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下:谍战朝鲜 正文 第八十章 情报员危机

qiyangzhujian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size][/URL] “他是沈智豪?哦,上校,我有点印象了!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 龚剑诚也不得不把话拉回来,因为同在军统,他不可能连这个人的真名都不曾听说。安德斯似乎对龚剑诚的承认不再感兴趣,继续对龚剑诚施加压力。 “据说此人曾经是戴笠的红人,只可惜,戴笠坠机死得早,没有得到提升。在蒋介石败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3.html


“他是沈智豪?哦,上校,我有点印象了!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

龚剑诚也不得不把话拉回来,因为同在军统,他不可能连这个人的真名都不曾听说。安德斯似乎对龚剑诚的承认不再感兴趣,继续对龚剑诚施加压力。

“据说此人曾经是戴笠的红人,只可惜,戴笠坠机死得早,没有得到提升。在蒋介石败退台湾后,上海的秘密档案都落到共产党手里,所以他在中国的事情就只能根据毛人凤先生的回忆,来描述。

说实话,如果不是上次毛森少将从台湾过来,带来当年戴笠派遣朝鲜特工的照片,和他们早年的合影,我还不知道这个尹泽是中国军统特工,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盯上他了。”


龚剑诚明白了,看来,安德斯让自己来辨认沈智豪,是出于借机试探他的目的,那么如果一味说不认识,那么势必引起怀疑。龚剑诚听完安德斯的话,故意将照片拿起来,又反复看了看,这一次,他点了点头。

“上校阁下,我还真有点印象了,在上海的时候,戴笠局长给军统安排了许多谍报组,主要是为了防止日伪军特工机构破坏,此人在法租界曾经出现过,我们也许有过几面之缘,但是时间太久,忘记了。在我的印象中,这个人是个不苟言笑,办事很有效率的人。”

“嗯,我想你是军统的王牌特工,对自己人一定有点印象,所以你的这个回答我还是很满意的。”

安德斯这才比较满意地坐下。


“不过,”龚剑诚继续问:“既然是我们军统的人,为什么会是金日成的特工?这似乎太……?”

“你问的很好,这个问题,要由林芳少校代我回答,更为合适,因为林少校在二战期间,曾经是史迪威将军的电讯机要秘书,与你们的军统打过很多交道。”

安德斯得意地又重新把烟斗含在嘴巴里,他要看看这对中国人如何交锋。林湘会意,立刻走过来。

“军统在国外有他们自己的谍报系统,据我所知,戴笠先生和后来的郑介民,都曾经向美国、英国、日本、朝鲜、东南亚和苏联,派遣过大量侨民背景的特工,有些人的身份是公开的,但是至于戴笠先生究竟派出了多少人,随着你们这位短命局长的座驾失事,都是永久的谜团。

我们很清楚,战略情报间谍都是情报局长一人知晓,所以,台湾保密局的毛人凤,是不大可能知道全部秘密的,这个沈智豪就是戴笠在朝鲜半岛的王牌,我想他为了中国的抗战胜利,做出过贡献,因为从美军缴获的日本驻朝鲜住屯军情报课档案里,发现过“沈智豪”这个间谍的名字,他在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前夕,向中国军统和八路军传递过非常重要的关于关东军最后部署的情报。”

林湘的话咄咄逼人,对沈智豪的分析透彻有据,龚剑诚点点头,心里暗自对她的良好记忆和逻辑性表示钦佩。

“林少校是这次抓到‘黑狼’的功臣,”

安德斯故意给林湘戴个高帽,这是上司的艺术。不过从心里,他还是信任她的,便插言道:

“当时林芳小姐率领CIC无线电侦缉测向车,锁定了这个家伙,‘黑狼’部下安在焕被捕后投降,也是林芳小姐劝降有方。”

“谢谢上校阁下信任!”

林湘赶紧对上司的表扬表示感谢,然后抬眼瞧了下有些不太自在的托德上尉,

“其实,托德上尉也帮了我不少忙!”

托德似乎神经放松了许多,刚才对龚剑诚和林湘都有戒备,此刻也有些自信。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