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的领土 牛刀小试 牛刀小试9

帝国骑警队 收藏 23 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1.html





六架米24P直升机仍然以双机编队从两翼进入战斗区域然后使用火箭弹和机载机关炮和重机枪猛烈的扫射;同时武直九武装直升机使用双联12.7毫米重机枪吊舱打击了恐怖分子的迫击炮发射阵地缓解解放军和塔军步兵的压力。


秃鹫、秃鹫我是黄玉!请求派一个盒子来装伤兵,我们这里有大量的伤兵,药品和弹药也不多了,要快!地面上虽然有直升机的支援,但恐怖分子是铁了心要攻上山头然后杀光阻挡在他们道路前面的所有人,在直升机的火箭弹和机炮的打击下有二百多名恐怖分子消失在火海之中,不过那些没有被打中的恐怖分子再次冲上来,他们手中的冲锋枪不断的开火,眼神充血通红,显然毒品的药性还没有过去。


塔军核心阵地周围恐怖分子已经向两翼运动,左翼已经被打散,部队撤退到了中央主阵地,而右翼上有解放军的阵地,而恐怖分子在这里遭到了不小的损失,袁正的机枪和雷红星的狙击步枪让山坡下的公路上横七竖八的横尸上百具尸体。袁正手中的八零式机枪打光了一个弹夹他回头摸索自己战位上的弹药箱,里面只剩下一个装满子弹的150发弹箱了,他毫不犹豫的换上子弹然后继续猛烈的扫射。


雷红星在他旁边不到50米的位置上,他轮换使用88式狙击步枪和PSG-2狙击步枪射杀对方的机枪手、指挥官以及火箭筒手;在他的关照下恐怖分子基层的骨干伤亡尤其严重;那些肩扛火箭筒以及毒刺飞弹的发射手成为了首选目标,恐怖分子里没有救护兵一说,所以他很乐意一枪结果一个人的性命。


子弹,给我子弹。旁边一个战位上龙少云扔下手中的M4步枪向旁边的樊云喊道,在他的单兵坑上已经打光了所有的95式步枪的子弹又打光了自带的M4步枪子弹,樊云停下射击然后从自己的单兵坑里拿出捆绑在一起的4个弹夹扔给龙少云然后说道:“省着点打,老子的也见底了。”说罢手中的95式步枪继续吼叫起来。


龙少云接过子弹迅速更换上一个弹夹对准已经冲到自己战位前不足50米的一个恐怖分子开枪,这个距离上他们已经被训练成几乎不用怎么瞄准习惯性射击都会照对方的要害部位上打的习惯,所以一个轻松的三连发恐怖分子仰面倒下,面部和喉咙被打的稀巴烂,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渗漏出来。


嗵嗵!轰隆!恐怖分子的迫击炮再次覆盖上了解放军的阵地上,1发82毫米迫击炮炮弹落入了一个散兵坑中,刚才还在猛烈射击的95式自动步枪声消失了,一名医务兵跑过来将双腿被炸断浑身都是伤的一名特战队员拉出战壕,里面还有一并被炸死的只剩下上半身的特种兵尸体。


迫击炮发射的炮弹不断的在散兵坑周围爆炸,爆炸掀起的气浪让大家都很难受,尤其是爆炸所夹杂起来的碎石飞溅到脸上就是一道口子,爆炸破坏了不少的齐腰的交通壕,塔军那边局势更加严峻,恐怖分子集中大部分的力量在猛烈的冲击塔军摇摇欲坠的防线,秦炽这边已经调过去两挺机枪帮忙防御了,不过塔军的战斗意志在不断的下降,如若不是周遭的解放军在严守阵地,恐怕这个机步连早就已经败退了。


两架俄罗斯空军的苏25攻击机姗姗来迟,机翼下的火箭弹和集束炸弹让恐怖分子的进攻受到了阻力,加上解放军和塔军的强烈抵抗,最终毒品的效应也没有能够帮助他们冲过防线,遗留下上百具尸体之后狼狈的退回了谷口!


