘴里一块巧克力,把腮帮子贴在反器材步枪的枪托上,我看了看表,把身边的M40A4上膛,接着,在我上膛的一瞬间,观瞄镜中出现了目标——两辆奔驰越野车包夹这一两奥迪防弹轿车,还有两个佣兵在三辆车前面做侦察排头兵。

“目标出现!A点,两辆奔驰越野车,一辆奥迪防弹轿车。”我对石头汇报。

“A点,两辆奔驰越野车,一辆奥迪防弹轿车!”石头重复道,他全神贯注的随着百米外的车辆移动,放在扳机上的手指听到指令便随时开火。

我打开对讲机,对两辆三菱报出准确的目标数据,“OK”刀迪的声音传来,然后我听到一阵推弹上膛的声音,频道关闭,行动开始。

在我汇报完毕后,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两辆全副武装的三菱横空出世,像两头恶兽挡住佣兵车队前进的道路,接着,街道旁装作小贩的民兵纷纷脱去伪装,露出了自己的杀招——冲锋枪。

两辆三菱的火力把目标车辆紧紧封锁在了路中央,佣兵们无法冒头还击,他们只能把巴阿志死死挡在身后。

“轰隆!!”从A点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观瞄镜中的一辆奔驰越野车被含有少量C4的爆炸成型穿甲弹炸击中,发生了殉爆,车组人员肯定无一生还,而且,爆炸很可能使装有巴阿志的车辆发生第二次爆炸,所以,佣兵们决定弃车而逃。

不出所料,奥迪的车尾部被引燃,火焰离油箱不远了,几个用兵踢开车门,他们要上钩了。

“目标出现,身穿白色西装,手持一把自卫式MP5冲锋枪,正在被两个佣兵包夹奔跑。”我迅速报出巴阿志的全部特征。

“明白!身穿白色西装!手持自卫MP5!被两人包夹前进!”

“我看到从头部到胯部有2密位!头部暴露!调成500!”

“明白!头部到胯部有2密位!头部暴露!调成五百!”

“风向从右到左每小时6英里,向右偏1/4密位。”

“明白!风向从右到左每小时六英里!向右偏1/4密位!”

“目标确认!!!”“砰!”

点50反器材枪弹势如破竹,划开空气中的杀气,然后速度在距离目标不到一米时,突然提升!然后进入目标的头部。

一道血箭从巴阿志的头部喷溅而出,保护着他的两个佣兵吓坏了,他们蹲在巴阿志身旁,用自己所学过的任何医疗技术救治他,但他妈的这是一枪爆头,可是这群佣兵不相信这个事实。

突然!一发7.62mm的狙击子弹重重的打在石头狙击步枪的枪身上,我迅速把观瞄镜转移,看到和我们面对面的一幢五层建筑的天台出现一个伪装出色的狙击手,他钢盔上的星条旗证明这是个美军狙击手。

“妈的!!!”石头的麦克米兰狙击步枪已经报废,他用M9手枪对狙击手示威性的射击,“靠你妈!”我用1秒钟的时间瞄准,然后扣动M40A3的板机,子弹准确的进入狙击手的胸腔。

“毒蛇,注意,一队目标正在逼近你们,全副武装。”我肩上的对讲机传来余洋的声音,我立刻意识到,刚才的狙击手只是个敢死队中的诱饵!他们已经洞悉了我们的计划,并牺牲巴阿志和刚才的狙击手一举剿灭我们。

“刀迪,注意,我们有麻烦了!”我拨通刀迪的频道,他那边没有答复,只能听见断断续续的枪声,我通过观瞄镜看到,他们还在和那队佣兵死缠烂磨,从激烈程度来看,很难脱身。

佣兵们肯定恨死我们了,我们现实在今天早上干了黑水一票,让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在下午又断掉了上帝武装联的生意,他们对我们的仇恨已经刻骨铭心,恨不能把我们四分五裂,但谁让他们甘愿做美国佬的炮灰?

石头的老本行是鼓捣手雷的投弹手,他现在正在把一些高爆手雷拴上绊绳等待来袭者上钩,这是我么的唯一出路,如果我们撤离,很可能迎面撞上美军的子弹,那样的话,我们会死的很惨,但是,大风大浪老子们都闯过去了,还怕这些小鱼小虾?

“速度,我们要打一场漂亮仗!准备就绪了!”我把沙漠之鹰拿在手上,这把枪长将近三十厘米的手枪在我手中格外架势,一匣0.44马格努特子弹已经迫不及待离开弹匣,进入他们最佳的归宿——目标的脑壳。

敌人的行动速度极快,在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让我们听见了上楼的声音,嘈杂的脚步声让我们心绪不安,石头把最后一个绊绳上好,紧张的躲在他身旁楼梯处的一个拐角后,乌兹露出一个闪亮的枪口。

“砰!!!”敌人很快上钩,他们的排头兵是个十足的菜鸟,可能是想到就要杀敌,格外激动,没有注意脚下,直接触动第一个绊绳上的烟雾弹,催泪加烟雾弥漫整个楼梯,菜鸟身后的老兵们大声的咳嗽,这些雷子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轰隆!!”不知怎么地,又有人在捂鼻子呛风时误打误撞的触动了第二个绊绳,这会没有给他们任何喘息的机会,“轰隆”一声巨响,他们不定死了几个那。

“FUCK!我要杀了他们!!”一个标准的美国式军骂传到了我的耳朵里,烟雾散尽,我也看清了那小子的面孔,英俊的脸上带着血痕,手中端着一支装有M203榴弹发射器的M16A2突击步枪,肩上扛一副少校衔,从他脖子上的疤痕看,他的战绩说不定有多么的优异,但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石头毫不吝惜弹药,UZI的火力虽小,但在石头手里却用的淋漓尽致,子弹扫到少校身后的一个美国兵,这个强壮的少校面部痉挛成了疙瘩,他没有选择用M16A2射击石头,而是从靴子外部抽出一把锋利的军刀。

只听“咻”的一声,军刀飞入石头的大腿,灵巧的石头在一瞬间丧失了生命力,像一具尸体似得倒在地上痉挛,挣扎。

“哈哈!!”刚才的杀招证明这不是个善茬,石头的负伤更激发了我的战斗力,我一跃跳下几节楼梯,沙鹰对准了少校的头。

“停止你的攻击!放下你的武器!”我准备活捉这小子,说不听还能问出突破思朵勒城防的秘方,但我的想法是绝对愚蠢加不理智的,在我看到他的臂章时已经晚了——三角洲特种反恐快速反应部队。

少校一个手刀砍向我持枪的右手,重重的一击,我的手好像失去了直觉,然后他冲我的肚子来了一脚,我感觉自己不能动了,太痛苦了。

沙鹰像一堆废铁瘫在地上,我像一只待宰的绵羊。

“哇哈哈哈哈!!”少校爆发出一阵丧心病狂的大笑,我摇了摇头,嘴里求饶,喊着“NO!NO!”

“哈哈哈!!!”少校把M16A2对准我,眼看就要扣动扳机,但是,感谢圣母玛利亚,一声清脆的枪响,接着,少校的颈脖断裂开来,一个巨大的血口子出现在他的颈部,少校脸上丧心病狂的笑容凝固,整个人倒在地上。

我看向我的救命恩人,那人……那人……竟然是……竟然是——小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