大家整理弹药,节省子弹;秦炽在巡视阵地,已经七个小时了,从上阵地到现在已经整整七个小时了,他们所携带的弹药基本上都打光了,刚刚,就在刚刚,恐怖分子撤退的时候打来一发100毫米迫击炮炮弹将唯一的重火器双25机炮炸毁,连带着两名塔军士兵一起见了阎王。


营长,弹药光了,每人至多再能分到四个弹夹,这点子弹连一次进攻都阻击不了了。负责分发弹药的罗克霜中士跑过来气喘吁吁的给秦炽敬了一个礼。


你小子又忘记了,别在这里敬礼,这等于暴露了我是指挥官,如若有狙击手你小子也得完蛋。弹药的事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了,直升机部队马上就送弹药来。


电台中开始呼叫秦炽了,秦炽跳进一个在后方比较大的散兵坑中,这里周围用弹药箱垒着,向下挖了差不多半米,两台单兵电台和GPS通讯器材堆放在这里,通讯员正在接受总部的呼叫。


秦炽接过耳机,首先向驻比什凯克的反恐协调小组中方代表曹克烈大校报告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秦炽在通话中请求增加弹药和药品以及饮用水的补给,同时要求增加一下塔军的部队,毕竟这支塔军机步连已经伤亡过半,现在连轻伤员都在坚持战斗,虽然联合他们消灭了几百恐怖分子,但自己也是严重伤亡,特种侦察营阵亡18人伤六十人,艾提明的维族特种兵阵亡二十五人伤二十八人。基本都已经是部队成立到现在最大的伤亡了。


部队打到这个份上部队的主官没有一个不会不心疼的,就那秦炽来说,他手下的这三百多人差不多都是每年从各个野战部队的侦察兵中挑选出来的一顶一的精锐,好不容易有了实战经验,结果在这里一下子就死伤了近八十个,培养这些特种兵没少让秦炽下功夫,再加上这么多年来的朝夕相处,大家彼此之间的早就以兄弟相称了。


秦炽是军人,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他思索再三还是把话到嘴边的是不是可以让部队撤下去换一支部队上来的话咽了回去,他知道历史上许多的光荣的部队的传统就是从这样的险仗恶仗中积累出来的,只要传统在即便是新兵蛋子也可以迅速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但秦炽要求更多的支援力量,曹克烈大校对此的回应是你们要坚持住,弹药和补给品随后就到。


曹克烈大校,东北汉子,参军之后一直在野战部队当侦察兵,历任侦查班排连长,然后又到解放军的军事院校中进修,九十年代中期作为中国和西方国家的军事交流的成员前往欧洲和美国实地考察特种部队建设,并对外军的特种战和点穴战十分感兴趣。曾经两次前往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进行军事交流,对外国军事思想和军事理论的研究非常透彻,并且研究过克劳塞维茨的《战争论》。作为中国军队中少有的外国通,他所建立的蓝军部队经常可以打的参演红军狼狈不堪,这次他能来到这里担任中国方面的代表完全是因为他丰富的对外交流经验以及特种战上的专家地位。同时他还带来了一支三十五人的特种部队,这是他蓝军部队中最精锐最骁勇的三十五名士兵,其中有八个尉官剩下的全部是士官。


通话结束以后曹克烈大校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一名解放军上尉;小王,带你的人上去!三十分钟以后俄罗斯的伞兵就要空投到战区了,这样一来这些恐怖分子基本就报销了,塔军在外围已经封锁了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的边境线切断了恐怖分子的退路。


你们的任务不是去打仗,找到那两个美国人,然后杀掉他们取走电台。


上尉敬个礼之后出去了,曹克烈大校走出大楼到宽敞的平台上点燃了一支香烟抽起来,落日的余晖映照在大地上,平静的杜尚别街头人潮涌动,一个祥和平静的城市,曹克烈大校靠在栏杆上吸着烟,只有这个时候他的内心中才真正的会平静一会,这个城市对他来说太陌生了。



妈的这些汉人军队还真是难缠,没想到我们居然在这里碰上他们了真他妈的晦气。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喝了一口水,索然无味的白开水在他嘴里没有多停留一秒钟就被他恶狠狠的吐了出来,他一伸手:“把酒给我拿过来。”说吧一名侍从毕恭毕敬的将一个酒壶递过来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一手抓过来拧开盖子咕咚咕咚的灌了好几口。


阿塔布耶夫一身的迷彩服,黝黑的皮肤,脸部肌肉总是时不时的抽动一下,他手里吃着羊肉一边喝着牛奶;周围的恐怖分子都在取出粮食干粮吃,今天他无论如何也要冲过去,东突和美国的关系让他们可以能够得到最新的情报,美国人还是在关键时刻想着如何遏制中国和俄罗斯,所以对这群恐怖分子抱了很大希望,所以他们甘愿提供了不少的中俄军队部署情报,在情报中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得知一个半小时以后就会有一个整编营的俄罗斯空降兵被空降到他们后方,同时他塔吉克斯坦政府军的边防部队也会封锁边境阻止其撤退,如若不能突破这里的防线,天黑之后他们将遭受到灭顶之灾。


阿布塔耶夫你说该怎么办,是不是派过去个人和他们谈判,我们可以出钱,我们这里所携带的毒品价值也有几千万美金了。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一脸求助的望向阿布塔耶夫。


或许那个北韩人可以帮助你,可惜他现在不在这里了,你何不尝试着联系一下他?阿布塔耶夫是一名退役的前俄罗斯上校,当然他是车臣人,为了所谓的车臣独立而重新拿起武器作战,结果是被围剿的几乎之身逃到阿富汗,在这里他纠集了逃到这里来的八百多名车臣匪徒伺机而动。这次所谓的从阿富汗转移到中亚给予中国人更大的打击的命令就是车臣的幕后支持者同时也是东突的支持者美国人的注意,为此为了方便联络中情局还派来两名特工人员方便联络。


那个北韩人甚至不如眼前的这两个美国人管用,说着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看向搭着帐篷里的两名正在使用卫星通讯电台的。不如我们抓了他们两个美国人要挟美国,让他们保证我们可以安全的返回阿富汗,在那里才是我们的基地。


这是真主的意愿,不要去违背真主的意愿否则真主会惩罚我们的。阿布塔耶夫手中的羊肉被他一点点的消灭干净似乎连骨头都不放过。


安哈尔去把那两个美国人叫来;阿布塔耶夫扔掉了手中吃光肉的骨头;同时又从自己的干粮袋里掏出了一块烘烤好的羊肉吃起来。


两个美国人从帐篷中出来,身上背着M4步枪;詹姆斯你说过的我们会平安无事的通过边境的,看看吧现在前面和后面都有追兵了。阿布塔耶夫用手中的匕首片下一片羊肉然后放入嘴里。


詹姆斯·卡莱尔美国中情局特工常年在阿富汗山区活动,精通各种穆斯林习俗同时可以讲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同时又接受过海豹突击队系统的军事训练,在这种气候条件下的山区里他经常性的一个人活动而且只带很少一部分的口粮就可以完成很长时间的活动。


要相信我们,我们一定可以带你们离开这里的。


狗屁,我们要回阿富汗,前面有汉人的军队和俄罗斯人我们过不去,死了这么多人都冲不过难道你还想让我们送死么,我们这些部队都是我们东突厥斯坦***抵抗运动的最后骨血,你们忘记了你们当初花了多少心血才建立的我们这支军队,你们该不会想借着中国人和俄罗斯人的手把我们消灭了吧!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一脸的疑狐看着卡莱尔。


这是你们东突厥斯坦***抵抗运动最高统帅艾提米以及世维会的决定;我们来只是配合你们行动的。另一名美国特工詹宁斯说道。


世维会的人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难道你们美国人也什么都不知道么,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我们现在的情况很危险,如果不赶快突围我们这上千人的队伍就要全部报销了。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说的是对的,就在他们和美国人喋喋不休的争吵的时候俄罗斯空降兵一个营已经空降到了他们的后方8公里的地方,同时一支解放军小分队则利用夜幕的掩护偷偷的潜伏到了距离这里1200米的一个山梁上等待发起攻击。而他们的目标就是詹姆斯·卡莱尔以及麦克罗伯茨·詹宁斯的项上人头。


下半夜在詹宁斯的亲自指挥下阿布塔耶夫出了三百人的夜袭队企图利用人在生理上最疲惫的时候突然发动进攻,结果在距离解放军阵地50米的时候被发现,接着解放军特种兵起爆了多个方向上的反步兵定向地雷,同时利用迫击炮发射照明弹。阵地上重新响起了爆豆子一般的枪声,偷袭不成只能硬着头皮强攻了,他们仍然把重点放在损失过半的塔军机步连前面,结果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塔军的阵地前埋设了不少的定向地雷和老式绊发地雷。受阻雷区加上解放军和塔军拼命的抵抗,武装分子的夜袭遭到了可耻的失败,阿布塔耶夫手下的两名重要的头目也丧命在阵地前。


这次突击不成让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彻底失去了再前进的勇气,他不顾美国顾问的反对执意要求把自己这几百人带回阿富汗去,而他手下的几个军官则有不同的意见,以巴赫拉米为首的亲美国的军官坚决支持美国人的意见,而以世维会为代表的塔什埃尔米为首的少数派军官则要求把部队带回阿富汗,双方争执不下情绪也越来越激烈,同时因为长时间的无法突破解放军的阵地,导致了他们内部的分化。


本来就有很多不满的声音,有对美国人的不满,也有对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的不满,因为很多人认为他的能力还谈不上能够当上东突厥斯坦***抵抗运动的武装部队司令。


山谷中的恐怖分子也没有得到片刻的安宁,夜晚俄罗斯的苏25攻击机光临了数次,并投下了不少的炸弹。最重要的是俄罗斯伞兵营正在逐步的缩小包围圈,塔军在外围配合,现在这群千把人的恐怖分子的形势已经严峻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步。


夜里塔吉克斯坦陆军又增援了一个D30榴弹炮营加强到炮兵群中,整夜里炮兵群都在进行着炮击,双方的士兵在这个夜里都是不眠的,因为大炮让他们无从休息,解放军听的是爆炸声而恐怖分子则是被炸的一方。


还有三个小时天亮,如果天亮我们还没有冲出去那么我们的命运就不掌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了!阿布塔耶夫说道。


我们现在只有祈求上帝的帮助了,詹宁斯提着枪冷冷的回了一句,然后头也不回的返回自己的帐篷里。


帐篷周围有二十几个武装分子三五成群的靠在一起休息,这里是塔军炮火的射击死角所以这里集合了不少的车臣武装匪徒而那些东突武装则都被分散到了塔军炮击的地带挨打,这个举动让夏米斯丁·艾合买提·阿不都米吉提几乎和阿布塔耶夫的直接冲突。


詹宁斯刚要准备掀开帘子,突然他感觉到一丝异样,他朝最远一处的哨兵位置望去,那里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没有,詹宁斯心叫不好,难不成有敌人莫进来了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恐怕了,看着躺着的车臣武装和他们手中紧握的步枪也不像是有人来过的样子,这里不可能连人走到身边都没有发现,除非这些人都在装死。


一开帐篷门,一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詹宁斯的脑门,慢慢走进来别耍花样,我腰里揣着的炸弹足够把我们炸死50次的了。一个身着黑色阿拉伯长袍一口流利的英语的神秘枪客。


旁边詹姆斯·卡莱尔的额头上还在流血,一颗7.62毫米子弹打穿了他的脑壳要了他的命!帐篷里左边还有一名正在拿着把M4步枪的武装人员正在警惕的用枪指着他。


你们是谁,外边有几十个士兵在睡觉只要你们一开枪他们就会发现!詹宁斯被迅速的摘掉了配枪和所有的装备。


我们这是无声手枪,说:“你们电台的联络密码是多少?”


这不可能,我是不会说的。詹宁斯撇撇嘴表示不屑。


突然几声爆炸声从前方传来,虽然很远但周围的匪徒都十分警觉的迅速醒来并朝自己身边的枪摸去;一名手持AK-47的匪徒冲进帐篷随即变被打翻在地两支M4步枪对准了他的脑袋同时一名特种兵一脚踢飞了他手边的枪。


出什么事了?特种兵用阿拉伯语问道。


俄罗斯的伞兵摸上来了阿布塔耶夫让我接这两个美国人转移。害怕的恐怖分子双腿瑟瑟发抖。


转移,向什么地方转移?


不、不知道,据说是阿卜杜米吉提出的主意最后向前面山上的汉人军队冲一次,如果不成就化整为零分批突围回阿富汗。


还有没有?不老实就打死你。特种兵恶狠狠的追问。


没、没有了。你们到底是谁,是俄罗斯的车臣特种兵么?这个恐怖分子把他们当成是为俄罗斯政府效力的车臣穆斯林特种兵来看待了,从穿戴和武器上来说还倒真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两个特种兵朝后望向军官,军官点点头,一个特种兵掏出一支匕首然后粗壮的大手一把按在了他的嘴上然后另一只手使用匕首在他的脖子上用力的插了进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